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五十六章 杨陆之死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冷冷地望着前方,他身旁的菊儿怯怯地对他轻声道:“哥哥,你千万不要出去……”

白铁军回过头来望了望菊儿,他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菊儿,我一出去,你就赶快施展轻身功夫向后面走吧——”

菊儿道:“为什么……”

白铁军道:“你若是被你师哥们发现了,只怕更是增加麻烦——”

菊儿道:“我走了,你呢?”

白铁军道:“你沿途做了记号,我自会来寻你的。”

菊儿道:“你……大师哥他……”

白铁军眉毛一扬,压低了声音道:“梁墨首那身功夫我也见识过的,我可不怕他。”

菊儿想说什么,却忍住没有说出来,只是怔怔地望着白铁军,轻声道:“你——你一定要来寻我——”

白铁军望着菊儿的眼睛,只觉那一双黑眸中射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他的目光一接触上,立刻感到一种刻骨铭心的奇异震动,他长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声道:“菊儿,你先走吧。”

白铁军回过头来,只见那边金刀骆老爷子已经在对方三个人的倚角之势中不了不八地昂立着,手中的大金刀微料地倒提着,像是一丝力量未着,实则是个一触即发的内家起手式。

白铁军看着那梁墨首向前逼近一步,冷冷地干笑了一声道:“骆老爷子,你是执迷不悟的了?”

骆金刀微微抖动了一下手中大刀,金光随着这一晃霍霍生威,他低笑道:“梁墨首,你且听老夫最后一言——”梁墨首道:“请赐教——”

骆金刀道:“老夫自弱冠出道,陕甘道上夜闯十二关,半月之内天下,可是骆某尚知敬老尊贤一语,数十年来闯荡江湖,虽言狂气未减,却也不致像尔等小辈狂妄如斯——”

梁墨首打断道:“骆老爷子此言差点,武林中弱肉强食,若论狂妄,那个不狂妄?问题是狂妄也还得要有几分狂妄的本钱,嘿嘿嘿……”

骆老爷子忽然大喝一声:“住口!”

梁墨首冷笑道:“骆老爷子还有什么吩咐?”

骆老爷子大金刀一挥,须发俱张一字一字地道:“梁墨首,你欺人太甚了!来吧!一起上吧!”

梁墨首跨前半步,淡淡地道:“骆老爷子气得脸色发青,仰天大笑道:

梁墨首忽地猛然一扬手,举掌慾发——

“住手!”

只见白铁军如一尊天神一般大踏步走了出来。

梁黑首和杨群一见白铁军,全都面色大变,杨群凛声道:“白铁军,你……你……”

梁墨首一挥手阻止他说下去,冲着白铁军一拱手,若无其事地哈哈笑道:“白帮主,别来无恙乎!”

白铁军冷冷地道:“自某何得何能,值得北魏武林大宗师如此青眼有加,可惜是阎王爷瞧着白某也不顺眼,是公从鬼门关又把白某打发回来啦!”

梁墨首不动声色,只是呵呵笑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白铁军走到三角倚势的正中央,站在骆金刀的身旁,忽然对着骆金刀长揖至地。

骆金刀慌忙抱拳还礼道:“白帮主,老夫不敢当。”

白铁军道:“白某今日有一事相求,万望骆老爷子应允。”

骆金刀听他的话,心中暗暗一惊,表面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他连忙道:“白帮主有何指教请言——”

白铁军道:“这位梁兄既然杀害了我丐帮弟兄,那便与我白某不共戴天,白某慾与梁兄把这笔帐了却清楚,万望骆老前辈应允。”

骆金刀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放下一块大石,他知道白铁军此举完全是照江湖规矩行事,意思是要求自己答应让他架这根梁子,在他想来,白铁军多半是想要助自己一臂之力,却怕自己面上不好看,故有此一举,心中对白铁军不禁暗暗感激。

殊不知丐帮中兄弟情逾骨肉,白铁军听说两兄弟被人害了,此时为复仇他赴汤蹈火双肋插刀,那是当真眉都不会皱一下的。

骆老爷子拱手道:“好说好说,白帮主只管请便,骆某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在乎这些繁锁规矩么?”

