《侠骨残肢》

第 二 章 华山之剑

作者:上官鼎

四周的民众越聚越多,那军人高声道:“请列位仔细想一想,犬戎人、匈奴人、鲜卑人、氐人、羯人、夏人、辽人、金人、突厥人、蒙古人,这些异方人历年来侵占我们的土地,结果呢——”

他举起手,握拳挥舞道:“结果全让咱们给打垮了——”

四周民众一起喊起“好”来,那军士道:“现在鞑靼人竟敢来侵略我们,凡是中国人都要同心合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锣鼓又敲打起来,民众纷纷上前去自动掏出银钱来捐献,一个大箩筐立刻被铜板银两堆满起来,那魁梧的少年走上前去,伸手在怀中一掏,掏出一个大金元宝来,啪的一声丢在箩筐中。

那两个军人拱手道:“多谢各位父老支持,咱们在前方必定打个大胜仗!”

民众都欢呼起来,那少年退出人众,又想回酒店去喝几杯,但是伸手一摸,身上已经一文不名了,他微微一笑像是在自我解嘲,走上前去在自己的马背上取出一个皮革水袋来,仰颈灌了几口,只闻得酒香扑鼻,原来他的水袋中竟然装的是美酒。

白姓少年喝完了酒,便牵着马儿,向着镇集的北端缓缓走去。

这时,悦宾客栈外又有一个人匆匆走了进来,只见他年约五旬,穿着一身白色布衣草履,但是却带着一种威风凛凛的气势,使人一看之下,就有一种神采照人的感觉。

这白衣老人走到柜台前,四面略为打量一下,转过身来道:“酒。”

叶老头从柜后拿出一壶酒来,白衣老人伸手接过,就着接酒的当儿,他翻起双目望了叶老头一眼,霎时之间,两人都怔住了。

只见四目相对,两人的脸上都出现极为古怪的神情,那白衣老人盯着叶老头,目不转睛,叶老头却转首去对着左角上的两个酒客招呼道:“两斤牛肉,好的,就来了。”

他的声音显得苍老无比,还夹着一些咳嗽声,那白衣老人望了一会,便低头斟酒喝酒。

叶老头转身向里面去取牛肉,白衣人又抬起一双目光偷偷打量叶老头的背影,只见叶老头一步一曲,实是老迈龙钟无比,白衣人低声自语道:“不会是他的,他怎么会老成这个样子。”

于是他仰首又喝了一杯。

过了一会,叶老头转回身来,白衣人忽然把酒壶一伸道:“老板,再来一壶。”

叶老头伸手来接,白衣人忽然微微一咳,握壶的手微微一振,叶老头却是一个接不住手,那支酒壶“嘭”的一声跌在地上,摔成碎片,奇的是那一片片碎瓷竟如受了千斤之力一般,片片嵌入地中。白衣人道:“对不住,对不住,我赔我赔。”叶老头笑道:“那里的话,是老朽年迈手抖,怎怪得客官,老朽再去拿一壶来。”

白衣人连声称谢,但他眼中那怀疑之光已敛,望着地上的碎瓷片,微微一笑。

满座的酒客见了这一幕都纷纷称赞叶老头为人和气,真会做生意,白衣人抬起头来,忽然之间,他的眼光落在内壁上一幅对联上。

霎时之间,他那原已松弛的脸色又忽地紧张起来,只见那幅对联写着:“莫笑天下情痴人,点点滴滴,尽是血泪。

且看老夫血指刀,斑斑累累,全乃情孽。”

白衣人喃喃读着,脸色愈来愈难看,最后他“砰”的一声放下手中酒杯,默默地自语道:“叶梵,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这时候,叶老头正捧着一壶酒走出来,白衣人收回落在那对联上的目光,伸手接过,就抓着酒过来对着嘴咕噜咕噜一口气把一壶酒喝得精光。叶老头赞道:“客官好酒量。”

白衣人微微一晒,放下酒壶道:“多少钱?”

叶老头道:“十个铜板。”

白衣人伸入怀中掏钱,往柜台上啦的一放,口中道:“连酒带壶,都在里面了。”

叶老头正要说不要赔壶的话,猛的看见桌上的东西,脸色立刻就变了。

只见台上那有什么银钱,竟是一柄银光灿烂的小剑!

