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三十四章 层层隐密

作者:上官鼎

这时天空漆黑,虽只相隔不到一丈,只是却双目难辨,老朽又道:“你——你怎知道钱大快交我一物?”

那黑衣人冷笑道:“我亲目所见,你不必想弄什么花招了,倒底拿不拿出来?”

老夫缓缓伸手入怀,装着满面迷惑不解之色,摸出了一个竹筒道:“就是这个?”

老夫话声未落,陡然之间那黑衣人一把抓了过来,老朽只觉右臂一麻,那竹筒已然落在对方手中。

老朽登时出了一身冷汗,不料对方武艺竟然高强如此,那人拿了那竹筒,打量了一会,老朽心知他一揭开竹盖立刻便糟,此时老朽已完全丧失了以武相抗的念头,一心一意打算如何逃脱。那人冷笑了一声道:“就是这个简儿?”

老朽故装不解,道:“你——这筒儿是给你的么,你拿去作甚?”

那人双目一翻,黑暗之中只见那双眼睛之中精芒陡长,神态好不吓人。

那人缓缓伸出右手,一把向筒口劈去。

倾盆大雨洒在身上,老朽这时却感到冷汗不停地沁着,只听“咯嚓”一声,那竹筒应手而裂。

霎时一道极亮的火光自筒中冒出,一直冲向长空,才大吼一声,身形一掠,拼命向右边逃去。”

那黑衣人也绝不料老夫这筒中的机巧,登时双手一松,双掌当胸一连退了好几步,等到他发觉老朽疾逃的身形时,老朽已出十丈有余。

老朽心中知道今日的对手太过高强,只望能逃出他的视线,进入前方的密林中或有一线生机。

老夫心知那钱大侠交给的那一柄鱼肠短剑是万不可能落在对方之手,对方之意看来完全在于那鱼肠短剑,老朽虽不知那剑中有些什么古怪,但是已隐隐猜到剑内的秘密关连十分重大。

老朽拼命地奔着,这时筒中冒出的火光陡然一暗,忽然只听“呼”地一声,老朽只觉目前一花,那黑衣人竟然有如鬼魅一般,已赶到老朽身前。

老朽惊得呆在当地,赶忙收住足步,那黑衣人逼近一步,冷冷一笑道:“姓姚的,是自找死路了!”

老朽心中紧张之至,却不断思索如何将那怀中之剑藏起来,那黑衣人似乎知道老朽心怀鬼胎,又是一声冷笑,缓缓扬起右掌,一字一字说道:“最后问你一句,姓姚的!你拿不拿出来?”

老朽咬牙道:“拿出——什么来?”

那人仰天一笑道:“那么,你是死定了!”

老朽陡然吸了一口真气,身形暴掠而起,这一次直向他停身之处冲去。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右掌一侧,老朽只觉一股绵劲缠体而生,自己的力道再也递不出去!

这时老朽身升半空,陡然天空霹雳一声,一道电光直闪而下,大地为之一明!

这一明之间,老朽看清了停身之处原来左倚高壁,右面却是黑忽忽地深谷!

这一刹那间,那黑衣人内力已吐,老朽索性一散力道,身形登时被他打得翻了一个身,就在一转之际,老朽自怀中摸出那鱼肠短剑。

这时老朽心中暗祷方才他在远处没有瞧清那钱大侠递给老朽之物究竟是何,老朽这时将短剑不隐反露,他便不会怀疑那东西便是这短剑!

万幸那黑衣人当时果然没有看清,他看见老朽右手一扬,多了一柄短剑,仰天大笑道:“亮兵刃了么?”

老朽假装情急拼命,右手一翻,顺在左掌上倒挑而起,这是一种很毒辣的招术,那黑衣人果然大吼一声,双掌平错,老夫只觉右手一麻,那短剑啪地落在地上!

老夫一伸左足便待勾起那短剑,哪知黑衣人功力委实高绝,右手一挥,那短剑被他强大内力虚空一击,登时飞了起来,落在右方深谷之中。

老夫呆了一呆,心中不知是忧是喜,虽说这短剑终没有落在对方手中,但钱大侠的讯息也无法再传达,就在这一呆之际,只觉双手一麻,那黑衣人欺身过来,展开小擒拿将老朽脉门扣住!

老夫叹了一口气却不得不作声。

那黑衣人双手一加劲,老朽只觉全身酸麻难耐,那黑衣人道:“姚九丹,你有神葯师这名号,今日看你能救得你自己一命么?”

