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五十章 英雄情怀

作者:上官鼎

在另一个地方……

白铁军骇然望着那具骷骼,他心中暗忖道:“莫非这个人便是那背义而去的‘师兄’?”

他仔细查看了那具骷骼,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不仅面目不辨,便是衣服也都腐化不全,他想了一想,又忖道:“如果这人便是那师兄,他怎会死在这里?”

白铁军想了半天,也不得其解,他想道:“不管这人是谁,我还是先设法翻上这崖壁再作道理。”

他休息了一会,便缓缓爬出那石缝,猛然施展上乘轻功,如一只大鸟一般节节上跃。

白铁军小心翼翼地跃上了崖顶,当他站稳了脚步,仰首看天,只觉白云悠悠,俯首下望,薄薄的一层云雾把崖下的景色衬得不知其深,他心中只觉得一种说不出的畅然,直要放声长啸。

他坐在崖边上,调息运行一番,自忖内伤大半已痊,这一阵拼力跃纵,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心中觉得颇为安慰,便沿着山坡,缓缓走了下去。

此刻白铁军心中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北魏不借用卑劣手段暗算于我,定要置我于死地,这绝不只是因为怕我在武林的力量逐渐壮大,必然还有一个隐衷的——”

他从来不知道畏惧是何物,但是他此刻当他想到北魏无时无刻不在设法毁掉他的性命,而北魏那神出鬼没的功夫和无坚不摧的神掌,白铁军心中竟有一些惴惴然了。

于是,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怕他吗?我是不是畏惧着北魏?”

虽然他极不愿承认,但是他心中仍然不得不承认,的确是在畏惧着,而且是深深地畏惧着。

白铁军被这个问题困绕着,他漫无目的地踱着,也不知走了多远,忽然一声刺耳的狼嚎声震破他的沉思,举目一看,只见不远处一只灰色的野狼和一只山猫对峙着,那野狼比山猫大出许多,那山猫瞪着眼,耸着脊肯上的毛,口中喷着白泡沫,那野狼一时竟是不敢发动攻击。

白铁军望着那只勇敢的山猫,心中忽然就悟了,他默默地想道:“我虽然怕他,但是当我面对着他,他一步步走近我要取我性命的时候,我就不怕他了,就象这只小山猫一样,此刻它就不会怕那野狼了。”

那只野狼终于沉不出气,一声怪嚎扑了过去,白铁军伸手抓起一截枯木,抖手对准野狼掷去,那一截小小的枯木,轻若无物,但是白铁军这一掷出,却把那只野狼打得惨嚎一声,跃起数尺之高,立刻夹尾窜走。

白铁军想通了心中的问题,忽然就觉得高兴起来,轻快地沿着山坡走入林子。

他才一走人林子,立刻就觉到一种不对劲的感觉,他极其自然地闪身一棵古树后,只听得林子的那旁发出沙沙微响,像是有人走过来的样子,白铁军隐身材后,忽然之间,那沙沙之声就没有了,紧接着,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三丈之外。

白铁军这一惊非同小可,那沙沙之声显然就是这个人所发出的,那时他必是以为此处荒僻无人,是以没有施展轻身功夫,白铁军不过是略一闪身这么一点动作,竟已让此人警觉,是以沙沙脚步之声立刻消失,最可怕的是那沙沙之声至少当在二十丈外,这人忽地就到了眼前,这种功力直叫白铁军口呆目瞪了。

那人弓着身躯四面察望着,白铁军一动也不敢动,那人缓缓向着这边移过来,忽然之间,草丛中一阵响,跑出一只野兔来,飞快地又钻入草中,那人嘿然轻笑了一声,带着释然的表情,那前走开了。

白铁军暗忖道:“这只兔子倒是出来的是时候,省我许多麻烦。”

他仔细打量那人,只见那人穿着一身不伦不类的长袍,三分像是女人的装束,倒又有七分象是和尚的僧衣,头上却戴着一顶奇形怪状的大草帽,一直遮压到耳边,除了觉得他年纪十分苍老以外,也看不清楚眉目面貌。

白铁军暗付道:“这怪人不知是什么来路,好一身惊人的功夫,我倒要沉住气看个究竟。”

