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四十九章 武当之劫

作者:上官鼎

且说左冰匆匆上路,急急忙忙地向武当山赶去,他离开了小梅等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他宁愿不去细想它,因为他知道随便想多么久,总是没结果的。

他抛开了乱七八糟的思维,尽快地赶路,当天晚上就赶到了武当山上,那时,月正偏西,他走到解剑岩下。

解剑岩上两个武当的弟子喝令左冰止步,左冰停下身来道:“晚辈左冰,有要事求见天玄道长。”

他一面答话,一面举起双手把佩剑放在解剑岩上。

那两个武当弟子商量了一番,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出面道:“敝观掌教师尊修行期中,请施主过三日再来。”

左冰道:“在下实有十二万分火急之事,万请二位通融。”

那道人打量了左冰一番,然后道:“实不相瞒,施主即使此刻上山入观,也得三日之后方才见得着观主。”

左冰暗暗心焦,但他忖道:“不管一切先到了纯阳观再作道理。”

于是他对那道士道:“无论如何,在下请求此刻立即上山。”

那道士显得有些不耐,便道:“施主多说无益,还是三日以后再来吧。”

左冰又急又火,但他转念一想道:“看来只有偷偷潜人纯阳观了。”

他心中主意已定,便向两个道士点点头道:“既是如此,在下三日以后再来也罢。”

他说着伸手拿回佩剑,转身便走,走出半里路后,他四面打量了一下地势,暗思道:“我翻过左面两座山,再向右下来,大约就该是纯阳观所在之地了。”

他忽地施展轻功,从左面山上直奔上去,黑夜之中,左冰有如一条灰线,沿着山势婉蜒而上,快得无以复加。

当他翻到第二座山峰时,忽然黑影中一声暴喝:“什么人?止步!”

左冰心中暗道:“要想上去,只怕要硬闯了。”

他并不答话,只是加足轻功,飞快地向前奔去,黑暗中那人一掌猛然递到,左冰略一侧身,忽然一转身,整个身躯似乎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子,实际上却是速度丝毫未减地闯了过去。那黑暗中之人大喝道:“止步,否则要鸣钟了!”

左冰猛然一震,身形也停了下来……

但他随即一想:“呜钟就鸣钟,正好。”

于是他理也不理,转过身来就继续往上闯。

那黑暗中的人并未鸣钟,只是拼命地追上来拦截,左冰轻功何等厉害,那人愈追愈远,便大声叫起来。

前面果然又出现两人拦截左冰的去路,左冰实在不愿与武当弟子动手,便施出绝顶轻功,硬从那两人头上高空飞过。

那两人见左冰忽然腾空而起,就象天马行空一般往他们头上越过,实是可望而不可及,其中一个骂道:“他妈的,这小子好厉害的轻功。”

左冰听了这一句话,心中疑念大生,暗忖道:“武当弟子怎会口出粗话?”

他忍不住呼的一声落了下来,仔细看去,只见三个人虽然都是道士打扮,但那一身江湖气却是怎样也掩盖不住,左冰不禁大为疑惑。

但他心急如焚,却也无暇细思,只是继续往上闯,这时纯阳观那边忽然升起一道照明火箭,左冰不解其意,回首看时,只见那三个人都不继续跟踪,而且全都散跑了。

左冰不禁又疑又奇,他匆匆赶上山去,这一上去,直把左冰惊得大叫出声!

只见纯阳观内内外外地上躺着,全是武当道士的尸体,显然遭到了敌人劫害,他强忍住满腹惊骇,仔细把四周看了一遍,纯阳观内内外外竟然没有一个活人。

左冰忖道:“那解剑岩上的两个道士,还有刚刚拦截的三个道士,必然都是敌人化装了把风的外围了。”

他把地上的尸体一个一个认过去,没有发现天玄道长在内,心中稍安,但是突然遇上这个变故,确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他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先下山去看看比较妥当,他施展轻功离开了纯阳观,奔到解剑岩时,果然不出他所料,岩上那两个道士已经不见了。

左冰暗道:“如今之计,无论如何还是要先找到天玄道长才是办法。”

他沿着山路,又走回纯阳观,方才走近那片死尸,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喝道:“什么人?”