白铁军抱拳道:“如此白某谢过了。”他转过身来,对着梁墨首道:“姓梁的,白某请教——”

梁墨首道:“不敢。”

白铁军道:“敢问敝帮那两位兄弟得罪了梁兄?”

梁墨首哈哈一笑道:“那两位么?我记得不得那许多。”

白铁军强忍怒气,冷冷道:“梁兄既然做了,又有什么不敢说的?”

梁墨首哈哈大笑道:“老实说,梁某还真不认识那两位宝贝呢。”

白铁军大喝道:“梁墨首,你不要欺人太甚——”

梁墨首道:“白兄不必着急,梁某的话还没说完哩。”

白铁军双手缓缓下垂,功力集聚双掌,一触即发——

梁墨首道:“贵帮那两位兄弟,一位是个矮矮微胖的汉子,一是个瘦黑的汉子,凭良心说,功夫可都还不弱哩……”

白铁军深吸一口气,心中宛如刀割,他闭上眼暗中蝻喃地道:“是二哥和四哥完了……”

他缓缓张开了眼,双目中忽然射出凛然的光。他向着梁墨首道:“梁墨首,来吧!”

他双掌猛然一分一合,身形立在原地,却已发出一股奔雷般的掌力直袭梁墨首的胸前。

丐帮帮主名满天下,梁墨首虽然一再狂态毕露,其实无一时一刻不在密切注意之,他见白铁军身形才动,已经把全身功力集聚掌上,迎着白铁军的掌势一拍一推,一股内家真力,竟然分以两种完全相异的形式发出,相合之际,发出“吱”然怪声。

白铁军单掌一抖,右掌一翻之间,呼地切下,随着那掌缘下落,空气中暴出一声刺耳失啸,轰然一震,两人已硬接了一招。

只见白铁军陡然之间一变身形,整个身体化成了一片模糊的影子,而空中霹雳般的暴震之声不绝于耳,闪电之间,他在梁墨首周围连续发出了十二掌内家劈空掌力,霎时之间,漫天飞砂走石,四周巨树应声而折者竟达十棵,那声势令人骇,然而栗。

骆金刀大喝一声:“好掌法!”

梁墨首双足钉立原地,分毫未移,却是在那方寸之间应付自如地挡过了白铁军上一掌猛攻,然后潇洒自如地发出奇袭。

白铁军暗中感到这个北魏魏定国的第一首徒,委实具有一身深不可测的功力,但此刻他愤怒膺胸,根本无法考虑到如何后果,只是一掌接一掌地硬攻硬击!

梁墨首从第十三掌起在瞬目之间还攻了十掌,然而白铁军却在这十招之内同时也发了十记攻击之掌,两人以攻对攻,依然平手。

梁墨首暗暗忖道:“这白铁军功力似乎又在传闻之上了!”

白铁军不顾后果地抢攻,到了第三十掌上,内在的潜力逐渐发挥出来,只见他一掌强似一掌,随手挥出,无一不是妙绝人环的武学精华,而力道之强。更是令人难以置信,天下武术各宗各派,无不以拳掌之功为先,然而练掌的如能看到此刻白铁军的掌法,那他这一生也不虚度了。

梁墨首从第三十掌接到四十掌时,心中开始惊骇,因为大凡练武是到了上乘地步要想百尺竿头更进步则愈是困难百倍,而白铁军的掌力在他看来,简直有不可思议的进展之处,倒并不是说梁墨首自己已有力已不逮的感觉,而是他这种不可思思议的进展之处令他不寒而栗了。梁墨首三掌挥出,忽地大叫一声:“白铁军,你敢与我立定硬对一掌么?”

白铁军大喝道:“梁墨首,今日之战,你我之中必有一死!”