那人缓步走出林子,向前眺望了半天,只是一言不发,白铁军不知他在搞什么名堂,却是不敢动分毫,过了好半天,那人忽然长叹一声道:“青山依旧,绝崖无恙,师弟师弟,你也怨不得为兄——”

白铁军听他说什么“师弟师弟”,不由得陡然一惊,只见那人对着那绝崖呆立有若石像,足足有数盏茶时间,全然一动也不动,白铁军正不耐烦间,忽然那人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白铁军暗忖道:“这个人多半是个疯子——”

却听那人哭了一会,低声道:“师弟呵师弟,愚兄真对不起你……”

白铁军暗道:“莫非这人就是绝崖底下那具白骨的师兄?天下那有什么巧的事?如果是的话,那么崖壁半中腰石缝里的一具白骨又是什么人?”

那怪人重三覆四只是哭着说着这两句话,过了半天,他止住哭声,喃喃地道:“师弟呵,你还在人间么?两三年来每次我都想跳下来寻你,但我却又情愿你已死掉,我怎鼓得起勇气再见着你的面孔?”

白铁军想起崖下的“师弟”已经死去十多年,这负义的师兄还说什么“这两年来每次都想跳下去寻你”的话儿,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

那人继续喃喃地道:“师弟师弟,我怎样也鼓不起勇气下去寻你,你……你可听得见愚兄的声音?”

白铁军暗骂道:“见你妈的大头鬼,你师弟要是听得见你的声音,做鬼也要来找你了,还用得着你来寻他么?”

那人哭号了一阵,终于长叹一声,不再说话,白铁军正想悄悄换个地位,可以看清楚那人的面目,岂料方才一动,那人已呼的一声转过身来。

白铁军心中惊骇无比,只是伏在那里不动,那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冰雪一般:“什么人,乖乖地滚出来吧!”

白铁军暗道:“我就不出来,倒看你能怎样?”

那人又说了一遍:“什么人,快给我滚出来!”

白铁军仍是不动,那人忽地冷笑一声,猛一抬手,一股强劲无比的掌力向着白铁军藏身之处直扑过来,取位竟是其准无比。

白铁军暗里惊出了一身冷汗,但他只是沉着无比地举起身边一块断木,暗暗把内力全力贯注,同时飞快地弹出三颗石子,分向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出——

白铁军运足上乘内功,那块断木的一端抵在古树的巨干上,把那怪人的掌力全部移到古树巨干上,那古树粗达数围,竟也被震得一阵乱晃,而白铁军手中那半腐的断木竟是丝毫无损。

这正是正宗太极门的内功道理,白铁军此时运用之妙,只怕当今山西太极门的最高手也未见得能办得到,他同时弹出的三个石子这时发出三声响来,那怪人身在亮处,自是不查,只见他身如旋风般同时发出三掌,向着三颗石子落处击出,哗然一降暴响,不知击断多少树枝。

白铁军知道再藏不易,哈哈一笑跳了出来,大声道:“在下仍然在这里哩。”

那人似乎也料不到被白铁军戏耍了一番,他向着白铁军凝注了半晌,冷冷地道:“你敢走出来么?”

那人等白铁军走了出来,打量了好半天,然后道:“小子你今年几岁?”

白铁军道:“这个你管不着。”

那人一言不发,忽然一伸手,对准白铁军打了过来,白铁军举手一挡,竟然连退三步,他心中惊骇已达极点,暗忖道:

那人试了白铁军一掌,脸上也流过一丝惊讶之色,他冷冷一笑道:“你是白铁军?”

白铁军见他居然叫出自己的名字,心中虽惊,却也有几分得意,便答道:“不错,白铁军就是在下。”

那人摇了摇头轻叹道:“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白铁军道:“敢问——”

他话尚未说完,那人冷笑打断道:“你想跟老夫动武,那就还差得太远了。”

白铁军怔了一怔,哈哈笑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那人似乎没想到白铁军居然客气起来,脱口问道:“你说什么?”

白铁军道:“老前辈若是还胜不了小子,那么扣去二十七岁,多出来的岁月岂非都是白活了么?哈哈。”

那人料不到无缘无故被讽刺了一顿,心中极是愤怒,白铁军平日绝不是逞口齿之利的人,但是他一想到眼前这人就是崖底那弃师弟于死地负义而去的人时,忍不住就变得苛薄起来。

那人望了望白铁军,目中怒气忽然消失,和声道:“说得有理,说得有理,老实说老夫还蛮看重你这小子哩。”

白铁军故意道:“在下对老前辈那一身神功确是钦佩得很。”

那人道:“以你的年龄和武功,若是能得老夫指点一二,保险叫你终身受用无穷。”

白铁军道:“老前辈你是说要收我作弟子?”

