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五十九章 星星浴血

作者:上官鼎

渐渐,这两个人影逐渐由小变大,只见左边一个面目清癯的老者,右边一个俊美的少年。那少年仰首望了望天空道:“明天又是个好天气。”

老者道:“咱们走出这个弯道,就有客栈可以投宿了。”

少年道:“爹爹,孩儿总觉得那银岭神仙鬼鬼祟祟的,似乎还有满腹不可告人的隐秘。”

老者道:“薛大皇这人城府极深,就是他对咱们说的,我也不敢全信。”

那少年道:“就以这次来说,咱们二人好好走在一起的,那天晚上他忽然不告而离,一个人偷偷不知又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者道:“但是当年之事他是个最主要的关键人物,他所说的咱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好在……”

他说到这里,也仰首看了看天,心中似乎在盘算一件什么事情,过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好在咱们现在已经有了不少线索,一步步下去,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那少年道:“银岭神仙他究竟怎么说?”

老者道:“其实,薛大皇在那秘洞里对我们说的话,也未见得全是假的,试想我左白秋不惜牺牲功力拼命救他,纵使在他想来是要利用于他,但救他一命可是事实,他没有从头到尾编造一篇假话来骗我的必要……”

那少年道:“银岭神仙说杨老帮主如何?”

左白秋道:“杨陆率着大队人马突遭世变后,奋然独出星星峡,实在是抱着有死无生的决心,他知道,既然那隐藏在暗中的敌人能用这等防不胜防的诡计杀害群雄,那么自己独闯星星峡的行动,敌人断无不知之理,是以杨陆人未到星星峡,心中已料定敌人在星星峡上定然布有埋伏。”

左冰道:“杨老帮主既知如此,何不换一条路走?”

左白秋道:“从那塞北进入吐鲁蕃,星星峡是必经之道,如果翻山越岭,时间上,便要耽误数日之久,在那时情况之下,杨陆除了硬闯星星峡有什么办法?”

左冰道:“后来呢?”

左白秋道:“杨陆到达星星峡时,正是薄暮黄昏之际,那天本来是个大晴天,不知怎么搞的,忽然之间,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至,杨陆冒雨赶了一程,雨停之时,天已全黑,整个山野暗得伸手不见五指,阵阵阴风吹来,透着一种神秘的恐怖气息——

这时,忽然山崖两边传来一声阴森森的呼号之声:

‘杨陆,回去,杨陆,回去……’杨陆停下身来,仰首大喝道:

‘是那一路的朋友,请出来让杨陆见识一下。”

山崖两边不见有人出来,只不断地传来阴森森的呼叫声:

‘杨陆,回去……‘

杨陆冷笑一声,对那呼叫之声不加理会,继续拨步前行,这时两边那阴森森的叫声变得更加响亮,声音在山崖峡谷之中回荡不已。

‘前面是死路,杨陆,前面是死路……”

杨陆暗中计算,再有半里路程,就进入峡道最窄的地段,到那里时,这批装神弄鬼的家伙大概就要出来动手了。

杨陆一面想着,一面提神戒备,黑暗中只看到地上湿沙带着微微的灰光。

忽然之间,两崖壁上又传出了声音,这一回是好几个人整齐地叫道:“杨陆,杨陆,回头是岸!”

杨陆理也不理,拔身就向前冲,这时,一声怪笑传出,只见两边崖上跳下了五个蒙面人。杨陆身形一停,冷静地道:“各位冲着杨陆来、总要交待一个道理来吧。”

那五个蒙面人为首的一哈哈笑道:“杨陆,叫你回头走,你没有听见么?”

杨陆道:

‘老兄你还是先报个名字再说吧。”

那蒙面人笑道:

‘你也不必知道咱们是谁,反正咱们认得你就行了。”

杨陆道;‘也罢。’那人道:“你待要如何?’杨陆道:

‘杨某要走了。”

“他说完就向前冲,身形如箭,那蒙面人一声大喝,五个人一起围了上来……”

左白秋说到这里,左冰问道:“杨帮主足遍迹天下,难道听不出那人的口音,看不出那人的身法么?”

左白秋道:“你听我说……”

他接着道:“照说杨老帮主双掌打遍天下,没有那一门那一派的招式身法认不出来,也没有那个成了名露了脸的人物会不认得,但是奇就奇在这里了,那五个蒙面人一涌而去,闪电之间杨陆和他们五人各换了一掌,竟然没有一个人的招式他能认得出来……”

左白秋说到这里想了一想道:“杨陆当时虽然惊震,但是他只是一心一意要想快些闯过这星星峡,是以他也不暇多想,只是奋起掌力,对着五个蒙面人一口气发出闪电般的攻击。”

左冰道:“那五个蒙面人的功力如何?”

左白秋道:“那五个蒙面人不知是从那里钻出来的人物,每人一手怪拳,威力之大,令人不可想像。杨陆是何等功力,在五十招后。便逐渐落于下风……”

左白秋说到这里,声音忽然变高了一些,他道:

‘到了一百招上,杨陆忽然发了狠,施出大擒龙手来,硬打硬撞连斗了三十掌,五个蒙面高手,竟被他一口气打死两个,打伤一个,剩下的连忙扶着伤者呼啸而去,杨陆的内脏而被震伤,但他丝毫不加考虑,立刻起程赶路。”

左冰道:“后来如何?”

