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五十二章 义结金兰

作者:上官鼎

“鹅儿哟双双并肩水中嬉,

雁儿啊成对比翼天空飞,

人儿啊!远远在天那一边,

不知伊人何日归!”

那林中歌声反来复去唱着,左冰听了一会,心中更是索然无味,只觉全身懒洋洋的,连路也不想走了。

他住足而立,那歌声渐渐近了,竟是一个低沉的男音,但却唱得凄迷回肠,令人心底酸触,左冰心想此人多半是体想亡妻,感触极深而流露出极端伤感,左冰心中不由同情起来。

左冰本来是个正当热情的少年,只因他天性洒脱,那情爱之事例并不视为必须,上次小梅与另外一个少年相爱,在他心中刺了一下,虽然他过后便忘,但是每当夜阑人静,或是独行原野,无人作伴聊天时,那刺伤处便会隐隐生出感应,这时左冰不由又想起小梅,还有那西子湖畔,朝夕相待自己的巧妹。

左冰呆呆出一会神,忽然抬起头来一看,远远地平面上走来一个人影,天上光线愈来愈弱,那人身面貌已是模糊瞧不真切,过了半晌,那人渐渐地走得近了,左冰轻咳一声以为招呼,那人却理都不理,大步前行。

左冰定神一瞧,只见此人年纪甚轻,确是英气勃勃,虽是脸上落漠失意,长衫褴褛,但双目凛然有神,分明像是个吒叱风云的前方大将,那里象个落拓汉子?

左冰心中微微诧异,那少年已走过左冰两三步,左冰回身叫道:“这位兄台,前方数十里内无店无村,小弟一路赶来,也寻不着一个落宿之地。”

那少年听人叫他,一回身双目凝视左冰,半晌道:“小弟四海为家,任处都是吾居,兄台只管前去,再过十里,便有一处村聚。”

左冰忍不住又瞧了他一眼,愈来愈觉此人正气满面,卓然不群,心中大起好感,他心想少年丧气,半多是为了女子,当下便道:“适才听兄台歌声,此刻又见兄台眉间似有重忧,兄台年青若斯,实不该如此郁郁不展,小可有句冒昧之言相问,兄台勿怪。”

那少年呆了一呆,不置可否,左冰对他着实颇有好感,当下忍不住又问道:“难道兄台有什么……不测?”

那少年忽然脸色一红羞窘无比,半晌怒声道:“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兄台自便。”

左冰心念一动,暗自忖道:“我却激他一激。”

当下便道:“男儿生于世上,那吃苦受难之事怎会少了?如果只为一个区区女子便沮丧终生,那真是枉自父母生我一场。”

那少年果然受激,大声叫道:“你懂什么东西?你再罗嗦,小心我动粗,那便无味之极了。”

左冰哈哈一笑道:“要动粗么,喂,你瞧清楚了!”

左冰伸脚一踢,踢起一粒石子,伸手接在掌中,暗暗用劲,过了一会,左冰张开手掌,那粒石子依然完整如旧,他轻轻一抖,石屑纷纷落下,原来石子早被捏成粉屑,只因他力道均匀,是以石子仍是保持原状,未曾散开。

那少年似乎也颇识货,当下眼睛一亮,嗫嗫地道:“这是……这是……混元功?”

左冰道:“瞧不出你这傻小子倒也颇为识货。”

那少年长吸一口气,沉着地道:“阁下意慾如何?”

左冰一怔,随即微微一笑道:“如果令你悲伤的人若已遭不测,那是无可奈何之事,如果尚在人间,小可倒可助你一臂。”

那少年又是大窘,脸色涨成猪肝色,双手不断乱摇!半晌才迸出一句话来道:“她……她……怎么会是……?那……那……天……人天人一般的女子,我……我……这穷……穷……小子有此思想,便是……便是……不得好死了。”

左冰见他急成这样子,好象一说那女子便如亵读她一般,心中暗暗好笑,问道:“那么这女子是谁?使得你如此神昏颠倒?”

那少年低头半晌,口中喃喃地道:“我……我……难道是神昏颠倒了么,我……我怎敢……怎敢有此念头,我……我……我只是要把她那天高地厚的恩德。”

左冰道:“那姑娘救了你性命么?”