“不说什么收弟子,老夫看得上眼的,忍不住要想锦上添花造就他一番,看不上眼的,便是跪在老夫面前磕一千个头,老头也不理他。”

白铁军道:“老前辈不怕么?”

那人奇道:“怕什么?”

白铁军道:“老前辈不怕传授在下几招以后,在下忽起歹心,害了老前辈以后撤手就走么?”

那人厉声喝道:“小子,你说什么?”

白铁军也大喝道:“老前辈你放心,白铁军还做不出那等事来哩!”

那老人暴喝一声,忽地伸手向白铁军抓来,白铁军扬目看时,只觉漫天是他的爪影,他心中一寒,呼地倒退半丈。

他脚跟才落地,那人忽然暴进半丈,爪影又罩着白铁军头顶抓了下来——

白铁军自忖内伤未痊愈,绝不能与他硬碰,他滴滴溜溜一个转身,竟从那人身旁擦身而过,反而到了那人的后面。

这一招唤做“斗换星移”,乃是佛门迷踪身法中最精微的功夫,白铁军一个俗家人竟能把这最上乘的佛门绝学运用得圆润无比,实是因为白铁军天赋异秉,更兼嗜武学若狂,只要碰见精好的功夫,无一不用心学习,是以年纪轻轻,竟成了兼容数家精华的大高手,否则纵然南魏魏若归学究天人,悉心调教,也绝难造就出这么一个少年高手来。

那人身法之快,简直令人不敢置信,他招式还不曾落空,身形已经转了过来,但是却并未继续发招,只是阴森森地注视着白铁军。

白铁军一面纳气丹田,一面把全身功力集聚起来,准备随时应变。

那人瞪了白铁军一会,忽然道:“小子,你识得我老夫么?”

白铁军道:“不识得。”

那人又道:“你从何处学得佛门绝学?”

白铁军笑道:“自然是从少林寺学来的。”

那人逼近了一步,声音也变得出奇的紧张严厉,他一字一字地道。

“你跟少林寺有什么关系?”

白铁军看他那样子,心中暗暗惊骇,但他表面仍十分从容地道:“没有什么关系。”

那人道:“那你从少林寺何人处学得佛门绝学?”

白铁军见他双目牢牢盯着自己,那模样十分可怖,但他依然镇定地道:“他对这一点追问那么紧迫于什么?这其中必然另有缘因。”

他口中又轻描淡写地答道:“这个么?在下见过几个少林门人施过这身法,就私下揣摸着学学练练,也就会了,本来嘛,天下武学道理总是差不多的,是么?——”

那人听他这么说,倒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只是呵了一声,淡淡地道:“不错,你这小子大概悟性不错。”

白铁军愈想他的态度愈是可疑,忍不住试探着道:“老前辈您也精通佛门绝学?瞧在下自己练的可还对么?”

那老人一听“你也精通佛门绝学”几字,脸色陡然一变,喝道:“胡说——佛门绝学算得了什么!哼”

白铁军忽然想起崖底那具白骨是个和尚,心中恍然,暗道:“原来这两个师兄弟都是少林寺的。”

那人见白铁军沉吟不语,便道:“小子你在想什么?”

白铁军冷冷地道:“在下正在想你老人家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凝目盯着白铁军,忽然目中又露出了杀气,他一步步逼近,白铁军和他碰过一掌,着实有几分寒心,但他却是丝毫不退,那人忽然大喝一声,举掌缓缓拍出一招。

白铁军身犹在丈外,但他已觉到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仿佛觉得全身上下,四肢百骸无一不在对方掌力控制之下,似乎要想找个空隙逃避一下,都成了绝无可能的事。

白铁军自弱冠出道,数战成名以来,会过天下名门各派的高手,甚至连北魏这等一代宗师的手下也曾递过招,但是此时这种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他望着对方这一招飘忽不定地攻了过来,直是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忽然之间,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章 英雄情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