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五十一章 老人之死

作者:上官鼎

左冰心中如起巨浪。他的双手不住地颤抖着,不能自己,他喃喃地道:“他就是周公明?这个老头儿就是周公明?”

忽然之间,他发现了这一个惊人的线索,反倒是呆住了,他只是不住地思索着?

“如果这老人是周公明,那么他和银岭神仙在一起,好象是老朋友的样子,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想了一会,渐渐冷静下来,把当前的重点分析了一下,然后决定道:“天玄道长赶去爹爹那里,路上一定不致出什么岔子,倒是我这边这一条线索万万不可放过。”

正寻思间,忽然听得外面有人走近的声音,他连忙把一切恢复原状,悄悄地跃了出去。

过了一会,他看见那老人缓缓走回房来,开门进房,又关上了门,左冰这才施展轻功潜出客栈之外,然后装着投宿的模样,也住到这客栈中。

左冰打发走了店小二,便悄悄躺在床上休息,他心中盘算道:“这周公明乃是关键人物,难得我今日误打误撞。居然找到这么一条有力线索,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时间很快地过去,不多时已是夜深人静,左冰依然没有入睡,他怔怔地望着黑暗中,心中思考着许多谜一样的问题。

忽然,窗外传来一阵奇异的声响,左冰侧耳侧听,却又再听不到什么,过了一会,窗外又传来一声轻微的异响,左冰轻轻地爬起身来,他屏息闭气把身体贴在木板墙上。

这时屋外月光皓洁,屋内黑暗如漆,左冰从低窗上看到了两个人影。

左冰悄悄退到门边,轻轻推开屋门,走过廊道,从廊底靠天井的小窗爬了出来,反绕到那两个人影所在地的后方屋顶上,静静地伏着不动。

只见那两人站在院中指指点点低声交谈,也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其中有一人忽然向左边指了一指,左冰暗吃一惊,忖道:“他们指的那间房子,正是周公明住的。”

那两人似乎又商量了一阵,便悄悄走向左边,走到周公明所住的那间房子外,停下身来。

左冰暗暗紧张,不知这两人是来干什么的,他弓着身躯,象一双狸猫那么轻快地从房屋顶上绕过去,也到了周公明那间房子的屋顶上,静静窥看。

只见那两人打了一个手势,其中一人忽一跃而起,身在空中一个滚翻,已经轻巧地倒钩在窗檐上,他伸手弄破了一块纸窗,右手掏出一个长圆形的东西来。

左冰暗道:“这两人莫非是来行刺的?我可得小心了。”

他伸手揭起一片瓦来,紧紧握在手中,只要情形不对,立刻出手救人,只见那人举起手上那和圆形的东西,似乎是幌了一下,紧接着一团亮光随之而起,左冰暗道:“原来是照明用的奇门家伙。”

过了片刻,那人一抖手,又恢复了黑暗,左冰正在暗中忖道:“看来这两人不象是来行刺的,莫非是来盗财的?”

那人忽的一个翻身,又飘落下来,底下那人立刻走上前来,轻声问道:“如何?”

那翻身落下的声音十分苍老,他摇摇头道:“难说得很。”

底下那人道:“怎么难说法?”

那苍老的声音道:“没有把握——”

底下那人道:“瞧不清楚么?你可以走进去瞧个仔细呀——”

那苍老的声音道:“瞧是瞧真切了,只是事隔多年,这人的面目似乎变得苍老得出乎意料——”

底下那人道:“倒底象不象呢?”

那苍老的声音道:“象是象的,就是比我想象中老得多,是以无法决定。”

底下那人道:“看来咱们还是得进去仔仔细细搜一搜,也许在他的行李东西里可以找出点什么名堂来。”

那苍老的声音道:“不错,我也是这般想法。”

底下那人道:“你替我把风,让我进去。”

那苍老的声道:“依我看,要搜屋子还是明天白天来比较妥当,只要老头儿一离开出去吃饭散步什么的,咱们就可以动手,再说——”

底下那人道:“你说右边五号那小子。”

左冰听了这话,又是大吃一惊,暗道:“右边五号房……右边五号房……那正是指我——原来这两人早已注意上我了?”

