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四十六章 成事在天

作者:上官鼎

天空几丝斜云,衬得蓝天格外地蓝,也衬得黄土格外地黄,绵绵千里,景色如画,这正是北国风光。

黄土道上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行人,无垠的黄土上只有这么一个行人,形单影双缓缓行着,访佛整个世界只有这么一个人的样子。

这个孤零零的行人,正是当今丐帮的帮主白铁军。

白铁军一面走着,一面沉思着,他默默地想道:“带着她,怎能在江湖上闯荡?一个男子汉,大抵碰上一个心爱的女孩子,他闯荡天涯的日子就快结束了……”

他嘴角挂着一个甜密的苦笑,继续想道:“把她寄往在汤二哥的家里,那是最妥贴不过了的。”

如果有人见到白铁军这威震天下的丐帮帮主,此刻所想的竟是这么样女儿情长的事,一定要大为吃惊了。

白铁军把上身穿的短绵袄扯了一扯,双手插在衣袋里,沿着无尽止的黄土路走下来,他摇了摇头,像是想把心中所想的事甩开一些,好换一件事情来想,他想道:“急急忙忙赶上一趟少林,却是白跑了一场,什么事也没有了,我还是南下去见师父一面要紧。”

这时,风起了,只是霎时之间,狂风就掷着黄沙飞舞起来,白铁军皱了皱眉头,暗道:“这一场风过去,我可又得变成一个黄沙人了。”

他冒着风沙,独自在黄土道上疾行,只见他的身形愈来愈快,渐渐地成了一缕黑线。

狂风过后,天空又恢复一片宝石般的碧蓝,白铁军伸手拍衣袖,黄土不知有多厚,脸上头间更成了黄泥,他摇了摇头,心想;

“要寻个有水的地方,一定跳下去洗个痛快。”

行没有三里路,忽然耳边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白铁军不由精神一振,他辨别了一下方向,觉得水声来自西方,但是西方却是一片土崖,高达百丈。

白铁军付道:“反正赶路也不急于这一刻时间,身上全是泥难过之极,不如寻着水源洗个澡再走。”

于是他一长身形,轻飘飘地飞跃而起,在那陡峭的黄土崖壁上如覆平地,身形又快又潇洒,宛如长着翅膀一般。

白铁军自通玄关后,武学造诣又进一层,此时他年龄虽轻,然而功力已是世上有数几人之一,他一口气跃到崖顶,居高了望下去,只见下面丛林之中一条清溪婉蜒而西。

他身处千里绵绵的黄土之中,骤然看到这一流清溪,只觉浑身精神为之一振,立刻向下飞跑去。

不一会,白铁军已跑到那清溪旁,溪水清澈可见溪底,四面幽静无人,只有哗然的水冲岩石之声,白铁军忖道:“四面都是黄土地带,这条流水却是岩石的河床,真是怪事。”

他四顾无人,便把衣裳脱了,跳入水中,水凉无比,白铁军忍不住张口喝了两口,浑身感到无比的舒畅。

他把全身上下的尘垢洗干净后,站起身来,忽觉这溪水上游似乎别有幽境,忍不住便想游上去瞧瞧。

于是他送水游将上去,只觉溪面愈来愈窄,水流也愈来愈急,冲激着皮肤舒服,他举目一看,只见岸上放着一堆衣服,看上去,像是女子的衣裳。

白铁军吃了一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果然那岸边的竹叶水草中水声一响,一个女子的惊叫声击破寂静,白铁军又惊又窘,连忙一头钻入水中,潜水拼命游回原地,匆匆爬上岸来,飞快地把衣服穿好。

不一会,竹篁叶中一个青衣少女面见地走了出来,白铁军不敢正视,只坐在岸边,假装向水中看,那少女头发湿犹未干,也不曾梳拢,只是长长地披在肩后,脸上红晕未褪,显得美得出奇。

白铁军目不斜视,心中却有些紧张,忽然听得身后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喂,请你让开些好吗?”