老朽道:“阁下恃强辱人,姚某学艺不精夫复何言。”

那黑衣人右手连动,点了老朽好几处在穴道,便伸手在老朽怀中摸索起来,却无所获。老朽冷笑一声道:“阁下别妄费心机了。”那黑衣人停下手,怒声道:“你还有什么花招么?”

老朽道:“阁下若是要抢那钱百锋交给姚某之物,姚某已经奉上了。”

那黑衣人问道:“什么?”

老朽道:“那竹筒中所盛的百阳火引,可是千年难求的珍品……”

黑衣人大吼道:“钱百锋给你那百阳火引作何用?”

老朽索性骗他:“他要老夫将这火引交给……交给他一个朋友!”

黑衣人呆了一呆道:“什么朋友?名叫作什么?”

老朽思索了一下才道:“一个姓左的朋友!”

那黑衣人果然吃了一惊,道:“可是——可是那左白秋?”

老朽点了点头。黑衣人不再言语,而他倒有七成相信了,过了一会他又道:“那百阳火引可有什么用途?”

老朽冷笑道:“乃是治疗内伤圣品。”

那黑衣人忽然冷哼一声,一声抓住老朽脉道,冷冷问遇:。

“他叫你到何处去找那左白秋么?”

老朽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得当,但干脆不答,那黑衣人阴笑一声,忽然老朽只觉脉穴之中冲人一股热流,体内极为难过,初时还可忍耐,逐渐痛苦加深,难过之极,老朽忍不住呼了出来。

这时大雨未止,老朽口一张开,雨水滴了一嘴,那黑衣人阴笑不止,老朽叹了一口气道:“他叫姚某先找另外一人。,

黑衣人道:“另外一人又是谁?”

老朽笑了一笑道:“杨陆杨帮主!”

那黑衣人忽然大笑起,那笑声之中充满着狠毒,好不可怕,只是老朽这时有了把握,他对老朽这一番话是多半相信了,只因他在老朽身上搜了半天不得要领,他绝未想到那一柄短剑倒是他亲手将之击下深谷。

黑衣人渐渐收住笑声,一把将老朽抓了起来,冷笑一声道:“好。姚九丹,是你死期到了。”

老朽一言不发,他右手一收,陡然一掌击向老夫前胸要穴而来。

老朽闭目待毙,忽然那内力一轻,黑衣人又收回掌势!

老朽睁目一看,却见那黑衣人低头想了一想,然后对老朽道:“姓姚的听着、今日我要你性命易如反掌,但我突然想到你还有利用的价值——”

老朽心头一震,果然他接着说道:“我要你为我好好调夫几付葯引。”

老朽哼了一声,正待发言,那黑衣人阴笑一声,老朽长叹了一口气,看出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

那黑衣人当时便将老朽点了晕穴,到了老朽醒转之时,已经身处一个很深的地窖中。老朽被关在地窖之中十多年头,基本每隔几月那黑衣人必来一次,留下食品,及很多种葯物,要老夫配制,老者虽不知他要配这些葯物为何,有时闲来无事便配好了又予以毁去。

那黑衣人每次来取葯品之时,总是大怒要致老朽于死,老朽却是听天由命,看来他必不十分急求葯品,折磨老夫一二便又远去。

老朽始终不能看见他的面目,那些年来,起初老朽念念不忘要逃出为钱大侠传讯,但那地窖不知是何物所建,再也逃之不出。

慢慢地老朽也死了这条心。

那知到了近两三年以来,那黑衣来得次数越越来越多,有时更是数月不离去,看来是将那地方作为一个根据之地。

终于有一日,那黑衣人又到地窖之中,他拿出数包葯材,叫老朽为他配制。

老朽找开一一查看,心知那几种葯一旦配制成功,乃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毒葯,能够害人于无声无色之间,而且是慢性残杀,老朽立刻想到他是要用以害人,本待一口拒绝,但这次见他面上神色甚为沉重,分明是志在必得,自己若是又拒约,多半会立下杀手。老朽心念一转,便假意冷笑道:“你要姚某作,姚某却要问你一事。”

那人双眉一皱道:“什么?”

老朽道:“姚某为你所囚十年,却始终不知你姓什名谁,姚某就是一死也不瞑目!”

那人冷笑道:“你何必一定要想得知?”

老朽也冷笑一声道:“你何必一定要姚某配葯!”

