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三十九章 鬼魂骤现

作者:上官鼎

但是,刹那间,他看到了父亲在慈祥的后面听隐藏者的坚毅无畏的气质,他吸了一口气。只是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没有什么,我——我什么都能过得惯的——”

左白秋望着这独一的爱子,急然之间他发觉自己的孩儿已经长大了,因为他在左冰的脸上看到一种沉着而坚强的精神,那是他在把儿子当做不懂事的孩子时从未发现过的,他望着左冰,忽然之间眼角有些湿润起来。

左冰拉着他的衣袖道:“爹爹,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的伤是怎么一回事?”

左白秋轻叹了一口气道:“说来话长,从今日起,爹爹决心重出江湖。”

左冰道:“我碰到了钱大伯——”

左白秋点头道:“我知道了,冰儿,你是怎么跟那人动手的?什么时候学会了……”

左冰掏出怀中的岳家散手来,左白秋翻了数页,脸上露出惊楞之色,左冰等他停止翻阅了,才问道:“爹爹,有什么不对么?”

左白秋皱眉道:“久闻岳家散手乃是失传多年的武林秘笈,今日一见,果然精妙之极,试想岳武穆乃是一代名将,战阵上攻守之策固是高明无比,但怎会懂得如此精奥的上乘武学?”

左冰道:“爹爹你是怀疑……”

左白秋摇手道:“岳家散手至武穆冤死风波亭后就失传武林,你手上这一册若是岳家散手真本,那必然应该出自武穆的亲笔了,是也不是?”

左冰点了点头,左白秋道:“但事实上这书上字体绝非出自武穆的亲笔了,是也不是?所以我说奇怪了。”

左冰想了想道:“依爹爹的看法,难道这本秘笈是出自别人之手?”

左白秋没有答话,想了好一会才道:“在我想法中,武穆根本就不可精通这等上乘的武学奥秘——”

他翻到其一页,指给左冰看,口中道:“冰儿,你试试这一招——”

左冰略为一瞥,已知那正是第二十八招的“采菊东篱”,他此时对全本散手已经很娴熟于胸,他左掌一挥一扬,身体半然向下半坐,右手五指如钩,实地从一个极其巧妙的方位抓了下来。左白秋双目亲凝、忍不住叫了一声:“好招。”

左冰收式定立,左白秋道:“冰儿,你看我演一式给你看看。”

他微一晃身,忽地半旋身躯,左掌绕上,右掌绕下,啦的一声,左掌已改掌为爪,抓在脚前一块大石头上,那石头哗啦成粉。

左白秋大叫道:“爹爹好厉害的掌力。”

左冰摇首道:“掌力?这不是掌力,这一招乃是少林寺大力金刚爪中的一记绝招,唤作罗汉拜天’,冰儿你仔细回想一下。”

他顿时恍然大悟,叫道:“是了,是了,这两招看似不同,其实运劲之间与制敌的道理完全是一样的——”

左白秋点首道:“一点也不错,这两招在武学道理的构想上可说是一模一样,难道说岳飞还懂得少林寺的绝学?”

左冰道“天下武学异途而归,也许在构想上偶有巧合……”

左白秋摇了摇头,正色道:“巧合?那有那么多的巧合?你且看第七招,第十三招,第二十一招……”

左白秋一面说着,一面忽地退身发招,只见他招出如风,对空而发所取部位却是丝毫不差,他大袖一拢,肃身而立,身边一棵大树干上留下一十五个寸深的手指洞。

左白秋道:“这三招也是少林寺的绝招,唤做‘青莲坠浪’、‘白虹掠影’、‘韦护抡杵’,你想想看你那第七招、第十三招、第二十一招——”

左冰仔细一想,道:“不错,这三招与爹爹方才所演的三招道理如出一辙。”

左白秋道:“所以说这就是怪事了……”

左冰道:“莫非说写这本书的人与少林寺大有渊源,托名武穆写了这本岳家散手?”

左白秋道:“这就很难讲了,不过这一册‘岳家散手’确是一本了不起的武学杰作,几乎每一招全是从异于武林常规的方式发出,精奇之极,冰儿你得了这书实是一大奇缘。”

左冰道:“这些日子混迹江湖以来,长进虽然没有什么,但是确曾开了几次眼界,武学之深奇,真如大海汪洋,不可见其透际。”

左白秋笑了笑道:“听说你结识了丐帮的新帮主,一个了不起的少年英雄?”