那小银剑打造得精巧无比,通体不过五寸长,剑柄上边雕有两条银龙,栩栩如生,剑柄中央刻着一行小字:“华山至尊,见剑如见掌门。”

叶老头伸出抖颤的手,把台上的银剑拿了起来,他的脸上流露出万分激动的神情,颏下胡须无风自动,他四面望了望,没有人注意他,于是他偷偷把银剑藏入怀中。

他喃喃的道:“夏侯康,果然是你来了,咱们免不了要干一场的!”

他再低头看着那柜台上,只见台上用酒划了三个圈四个叉,他一面伸手轻轻擦去桌上的圈圈叉叉,一面喃喃道:“哼,今夜,三更,林东,城隍庙……”

又是夜阑人静的时候了,客栈里的油灯一盏盏地熄灭,最后只剩下主人房中的一盏。

叶老头又跑到那檀木神位前擦剑了,偶而剑身翻一下,闪耀出令人心寒的光辉。

“爹爹,你又在擦剑了?”

叶老头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小梅一眼,忽然道:“小梅,你,你过来一点。”

小梅轻盈地走近去,叶老头伸手握住她的手,却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小梅眨了眨眼睛,问道:“爹爹,你怎么啦?”叶老头道:“小梅,你今年几岁啦?”

小梅轻轻扭了扭身子,笑着道:“爹爹,你问这个干什么?小梅今年十八岁了。”

叶老头望着她许久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轻叹了一声,喃喃道:“十八,十八岁,还是个小孩子啊……”

小梅摇了摇他的肩膀笑道:“还是个小孩子?爹爹你担心什么?担心我长不大么?”

叶老头闭上了眼,摇了摇头,小梅道:“你怎么不说话,有什么事要……”

叶老头抚了抚手中的长剑,低声道:“小梅,如果……如果……如果有一天爹爹忽然离开了你,你能照料你自己么?”

小梅皱起眉头来,想了一会答道:“爹爹,你怎么忽然问起这样的话来?”

叶老头想说什么,但是忽然又忍住了,他淡淡地笑了笑,却道:“小梅,我看你也该找个婆家了。”

小梅轻轻打了叶老头一下,笑着道:“爹爹,你瞧你是不是神经病,你怕小梅嫁不掉么?”

叶老头哈哈笑了起来,但是他的笑声却丝毫也不带着欢乐的成份,令人听了只能感到无比的凄凉与寂寞,小梅惊奇地倚在他身旁,拉着他的衣袖问道:“爹,你为什么笑了……这样笑?”

叶老头又抚了一下手中的长剑,他的目光落在桌上的神位牌上,没有回答小梅的问话。

小梅抬起头来,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檀木神位在昏黄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神秘而肃穆,她紧靠着爹爹,神位上刻着五个简单的字:“胡白翎之位。”

小梅低下目光来,正好那寒光闪闪的长剑落入她的目中,她低着脸问道:“爹爹,你老说还要用这……这长剑一次,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啊?”

叶老头望了望小鸟依人般的女儿,淡淡地道:“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何必要问呢?”

小梅摇了摇头道:“我就要现在知道——”

叶老头似乎是忍不住了,他喘了一口气,忽然低声道:“这柄剑——这柄剑还要杀一个人!”

小梅悚然而惊,“杀一个人?爹爹要用这柄剑去杀一个人?”

她不敢想像,老态龙钟的爹爹还要去杀一个人,她睁着大眼望去,只见那老爹不知什么时候仿佛变了一个人,双目射出一种慑人心魄的神光,那神光中包含着一种撼山易岳的英雄气势,那里还是她心目中那老迈的老爹?

她不禁骇然了,张大了嘴,好半天只说出一句话来:“爹——你……你……你是说着玩的吧……”

叶老头吸了一口气,闭目片刻,然后笑道:“当然是说着玩的呀,小梅,爹爹和你开玩笑的。”

小梅望着那柄长剑,想问,却不敢再问,叶老头道:“小梅。”小梅嗯了一声,叶老头道:“小梅——”

小梅又嗯了一声,叶老头忽然抱住了她,轻声地道:“小梅,你是个好孩子。”

小梅道:“爹,你今天怎么啦?”