那人沉吟了一会,冷笑道:“你听仔细了老夫魏定国!”

老朽恍然大悟道:“原来是魏大侠,难怪有资格与钱百锋作对!”

魏定国仰天大笑道:“作对?姓钱的够资格么,武林中人千夫所指——”

老朽心中一震道:“他,他作了什么?”

魏定国面色一变道:“他……他害了杨陆!”

老朽陡然心中一惊,这其中的蹊跷原来在这里,魏定国千方百计要搜老朽身上之传信,难道他有什么阴谋怕钱大侠与杨帮主对质么?他,他这种阴险的人什么事都作得出!老夫面上声色不变,叹了一口气道:“他……他竟作出这等事?”

魏定国似乎不愿多提此事,冷笑了数声,便离开了地窖。

老朽心中暗想,如今老朽这条命更要紧了,那秘密我知其一二,若是不为他配葯,那是必死无疑.为他配了,害人千万,但保得一时,总还有逃出去的机会。

考虑不下,以后一个月中,老朽天天苦思。

总算上天相助,老朽无意之中想通了一层道理,终于想出了一道解葯。

当下心头之困既解,便将葯配置完毕,老朽一时兴奋过度,竟忘记虽得解葯之方,自己却出不了地窖又有何用,当下便想将已配好的十二瓶葯击毁,尚未动手,那魏定国却已到来。

老朽坚持不肯交葯,他怒火大发,一掌击断老夫左臂。登时抢走了三瓶,老朽右臂一振,将其他九瓶一齐击碎,魏定国功力虽高却也救助不及。

当时他双目之中凶光四射,一步步向老夫走来,正在这时,突然那地窖外有了足步,显然是有人经过。

魏定国似乎对这地窖根据地万分重视,立刻转身出窑,以后便听得连连硬击之声,老朽心中大疑不已,不知是那个高手能和魏定国强击交手!

姚九丹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他万万不料能和魏定国在地窖上硬击的竟是二十多岁的少年——白铁军。

白铁军那日在古庙之中迎敌,连击几十掌后不敌而退,便是和魏大先生交手,他当时发现一个活动灯座正是那地窖的入口,他没想到他任意一动那灯座,天可怜姚九丹竟能逃出,使这一切隐密能重现世间,只是他不知其中曲折!

左冰听得全神贯注,姚九丹歇了一会,才接着道:“后来那交击之声不再响起,然后……然后便是大火!魏定国放火烧了他的秘密,自然连老朽一起烧……”

左冰见他神色益发惨然,想起他一身焦黑,心中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姚九丹接着又道:“老朽全身衣眼都着火了,神智已然模糊不清.拼命向出口冲去,那知那平日百击不开的石门竟然一撞而开,这真是奇迹!奇迹!老朽呆了半晌,忽然全身一痛,神智才清醒过来,不再多想,拼命地向外一直奔去,才奔出大门数步,身后轰然一声,整个庙宇都倒了下来。

老朽火伤太重,走了不远,便倒在山坡之上,一路滚下来,正好滚到这谷中,勉强配了草葯内服外敷,但双膝用力太过,已然注定残废!

老朽当时真是绝望已极,好不容易逃出地窖,即又落在这绝谷之中,而且双足残废,再难行动,心中所知秘密又传之不出!

后来老朽逐渐平静下来,心想在谷中有外人的机会较这在地窖中总要大得多,只怕自己生命延续不久,便爬出来打死了一支野兽,除皮记录心中所知,这几日以来伤势越发不得收拾,天幸……天啊,你……你竟找到洞中,这不是天意啊!”左冰呆呆地望着姚九丹,忽然姚九丹面上神色一僵,筋肉抽搐起来。

左冰吃了一惊,一步跨上前去,右手一探,紧紧拍在姚九丹的背脊之上,那妙九丹忽然一张口,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左冰内力才发,那姚九丹陡然大叫道:“快收力!”左冰呆了一呆,姚九丹面上神色古怪,哈哈怪笑道:“我……我终于传出去了……”

忽然他似乎想起什么事,怪笑之声立刻停止了下来,双目注视着左冰,一字一字道:“你——你也出不了此谷!”

左冰一怔,这的确是很困难的,但眼见那姚九丹双目之中渴望之情呼之慾出,咬咬牙装作轻松地道:“在下——在下出入自如!”姚九丹吁了一口气,左冰抢着道:“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层层隐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