左冰向声音来处望过去,只见从那斜坡上,蹒跚地走下几个道士来,为首的满身浴血,正是武当教掌天玄道长。左冰心中大喜,连忙施礼道:“晚辈左冰,拜见道长。”

天玄道长手中仍撑着一支长剑,道袍上全是斑斑血迹,分不出来是他受伤流的血还是杀别人时沾上的血。

天玄道长见是左冰,一手用剑支地,一手挥道:“你快快起来,你是何时来的?”

左冰道:“刚刚到达……”

天玄道长长叹一声道:“武当百年成名完了……”

左冰道:“是谁干的?”

天玄道长咬牙切齿地道:“北魏!”

左冰道:“他为什么?”

天玄道长道:“唉,一言难尽。”

左冰道:“道长方才是追敌出去了?”

天玄道长点了点头,其他那几个道士全都含着泪在安顿那些死尸,左冰道:“晚辈奉父亲之命,来请道长出手救救银岭神仙薛老前辈一命的。”

天玄道长惊道:“什么?救银岭神仙?”

左冰点了点头道:“薛老前辈被人偷袭了一掌,性命只在旦夕之间,是以要想请道长出手救他一命。”

天玄道长道:“有这等事?是谁下的手?”

左冰道:“那人功力深不可测,下手前后如惊鸿一瞥,瞬即不见。”

天玄道长仰首观天,想了许久,喃喃地道:“杀死薛大皇,莫非是想灭口?……”

左冰道:“家父亦是如此猜测……”

天玄道长道:“你父亲现在何处?”

左冰道:“他抱着薛老前辈去寻钱伯伯……”

天玄道长道:“钱百锋?”

左冰道:“不错。”

天玄道长道:“令尊的意思是要咱们合三人之力方能救得薛大皇?”

左冰道:“正是此意。”

天玄道长沉吟不语,左冰知他不愿见钱百锋,连忙道:“家父说,昔年土木之变的许多不可解之事故,薛老前辈正是关键所在,所以……”

天玄道长苦笑一声,打断他的话道:“你也看到的,武当山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我怎能走得开?”

左冰道:“薛老前辈命在旦夕,错非道长的玄门正宗心法,只怕……”

天玄道长挥手道:“我知道,我知道……”

他仰首沉思了好一会,忽然抬起头来道:“好,我这就马上动身。”

左冰忙谢道:“道长惠允,救得薛老前辈,昔日武林大迷不难真象大白,实乃武林之福。”

天玄道长叹道:“罢了罢了,土木之变的事一日不解决,你以为我能安心么?”

他转过头去对其他几个道士叮嘱道:“武当遭浩劫,是咱们弟子对不起祖师爷的事,咱们只要留着三寸气在,这个仇是必报不可的,你们好好料理一下后事,此去至多一月必返。”

众道长应诺,天玄道长便跟着左冰走下了武当,这时东方天色已白。

左冰和天玄道长匆匆离开了武当山,日夜兼程地赶回去和左白秋会合,他们急起来的时候,白天在行人稀少的地带施展轻身功夫。

天玄道长满怀心事,只是默默地赶路,很少开口说话,左冰也不去打扰他,只是不时指些奇妙风景处引他说话,但是天玄道长总是眉头难展,双目凄然。

这时,他们赶到了一个小市集,正是黄昏之时。

左冰道:“道长您看咱们是不是先寻个地方歇歇?”