那少年点点头,忽然两颗泪珠掉了下来,他泣声道:“那姑娘为了救我,自甘陷身于刀山火窟之中。”

左冰道:“这姑娘情深一片,的确令人感动。”

那少年摇摇头道:“事实上我当时只不过是她所的船上一名小厮,她!她……为了要救我一命,竟答应随倭寇而去,象这样冰洁玉雪的姑娘,随那些恶如狼蛇的倭寇去……那……后果不用讲,也想得到了。”

左冰点点头道:“舍已救人,端的是可敬可佩,你受此深思,难道每天颓废伤心,便是作为报答那姑娘的恩惠么?”

那少年忽然一抬头,目中威光四射,令人肃然起敬,他抗声道:“我如不报得那董姑娘之仇,今生今世永不瞑目。”

左冰一拍他雄壮的肩膀道:“这才是好男儿!”

那少年忽道:“阁下请随小人到一处去,小人有事相告。”

左冰点头随他而行,走了半盏茶时间,走进前面林子,那少年对这林中路径极熟,转来转去连转了好几大弯湾,只见前面林木深处,一所小小茅屋,隐藏在高高草丛当中,不注意者,根本便瞧不出来。

那少年走进茅房,推开木门,左冰只见里面收拾得倒是颇为洁净,一条不乱,心想此人粗细兼俱,异日只怕也是个大大豪杰。

那少年举火用树枝烹茶,左冰见那炉中全是炉灰,那少年生火生了半天,却是烧将不着,他歉然对左冰一笑,笑容中显露出可爱的稚容来,左冰看得心中大是舒畅。

那少年用铁铲将残灰铲去,生燃了火,回身坐在左冰旁侧,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本来以为这一走便不再回来,却想不到又会坐在这里,这摆完的地形图也未清理,倒教阁下好笑。”

左冰问道:“什么地形图?”

那少年长叹一声道:“那姑娘舍身相救我一个萍水相缝的小厮,我枉为一个男子汉,难道却不能保护于她,我难道便如此受辱么?”

左冰点头道:“所以你便悉心研究破敌之计了。”

那少年道:“我自小生在海上,那东南海岸礁石,阴关激浪之处,早就印在心上,我……我独居此半年,将心中所记都画在图上,又从图上推敲各处用兵之道,总算略有所得。”

左冰道:“小可闻近年来倭患甚巨,东南一带人民流离失散,死伤极众,难得见台是有心人,咱们今夜炉前一番夜话,说不定便是将来破灭倭寇之预机。”

他说得极是激昂,那少年也激奋起来,当下娓娓道来,那东南海岸便如在掌顾之间,豁然可见,左冰听他起初说话,还有几分羞涩之态,但愈说到后来紧要精会之处,却是愈来愈是清晰,左冰忖道:“此人年轻如此,将材早已天成,但愿他有始有终,实是民生之福,我却再鼓励他一番。”

当下左冰道:“兄台一出,倭寇何足道哉?但小可有一句不中听之话,兄台莫怪。”

那少年一扬首道:“如非小人将阁下看作知己,这推心置腹之话岂能与阁下讲了,要知这番话如被歹人得去,那么东南半壁江山,岂不是要沦落匪手?阁下有话,只管直说。”

左冰忙道:“小可量小眼浅,岂有兄台度量?这局促天性终是落人话柄,小可奉劝兄台一句,凡是以国为重,私情次之,兄台以为然否?”

那少年凝目注视左冰,半晌忽的站起身来,从柜中翻出一坛白酒来,高声叫道:“阁下快语,小人岂敢不遵,能晤得识阁下,实是平生之快,咱们痛饮三杯如何?”

左冰连声叫好,那少年又找出两个小碗来,两人意气相投,一口气都喝了三杯烈酒。

那少年却是毫无酒量,喝到第三杯时,已是目弦头昏不堪,但他强自支持,高声谈笑,那眉间忧郁渐散。

左冰道:“咱们意气相投,结为兄弟如何?”

那少年大喜,高声叫好,两人匆匆忙忙咆出门外,对月跪下,撮土为香,齐声道:“我俩结为异姓兄弟,同生共死,如有违背誓言,天恶之,天除之。”

他两人也真天真得可以,彼此姓名未通,萍水相逢,这便结成兄弟,左冰正要询问那少年姓字,那少年翻身站起,一把抱住左冰,口中喝道:“上山砍柴劈猛虎,下海捕鱼斩蚊龙,世局纷乱只有我,天下澄清端待吾!哈哈哈!不对,不对,世局纷乱只有我和兄长,大哥,你说是也不是!”

左冰见他醉容可掬,但那豪迈之气却是怎么也掩将不住,当下也大声道:“正是!正是!”