左冰道:“你是说白铁军?唉!白大哥那一身武学委是深不可测,当今天下,我不相信能有第二个少年高手可以击败他。”

左白秋道:“昔年杨陆纵模江湖,豪气千云,一身独门神功更是神出鬼没,他手下的丐帮大将也全是不可一世的人物,听说白铁军以二十几岁之龄主持丐帮,帮中老将全服了他、这白铁军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了。”

左冰道:“爹爹你没有看到他石破天惊卑睨天下的气慨,那真叫人又敬又佩……”

左白秋笑着打断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自古以来,天下的英雄都有那一股令人心折的豪气,长江前浪推后浪,少年英雄再不出世,我们这些老骨头还撑多久?””

左冰忽然之间发觉父亲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萧萧然了。

左冰低着头,但他的眼前却全是父亲那一刹那间所流露出来的苍老之色,忽然之间,他的胸中有一种奋然之气呼呼慾出,于是他抬起头来,他的眼中放漾着一种异样的神采。

左白秋望着这唯一的爱子,伸手拍了拍左冰的肩膀,微笑着道:“孩儿,我知道你所想的。”

冰正要开口说话,忽然之间,一片乌云如千军万马一般疾奔而至,霎时之时,天地昏暗失色,左白秋抬头道:“骤雨要来了……”

他话声方落,蓦然天空闪过一串电光,接着霹雳一声一个落雷,震得整个地面似乎都要跳将起来。左冰道:“这天气变得好生奇怪。”

左白秋道:“所谓天有不测之风云,朗朗晴云倾息之间可为雷雨交加,世上之事大抵如此,你看眼前武林中似是平静,事实上随时皆有大变之可能……”

他话尚未说完,忽然之间,天色变得更黑暗了,仿佛乌云上又被更厚的乌云密密罩住,令人有窒息的感觉。

这时,左冰忽然大叫道:“爹爹,你看——”

左白秋回首一看,只见黑暗迷蒙之中,十丈之外出现一个人影,那人悬空立在十丈之外,仿佛站在云雾之上,衣袍随风而荡,面貌全不可辨,那情景神秘之极。

左白秋大大吃了一惊,他喝问道:“谁?”

那人动也不动,也不回答,左白秋退了半步,再次喝问道:“谁?”

那人仍是一声不响,悬空飘立在空中,阴森森地望着这边。

左冰靠近爹爹,问道:“爹爹,他怎能悬空站立?”

左白秋低声道:“不懂”。

左冰道:“要不要走近一些看看?”

左白秋没有答话,但伸手挡住了左冰,他向着空中那人凝视了片刻,空中那人影仍是一动不动,过了一会,那人忽然双手平举了起来,只见他双手缓缓向上举,最后举到头顶上,仰首向天,忽地一声长叹。左白秋问道:“朋友,你是谁?”

那人不答,只是仰首对天,忽然说道:“昏天黑地之中,你能看见什么?什么也看不见,然而老夫却看见了——”

他猛一伸手,指着无边的黑暗,大喝道:“一团赤火,武林洗劫就要到了,死亡!死亡,你们都会死!”

左白秋冷然问道:“阁下知道老夫是何人么?”

那人的声音嗡嗡然如同钟鸣:“当然知道,咱们是朋友。”

左白秋道:“朋友?老夫从未见过你。”

那人叫道:“老夫也未见过你。”

左白秋不觉更是糊涂了,他忍不住问道:“阁下此言怎生讲法?”

那人道:“你我是朋友,但未见过面,如此而已。”

左白秋低头想了半天,却想不出所以然来,他抬头望望那人,只见他空荡荡地悬在空中,真是邪门得很,左冰走上前来低声道:“爹爹,你认出他么?”

左白秋摇摇头,忽地猛一伸掌,五指并立如戟,他长吸了口真气,霎时之间掌缘蒸气直冒,嘶嘶有声。

真乃是左自秋的内功绝学,此刻只要他出招动掌,虽是十丈之遥,却等于只有三尺距离。

那悬空而立的人影,忽然双手抱拳,斜举在左侧上方,单脚微微提起。

左白秋一看这个架式霎时之间惊得出了一身冷汗,他颤声喝道:“单凤振翅!你——你是杨陆?”

