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五十八章 老僧之秘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低声呼道:“钱老前辈,晚辈所说的僧人就是他——”

钱百烽心中一震,沉声说道:“这位大师请了。”

那个老僧面目一片肃然,冷冰冰地合十当胸,却是一言不发。

钱百锋只觉那僧人双目之中隐隐闪露神光,他实在猜不透对方的心意,一时也说不出话来,白铁军只觉那老僧双目不住向自己打量,开口问道:“大师还记得在下么?”

那僧人突然冷哼一声,这一声好不沉重,白铁军心中一震,思索一会又道:“在下请教大师一事,不知大师可否相告?”

那老僧缓缓拂拂袖袍,冷然答道:“你问什么?”

白铁军沉声道:“大师倒底是少林寺什么人?”

那老僧陡然双目一翻,大吼道:“小子,你说老衲是少林僧人?”

他这一喊,好比惊天巨雷,白铁军登时被骇得呆了一呆,以他这等内力造诣,心中犹自巨震,那老僧的内家真力真是不可思议了。

白铁军冷笑一声道:“在下与大师曾有一掌之缘,你若非少林僧人,那至纯少林金刚掌力由何而得?”

那老僧似乎被问得一呆,冷笑道:“少林武艺流遍武林,长拳架式,谁都会摆弄——”

白铁军只觉他语气之中完全模棱两可,真不知他用意何在,钱百锋这时思索不已,只因他一见这老僧,只觉甚为眼熟,却是一时想这不出。

这时白铁军又开口道:“大师若非少林僧人,此刻来少林宝寺为何?”

那老僧笑一声道:“老衲来瞧瞧少林寺的庙,倒落地干不干净!”

白铁军大吃一惊,他不料这老僧回话竟然如此,钱百锋忽然插口道:“这样说来,这些全是大师一手造成?”

这一句话问出,那老僧却是哈哈大笑道:“这件事老衲想作的,只是自认时机未到,不料却被人登先一步了。”

白铁军道:“原来如此,不知大师可知是谁人所作?”

那老僧冷笑一声道:“你想知道作什么?你倒底与这少林寺有什么牵连——”

白铁军冷笑道:“少林乃是武林正宗,实力强大,这次生变想必有重大原因,而且在下乃是为了找寻多年一桩大秘密的。”

那老僧似乎并无太大敌意,只要白铁军有问,他都是必答。这样反而更使得钱百锋与白铁军7难以猜测。这时他又开口说道:“你找那方丈问秘密么?”

白铁军斜目望了望望百锋,钱百锋微微一顿,插口说道:“不错,咱们此行是找寻少林主持而来。”

那老僧嗯了一声又道:“那少林主持绝少行动武林,若说要向他探问秘密事,那可奇怪了。”

钱百锋心念一转,忽而问道:“少林寺藏龙卧虎,能人如云,竟为人摧毁至此,老夫以为必然大有原因,方丈主持的功夫老夫不知,但纵及不上老夫,但也相差不远……”

他说到这里,故意停下口来,果然那老僧双眉一挑,冷笑道:“少林方丈之能,你那里知道!”

钱百锋冷笑一声道:“老夫虽然不知,难道你又知道了么?”

那老僧冷笑一声道:“老衲不但知道他的能耐,钱百锋,你的功夫老衲也是清楚得很。”

钱百锋猛然吃了一惊,他料不到这老僧居然知道自己的姓名,只觉越看他越是面熟,却是再也想之不起倒底在什么地方和他见过面。

那老僧见钱百锋沉吟不语,又是一声冷笑道:“钱老施主昔年号称中原第一魔头,那手段自是高强了,但那少林方丈佛心法已经入化,去繁为拙,就是老衲也未必有把握能胜他,嘿嘿,钱施主的话未免有些过份了吧!”

钱百锋从他口气之中,越发肯定这老僧与少林寺有不浅的关联,他故意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少林遭受此敌,岂非万不可能之事?”

那老僧冷笑道:“据说那方丈坐关不出,外敌乘隙而入。”

钱百锋吃了一惊,说道:“如此说来,方丈未离古刹,也罹难了么?”

那老僧冷然道:“钱施主以为如何?”

钱百锋越觉这老僧身份离奇,他问答之间似乎全无心机,却弄不清倒底是装或是真!

那老僧四下张望了一下,又开口说道:“少林方丈十年来足未出户,两位要向他打听的秘密,老衲猜都可以猜着!”