梁墨首道:“好,你发招吧。”

白铁军猛一纳气,单掌有如推门,另一掌却是迅速无比地一推即收,两股掌力在空中一个撞击之下,发出一声强烈之声,刺得耳膜嗡嗡作响,梁墨首精神为之一凛,他大喝一声:“好——!”

白铁军掌力凝结住,只有他那一掌,力如排山倒海般直奔向梁墨首。

梁墨首双目凝注,忽地双掌平举,仿佛抬着千斤重物一般,猛可一推,同时身形向后仰倒。骆金刀见他仰身一倒,当下大喝道:“白帮主,留神——”

白铁军掌力已发,只听得轰然一震,他整个人像是被千斤之巨击中,身心都感到一阵昏眩,梁墨首身体仰倒之后,忽然像碰到弹簧一般,整个人如一支箭一般射了起来,单掌伸去,易掌为爪,抓向白铁军天灵盖。

白铁军在惊震之下,向后倒退三步,却不料梁墨首忽然一声呻吟,整个人从空中直落了下来,长吸一口气,倒退一丈之远。

白铁军略为一怔,立刻恍然,原来梁墨首用的这一招绝技乃是一掌击出,整个人向后便倒,借地之力弹起,在那两股力道相撞后的一刹那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杀着而击伤敌人

却不料双方一掌硬拼之下,白铁军那一记般若掌力道竟然持续如此之久。他身已弹在空中,忽然胸前有如巨槌击中,立刻落了下来。骆金刀哈哈大笑道:“好个般若掌,当今少林寺方丈亲临,只怕也是不过如此!”

白铁军也趁着这机会吸气调息一番,他吐气喝道:“梁墨首,你不过如此!”

梁墨首几乎是在同时间里恢复过来,他阴森地尖笑一声道:“白铁军,你也接我一掌!”

他话声才完,也没见他借势用劲,整个身躯如驾云而到地忽然移前丈余,到了白铁军的面前。白铁军沉声道:“你发掌吧。”

梁墨首双掌在胸前相交,双脚不了不八,脸上神色凝重已极,他吸了一口气,忽然之间,面色变成一片青色,双目睁得又大又圆,神情恐怖之极—一

白铁军下意识地退了半步,他注视着梁墨首的脸色,只见他的脸色愈变愈青,最后竟像树叶一般的颜色,这时骆金刀在旁大喝道:“西域木灵掌!”

白铁军一听到这五个字,心中重重地震了一下,西城木灵掌在当今武林说来,只是个传闻中的名词,相传南宋末年时,西城飞龙寺铁鱼大师在北昆仑山上,将武当掌教至上真人三掌震毙,用的就是这西域木灵掌。然而自经铁鱼大师之后,武林中再没有人见过西域木灵掌的出现。

白铁军一听这五个字,不由得起了一丝寒意,他对应付这失传多年的西方绝学,实在一丝把握都没有,但是他知道一点,如果自己能把木灵掌接下,那么今日这一战自己大概是不会败了。

他深吸一口气,把全身功力提到十成,遍布全身百骸,只等梁墨首采取行动。

骆金刀见多识广,他喝出“西域木灵掌”五字时,目的在提醒白铁军,今日战是殊死之战,大可不必等他发掌,立刻施展重掌力快攻,逼使梁墨首无法施出木灵掌来,但是他看见白铁军虽有寒意,却是不肯先发制人,只是静静等对方先发掌,他知道,白铁军可以如此,完全是因为梁墨首说了一句:“白铁军,你也接我一掌!”

