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五十七章 少林巨殃

作者:上官鼎

魏定国单掌方得落下,忽然一个霹雳般的声音传了过来——“魏定国,老夫叫你住手!”

魏定国头也不回,只是沉声喝问道:“谁?”

一个比冰雪还冷的声音答道:“魏定国,老朋友都听不出来了么?”

魏定国刷地回转头来,只见一个高大的老人大踏步走了过来。

魏定国骇然道:“钱百锋,是你!”

老人道:“你一定在奇怪这姓钱的怎么命那么长?”

魏定国道:“待老夫先处决了这小子,再与钱兄叙旧——”

钱百锋道:“钱某的话你没听见么?”

魏定国冷笑道:“魏某行事要看你钱兄的脸色么?”

钱百锋一晃身形,已到了魏定国的身旁,他一字一字地道:“你打下去试试看?”

魏定国凝望着钱百锋,钱百锋脸上有一种近乎骠悍的虎威,十余年前钱百锋是武林中第一号魔头,多年来虽然乖戾之气被磨掉了不少,但是言辞举动之间自然而然流露出凛凛的威风。

魏定国的语气忽然一变,他对钱百锋道:“老夫杀这小子,与你钱百锋有什么相干?”

钱百锋道:“自然有相干——”

魏定国道:“他是你的亲人么?”

钱百锋道:“钱某在世上没有任何亲人。”

魏定国嘲弄地道:“那么难不成他是你的徒儿?”

钱百锋笑一声道:“魏定国,你忘了杨陆和钱某是什么交情!”

魏定国仰天大笑道:“你和杨陆么?落英塔里十多年朝夕相处的交情自然不同凡响啦!”

钱百锋大喝一声道:“魏定国,钱某要问你一件事——”

魏定国道:“有话请说——”

钱百锋开门见山地道:“杨陆可是死在你手上?”

魏定国没有料到钱百锋问出如此一句说来,不禁为之一怔,他冷笑一声道:“钱百锋,你凭什么含血喷人?”

钱百锋道:“我只问你,杨陆可是死在你手上?”

魏定国道:“魏某凭什怎让你审问?”

钱百锋道:“这件事钱某不问你去问谁!”

魏定国哈哈狂笑道:“你去问杨陆吧!”

钱百锋强忍怒气,大喝道:“魏定国,做了的事没有种承认么?”

魏定国忽然脸色一沉,阴森森地道:“就凭这一句话,姓钱的,老夫已够要你的命了。”

钱百锋仰天狂笑道:“不瞒你说,老夫在落英塔被关了这许多年,当年的火爆脾气全给磨掉啦,否则的话,钱百锋还会罗哩罗嗦地问你么?只怕老早就干上了。”

魏定国道:“这是你变聪明了。”

钱百锋道:“老夫把昔年的事从头到尾,从尾到头想过几千遍,得到一个结果——”

魏定国冷笑道:“愿听高见。”

钱百锋道:“那件事幕后主持阴谋的,除了你魏定国以外,再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

魏定国冷笑道:“是么?”

钱百锋道:“惟有一点老夫难以了解,这也就是老夫一直到今天还不曾正式找你索债的原因——”

魏定国道:“那是什么?”

钱百锋道:“老夫百思不得其解的事乃是,凭你魏定国,怎能伤得了杨陆的性命?”

魏定国哈哈笑道:“所以老夫叫你去问问杨陆,便一切知道了。”

钱百锋咬牙切齿地道:“这事如果是关系着钱某一个人,钱某今日便跟你拼了,但是这事关系着整个武林,钱某便要先找到证据。”

魏定国冷笑道:“落英塔关了十多年,到底有些功效,钱百锋居然晓得识大体了,哈哈……”

钱百锋道:“钱某如果是你,做了就敢当。”

魏定国冷冷地道:“不止于此,如果你钱某是我,只怕没有做的事也敢当吧!”

这一句话听在钱百锋的耳中,宛如巨雷轰顶,他脑中似乎被重重敲了一记,回响嗡嗡不绝,他默默地自忖着:“是啊,若是换了我钱百锋,只怕不是我干的,我也要赌着一口气硬认了,如此说来,我和魏定国都是一样的,什么事到了我们的手上,便弄得别别扭扭龟一塌糊涂了……”

霎时之间,他一生中所做的无数逞强傻事—一浮过脑际,钱百锋在不自知中,竟是满面豆大的汗珠如雨而下。

魏定国何等阴险,他见钱百锋的模样,知道良机不可失,猛一伸掌,先对着白铁军头顶拍下——

钱百锋见他举掌,猛可从幻梦中惊醒,然而却晚了一步,大喝一声:“魏定国你要行凶?”

