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四十八章 星星之谜

作者:上官鼎

银岭神仙薛大皇一听到“郎伦尔”这三个字,顿时惊骇得脸色大变,左白秋冷然望了他一眼,紧逼着道:“薛兄见过此人么?”

薛大皇吸了一口气,似是在平静胸中的激动,他点了点头道:“不错,老夫见过他。”左白秋道:“愿闻其详。”

薛大皇道:“郎伦尔乃是关外西方第一高手,三十岁不到便遍问西藏飞龙十八寺,未逢敌手。”

左白秋道:“老夫愿闻郎伦尔与土木之变有何关系。”

薛大皇脸色微变,忽又冷笑道:“随便你去猜吧。”

左白秋道:“土木之变关系多年来武林大事,薛兄难道真要让其中真象永泯于世么?”

薛大皇道:“其中真象便是薛某也不知道,左兄你倒是言重了。”

左白秋再道:“愿薛兄能将所知者惠告一二。”

薛大皇脸上忽现不耐之色,大声道:“薛某所知,言尽于此,两位请便,薛某尚有要事。”

左冰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这时再也忍耐不住,正要说话,左白秋已道:“既是如此,咱们后会有期。”他拱了拱手,拉着左冰就走,薛大皇冷冷地道:“不送。”

左白秋拉着左冰走出数十步远,左冰急道:“他不肯说,咱们就此罢手?”

左白秋道:“关键就在他的身上,咱们岂能罢手。”

左冰道:“那么为什么……”

左白秋道:“冰儿你且不要急,待我想想办法。”

两人又走了一程,左白秋忽然一停,低声道:“咱们再转回去,要小心一些。”

左冰跟着他又转了回去,走到方才与薛大皇说话的地方,忽然看见薛大皇正与另一个老人在说话。左白秋悄声道:“咱们先躲起来。”

两人隐身一个屋角后,装着一悠闲的模样,远远望去,只见那正与薛大皇说话的老人,背对着这边,看上去似乎年龄十分老迈,但是举止气质之间,却处处流露出高贵风度。左冰悄声问道:“那老人是谁?”左白秋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左冰道:“想办法走近一些去偷听一下。”

左白秋摇头道:“银岭神仙何等人物,咱们一移动,他多半就会注意发现。”

那薛大皇低声与那老人说话,满脸神秘的表情,那老人却是不时摇头叹息的模样,过了一会,薛大皇伸手向东边小路那面指了一指,说了一句不知什么话,那老人点了点头,两个人就一同向那小路上走去。

左白秋等他们走得远了,这才低声道:“尽量想办法不让他发觉,咱们跟下去。”

左冰轻应一声,两人顺着那小路跟踪下丢,转了一个弯,左白秋忽然轻声道:“上树去。”

他身形飘起,简直就如没有重量的东西一般,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左冰也依样跟上路边的树上,放眼望去,只见薛大皇领着那老人走入一座幽静的小亭子中。

左白秋施展绝世轻功,犹是不敢靠近,只是远远躲在树上,藉着树叶隐住身形,只隐隐约约听得薛大皇对那老人道:“……大学士你仔细想一想,事隔这许多年,你若再听到那人声音……”

薛大皇道:“……咱们便立刻动身……”

那老人道:“……待老夫略为收拾一下行李……”

接着那老人便缓缓走出小亭,沿着小路继续往上走去,左冰正想问问父亲要不要分一个人跟上去看个究竟,那薛大皇忽然挥手冷笑道:“树上的朋友,听够了就下来吧。”

左白秋暗暗吃了一惊,他伸手向下一指,飘然落了下来,左冰也跟着落了下来,薛大皇冷笑道:“好俊的轻功,真不愧了‘鬼影子’三个字。”

左白秋自觉面上无光,只是淡淡一笑道:“薛兄要远行么?”薛大皇道:“你们不必跟来跟去的了,老夫告诉过你,言已尽此,你们再探也探不出什么名堂来,除非——”

他一路上行云流水般走着,那荒野空旷,空气又是新鲜又是寒冷,忽然前面一片枣树林,生得好生茂密,左冰轻轻闪入林中,才一入林,只闻一阵轻脆笑声,一个尖嫩的少女声道:“大哥,左右你与那些人的约会还有个多时辰,咱们便在这林中休息可好?养足气力好厮杀。”

另一个少年男子的声音道:“你说得也不错,便依你啦!”