那人影却是不答,只是呆呆地摆成那个架式,一动也不动。

左冰一听爹爹喊出“杨陆”两字,惊骇得几乎脱口大叫,他想到与钱百锋朝夕相对的落英塔中,丐帮一代帮主杨陆分明就埋骨其中,怎会忽然死而复活地出现在此地?但他那想到落英塔中的杨陆也是假的?他脑中飞快地转了一下,心中一寒,暗自道:“除非……除非这是鬼魂……”

他再抬头望,只见那人影立在空中,阴风阵阵,似隐似现,左冰心中不由得又打了一个寒噤。左白秋强自镇静了下,再次问道:“你可是杨陆?’”

那人不答。

左白秋道:“你若是杨陆,请举起右手以便相认。”

他人忽地缓缓举起了右手,左白秋倒抽了一口凉气,壮着胆道:“世上皆以为杨老帮主早已仙去,原来杨帮主尚在人间……”

那人影缓缓摇了摇头,又是幽幽一声长叹。

左白秋心中有些慌乱,但表面上仍强自镇静,他拱了拱手道:“既然幸会杨兄,可否移驾下来一谈?”

那人不答,忽然挥手道:“归去,归去——”

左白秋道:“归去何处?”

那人道:“落英塔!”

这时忽然狂风又起,昏暗愈浓,那人的前面出现一团浓雾,而他的身影形就在那一团浓雾之中,忽然隐去,不知所终。

左冰和父亲相对望了一眼,他心中升起两个字来,终于脱口而出

“鬼魂?——”

左白秋面色凝重,他一把抓住左冰,低声道:“你紧抓住我,不要分离,咱们上前去查一查。”

左冰抓住左白秋的衣袖,两人从浓雾中走上前去,左冰心中一直有些忐忑,难道世上果真有鬼?

左白秋双手下垂,实则上乘内功全身密布,他被这一幕怪事彻底弄糊涂了。

这时,天空又是霹雳一声大雷,接着倾盆大雨已至,雨水进如当头倒下一般,声势惊人之极!

左冰跟着左白秋一步步走上前去,他们走到方才那神秘鬼魂出现的地方,在大雨中,只见四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左冰道:“难道他方才真是悬空飘立在空中的?”

左的道:“看来是了”。

左冰道:“那怎么可能?”

左白秋摇了摇头道:“除非我们承认真是阴魂出现。”

左冰道:“他叫咱们快回落英塔去是什么意思?”

左白秋沉吟良久,忽然喃喃道:“这真没有道理,这真没有道理——”

左冰道:“什么事情?”

“若是真的杨陆显灵,他叫咱们回落英塔去是最没道有理的事了,试想我才从落英塔来,那里除了黄沙万里,朔风终日之外,静得有如一潭死水,那里什么事都不可能发生的,叫我回去是什么用意?”

左冰道:“也许……”左白秋断道:“好了,也许——”

他说到这里,眼前忽然一亮,喃喃地道:“也许是个诡计,他叫我到落英塔去,必是在落英塔边埋伏了什么鬼计……”

左冰大吃一惊,问道:“你是说……什么人要用诡计害你?”

左白秋瞪大了眼道:“你真以为那杨陆是幽魂出现么?”

左冰微微一窘,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反问道。

“爹爹你认定那是人装的么?”

左白秋笑了笑道:“一直到刚才,我也认为那真是鬼魂。”

左冰道:“现在你怎么突然断定那不是鬼魂了呢?”

左白秋道:“你看那边——”

他伸手一指,左冰循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边一棵大树,树干上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出来,左冰道:“什么东西?”

左白秋道:“你仔细瞧树干上有什么异样?”

左冰走近一看,只见树干上绑着一圈细细的黑线,其他什么也没有。

左冰叫道:“除了一条细线,什么也没有。”

左白秋指着右边道:“你再到那边去瞧瞧。”

左冰跑向右边,在相对位置的一枝树干上也同样绑着一圈黑色细线,他恍然大悟道:“敢情方才那‘鬼魂’是站在这两树之间绑好的细黑线上?”