然而令人不可置信的怪事发生了,只听得轰然一声,接着一声闷哼,魏定国抚胸暴退,白铁军却是一跃而起,钱百锋大叫道:“好,大擒龙手!好!”

白铁军冷冷地道:“魏老前辈你只顾与钱老前辈聊得起劲,可忘了白某也是杨老帮主的传人!”

钱百锋哈哈大笑道:“驭气活穴!杨陆的驭气活穴!痛快痛快!”

“驭气活穴”乃是丐帮前帮主杨陆的独门绝学,任你什么独门点穴手法点中了穴道只要他真气尚存,在短时间内必能自行解开,魏定国一时大意,竟然着了白铁军的道儿,在毫无防备之下,被白铁军一记大擒龙手拂中胸前,真气大乱。

钱百锋幸灾乐祸地笑道:“魏定国,好好回去休养十天半月吧!”

白铁军冷冷地道:“白某平生从未暗箭伤人,但是对你,魏老前辈,这已经是够义气的了——你会明白白某的意思。”

魏定国一言不发,只是提气运行了一番,然后仰天一声大笑,指着白铁军阴恻恻地道:“姓白的小子,总算让你逃了一次死,咱们走着瞧吧。”

他说罢忽然一跃而起,整个身形如一支巨鹤一般跃起数丈之高,然后略为一折,便如流星一般消失踪影,白铁军知道那突袭的一记擒龙手结结实实地打在魏定国的胸前,那伤势应该非常沉重,而他在重伤之余,居然仍然使出如此不可思议地施展轻功脱逸,不禁为之骇然。钱百锋伸出大姆道:“白铁军,了不起。”

白铁军走上前来一揖到地,口中道:“多谢钱老前辈相救。”

钱百锋笑道:“那里是钱某救了你。你知道,那年……”白铁军道:“方才晚辈听得钱老前辈一席话,老前辈怀十余年苦困之怒重出湖海,竟然能以武林大局为重,这等胸襟委实今晚辈心折。”钱百锋苦笑道:“即使老夫功夫能胜过北魏,糊里糊涂将他杀了,他固死有余辜,我固大快私心,昔年公案一群无辜受害的人,到那里来找明真象?”

白铁军道:“方才老前辈所说的,甚合晚辈愚意,同时激发晚辈一个灵感——”

钱百锋道:“你是指老夫方才所说杨陆之死?”

白铁军道:“不错。”

钱百锋道:“北魏固然功力盖世,杨陆岂是易与之辈,你可知道,那年……”

钱百锋说到这里,忽然声音哽咽了,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神情,那像是痛苦与怀念交织着,使老人脸上肌肉抽搐成一幅皱纹纵横交错的网。

白铁军凝望着他,低声问道:“哪那年?”

钱百锋道:“那年,杨陆身受重伤,在雪地上爬着赶到落英塔,他爬进了塔,鲜血从口角一路滴着,在雪地上洒下一条弯弯曲曲的红线,我扶着他的身躯,他只说一句话:“钱兄……我们完了……’接着便倒毙在我的怀中,你知道他身上受的什么伤?”

白铁军只觉热血沸腾,他颤抖地道:“不知道——”

钱百锋道:“他全身上下无一刀剑之创,纯粹是被人用不可思议的上乘内家掌力打死的!”

白铁军一扬剑眉,钱百锋已接下去道:“你想想看,这是不是不可思议——”

钱百锋停了一停道:“试想以杨陆的功力,天下有谁能用掌力把他活活打死?魏定国虽是武林一代宗师,但他办得到么?”

白铁军道:“所以钱老前辈方才说百思不得其解……”

钱百钱点了点道:“但是,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白铁军忽然缓缓地道:“我想——我知道是谁了——”

钱百锋双目圆睁,急道:“谁?”

白铁军道:“是个老和尚!”

钱百锋大大地吃了一惊,他骇然问道:“是个和尚?”

白铁军道:“不错,晚辈曾会过他。”

钱百锋道:“你说杨陆是伤在他的手下?”