那少年高声叫好,忽然转脸问道:“兄台贵庚如何?”

左冰道:“今年廿年有一。”

那少年哈哈笑道:“大哥长我三岁,我这小弟是做定了。”

左冰道:“二弟姓甚名谁,报将上来。”

那少年哦了一声,立刻笑得打跌,笑完道:“咱们真是糊涂,小弟姓俞,草字大猷。”

左冰道:“为兄姓左名冰。”两人互通名姓,那俞大猷道:“如此良夜,小弟舞套枪法与大哥助兴如何?”

左冰拍手道:“正要瞧瞧二弟手段。”

俞大猷从怀中长形包裹中取出两截枪尖枪杆借着月光对准卡簧,卡嚓一声连好一只长枪。

俞大猷长吸一口气,一挽枪杆,抖出几个漫天枪花来,左冰只见他愈施愈疾,渐渐的把整个人裹在一片枪花之中,分不出那里是人,那处是枪。

左冰此时武学深湛,那俞大猷长枪虽施得疾,但是左冰却是招招都瞧得真切,只觉这枪法威猛无比,气势磅薄之极,虽是偶有破绽之处,但威猛之处却远能掩盖这些弱点,左冰心中忖道:“冲锋陷阵,出入千军万马之中,正该是施展如此迅猛招式,如果我指点他破绽之处,倒反坏了这枪法精神所在。”

他瞧着瞧着,过了半个时辰,那愈大猷丝毫未见疲乏,长枪更是精神,左冰始终看不出这枪法是何门何派,蓦地那俞大猷大叫一声,一收招持枪而立,左冰正好赞好,便在这一刹那间,那俞大献忽然一回身,长枪有若一道匹练银光,脱手而出,俞大献身形跟着一起向前疾往前扑,那长枪已深深插入背后三丈外一株古柏之中,俞大猷手握枪杆,一运劲拔了出来,威猛凛人,便如君临天下一般。

这反身、脱枪、前扑、持枪、几下动作当是配合得完美之极,左冰心中恍然大悟,高声赞道:“好一手回马枪,杨宗保在世,只怕也难臻此境!”俞大猷嘻嘻一笑道:“现丑!现丑!”

左冰道:“原来二弟得杨家神枪真传,今夜大哥真算开了眼界,开了眼界。”

俞大猷被他赞得有点不好意思,半晌道:“小弟祖上是杨将军家将,先祖父翻心研究此失传枪法,原意传给先父,以光门楣,先父却天生厌武爱文,小弟便得机学到这枪法了。”左冰道:“二弟有此枪法,千军万马之中,逼杀敌人上将军,也是易若吹灰,作大哥的好生喜欢。”

俞大猷道:“先父早死,我便流落与人上船作个小厮,唉!前尘若梦,岂堪回首?”

左冰一指他肩道:“只怕光大愈家门楣,便应在二弟身上。”

俞大猷恭敬道:“多谢大哥指教。”

两人挽臂走入茅屋之中,左冰忽然想起一事道:“我还有一个姓白的大哥,此人虽和我未结金兰,但情分比起手足只强不差,异日有暇,倒要替二弟引见引见。”

俞大献道:“那白……白大哥定也是武学高明之人?”左冰点点头道:“此人功力,江湖上已难找对手,比起二弟你来,也只不过大上七、八岁。”

俞大猷好生高兴,两人聊得开心,不觉中夜已过,一壶松子茶早已喝光见底,俞大猷正好加水再烧,左冰推窗看看天色,已近四鼓,当下便道:

俞大猷道:“二弟明日还须赶路,咱们便此休息。”

“咱们明日便得分手,再相见不知何年何月?大哥哥咱们秉烛夜谈如何?”

左冰道:“天涯虽大,但山不转路转,见面终会有期二弟怎的如此儿女态来?”

俞大猷点点头道:“大哥说得对!”

当下两人合挤一榻而眠,左冰心中舒畅,不一会便沉沉进入梦乡,次晨一醒,只见那愈大猷已是踪迹沓然,榻上平放一纸,上面写道:“小弟平生最恐欢乐苦短,别离之情,总不能堪,此去朝廷招兵之地,自后能奋勇杀倭,护国安民,不敢须臾以负大哥厚望,劫后之身,生死之间更是淡然,马革裹尸,是小弟之殷望也。

临别匆匆,不敢再事逗留,明晨落泪不能自己,以贻大哥之笑,不如先去。

前程珍重,此小弟与大哥所共应守者,天涯虽大,行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二章 义结金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