叶老头摇了摇头,只是抚着小梅的头发,缓缓地道:“小梅,爹爹不是好爸爸。”

小梅感到有一件大事要发生了,但是她想不出那是什么事,她不住地望着爹爹,叶老头道:“自你妈去世后,我一直没有好好地待你……”

小梅伸出手来堵住叶老头的嘴,摇头笑道:“爹爹,你别说啦,你是世上最好最好的爸爸,因为……因为……”

她说着,眼泪竟流下来了,她擦去泪水,道:“因为你是小梅的爹爹。”

叶老头只觉泪水在自己的眼眶中旋转,简直就要滴落下来,他轻轻推开了小梅,柔声道:“傻丫头,别流眼泪啦,你——你快去睡吧。”

小梅望着他,惊疑充满了她的心扉,但是她没有问,只是温驯地站起身来,忽然,她看见桌角上放着一柄短短的银剑——

“爹——那是什么?”

她指着桌上那柄银剑,叶老头连忙伸手把银剑抓住收入怀中,道:“没有什么,那是一件……一件古玩罢了。”

小梅仿佛瞧见那柄银剑上刻着一行小字,她只看到头上两个字,仿佛是“华山”两个字,她望了爹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说道:“爹,那——我去睡啦。”

叶老头站了起来,拉住小梅的手,低声道:“小梅,再见。”小梅吃了一惊,道:“爹,你说什么?”叶老头忙道:“不,我是说你好好睡。”

小梅答应了一声道:“啊——爹爹你也早些睡吧。”

她缓缓地走到内房去,叶老头望着她关上门,他铿锵一声将长剑插入剑鞘,转过身来,对着桌上的神位深深地望了一会,然后喃喃地道:“胡兄,他找来了,事情总要解决的,也许从今夜后,我没法再照顾你的小梅了,胡兄胡兄,你英灵若在,自己暗佑你的女儿吧。”

他把长剑挂在腰带上,从左面一支木柜中拿出一个皮纸包来,轻轻放在神位旁,喃喃地道:“如果我一去不返,小梅一定会看见这纸包的,那时候,她就一切都明白了。”

他轻轻地拉开了窗户,返过身来看了看小梅的闺房,晚风吹进来,腰间的剑穗与颏下的银须同时在飘舞着,然后他一跃身,矫捷地飘出了窗户,反手关上了窗。

月光淡淡地照着林子,林子的东面一座小小的城隍庙,在月光照射下,显得更加苍白而颓废。

时正三更,凉风如水。

叶老头的身形悄悄然从西边林子出现了,他轻轻地一跨,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飘到了城隍庙前。

城隍庙前是一片不大不小的空坪,叶老头站在空坪的中央,影子淡淡地洒在地上,四面一片空寂。他向四面望了望,然后道:“夏侯康,可以出来了吧。”

只见城隍庙那扇破落的门呀然一开,走出三个人来,为首的正是那白袍的老人。

那三人走到台阶前,停下了步子,白衣人道:“叶梵,你真会装呀。”叶老头摸了摸长髯,大声道:“你们走近些再谈吧。”

白衣人冷冷地道:“那支银剑你带来了么?”

叶梵冷冷地笑了一笑道:“见剑如见掌门,剑是你投的,你要说什么?”

白衣老人夏侯康陡然面色一沉,厉声道:“既然如此,为何不束手听令?”

叶梵面色大大变动了一下,忽然之间他伸手入怀,摸出那小银剑,高高举了起来,猛的掷在地上。

夏侯康冷冷地望着他,他突然大笑起来,好一会收住了笑声,一字一字道:“叶某早就不是华山的人了。”夏侯康似乎吃了一惊,怒道:“叶梵,你……你竟敢自离师门?”

叶梵仰天大笑道:“夏侯康,亏你还说得出口,华山一门出了你这一位,也是师门不幸——”

夏侯康面色一沉,打断他道:“那年老夫网开一面,不令本门弟子追杀你叶梵,本有罢休之意。今日你竟当面有辱华山一门之尊,我是再也容不得你了。”叶梵冷哼一声,夏侯康又道:“昨日听起小徒无意间提起这店中老板的模样,我猜可能是你,嘿嘿,果然不错。叶梵,这十多年来,你躲得好不隐密。”

叶梵好像对他冷言冷语不放在心上,他双目低低看着地面,好像满腔心事,夏候康等了一会不见他发话,又自冷笑一声道:“这两位朋友老夫尚未介绍……”

说着指了指右边一个汉子,开口道:“这位是青龙邓先生邓森。”

叶梵大吃一惊,暗暗忖道:“昔年武林中盛传这青龙邓森的名头,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他口中却冷冷道:“咱们见过面了!”夏候康噢了一声,那邓森却微一抱拳道:“叶大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华山之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