白铁军道:“如果晚辈猜测的不错,九成是他。”

钱百锋道:,

“何以见得?”

白铁军想了很久,倒是难以把心中那种直觉的感觉形容出来,最后他只好说:“那个和尚的功力实在太……太深。”

钱百锋知道白铁军的功力,他看见白铁军说这话时的表情,不禁惊然动容,低声问道:“深到什么程度?”

白铁军道:“杨老帮主的功力比之北魏如何?”

钱百锋想了一想道:“这很难说,不过以我个人看来,魏定国可能要强一些。”

白钱军道:“那和尚的功力,只怕就在魏定国之上!”

钱百锋默然想了很久,抬目道:“我还是想不出武林中有什么和尚,具有这等功力……”

白铁军道:“是少林寺的。”

钱百锋更是惊得无以复加,他呆望着白铁军,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天,才道:“少林寺?少林寺?”

白铁军道:“这一点绝无问题。”

钱百锋哺哺地道:“如此说来,薛大皇所说的是实话了……”

白铁军奇道:“薛大皇?……”

钱百锋道:“薛大皇说,在杨陆初达星星峡的时候,他曾目睹少林寺的主持方丈在落英塔附近出现,当时我们以为……”

说到这里,他又沉吟起来,白铁军追问道:“以为什么?”

钱百锋道:“当时我们以为薛大皇是在胡扯,企图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照你这样说来,他所说的莫非是实话?……”

白铁军道:“银岭神仙现在何处?”

钱百锋摇头不答,却继续道:“如果是这样,我可想不通干吗少林寺要赶到星星峡来赶这趟浑水,奇了,奇了……”

白铁军道:“这有什么奇怪,我们姑且假定银岭神仙的话是真的——”

钱百锋一拍腿道:“对,姑且假定薛大皇说的是实情——”

白铁军道:“那么我们想办法再去找找那个功力奇高的古怪和尚……”

钱百锋打断道:“不,咱们先上少林!”

白铁军道:“先上少林?”

钱百锋道:“不错!你现下没事吧?”

白铁军知他是想邀自己一道上少林,他也急于知道这事情的真相,当下道:“咱们就一起跑一趟少林吧。”

钱百锋道:“好,咱们说走就走——”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问道:“你的功力恢复过来没有?”

白铁军吸了一口气笑道:“没恢复过来,怎能一掌偷袭了魏定国?”

只见两条人影忽地拔起,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远方丛林外。

溪林外,群山矗立,少林寺正在那左边第二个山头的山腰上。

这时,小道上出现了一个人影,他像一只狸猫一般轻快地隐入丛林。

丛林里,树下密得举目难见天光,更兼天色已近黄昏,就显得更是昏暗,那人轻轻地走入林中,四面望了一望,然后一直向前走去。

走了数步,他忽然止住脚步,抬头看着树上一块小小的白布,只见上面用黑线绣着“打遍天下无敌手”七个字。

他仰首看着这一小块白布,忽然长叹一声:“呵,十多年了……为什么已经过去的事总是无法悄悄地了结?”

这时,一个阴沉的声音来自他的背后:“当然无法了结呵,事情虽过了十年,天下的人那一个会忘记了呢?”

他刷地转过身来,这时,有一线微光照在他脸上,只见他是个年约六旬的老和尚,两道浓眉飞上额,看上去虽有一些龙钟,但那两道浓眉却隐隐透出几分威武之气,他低声道:“你……你还没有死?”

他的对面站着一个胡须全白的老和尚,身上穿着一袭白衣,脸上露出一种十分阴险的冷笑,他淡淡地道:“当然没有死呵,顺便告诉你,当年参与那事的,一个个全活着那,而且全都为那件往事在忙着哩。”

他一面说着,一面缓缓伸出一只手来,只见他迎空一抓,那树上挂着的一方白布竟如长了翅膀一般飞入他的手中。

那浓眉和尚斜起双目望了一眼,然后道:“你的功夫愈来愈深了。”

白衣老僧笑道:“十年来难道一点进展都不曾有么?”

浓眉和尚道:“你找贫僧来又有什么事?”

那白衣老僧干笑数声道:“你心里还没有数么?”

浓眉和尚道:“贫僧确实不知。”

白衣老僧道:“自己人何必装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七章 少林巨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