白铁军心中一动,以目望那钱百锋,钱百锋故意冷冷一笑,一言不发,眉目之间却全是讥笑之意。

那老僧果然冷冷一哼道:“你不相信么!来找少林方丈,必是为了那十年前土木之变!”

白铁军心中大动,大声道:“大师,你也知道么?”

那老僧忽然仰天冷笑道:“若是两位果真见着少林方丈了,也是白费心力,那方丈是绝不会相告的!”

白铁军大声道:“那也不见得!”

那老僧只是冷笑不语,白铁军和钱百锋只觉这老僧怪异无比,恐怕有关连,白铁军见他冷笑不答,忍不住大吼道:“大师如果知道昔年之事,还请赐告一二。”

那老僧陡然之间面色一沉道:“小子,你口气倒是不小,你是什么东西?”

白铁军道:“在下白铁军。”老僧冷笑一声,沉声说道:“你要打听此事为何?”

白铁军为之一怔,想到杨老帮主一生秘密未明,生死难卜,丐帮群雄支离破碎多年,全是为了此事,只觉关联太大,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钱百锋笑了一声道:“他想打听此事,乃是为了那杨陆老帮主!”

老僧面上神色陡然一变,冷然道:“杨陆的事,要他插手么?”

钱百锋冷笑道:“杨陆的事,乃是天下的事,有血性的人都有一答的资格,何况白铁军乃是当今丐帮之主——”

老僧怔了一怔,大喝道:“你——你是那杨陆什么人?”

白铁军冷冷一笑,沉声说道:“杨老帮主是在下义父!”

老僧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好,好,老衲等这一天等了十年了。”

白铁军冷笑道:“大师此言何意?”

老僧沉声道:“那一年,杨陆对老衲说,当丐帮新主再现之日,老衲便当将昔日的经过说明——”

白铁军忍不住大喝道:“那杨帮主什么时候与你说的,他——他现在何方?”

老僧冷笑一声道:“小子,你态度太狂了!”

白铁军只觉一股怒火直冲而上,那原有一点骇惧之心登时一扫而空,他大喝一声道:“你倒底说是不说?”

老僧面色一变一冷笑道:“老衲倒要看看,杨陆的功夫你学了多少!”

白铁军大吼一声,陡然上前二步,右拳斜起,平平直劈而出。

他心中知老僧功力高强无比,这一掌劈出乃是用足了十成功力,他的内力造诣此时已达一等高手,那掌风破空,只闻锐响一声,那周围的空气好像完全被撕裂开一般。

那老僧面上神色一变,右掌一拂,左手捏拳自肋下猛翻而出,疾迎而上。

白铁军只觉手上一重,忍不住吐气,大喝一声,左拳再击而出。

那老僧不料白铁军内力深厚如此,一掌发出,竟然还有余力再发内力,心中惊疑之间,左掌反迎,但因为道伧促之间运之不纯,白铁军千斤重力击了出来,老僧只觉手中一热,身形不由得一阵摇摆!

钱百锋忍不住赞了一声:“好拳!”

白铁军只觉体内真力运转,吐散之际,自知全身已达真力颠沛之峰。

那老僧缓缓将双手提在前胸,刹时之间,双目之中射出夺人心魄的寒光。

白铁军只觉天神合一,站在一边的钱百锋冷眼观看,只见那老僧面上一层青气渐淡而浓,自顶门向下展开。

钱百锋心中一惊,大吼一声道:“白铁军,快出掌!”

白铁军只觉心中一震,应声大吼一声,右掌一拳,蓦然他也瞥见那老僧面上一层青茫茫的颜色,只觉一阵冷汗陡然泛出遍体,他右手抬在空中,再也来不及多虑,左掌一弯,右拳斜出,踏身、侧身、吸气、翻掌,刹时只见他头上黑发直立而起,右掌一撞,猛冲而出!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老僧双掌一抬,一前一后疾呈而出。

白铁军只觉一股古怪无比的回转力道自身体左侧生出,右边却是巨大得难以抗拒的推力,两股回然不同的力道相辅而成,白铁军只觉心脏一阵狂跳,全身有一种即将被压裂的感觉!

但在这一刹时,白铁军的内力也发在空中,只听半空中一阵嗡嗡之声,骤然一听,仿佛平地掷起一阵风暴,白铁军的身形一步一步向后退,他每一步退得艰难无比,似乎那一股吸力正将他吸向前方!