梁墨首圆睁的双目忽然一闭,然后蓦地睁开,双掌一抖之间,一股奇怪无比的掌力飒然飘出,白铁军只觉得那股掌力有如一股冰山中的寒风,却丝毫感觉不出有什么威力。

他单掌一扬,一记大力金刚掌夹着小天星内家掌力,如闪电般一涌而出,同时把全身功力集聚在另一掌上,随时应变——

他单掌挥出的掌力一迎上梁墨首的木灵掌,奇怪的事立刻发生了,只见空中发出一声沉闷的暴震,那股阴寒,掌风忽然之间变成十余股强韧无比的力道,白铁军的掌力像是忽然之间被吞噬了一般,落得无影无踪——

白铁军大吃一惊,但是他不愧是身经百战的高手,遇到这危急关头,他不但没有把聚集另一掌上的力道,立刻施出,反而半收半退,双掌齐纳胸前,蓄劲不发。

电光火石之间,梁墨首那一掌古怪的力道已经逼到白铁军胸前,白铁军虽然力持镇静,但是到了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心中却是丝豪不知该如何抵击,然而时间已经不容许他再作考虑,他猛然一掌劈出,整个身躯有如摔出一块千斤巨石,鸣的一声尖啸,接着空中传来一阵刺耳之极的拍拍之声,白铁军踉然倒退三步。

然而白铁军在这一刹那之间,体验到了西域木灵掌的庐山真面目,一个灵感如闪电般过他的脑海,他脚步方稳,立刻大喝道:“梁墨首,白某还想接你一掌!”

梁墨首略略一怔,白铁军大喝道:“你发招吧!”

梁墨首面色更青,神情也变得更为可怕,他跨前一步,抖手再次发出了西域木灵掌。

白铁军双腿微蹲,迎上前来照样先发一记小天星内家掌力,梁墨首心中暗道:“这次你是找死了!”

只听得依然一声尖啸,阴柔的木灵掌力忽然变为十余股强硬无比的力道袭来,白铁军精神一奋,他左掌大圈而出,又掌小圈而出,两股不可思议的奇怪力道一合之下,木灵掌力被逼得冲天而起,梁墨首骇然倒退,面上青气全无。

骆金刀骇然而呼:“擒龙手,擒龙手!”

梁墨首冷冷地道:“白铁军,你左手是擒龙手,右手施的叫什么?”

白铁军道:“说实话,我不知其名——”

梁墨首开始由心底里生出寒意来了,他摸不清白铁军究竟有多少功力,在他原来的打算中,这本灵掌虽然尚未练到十成功力,但是突然施出来,至少在十招内,能叫白铁军手足无措,毫无还手之力,自己便可趁机痛下杀手,但是出他意料的,白铁军在第二招上就破了木灵掌!白铁军道:“现在轮到我了!”

他双掌一挥,揉身而上,霎时之间,成了短兵相结,以快打快的局面,白铁军和梁墨首各出奇招,漫天都是妙绝天下的掌式,令人口服心服。

匆匆之间,两人正互换了百招以上,依然是个平手,白铁军打得心头火起,忽然全攻不守,梁墨首心惊肉跳,自然而然地变为守多攻少。

百招再过,在场所有的人无一不是屏息凝目,骆金刀知道胜负之分就在十招之内他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但却也没有见过这等恶斗,握着金刀的手心上全是冷汗。

果然轰然暴震再起,每一声都如霹雳巨雷,只听一声声暴震愈来愈响,也愈来愈快,到了第十二响上,梁墨首忽然一声闷哼,倒退了五步,他指着白铁军,面如金纸地道:“又是这怪招,告诉我,这是什么招式?”

白铁军只知道这是从那绝谷的山洞中参悟的武功,却实在叫不出名堂来,他微微摇了摇头,梁墨首忽然一交跌在地上!

白铁军钉在当地,宛如一尊天神般,不过数月功夫,白铁军的功力已凌驾梁墨首之上。

全场目睹这一场恶斗的结果,无一发出一点声音,这时忽然在梁墨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就没有一个人看清楚这人是如何出现的!

骆金刀沉喝一声:“魏定国!白帮主你快走!”

白铁军定目一看,只见那立在梁墨首身后的,正是北魏魏定国!