白铁军吃了一惊,侧头一看,才发现岸边小经极是狭窄,自己在岸边一坐,倒像是正好挡住了人家的去路,他连忙站起身来,却不小心又碰到那女孩子的身子。

那女子“哎哟”叫了一声,倒退两步,白铁军连忙问到一旁,只见那少女嗔目望着自己,一时竟是不知所云,只是呐呐地道:“对不起……对不起……”

那少女瞪了他一眼,拍了拍肩上被白铁军衣上黄尘碰脏的地方,便低着头向前走过去。

白铁军深怕又碰着她,便挤着身体向后又退了数寸,那少女从他身旁走过,带着一股非兰非麝的清香,她忽然之间回过头来,瞪视着白铁军身上那件破棉袄上一块金丝线钉的补钉,满面惊愕地而带着询问的眼光瞄了白铁军一眼。

白铁军从她这一眼之中,已知这个少女已经认出自己是谁了,如此说来,她必是武林中人了,一想到这里,白铁军再无尴尬的感觉,他只是淡淡笑了一笑道:“在下姓白,方才真是对不起。”

那少女满上微红,似乎是因为自己心中所思被人看穿了而感尴尬,她盯着白铁军望了一眼,低声道:“我知道,你就是白铁军……”

说到这里,她似乎觉得不该直呼一个大男人的名字,便止住了,但是脸上的红晕却是更浓了。

白铁军道:“姑娘既然认得白某,便必是武林世家了,敢问令尊尊姓?”

他见这少女的模样,多半是没有出来闯过江湖的样子,是以他直接问她父亲的名讳。

那少女笑了一笑,这一笑,真如一朵纷红色的大牡丹突然破蕾而放,简直美得不可状物,白铁军虽非好色之徒,却也看得呆住了。

那少女见白铁军这般模样,不觉有些得意,微笑道:“你问我父亲姓什么?我可不知道。”

白铁军糊里糊涂点了点头,猛可想起那有不知道自己父亲姓什么的一事。忍不住咦了一声道:“什么?你不知道?”

那少女抿嘴笑道:“真的不知道。”

白铁军皱眉头道——

“那么你姓什么?”

那少女道:“我么?我只知道师父叫我菊儿。”

白铁军皱眉道:“菊儿?”

那少女点了点头,忽然道:“听说你是当今天下第一个英雄人物,你说什么,江湖上好汉都要听你的?”

白铁军笑道:“那也未必。”那少女点头道:“我瞧也是这样,看你这模样便不像。”

白铁军笑而不语。心中却在想这少女究竟是什么来头。

那少女见白铁军不说话,便道:“我要走了。”

白铁军:“你走就是。”

那少女笑了一笑,轻移莲步,炯娜多姿地从白铁军面前走过。

堪堪走出不到三步,那少女忽然猛一转身,挥袖之间香风袭人,却夹着三点寒星疾如闪电地直袭白铁军咽喉……

白铁军万万料不到这貌美如花的少女忽然会向自己下毒手,这三点寒星飞来距离既近,来得又突然无比,简直躲无可躲。

说时迟,那时快,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就显出白铁军登峰造极之功力来,只见他猛可上提一口真气,开口向着头一颗飞来的寒星猛然吐气吹去……

那颗寒星本来来势如箭,却被白铁军这一口气之力道逼得在空中一停,立刻叮叮两声,连继被后面飞来两点寒寒星撞上,三颗寒星同时落地!

白铁军这一口气之功力乃是全身功力所聚,硬生生把无形真气化作有形之物,把来袭三颗暗器逼落地上,他自己却如疾奔过数十里路一般,全身汗如雨下,低头看时,只见三点寒星乃是三颗极小的银针,细如牛毛,头上却是乌黑无光,显然淬有剧毒。

白铁军长吁一口气,怒目瞪着那少女,只见那少女笑口吟吟地若无其事,指着白铁军笑道:“好本事,好本事,真不愧为天下丐帮的帮主。”

白铁军只恨得牙养养的,再也忍不住骂道:“你竟敢暗算于我!”

那少女菊儿忽然脸色一沉,怒道:“你骂人……”

白铁军喝道:“骂你已是好的了。你究是何人,快快从实招来。”

菊儿道:“你骂人,不跟你讲。”

白铁军见她忽然撒起妖来,待要一拳打将过去,却又不好意思,他暗中想道:“我白铁军是何等人物,岂能跟这小女孩计较。”

便忍气道:“好,是我骂你不对,你今天可走不成了,不说实话就跟我走。”

菊儿道:“我高兴走便走,谁管得着我?”