钱百锋满面全是紧张之色,他双目圆睁,紧紧注视着白铁军的足步,一直等到白铁军后跨了五步,钱百锋长长吐了一口气,忍不住大吼一声道:“白铁军,杨陆有后了!”

白铁军一直退了五步,才觉前后压力一轻,他不知不觉间已是遍体汗湿,茫然望着那老僧,只觉他老僧双目之中一片深沉,这种功力,这种内力,白铁军今日才算开了次眼界。

那老僧呆了一呆,似乎万万不料白铁军竟然能脱身退出。他双目如电,注视着白铁军,好一会,沉声一字一字说道:“那杨陆的擒龙手也传给你了!”

白铁军只是喘息着,钱百锋忽然一步跨了上来,冷然道:“大师,你还不承认是少林僧人么?”

那老僧面上杀气忽然一敛,他微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少林三大神功,擒龙手久已失传,传闻杨陆习成,老衲一再不能置信,今日一掌,老衲是满意了。”

钱百锋默然无语,白铁军也是一言不发,那老僧缓缓向后退了两步,登时场中一片沉默。

忽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三人互相望了一眼,心中都起了一个感觉。

“来人是个大大高手,轻身工夫已达上乘颠峰。”

白铁军轻吟一声,只见路弯角处人影一闪,一个青袍老者走出,白铁军低声对钱锋道:“是银岭神仙薛大皇!”

钱百锋点点头,脸色忽然沉凛起来,那青袍老者走前几步,他一见钱百锋,脸上神色一变,全是尴尬之色。

钱百锋朗声道:“原来是薛兄,老夫以为薛兄与左老弟在一块哩!”

那薛大皇脸色微红,支吾地道:“左大侠与他孩儿……孩儿有急事走了。”

钱百锋何等人物,当下哈哈一声大笑道:“好说,好说!”

那老僧蓦然双目一睁,寒光四射,注视着银岭神仙薛大皇,半晌道:“薛大皇,想不到你竟沦落到为人跑腿,老衲好生不解!”

薛大皇强笑道:“大师说笑了!”

那老僧冷冷一笑道:“姓左的,姓钱的,还有你薛大皇,东奔西跑,便是要打听出来昔年星星峡之事原委,老衲就成全尔等,看看真相大白,你等又能怎样?”

钱百锋心中一阵紧张,他目睹这老僧的神奇武功,知道此人功力之深,真是神鬼莫测,这时这怪僧要揭露昔年一段公案,以他之能,身份之尊,一定不会信口胡说的了。

钱百锋道:“正要大师指点,以开茅塞。”

那老僧双目渐渐下垂,两道雪白眉直飞入鬓,实在是个出类拔萃叱咤风云的人物,那有一些儿像是堪破世情,遁世的和尚了?

那老僧缓缓地道:“那年丐帮帮主杨陆,探悉英宗皇帝亲征土木堡,杨陆知道此举是皇帝中了姦人之计,自投虎口之中,他这人倒也是个英雄,自许一身负天下苍生之责,于是星夜兼程率领丐帮精英,齐赴英宗之难,并且约邀了中原各派武林高手,齐赴土木堡拯救皇上出险。”

钱百锋心中暗自叹息忖道:“我那杨大哥,实在是个盖代英来,热血男儿,当年我也受邀往土木堡去救驾。”

那老僧接着道:“英宗皇帝亲征瓦喇,虽是受了朝中姦小之计,但当年主张亲征最力的人,却是皇帝奉为师傅的大学士周公明。”

他此言一出,众人却是一震,钱百锋心中更是凝重起来,钱百锋心中暗道:“昔年之事,周公明的确是个主角,此人扑朔迷离,是忠是姦,至死犹令人不能明了。”

白铁军心中却想到:“周公明,罗汉石,老帮主昔年之秘便是揭晓了。”

想到此心中不禁大为紧张,四人中只有薛大皇脸上神色怪异,似乎心不在焉似的。

老僧又道:“那周公明是个盖世奇才,行军布阵,天文地理,星卜谋略,实是自诸葛武侯以来第一人也。”

薛大皇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之色,那老僧冷冷地道:“薛大皇,你自命是一代才子,但如和周公明斗智斗谋,只怕还是以卵击石,不堪一击。”

他不理会薛大皇怒容满面,接着又道:“杨陆等人赶赴土木堡,瓦喇大军已告合围,要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八章 老僧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