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三十六章 金沙神功

作者:上官鼎

另一个比较粗壮的声音道:“前面那四个人多半是金刀骆镖头的人,方才他们赶过咱们时,连正眼都不瞧咱们一下,咱们若是到达了,岂不更要吃他们耻笑?”

那声音尖细的道:“若是明天碰上了昆仑山的那两个蛮子,咱们要不要动手?”

那声音粗壮的道:“师父临行时不是跟咱们再三叮嘱不可轻举妄动么?”

那声音尖细的道:“那么明天咱们若是碰上了呢?”

那声音粗壮的道:“假装没有看见就是了。”

左冰根据声音判断,前面的人距他最多只有三丈之遥,竟是一点人影也辨不出来,可见云雾之大。这时,前面的人忽然叫道:“到山顶了,到山顶了。”霎时之间,四面什么都看不见,左冰低头一看,连自己的鞋子都看不到,他心中忖道:“索桥下面是深渊,这时一个失足岂不是惨了。”

前面那声音尖细的道:“找到了,索桥就在这里,师兄你快过来。”

那声音粗壮的叫道:“咱们过去吧,雾太大,千万小心一点。”

那尖细的声音叫道:“不成不成,太危险了,咱们还是等雾散了再过去吧。”

那声音粗壮的道:“怕什么,我走前面吧。”

左冰这时已到了他们身后不及两丈之处,他一声不响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就在这时,忽然之间,一阵轻风飘过左冰身旁,左冰虽然什么也没有看见,但是他敢断言那是一个人施展上乘轻功由他身旁擦过,他心中暗道:“这是谁?莫非方才一直跟在我的后面?”

他才想到这里,忽然身边又是一阵风起,显然又有一人疾奔而过,紧接著他听到前面的那粗壮的嗓子叫道:“喂,什么人,咱们先到的,你怎么不讲理……”

左冰暗道:“必定是方才从我身边奔过的第一人要抢先过索桥,发生争执。”

立刻又听到那尖细的声音大叫道:“呀——这人跳下去了!”

但是左冰并未听到惨叫之声,显然那人急着抢过索桥,话都不说就跳落下去,如此大雾之中,他一跃而下,双足正好落在单索之上而未失足,这份功力委实惊人。

左冰心中暗忖道:“方才那第二个从我身旁急奔而过的多半也要抢桥而过

果然,立刻他又听那粗壮的嗓子大喝道:“咦,咦,什么人?又要抢先——”

只听得呼呼两声掌风,接着一个阴森的喝声:“讨厌,给我滚开!”

接着那粗壮的嗓音一声惨叫,左冰一听到惨叫声,忍不住立刻飞身向前跃去,他刚感到身达悬崖之边,又听到那声音尖细的一声惨叫。

左冰在茫茫大雾之中抢到索桥的边上,立刻感到一个人正要起步上桥,左冰低喝道:“什么人在如此骄横?”

那人没有答话,只是阴森森地一声冷笑,左冰立刻感到一股极大的掌力直击过来,他微一挫步,伸手就拿。

那人掌势虽猛,变幻却是快如闪电,左冰手才递出,他已换了一个方向拍来,左冰横肘一挡,掌力陡发,与那人对了一掌。

只听得左冰一声惊呼,整个人被震得飞出悬崖,他在与对方对掌之时,原来用的是一记神妙无比的岳家散手,但是当双掌相触时,他的内力一个配不上,所以立刻飞出了去,他身在空中,处于极其危险之中,但是他心中却是在想着方才那一掌,他想到那运气之道与发劲之间的微妙,忍不出大喜叫道:“我懂了,我懂了!”

这时左冰身已落下,四面茫茫一片,不知应该攀扶何物,他身落极快,若是等到能看见那根索桥时,伸手要抓已不可能。

左冰只觉自己一落数丈,猛一睁目,隐隐看见那根索桥,但是身形已经极快地落过,他蓦地大喝一声,一口真气陡然向上猛升,那如殒石流星般的下落之势竟然在云中停了一停——

左冰伸手一抓,正好抓在索桥之上,这一招轻功绝学实已超出武术中轻身功夫的基本原则,除了左氏一脉,普天之下再无别人能够做到。

左冰手上微一带劲,翻身立在索上,脚方立稳,猛听到前面传来那阴森的声音:“小鬼头,你还不投降?”