白铁军冷笑道:“你倒试试看。”

菊儿移步便走,白铁军伸手如电,直拿她的脉门要穴,菊儿忽然一停身,五指一翻,反扣白铁军的脉门,出手之快竟如一流高手……

白铁军心中暗惊,手上只是略沉一分,堪堪避过反拿,正指所向,依然抓向菊儿的要穴。这一招主客之易势,只在这略沉一分之间,实是漂亮已极,那少女菊儿避无处避,只得斜跨三步。

白铁军道:“说不说实说?”

菊儿道:“不说”

白铁军伸手一拿,暗中连藏五个杀手,这一拿看似简单实则是厉害之极的上乘武学,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举手投足间化解此招的,武林中已不多见,那菊儿看似娇弱,却是身法如电,一晃身之间,不仅躲过此招,而且极其毒辣地正指直取白铁军咽喉,白铁军乃是大将之才,每一出招,自然而然地未虑胜而先虑败,所以此招万一落空,但招式已变,忽然间身躯一转,正指弹出,发出乌然一声……

这一招又是后发先至,那菊儿明知危机,却倔强地依然正指直攻,好像算定白铁军一定要让她三分似的,只见白铁军五指弹出,施出隔空点穴绝学,菊儿一声娇呼,腕上穴道已被弹中。白铁军伸手拿住,冷笑道:“如何?”

那菊儿怒道:“随你怎样,就不跟你说。”

白铁军原是想吓她说出实话,也没打定主意要拿她怎么样,但此刻狠话已经说出去,只好道:“那你跟我走。”

菊儿道:“走便走,又有什么不得了。”

白铁军只得冷笑一声,带着她一路走上崖顶,菊儿穴道被制,一声也不哼,只是怒目斜瞪着白铁军,白铁军也不理她。

走了一程,那菊儿道:“你要带我到那里去?”

白铁军心中其实也不知道要带她到那里去,只是冷笑道:“你闭嘴少问为妙。”

菊儿道:“天要黑了,我可不敢走夜路。”

白铁军暗道:“她虽心黑手辣,终究是个小姑娘,我何必磨折于她。”当下便道:“跟我来。”

他带着菊儿走到一片丛林后,正是一块不大不小的草坪,草坪的两边一边一棵大树,白铁军找了一些枯草在两棵树下铺起来,枯草本不多,薄薄铺在左边的树下,他伸手点了菊儿几下软麻穴,叫她睡在枯草堆上,自己却走到另一棵树下,口中只冷冷地道:“不要想逃走,你知道我是杀人不眨眼的。”

菊儿看了他一眼,也没答话,白铁军从怀中摸出一个油纸包来,里面包了几个大饼,他抓起两个,一前一后摔过去,力道用得丝毫不差,正好落在菊儿的手上。

菊儿赌气不吃,白铁军也不理她,径自一个人倚着树干坐了下来,他仰首观天,天空渐暗,星星也出来了。

忽然,他听得耳边有轻微的歌声起来,侧目一看,只见那菊儿躺在枯草堆上,低声地唱着:“我是一朵小黄花,没爹也没妈,清风把我吹落地。黄土把我扶养大。”

那歌声唱得又娇又嫩,却也有几分凄凉,白铁军想到她的名字叫“菊儿”,不禁一怔。

过了一会,那菊儿停止了唱歌,像是睡着了,白铁军暗忖道:“我点她的麻穴,至少要十个时辰方能自解,几日来奔走得也够累了,我且歇一下。”

他正想闭目养神,忽然鼻间吸进一股香气,他暗叫一声不妙,已经来不及闭气,只觉一阵头昏眼花,便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铁军悠悠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急看左边那棵树下,那里还有菊儿的影子,他低首一看,只见地上有几行娟秀的字迹:“你点的穴道不管用,早就被我自解了,送些极乐香给你,助你好好睡一觉,你也大劳累了。前面有两条岔路,千万不要走右边。那条左边路前面咱们后会有期。”

白铁军看了这几行字,简直被糊涂了,他暗思道:“这个女娃儿真不知在搞什么名堂,她用什么鬼葯迷住了我,却又不伤我性命……”

他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仔细想了一遍,只觉愈想愈是糊涂,再想一会,不知怎的,忽然一股无名之火冒了上来,他狠狠把地上的字迹擦去,忖道:“这小妖女存什么好心,我偏从右边一条路走。”

正是黎明将至之时。

武当山上一片冷清清的寂寞,这时,忽然有一条人影如流星闪电一般飞上了山崖。

那人上了山崖,连想都没有想一下,便直向武当道观奔去,速度之快,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六章 成事在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