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四十二章 夜林浴血

作者:上官鼎

马、徐两人一齐仰首一看,只见那人衣衫整洁华丽,气度轩然,两人愕了一愕,一同喊道:“刘大哥,是你!”

那中年人大笑道:“马二弟,徐三弟,快上来,快上来。”

两人身形一晃,已来到楼前,刘大哥道:“我包下楼上坐位,整整等了两天才等到你们。”

马高道:“刘大哥,你怎么知道小弟行程?”刘大哥哈哈大笑道:“你这一身打扮,早就传了过来,传言之中有另一个灰衣中年大汉,我左想右想想不出倒底是谁,原来是徐三弟,哈哈,真是巧极了。”

徐世复望了望刘大哥的装束,啧啧两声道:“大哥,你这几年来像是发迹了。”

那刘大哥哈哈笑道:“我本就有商人的天才,当年忍着,这一开放,嘿嘿,东赚西赚,不到五年便是家财万贯,这可都是正正当当地赚来的……”

马高笑了笑道:“这一点,小弟深信不疑。”

刘大哥道:“可是,我恐怕是个穷骨头,总觉得没有一种衣服比那麻布破衣理为舒贴,嘿嘿,若不是在商场上交往要穿得体面些,我是常年非空麻衣不可。”

说着,撩起衣袍,只见华服之下,穿着一件百补的布衣,徐世复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那刘大哥便是四大金刚之首,称作百步追魂刘易,如今经商多年,已是一方富翁。

三人谈笑一会,话题渐渐转入正题。马高皱了皱眉道:“大哥,依你之见,这一次的拼斗,咱们这一方实力如何?”

刘易沉吟了片刻道:“这个我倒不敢十成断言,但这一次乃是丐帮十年以来最大一次集会不成疑问。”

徐世复也道:“一路上武林之中传说纷纷,说那飞帆帮如何强大,这一点大哥可有什么特别消息么?”

刘易点了点头道:“我正想和兄弟讨论这问题,听说那飞帆帮有外援。”

徐世复和马高一齐问道:“什么外援?”

刘易道:“塞外的武林人物。”

马高哼了一声道:“咱们也未必害怕,只是,不知领导人物有否联系,否则成了乌合之众,群打群殴倒有些吃亏。”

刘易道:“所以我建议咱们早几日赶去,也好有个布置。”

徐世复道:“飞帆帮新近崛起,竟敢狂言一统武林,咱们这一次也是东山复出,非得一战而胜不可,唉,昔年若是杨老帮主在世,那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刘易面色一变,沉声道:“三弟,你可是觉得目下咱们领导无人?”

徐世复道:“小弟听说白铁军白小弟在江南掷出‘天下第一’布袋,只是,白小弟年岁顶多廿岁出头……”

刘易笑了笑,插口说道:“三弟,银岭神仙薛大皇你听过么?”

马高、徐世复一齐颔首。

刘易道:“白小弟在少林达摩院前与薛大皇硬对十多掌,不分上下,薛大皇情急使出火焰内力,却为白小弟劈空神拳硬硬击散——”

马高、徐世复两人登时惊得呆住了,那银岭神仙薛大皇的名头几不亚于双仙双魂,鬼影子等奇人,白小弟能硬与之对掌,那他一身内力造诣,已达惊世的地步了!

马高怔了好一会才道:“大哥,你——你听谁说的?”

刘易道:“少林行脚僧人知明乃是我至交,他亲口所言,岂会有假?”

马高和徐世复两人对望一眼,忍不住满面全是惊喜之色。

三人又谈了一阵,于是一齐上路,为了避免一路上身份为人所知,刘易在麻布衣衫之外加套了一件青色布衫,三人连袂而行,三个人分离了整整十年有余,那谈话的资料可真是取之不尽。

行行重重行行,一路无事,这一日已来到江南的城镇之外。

算算时日,距那火拼之日尚有整整两天,三人暗中留神,果然只见路道上来来回回都是武林中人物。

三人离开武林时日已久,而且当年威名四震之际,多半在北方大坛一带逗留,是以江南人物多是眼生,但从行态衣着上看来,一批批武林人都也在赶道,果然大有一番热闹的气氛。徐世复暗道:“不知陆长老已到了没有。”