紧接着,左冰感到前面有人掉头对着他急冲过来,他心中大急,桥上绝无闪身余地,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人已经和他撞个满怀。

左冰伸手一抱,抱住那人的腰间,双手向后一摔,把那人摔向空中,几个跟斗飞落崖上,左冰自己却是重心全失,一个立足不稳,翻落下去。

左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岳家散手又救了他一命,只见他翻肘转腕,有若电光石火,以令人绝难相信的速度一把抓住索桥。

立刻左冰感到手上一痛,已有人踏着他的手指冲过索桥,他知道是那声音阴森的人倒奔过桥,追赶方才与自己撞个满怀的人。

一想到这里,左冰忽然想起方才那人身体纤细得紧,而且体重也甚轻,想到这里,他鼻间仿佛还有—丝余香,他暗暗想道:“莫非那人是个女子?”

他手上用劲,再次翻上了索桥,听那边的声音,似乎是一逃一追,愈跑愈远了。

不多时,太阳升了上来,那茫茫大雾在片刻之间就散得干干净净,左冰走回那边悬崖上查看,只见崖上躺着两具尸体,一个虬髯黑汉,一个年轻文弱少年,竟被那声音阴森的人在一个照面之中下毒手击毙。

左冰望着那两具尸首,心中忽然气愤起来,他心中暗道:“这两人与那声音阴森的家伙可谓素昧平生,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们为什么该这样死去?”

左冰近来一连三次像这样对着尸首,死去的人对他又是陌生又是熟悉,三次看到别人死,对左冰的心理都有甚大的震动,然而这一次的感觉是最深刻而奇怪了,他望着那虬髯大汉的脸,似有无穷无尽的冤屈和愤怒无得发泄,又像是有满腹的不平与不解无法想通,左冰忽然之间,整个人的心情似乎被这两个冤枉暴毙的武林人所打动,他默默想道:“从前钱大伯对我说,武以止戈,我那时只觉没有道理一笑置之,但是照现在我所见所闻的情形看来,人类是太过残忍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人流血,就有人被杀戳,强者天生是来欺侮弱者的,弱者天生是来被人欺侮,这跟野兽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他这样想着,似乎忽然之间想通了许多,许多事原来就是这样的,只是在左冰年轻的幻梦中,被蒙上美丽之面具,两个没有生命的尸首躺在左冰的脚前,没有一个人与左冰有任何一丝关系,然而左冰却在这一刹那间整个人大彻大悟,他想到许多,也为以后自己该怎样做定了粗略的腹案。

这个“大彻大悟”未必是一件可喜的事,因为一个善良的幻梦被残酷的人性惊破了,一颗善良的心因接触冷酷而懂得了乖戾,但是,一个上上的奇才终于走上了成为武林一代宗师的大路。

左冰带着异样的心情。离开了两具尸体,走过那索桥,施展上乘轻功向栖霞顶峰奔去。

绕了几个弯,眼前一片苍松翠柏,左冰已到了栖霞峰顶上,他穿过树林,只听到人声阵阵,林子外面一片草坪上三五成群地聚集了许多人,左冰不禁暗暗纳闷,心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赶到栖霞绝顶来?难道这里有什么武林聚会么?”他继而想道:“听那飞月老僧之言,似乎他与那银发婆婆之约乃是私人秘约,怎么牵涉到那么多人?”

他抬头一看,并未发现那飞月老僧所说的银发婆婆,忽然之间,他却发现那天在小市镇上与鸠首罗刹的儿子方一坤争斗的一批人,左冰连忙别过脸去,寻一棵大松树下坐了下来。

一坐下来,伸手在腰间一摸,忽然发觉腰间多了一个小袋,左冰不禁大觉奇怪,取下小袋子来打开,一看,内见袋中放着一颗又大又红的桃子。

左冰仔细回想,实在想不通那个桃子怎会跑到自己腰间来,他望着那个又大又红的桃子,忍不住有些垂涎起来,不知不觉间就把那桃子递到嘴边吃了起来。

那桃子又香又甜,入口生津,舌喉之间有一种凉凉的感觉,左冰把桃子啃完了,正要把手中的桃核甩掉,忽然发现那桃核有些奇怪,仔细一看,那桃核与寻常桃核大大不同,那桃核从侧面看去,竟生得如同一个胖娃娃的脸,眼鼻俱全,而好似正在张口憨笑,左冰觉得那桃核可爱,就把它收入怀中。

这时,又有两个武林人物坐到左冰不远处的草地上来,其中一个胖子伸了一个腿道:“大哥,你可瞧见骆金刀手下的四大镖头也来了?”