天玄道长点了点头道:“也好。”

左冰和他走到市集的中心,选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酒店,走了进去。

左冰向店家要了一份素面给天玄道长,他自己要了一笼蒸饺,便坐下来开始吃将起来。左冰道:“再有一日的路程,便能到了。”

左冰道:“如果赶得快些,也许还不要到这个时候。”

天玄道长低头吃面,左冰偶一抬头,忽然看见一个人牵着马从门外街上走过,左冰斗然之间便怔住了,他不住地喃喃自问:“他是谁?他是谁?我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忽然他猛一放筷子,呵了一声道:“是了,是了,他是那原来和薛大皇一起说话的那个老头儿……”

左冰一念及此,连忙对天玄道长道:“道长稍待。晚辈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他匆匆走出店门,只见那老头儿牵着马正走在前面。他连忙从街沿边上人群中绕到前面去看个仔细,的确是那老头。左冰心中暗道:“这个老头多少有些可疑,那日银岭神仙遭袭受伤,我和爹爹拼力急救之时,他就悄悄一走了之,却不料今已在这个地方被我碰见,我一定要跟下去查他一查。”

他略一忧虑,便快步赶回店中,天玄道长问道:“什么事情?”

左冰道:“晚辈发现一个十分可疑的线索,想要跟下去查它一查,道长请先上路,晚辈随后就赶来。”

天玄道长点了点头,匆匆吃了素面,先行离去。

左冰三口二口把一笼蒸饺塞进肚子,会了帐走出店来,那店小二摇头叹息道:“这年头看不出这么个标致相公,吃相比咱们老粗还要吓人。”

左冰匆匆赶出来,追了一程,远远便着见那老头牵着马仍然慢吞吞地踱着,左冰不敢走得过近,怕他看见认出。

那老人走到市集尽头,来到一家冷静的客栈前,左冰站在不远处一个屋檐角的阴影下盯着他,只见一个店小二出来,接过马匹行李,便请那老人入内。

老人指着马说了一些话,大约是要小二好好喂饲的意思,便进入店内去了。

左冰在屋檐等了许久,未见任何动静,这是天色已黑,华灯初上,那客栈门一开,那老头又走了出来。

坐在门口的店小二上去侍候,左冰借着黑暗掩护,绕到较近的一角,仔细听他们说些什么,那小二道:“老先生要出去遛达一下?”那老人点了点头道:“随便走走,呵——对了,老夫倒要向小二哥打听一桩事。”

那小二道:“老爷有什么事?”

那老人道:“听说洛阳金刀骆老爷子亲自护送的镖队明早要经过这里,不知这消息确实不确实?”那小二道:“不错不错,大约明早吃早饭的时辰差不多会到啦,老爷有什么事——”

那老人道:“没什么,那镖局里有个伙计是老夫家乡人,咱们有十多年不曾见过了,听说这次他也随队来此。”那小二道:“老先生的贵友尊姓什么,让小的打听打听。”

老人道:“谢谢,不需要如此,明日等镖队来了,老夫自去寻他。”

左冰暗暗纳闷,心想:“这老头显然是要找金刀骆老爷子,他找骆金刀干什么?……”

那老人向前走了两步,回头道:“我那房间门好象没锁,麻烦小二哥替我锁一锁。”

那店小二道:“老先生住的是第几房?”

老人道:“左厢第三房。”

那小二道:“是,是,老先生慢走。”

那老人缓缓散步去了,左冰心想!

“若要知道这老人的来历,只怕要潜入他房中去查一查。”

他轻轻一踪,借着黑暗掩护,如一只猫狸一般翻上入客栈的屋顶,从左厢数起,到了第三房的屋顶上,静静地伏着。

过了一会,只见那店小二走了过来,替那老人锁好房门,便转身走了,左冰见那门上的小窗还开着,只是廊上灯火甚明,无法下去。

等了一会,他回顾无人,忽然一纵而起,什么都没碰,整个人如同一颗弹丸一般直接从屋上穿过那小窗,轻飘飘地落在屋内。

他不敢点灯,只借着廊上传进来的灯光打量了房内一遍,只见床上放着一袋行李。

他轻轻打开布袋,只见里面全是书卷,随手拿起一卷看看,只见卷首下写着。

“公明珍藏”四个字。

左冰顿时呆住了,他喃喃自语:“公明……公明……难道这老人就是周公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