那少女声音道:“这才是听话的好……好…孩子。”

那少年男子道:“小梅,你再敢占我便宜,小心我揍你。”

那少女呸声道:“哟,希罕么?你不做我好孩子,我自己难道不会……不会……不会生一个?”

那少年似乎一怔,半晌道:“小梅你说得也不错,咱们成了亲自会生孩子。”

那少女一时说漏了口,这时大窘,便如做错事的小女孩,羞得头都抬不起来,但少女天性最会强词夺理,羞涩一过,立刻啐道:“谁要跟你这傻蛋成亲了?你真想得美!”

那少年男子的声音,忽然郑重起来道:“小梅,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唉,我原本是配你不上的。”

那少女咯咯一笑道:“真是傻大……傻大哥,我……我不嫁你还……还能嫁给谁?”

那少年道:“小梅,这事万万开玩笑不得,你可知道刚才我心中是如何难受?”

那少女柔声地道:“大哥算我错了,我这与你陪礼总成了吧!”

那少年忽的幽幽叹口气道:“小梅,我只要有你十中的一分聪明就好了,可是却一分也没有,你心事我一点儿也不懂,总是惹你生气,倒是我该向你陪礼才是。”

那少女柔情款款地道:“大哥,我就喜欢你这傻样又怎的?”

那少年又叹口气道:“我总怕有一天会惹你生气,不理我了,我人笨,说不定惹下滔天大祸还不知道哩!”

那少女坚决地道:“我总是不会怪你,你想想看,这一路来,你惹我生气还不够多么?我可真不理过你么?”那少年无限感激地道:“这我就放心了,小梅,你真好。”

那少女轻轻一笑道:“哟!大哥,你头发又长又乱,我替你梳理梳理。”

那少年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其实我自己也会梳,但总是梳不平,这些日子来,有你替我梳,更不愿自己动手啦!”

那少女笑啐道:“好小贼,我还道你是老实人,原来是把头发弄乱,好要我……我……唉,你真是我命中魔星,气也不是,喜也不是,不知要怎样对付你才好。”

那少年心中喜悦,他为人拙朴木呐,最不喜巧言令色,一时之间也找不出适当的话来回答。那少女从怀中取出小梳子,轻轻地替他梳理起来。

左冰只觉这一男一女甚是有趣,不由驻足听了好半天,那青年男女相悦原是天地间至情,左冰正当青年,耳闻如此深情款款对话,心中不禁一动,一时之间,忽然想到许许多多往事来。

首先他想到巧妹那幽怨的目光,接着又想到那卓大江女儿卓霓裳的爽朗亲切,最后想到胡小梅……

“胡小梅,胡小梅……对了,那声音不是和这林中姑娘相似么?她也叫小梅,难道便是胡姑娘?”

他想到此,一种激烈的慾望要瞧个明白,胡小梅对他温婉情挚的种种事情都浮上脑海,左冰突然有点不自在起来,他心中想道:“我可不希望这姑娘便是胡小梅,她本性淑娴,如何能和野小子胡缠厮混?”

但他转念又想:“便是胡姑娘我又能怎样的,别人自己要和谁好,我却管得到么?”

他这人天性最是洒脱,想到此不由哑然一笑,置之脑后,正要举步离去,忽听那少女又道:“大哥,你转过头去,让我好好替你梳梳。”

那少年男子道:“小梅,你真……好……你……你……”

说到一半,语气又急起来,左冰心中一怔忖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那少女暗算傻小子不成?听好适才一往情深地说话,如果暴然突下毒手,那这女子真是心若蛇蝎,令人不寒而栗了。”

他正要迈步走进去瞧,忽听那少女自言自语地道:“唉,傻大哥,你一个如何是别人对手?那五、六个蒙面人个个工夫都在你之上,你与他们订约决斗,这岂不是自找死路么?”

左冰心中一怔,那少女喃喃地道:“好好睡一觉,等明天约会过了,你再怪我气我,也是过去了,唉,男子汉怎么都是这么好强好斗,明知不敌也不躲避,唉!”