另一个面色腊黄的汉子道:“看来这次跑来凑热闹的人可真不少,名门正派武林高手也颇来了些人,大家还不曾瞧瞧大漠金砂功的威风。”

那胖子道:“武林中的消息传得真快,大家的记性也真好,那年飞月和尚在沙漠大孤峰上与一个老太婆拼掌七天七夜不分胜败,结果定好了今日之约,偏巧被一个崆峒弟子伏在石后看了七天七夜,他一回中原,绘声绘形地吹了一大阵,谁不想来看看大漠神功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

那面黄汉子道:“飞月和尚坐镇金沙守数十年,从不在中原现身,不知他功力究竟如何?”

那胖子道:“奇怪!怎么双方都仍不见现身?”

左冰坐在一旁倾听,恍然知道这些人是来观战的,他暗暗忖道:“我得先找到那银发婆婆才行。”

于是他悄悄从树于后向前望去,却是始终找不到,他回想飞月和尚的话,那银发婆婆肩上挂着一条黄带,于是他忖道:“也许那位银发婆婆是化了装来的,我还是找那根黄带子来的方便。”

于是他顺着次序东至西一个个察过去,堪堪普察了一遍,仍未发觉那根黄带,在这时,忽然人群外走进一个人来,

左冰目光一瞥,立刻发现了那人肩上挂着条显眼的黄带——

左冰精神为之一凛,但是再仔细一看,不禁又惊又骇,当下就怔住了。

原来那扎着黄带的那是什么银发婆婆,竟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大汉,再看他的面孔,正是那日在市镇上萍水相逢的方一坤。

左冰把几乎要站起来的身躯又坐了下去,只见那方一坤缓缓走到场中,所有的人眼光都注视着他,他只若未觉地似乎也在人群中寻什么人。

那边那一批曾在镇集中买剑与方一坤打起来的人立刻就发现了方一坤,霎时鼓嘈起来,方一坤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只是一个人站在场中,颇有一种傲然漠视天下英雄的味道,那一批人中终于有人喝道:“姓方的小子,竟敢跑到这里来?”

方一坤回头望了他们,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道:“我是不会跟你们动手的。”

左冰听他一开口还是这句话,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默默忖道:“人若是学了一身上乘武功,真能克制住自己不与人动手么?”

那批人中买剑的那人冲了出来,大喝道:“姓方的,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有种的……”

他话尚未完,方一坤哈哈一笑道:“你们众人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那批人怒目而视,大喝道:“咱们来见识一下大漠金沙功。”

那方一坤微微笑道:“我是来会一会飞月和尚的大漠金沙功。”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左冰更是一跃而起,他心中一阵狂跳,凝目望着那方一坤肩臂上的黄带,暗暗忖道:“原来真是他,莫非飞月和尚所说的银发婆婆乃是方一坤的母亲鸠首罗刹?”

他大步走上前去,这时全场肃然,全都注视着方一坤,左冰走到他的前面两丈之遥,停下身来。方一坤一看是左冰,正要开口,左冰已道:“方兄请了。”

方一坤抱拳道:“山不转路转,左兄,咱们又碰上啦。”

左冰道:“请问方兄,刚才方兄所言,今日是来会一会飞月和尚的大漠神功,这话怎么讲?”

方一坤皱了皱眉头道:“左兄可记得小弟曾说过,除了一人以外,小弟发誓绝不与任何人动手,这人,就是飞月和尚。”

左冰道:“方兄今日是来找飞月和尚的还是早约定?”

方一坤长叹一声道:“约得太久太久了。”

左冰心中再无疑问,走上前去低声道:“既是如此,则方兄可回去了。”

方一坤大吃一惊道:“左兄此话怎讲?”

左冰低声道:“飞和月尚已于前夜在百里之外荒祠之中圆寂了。”

方一坤一闻此言,似乎如雷轰顶,他颤声问道:“你……你……此言可真?”

左冰道:“是我亲眼所见,如何不真?”

方一坤双目圆瞪,怔怔然注视着左冰,脸上的表情由惊疑渐渐变为相信,由相信渐渐变为绝望,最后他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金沙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