那苍老的声音道:“不错,那小子形迹有点扯眼,还不知道是那一路的人物,咱们夜里行事耽搁得太久总是不妙,莫要让他疑了心察觉。”

底下那人道:“老哥你这种顾虑大有道理,咱们就这么办。”

两人轻声说完,便悄悄绕道而退,左冰索性潜身不动,瞧瞧这两人究竟到那里去,只见那两人绕过厢房,先后跃上房屋,落入天井。

左冰暗忖道:“他们既上了那边屋顶,只消轻轻一跃就能出去,但是他们跳跳落天井中,可见这两人也是落脚住在这客栈里的——”想到这里,左冰不禁摇头叹道:“唉,到底姜是老的辣,我只是一投这店,人家可就立刻注意上我了,而他们就也住在这店中,我却完全不知道……”

一想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一事,顿时大大紧张起来,暗忖道:“这两人绕向东走的话,一定曾经过我那房间,说不定会偷看看我在不在房中,我要赶快从外面绕回去!”

他轻飘飘地跃落地上,快若闪电地斜里一倒,整个人已到了三丈之外,再一起落,已到了那房门临外的墙角下。

只见他略一飞身,伸手抓住了屋檐,轻推檐下小窗,一点声息也没有发出,已经到了屋内。

他方才扯开被褥睡好,走廊上已传来轻微的声响,左冰暗笑道:“经验没你们老到,轻身功夫可比你们要高明一筹。”

过了一会,那两人声音远去,左冰暗忖道:“他们方才在外面商量的分明是想断定那周公明的身份,如此说来,莫非他们也是在寻找周公明?”

想到这里,左冰又有些不解了,他暗中思索了一番,想道:“看这两个人武功未见得特别高明,周公明又是个完全不懂武功的老人,怎会跟普通的武林中人扯上关系?”

左冰想了想,得不到什么答案,便不再想它,索性好好睡一觉,醒来时,天已大亮。

他匆匆梳洗完毕,走出房来,正好看见昨夜那两个汉子迎面而来,左冰仔细打量了一下,只见一个是四旬左右的矮小汉子,满面透着骠悍之气,另一个是六旬左右的老者,一脸横横斜斜的皱纹,那两人瞟了左冰一眼,本来正在谈的活便停止不谈,左冰若无其事的和两人擦肩而过。

走到前面,只见那周公明正捧着一包热气腾腾的包子回房去,左冰等他走人房内,才走入大厅,胡乱买了几个馒头充饥。

吃过早饭以后,左冰又回到自己的房中,他心中暗忖道:“那周公明昨天向店小二打听洛阳来的镖队,只怕就会出去会那骆金刀——”

他半躺地坐在床上,耳目却是全神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过了一会,街上忽然传来一阵人声马嘶,一个嘹亮的嗓子拖着长音在喝喊着:“威——镇——四——方——”

左冰暗道:“骆老爷子的镖队到了——”

不一会,街道上就热闹起来,骆老爷子的镖队从这小客栈前经过,走入镇市中心去了。

左冰轻轻推开门来,慢步走到店门口,然后装着看热闹的样子踱到路边,过了一会,只见店门口那周公明也匆匆走了出来。

左冰略为考虑了一下,他心中想道:“这时候,昨天那两个家伙必然潜入周老头的屋中去搜查去了,我索性不管他们,跟着这老儿去瞧个究竟。”

于是他远远地跟着那周公明去,走到市镇的中心,只见大批马队停在一家颇有气派的大客店前,周公明走到店门口,就有两个全身绑扎利落的汉子上来拦住。

左冰远远瞧见他们谈了数句,有一个汉子进去了一会,想是去通报了,过一会,那汉子又走了出来,便带着周公明走入店内。

左冰暗道:“看样子还得想个法子溜进去才是道理。”

他打量了一下四面的情形,觉得从正面进去走不太可能,于是他便远远地绕到那客店的后侧。

那客店的后侧是片空地,十几个工人正在砌一幢砖墙的房子,几个工人在大棵上面站着,一个工人把一叠一叠的砖往上抛。

左冰走到那空地上,为了不引人注目,便把衣袖绾起来,长衫的下摆盘扎腰上,外人一眼看上去,倒也以为他是个工人,他正在思索如何混将进去时,忽然有在个工人对他叫道:“喂,喂,你是不是新来的工人?”