他们一路上也四下留意,并没有发觉什么同道的人,想来不是都已赶到,便是尚在远方。三人缓步进入城门,城内行人往来不绝,甚是热闹。

三人沿着大街,找一家酒楼,于是准备一齐跨入,正待推门之际,忽然一个人迎面自内而出。

三人一起站下身来,只见那人身材甚是魁梧,颏下都是虬髯。

那人向三人扫了一眼,便大踏步而去,三人看在眼内,暗暗称奇。

刘易推开厅门,却见大厅之中冷冷静静,竟连一个人影全无。

三人对望了一眼,心中更是大疑,遂一齐走入大厅,只见桌椅整齐排列,就是无人。

四下打量了一番,使是柜台之处也静悄无人,三人不禁大生警惕之心。

这时厅门忽响,三人一齐转身,只见那个方才走出去的大汉这时又折回身来。

那虬髯大汉双目直视,一直走到三人面前不足五尺之处才站下身来,望着三人道:“你们三人是从何处而来?”

三人听他语调有些生硬,而且态度相当傲慢,心中均暗暗发怒,刘易故意微微一笑道:“朋友可是这里的老板么?”

“喂,这位看相的,你看看我是什么人?”

“这汉子言出不逊,难道便是对方人物。”

口中故意嗯了一声道:“以在下看来,朋友满面飞扬之气……”

他停了一停,那虬髯汉子浓眉一扬道:“如何?”

马高道:“恐怕专门干的是替主子应付三江四海讨饭的看门人,凶气直冲五顶。”

那虬髯汉子呆了一呆,忽然大笑道:“原来,你是在损我了!”

马高也是一呆,心中暗道:“看来这人中原语都说不熟,多半是来自塞北帮对方助拳的。”

心中想到这里,面上神色也不再客气,冷冷一笑道:“阁下听懂了么?”

那虬髯汉子上跨一步,忽又收回足步,冷笑道:“告诉你、老子姓齐。”

马高冷冷一笑道:“姓齐便又如何?阁下的主子可就是这酒楼的老板么?”

那姓齐的大汉一言不发,忽然之间右手暴长,一抓袭向马高肩头。

马高只觉对方肩梢轻轻一动,攻势已然及身,倏忽之间猛一偏转身子,呼地一响,那人一把已抓住了插在背上的铜旗招号,只觉肩上一轻,那一支旗招已为对方夺去。

刘易和徐世复面色齐变,心知已遇高手,他两不约而同身形一分,前后已将姓齐的汉子进退之路阻断。

姓齐的大汉瞧也不瞧他们一眼,尽自举起那旗招,猛可一抡,那大红布登时迎风展了开来,忽然在空中丝地点,飘起半天红影,竟然完全撕裂。

马高心中巨震一下,单瞧对方这一抢之力,竟在半空将布条撕成碎片,便可知其内力高强之至,他心中一转口中冷然道:“朋友好俊的功夫,只是这招号毁了,在下如何再作生意?”

那姓齐的汉子哈哈大笑,吼道:“那你不作也罢!干脆连这棍儿也丢掉!”

他一挥手,那铜棒自空打落,打在一半时,喀的一声半空已两截!

马高吸一口真气道:“朋友你这是逼人太甚了。”

那姓齐的汉子冷冷道:“你这老叫化子,好歹叫你知道厉害!”

这时他口中才露身份,马高左手一展,右拳陡然平平推出。

这一推之势虽甚为缓慢,但拳势未到,已发出呜呜刺耳之声。

这一式马高已发出十成内力,缓发而疾至,那姓齐的大汉大吼一声,左拳一扬,猛打而出。

两股力道一触而凝,马高嘿地一声右掌再出,砰地平空一振,那姓齐的汉子双足钉上有如磐石,马高身形一晃,一路倒退三步才站稳身形。

刘易大吃一惊,吼道:“三弟,你没事么?”

马高吸了一口气,压住翻腾的血气道:“没事!”

徐世复冷笑一声道:“姓齐的,你走不掉了!”

那姓齐的汉子转身来道:“是你说的么?”

徐世复一言不发,双拳当胸一击而出。

姓齐的大汉大吼一声,右拳直捣。这时刘易上跨一步,抢到左首之上,神拳急发。

姓齐的只觉自己内力才吐,左方压力暴增.忍不住仰天一呼,左手向外硬拍而出。

“啪”的一声,刘易和他双掌相接,力道才吐,徐世复内力中已袭身而至。

姓齐的汉子右掌这时猛可一沉,陡然之间运出粘字诀来,徐世复只觉自已掌力一窒,忽然压力有如千军万马,自己内力已吐,再也接持不住,登时连连后退。

那刘易内力一吐,只觉对方抗力很小,连忙直逼而过,那知突然之间对方反抗之力大增,只觉手心一麻,半个身子一震,生生被击转了一个圈才化去来势!