左白秋微笑道:“多半是这样的。”

左冰道:“他只要临走的时候,随手一翻扯断黑线,便如腾云驾雾一般地走了,倒真像是悬空飘立呢。”

左白秋道:“所以说,既不是鬼魂,那就是阴谋了。”

左冰道:“咱们去不去落英塔?”

左白秋道:“当然去!”

左冰微微征了一下道:“那我们岂不要中计了么?”

左白秋长叹一口气道:“这个计是非去中一中不可的,又有什么办法?”

左冰如坠茫茫大雾之中,疑惑地问道:“那又是为什么?”

左白秋仰首望天,让更大的雨滴冲打在他的面上,他出了一口气,沉痛地道:“爹爹、你钱伯伯,还有丐帮的杨帮主让一个人玩弄在掌股之上数十年之久,却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你想想看,若是明知他布了计策要我去中计,而我急于知道害我的人是谁,我除了去中他的计还有第二条路可去么?”

左冰呆呆地望着父亲,昔年的事还有太多的不明和疑惑,他知道便爹爹也不懂,那许多谜只有靠“入虎穴擒虎子”的冒险一步步去揭晓。

天空豪雨依然,雷鸣间或,左白秋忽然拍了拍左冰的肩膀,道:“走吧。”左冰抬起眼来道:“落英塔?”

左白秋点了点头道:“落英塔。”

这时,霹雳雷落,震得大地象是要翻转过来一般,左白秋和左冰两个渺小的影子,渐渐从林子中消失在豪雨之中。

他们向着北行,天亮的时候,一轮旭日从地平线下爬了上来,照在他们全身透湿的衣裳上,衣裳的四周冒出一丝丝蒸气。

左冰长吸一口空气,低声道:“我们这份模样别人看见了,真要以为是怪物了。”

左白秋道:“前面有个市镇,咱们去休息一番,索性晚上通宵赶急路。”

左冰点了点头。

行了一程,前面果然出现一个小镇,左白秋指着那在朝阳下发亮的小镇屋舍,对左冰道:“这个小镇唤作“养坊”当年丐帮杨帮主曾在此镇左侧的城隍庙前只身击退四个西藏喇嘛,那四个喇嘛个个全是一流剑术高手,杨陆从此一战名播西域,远远的回回们,全都晓得中原有个杨陆。

左冰听他说起这段掌故,望着那阳光浴沐下的小镇,和平恬静之中透出一片世外桃源的韵味,再想到杨陆在此镇中只身退回敌的凛凛神威,一时间里不禁痴然了。

他们走近那市镇,只见路边有一棵十人合抱的巨树,树干上刻着两个大草字:“养坊”。

那字迹象一条巨龙就要起飞一般,左白秋指着那‘养坊’两个字道:“这两个字乃是前朝状元周公明的真迹——”

左冰一听到“周公明”三字,他心中忽然猛的一震,紧接着联想到的就是:“罗汉石!”

他忍不住走上前去,仔细看那树干上“养坊”两字,他抚摸着那两字,心中暗暗想道:“若是有一天能把罗汉石之秘彻底弄清楚了,我想我心中的疑惑就会大部迎刃而解……”

左白秋指前面道:“冰儿,进镇吧,先寻个客店吃一顿再说。”

左冰随着父亲走入镇内,才不过数步,迎面就是一个半大的“酒”字,左白秋当先跨入店中,两个小二迎下来招呼。

左白秋要了两份面食,一壶老酒,一盘好菜,正要落座,忽然间,他整个人如触电了一般全身一颤,双目圆睁如炬,手抚在桌面上,桌脚发出吱吱的声音。

左冰随着父亲的目光看去,只见在酒店的对角处,坐着一个身穿蓝衣的汉子,背对着这边看不见的面容,但他的手肘下压着一方白巾,白布的大部分垂了下来,上面用黑线编者七个字:“访尽五湖有豪杰”

左冰疑惑不解,只见左白秋低声喃喃地念道:“访尽五湖有豪杰……”

“打遍天下无敌手——”

左冰轻声地问:“爹爹,有什么不对么?”

左白秋只若未觉,只是喃喃地念着:“访尽四海有豪杰——打遍天下无敌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