左冰灵机一动,便答道:“是……是……”

那人似乎是个工头,只见他喝叫道:“赶快上来作工呀,你没看见咱们忙得象猴一样么?”

左冰道:“是,是。”

他沿着那临时搭的木梯走到屋梁上的木架,上面的工人叫人道:“接住!”

一叠红砖整整齐齐地飞送上来,左冰伸手轻轻接住,底下那工人翘起拇指赞了声好:

左冰暗道:“错非我有这么两手,不然这工人也不是随便混得过去的哩。”

他一面接着底下抛上来的砖,一面打量外面那客店屋顶上的形势,心中暗暗盘算着。

这时,下面忽然有个工人叫道:“注意——”

一大叠砖整整齐齐地飞向左冰后面一个工人,左冰忽的一弹手,一粒砂子破空而出,正好击在那工人的肘脉穴上,那工人不知就里,只觉得手臂忽然一麻,“哎哟”叫了一声,那一大叠砖块便飞落下去。

底下的工人大叫道:“小心啊——”

所有的工人都注意到那一叠失手飞落的砖块去了,左冰却在这一霎时之间低着身子一个翻滚,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

那客店的屋背上,略一闪身躲在一个烟筒后面,再一让身,到了屋脊的另一面。

他贴着屋脊一口气潜到客店屋背的东首,耳贴着向下窥看。

只见下面一条走廊的首端,一间较大的房间门前插着一面三角形的红旗,旗上用金丝线绣着一柄大刀。左冰忖道:“骆金刀大概就在这间屋内了。”

他要想跃到对面那房间的屋背上去,但是他深知骆金刀的功力非同小可,一不小心就会被发觉行踪,是以迟迟不敢行动。

想了一会,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冒险一试,他先打量了一下,下面并无人影,这才猛一提气,全身依然躺在屋背上,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忽然腾空而起——

奇怪的是他的身躯跃起极是缓慢,丝毫不象是纵跃而起的模样,倒象是借着什么浮力飘浮而起,缓缓地飘过那天井,落到对面的屋背上,依然保持着平躺的姿势,一丝声音也没有。

这正是鬼影子左白秋独创的绝学,武林中所谓轻功高明,无非是在轻灵快速上讲求功夫,象左冰这等缓起缓落的功夫,除了轻身功力须达炉火纯青地方外,还得有极深厚的内家真力,与那些一跃数丈的轻功,实是不可同日而语。

左冰到了对面的屋脊上,贴着耳倾听,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一点声音,他想要寻个更好的地方,但是想到下面是威名天下的骆老爷子,只怕自己稍微一动便会坏事,便伏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他努力倾听,只听得那周公明的声音:“……若非骆老爷肯允应,天下还有谁办得到……”

骆老爷子的声音比较清晰,只听得他道:“……此事非是我骆某不肯,实是另有原委……”

那周公明道:“……此事关系重大,骆老爷难道……昔年土木堡……”

骆老爷子道:“……周大人你不是该和薛大皇薛兄有约吗,为什么不找他?……”

周公明道:“……若能找薛兄,我也不会来找骆老爷子了,薛兄遭人暗算,命在旦夕——”

骆金刀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什么?周大人你说什么?”

周公明道:“……本来我与薛兄已经约好动身,却忽然来了两个人,扯住薛老爷子在谈些不知道什么事,忽然之间,薛兄就被人暗算了一掌,倒在地上——”

骆金刀打断道:“是那两人下的手?”

周公明道:“好象不是,是有第三者埋伏在附近,突然下手——”

骆金刀道:“你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孔么?”

周公明道:“那人来去如电,我这老朽如何看得见?”

骆金刀沉吟了一下道:“后来呢?”

周公明道:“后来那两人抱着薛兄施救,我就趁机溜走了……”

骆金刀勃然大怒,大声道:“好哇,周大人大忠大义,你就趁机溜走了,薛大皇的生死也不顾了,嘿嘿,你那当大官的人眼里,草芥小民一条命还不是跟一条狗差不多,你自己想想看,为了昔年那事武林英雄自相火并已到了什么地步,你说得倒是稀松平常,老实说,我骆某是个起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一章 老人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