她声音愈说愈低,左冰恍然大悟,心中忖道:“这傻小子不知死活,好勇爱斗,那是他个人的事,天下男子极多,岂会个个如他这般鲁莽?这小姑娘也太不知事了。”

他正沉思,忽然远远传来一阵脚步之声,那声音极是飘忽轻盈,左冰轻功好极,当下凝耳一听,心中大大吃一惊,忖道:“这……一、二……五、六……这荒郊之地怎么一刻间来了六个盖世轻功的高手?”

他心中一凛,只闻前面树从中一阵刷刷之声,忽的人影一闪,只见一个少女抱着一个少年男子飞身而出,左冰一瞧,那少女正是数次邂逅的小梅,他心中忽地一阵异样感觉,正要回避,那少女也已瞧见了他,两双大双睛睁得大大的发痴了。

左冰吸了口气,定神缓缓地道:“姑娘别来可好?”

小梅脸色一阵苍白,立刻红晕升起,低垂着头,似乎无地自容,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左冰心中忽觉不安,那怜惜之情大起,柔声道:“这些人便是和他定约的么?”

小梅慌乱地道:“只怕便是。”

左冰沉吟道:“来人身手极高,你赶快躲开为妙。”

小梅点点头,抱着那少年快步走了,左冰望着她的背影隐匿在树从之中,心中大感不是味道,暗自想道:“你一心维护这傻小子,曾替我想到目前我处境之艰,我……我也一走了之,何必树此强敌?”

但想到此,心中又觉郁郁,忽然一声清朗啸声,逼风直传而来,左冰身有要务,却不知为甚么,忽然只觉精神一振,豪气陡生,他心道:“会会这批高手也是好的,打不赢难道不会跑么,这些人便算武功绝顶,轻功也要让‘鬼影子’一门几分。”

他长吸一口真气,撮口发啸,声音未完,只见人影连连闪烁,一排走来六个蒙面人。

左冰打量众人,半晌道:“小可左冰,不知各位有何贵干?”

那为首一个蒙面人冷冷地道;

“你与那姓乌的是什么关系?”

左冰微微一笑道:“什么姓乌的,在下可是不知。”

那为首蒙面人冷冷道;

“那么阁下快闪开,此间事不管你,你留此陡自丧命,快走快走,老夫也不为难你。”

左冰道:“在下有一句不知深浅之言,尚祈各位不要见怪。”

他见那为首黑衣人说话极具气度,当下又道:“彼此都是武林一脉,阁下等何必逼人太甚?”

他此言一出,那为首蒙面人似乎极不耐烦,一挥手道:“老夫行年望六,倒用你这后生小辈来教训了,真是有趣得紧,哈哈!五个短命的当家,你们瞧好笑不好笑?”

那其余五个人哈哈大笑,似乎是遇见生平最有趣之事,左冰被他们奚落得心中发火,他适才并不一定要和这批高手分高下,此时激起少年人要强天性,当下心中盘算已定,今日非要大战一场了。

那六个蒙面人笑声一止,那为首的人道:“老夫生平未起善心,这暮年未免婆婆妈妈起来了,告诉你,老夫见你生得清秀不令人厌,再放一条生路,老夫数到三如你不走,那便走不成了。”

左冰心中冒火,口中道:“我要走要留心中自有主张,不必请你费心。”

那为首蒙面人道:“好勇气,好勇气,我心中着实不讨厌你,小伙子,你定是会几手“三脚猫”功夫,便自视通天之能了,唉,这豪气正当是少年人所具物质,老夫也曾少年过,只是!只是!小伙子,你弄错场合,哈哈,真是不伦不类。”

那其余五人又是捧腹大笑,似乎对于左冰所言所行,觉得是世间再也没有如此荒谬之事了。左冰便是泥人,也自有三分土性,当下沉声道:“我要走便走,谁也阻拦不住。”

那为首的蒙面人沉吟半刻,似乎陷入回忆之中,过了好半天,才缓缓地道:“这话有人能说得,但绝对不是你这小伙子,而且也不是一个人敢说的。”

左冰一怔道:“什么?”

那为首蒙面人道:“要在咱们六个人面前来去自如的人,天下只有二位,而且要合两人之力才能办到,哈哈!小伙子,你可别误会了,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出锋头呀!”

他又说又笑,那五个人自然是捧场到底,跟着叫嚣,左冰这人天性上有过人之之处,这时听那蒙面人语气不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八章 星星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