骆金刀一面大喝,一面同时奋身跃起,向着杨群那旁夺路而走。

北魏冷笑一声:“骆老儿,你走得了么?”

杨群双拳如抱,一招飘然攻向骆金刀,部位时间配合之佳,令人绝倒,骆金刀大刀一挥,身形却不得不落了下来。骆金刀大喝道:“白帮主,咱们闯——”

他话尚未说完,忽然一声闷哼,只见骆金刀须发俱奋,他大喝道:“你敢暗器伤人?”

他对着那立在杨群身旁的另一敌人走了过去,步履之间已见蹒跚,显然是中了暗器。

那立在杨群身旁的人阴森森地道:“骆老儿,中了我青瘴毒针,半个时辰之内就没命了!”

骆金刀蓦地大喝一声,金刀如一片金光笼罩而下,骆老爷子狂怒之下,夺命三刀施得出神如化,那威势当真有如天神下降。

北魏冷笑一声道:“群儿,避他锐气!”

杨群和那发暗器之人同时一左一右佯攻实守,骆金刀一连两刀落空,他双目发赤,一刀劈向杨群,白铁军见他情形,知他已失理智,暗叫一声不好,飞快地赶上前去接应——杨群虚晃一招,跃身就退,同时大喝一声:“退!”

他身旁之人一跃而起,闪电般斜窜而去,骆老爷子,忽然失去理智,暴喝一声:“倒下!”

他金刀扬手挥出,一道金刀如飞龙腾空,一声惨叫,应而尖呼,那发暗器的汉子被大金刀当胸穿过,钉在一棵大树下,刀口锐利,那人的尸身继续下落,被划成两半,落在地上,树上留着一柄金光闪闪的大刀。

杨群却在这一刹那间对着骆金刀突施杀手,骆金刀避无可避,单掌勉力与他碰了一掌,只听得喀嚓一声,骆金刀手臂折断,杨群也退了三步,面色大变。

白铁军一把将骆金刀抱住,骆金刀在他怀里用力一撞,接着大叫道:“你快走,魏定国我来应付!”

白铁军一忖,骆金刀双目如同要冒出火来,他嘶哑地大叫:“白铁军,念在武林一脉,你快走。……”

白铁军一摸自己身下,怀中似乎多了一物,立刻恍然大悟,他当时也不暇再着任何考虑,放开骆金刀,拔腿就跑。只听得身后骆金刀沉着的声音传来:“魏定国,你来吧!”

他奔出不到二十丈,忽然传来一声惨叫,他知道骆金刀完了,心中一惨,不禁停下来。

这时迟,那时快,魏定国已如飞一般逼上来,白铁军心一横,忖道:“逃也逃不掉,索性和他拼一拼——”

他转过身来,只见魏定国如一只怪鹰般飞扑而至,白铁军大喝道:“看掌——”

他鼓足全力一记擒龙手拍向北魏,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忽然发现自己全身一阵发虚,一丝力量也使不出来,他知道自己方才与梁墨首硬拼十二掌,虽然把梁墨首打倒地上,但他自己内腑受震,元气全伤,只是紧张中不自知觉而已。

北魏伸掌将他拿住,点了他胸前要穴,冷笑道:“你逃得了一次,还逃得了第二次么?”

白铁军朗声大笑道:“大丈夫生死有命,若是老天爷注定我白铁军要死在你手上,那也只得罢了。”

魏定国道:“骆老儿方才交给你的东西,你交不交出来?”

白铁军考都不考虑地道:“当然不交!”

魏定国脸色一沉,怒喝道:“今日老夫便毙了你!”

说罢,右手向上一举,作势慾劈……

白铁军仰天大笑,魏定国举在天空的右掌一停,喝问道:“你还有何可笑?”

白铁军道:“今日白某死不死,怀中之物反正都会落在你手中,而白某怀中之物落不落在你手中,你都不会放过白某,你何必还要问白某肯不肯交?”

魏定国为之一怔,怒道:“说得有理,老夫先毙了你再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