那姓齐的汉子仰天一声大笑道:“如何?”

刘易额上这时已沁出冷汗,马高这时猛一弯腰,拾起落在地上半截铜棒,疾扫而出。

这铜棒原是他随身兵器之一,招式甚为纯熟,这一式贴地扫过甚为毒辣!

姓齐的汉子右足斗然扬起,一足自半空踹下,马高棒势才到,他这一足正好踩在棒尖,马高只觉虎口一麻,但他双目圆睁,斗然内力一发,这一下乃是他生平绝着,内力可沿铜棒直传而出,这时铜棒一折为二,距离较近,威力更为强大。

姓齐的汉子不料有此,只觉足胫一麻,那一足已踹下来了,马高这时才二松手,整根钢棒竟生生被他一足踹得陷入石砖地中!

马高身形疾退,口中道!

“大哥三弟,他受伤了!”

那姓齐的汉子右足果然一跛,不由怒火上冲,大吼一声道:“你——你找死!”

这时他单足着地,头顶上头发斗然根根直立,双目之中寒芒四射。

马高吃了一惊,自知无法接下一击,刘易大吼一声道:“二弟,快退!”

马高身形一掠,就在这时,忽然喀嚓一声,大厅门被人一掌击开!

四个人都不由自主回头一望,只见一个中年大汉当门而立,一身鹑衣百结,原来是一个叫化子!

马高面对门口,只觉双目一亮,大吼道:“汤二哥,是你!”

那姓齐的汉子冷冷一哼道:“汤奇!原来是你!”

那汤奇一步跨进大厅,沉声道:“齐青天!咱们又见面了!”

齐青天冷笑道:“你也来找死么?”

汤奇冷笑道:“齐青天,你中的毒可是好了?只是……”

齐青天大吼道:“只是什么?”

汤奇冷笑道:“只是秘密快要被揭穿了!”

齐青天面上神色陡然一变,汤奇又道;

“姓齐的,咱们在这里动手似乎嫌早了一些?”

齐青天冷笑道:“你说如何?”

汤奇道:“咱们等到时候再说。”

齐青天冷笑道:“你可是心寒?”

汤奇笑了笑道:“齐青天,汤某再说一句,如果你要试试,尽管出手吧!”

齐青天面上神色阴睛不定,汤奇冷笑道:“汤某送你齐青天一程,刘易,请让开通路!”

齐青天一言不发,左足一点,整个身形好比一只大鸟,横着飞过大厅,直向大门掠去。汤奇上前一步道:“好好休养你的右足如何?”

那齐青天身在半空,口中怒吼一声,右掌陡然一拍而下。

汤奇哈哈大笑,右掌一翻,斜迎而上,齐青天借力使力,身形一翻已在五丈之外!

汤奇哈哈大笑不绝,直到齐青天身形已渺,才回过脸来道:“刘,马,徐三大金刚赶到,汤奇失迎了。”

刘易吁了一口气道:“汤二哥来得巧,否则咱们吃亏了。”

汤奇摇了摇头,面色凝重道:“对方实力委实雄厚,不知——不知白大哥赶不赶得到场。”

刘易奇道:“什么?白——白大哥……”

汤奇笑了笑道:“昔年的白小弟现在是白大哥啦,他是咱们的帮主。”

刘易连忙点头道:“这个小弟知道。”

汤奇嗯了一声说道:“昨天陆长老已先到了,咱们人手差不多啦!”

刘易问道:“汤二哥,大伙儿在什么地方?这座酒楼是什么地方?”

汤奇道:“大伙儿都在白山镖局中,这座酒楼是咱们叫化子聚合的地方,根本连招呼客人的小二也不需要,这齐青天今日一个人进入城来,一直闯入楼中,想来是想寻非生事,正好咱们在局中开会,没有遇上,到遇上了你们。”

刘易道:“咱们快去见大伙儿吧,汤二哥,这十多年来你在什么地方?”

汤奇笑了笑道:“四海为家。”

徐世复忽然想问道:“汤二哥,你方才说什么秘密要被揭穿了?小弟看见那姓齐的面上神色大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二章 夜林浴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