左白秋道:“杨陆跑出尚不及数十丈,忽然两崖上面又传来人声,只听得一个鬼魅般的声音道:

‘杨陆,回头去,杨陆回头去……”

“杨陆听得又怒又寒,心想这样一关一关地闯,若是敌人一关强似一关,自己如何闯得出星星峡?

“他心中虽然这样想着,身形仍是向前不停,说时迟,那时快,山崖上又跃出三个人来,一模一样地蒙着面巾,但是从这三人的身形上一看,便知道这三人的功力犹在方才那五人之上。

“但是杨陆在这种情形下,纵然心中有躲避之意,却也役有第二条路可走,他依然向前一跃,大声道:“三位要拦杨陆么?’那三个蒙蒙面人成丁字形散开,当中一人道:

‘你向后走,咱们不拦你。”

“杨陆向后望了一眼,只见黑暗中道狭路仿佛不知其远.他哈哈笑道:

‘杨陆今日还有向后走的路么?”

“他冲上前去,开掌便打,那三人竟然又是一身怪招,他们各人功力较之方才那五个蒙面人高出不少,但合战的默契却是还不如那五人,杨陆和他们斗了数十招,自己感觉内伤将要发作了,他暗中忖道:

‘若是像这样拖下去,拖得愈长,我的伤势发作得愈严重,要想脱身也就愈无希望,不如豁出去拼它一下。看看造化如何吧。”

“于是杨陆又施出了大擒龙手,在一百招上,忽然大喝三声,将三个一等高手—一毙在掌下。

“但是杨陆自己也因一口真气不继,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左白秋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左冰听到杨陆的威风凛凛,不禁呆住了。

过了一会,左白秋继续道:“杨陆自知再要强行赶路,只他立刻就得死在路上,他靠在道边的树干上调息了一番,跳起来继续赶路……”

左冰道:“那星星峡倒底有多长的路程,?怎么还没闯出去?”

左白秋道:“那峡谷倒是没多长,但杨陆身上已负重伤,只要再有埋伏袭击之人,那当真是飓尺千里呵。”

左冰道:“他有没有再碰上袭击?”

左白秋道:“你听我说下去便知道……”

他继续说下去:“杨陆调息了一会后,只想尽快闯出这段峡谷,然而他堪堪转过那山脚,忽然从山崖上跳下来一个人来,他指着杨陆道:

‘杨帮主,我不同你计较,你快回头走吧。”

“杨陆定目看去,只见那人高头大马,虽然蒙着面,却能看得出来是个和尚,杨陆拱了拱手道:“大师在此相拦,敢问一句’……那和尚道:

‘不敢,杨帮主有话请说……”

杨陆道:

‘大师相拦,敢问是杨陆在什么地方曾得罪过大师么?”

那和尚笑道:

‘没有,没有,老实说,老衲与杨帮主还是第一次见面哩……”

杨陆道:

‘那么大师可是为了土木堡的事阻拦杨某?”

那和尚道:

‘也不是,老衲素知你杨帮主以天下为已任,是条铁铮铮的好汉,而老衲是个最没出息的野和尚,既无国家民族观念,亦无忠孝仁义,谈得上什么土木堡的国家大事?”

杨陆道:

‘好,如此最好,咱们既无私仇,又无目前土木堡大事的冲突,太师今日放我杨某一马,待事后杨某如果尚有三寸气在,定然寻着大师,有什么过不去的,大师要怎样就怎样,杨陆不敢说半个不字。”

左白秋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叹了一口气道:“杨陆这人领导丐帮称雄武林,实在有他的一套,他义无反顾,不过必要时却也能顾全大局,实是一个人杰,他那时身负重伤,实在无法再拼硬仗,是以打算能说得过去便说过去。”

左冰道:

那和尚哈哈一笑道:

‘老实说,老衲今天来拦你过星星峡,实是倒霉已极的事,你不必费思心瞎猜,你猜也猜不到的,老衲来此,完全是因为跟一个人打赌输了,答应替他做到一件事,如此而已,说来惭愧,嘻嘻……,

杨陆一听是这么一回事,气得差点哭了出来,心想这等重要的国家大事,却被这个疯和尚不三不四地相拦,他只得道:

‘大师所言不过是打了个赌而已,杨某身上担的却是事关天下安危的大事,大师岂可相提并论?”

那和尚道:

‘不对不对,老衲平生什么都不讲究,只讲一个‘信’字,这点信用都不讲,老衲还能算人么?”

杨陆知道这个和尚头脑不大清楚,跟他缠下来必然毫无结果,只得道:

‘依大师之意如何?”

那和尚道:

‘依老衲之意,杨帮主还是向后转,老衲乐得缴场差。”

杨陆道:

‘杨陆若是能回头,也不会在前面关不惜杀人以闯了。”

那和尚道:“什么?前面还有人拦你?’杨陆道:

‘两关一共八个人相拦,嘿嘿,可也没有把杨某拦下。”

那和尚道:“算你行,你再试试老衲这一关吧。’杨陆叹口气道:

‘大师,你是逼人太甚了。”

他说完谅强撑负伤之躯,上前舞掌就拍,那和尚大袖一挥,呼的一掌挡来,杨陆大喝一声:

‘你……来自少林?”

那和尚冷冷笑道:

‘老衲虽然来自少林,少林寺里却没有老衲这一号人物……”

杨陆和他碰了一掌,心中大大惊震,这和尚和少林神功竟正达到惊人的境界,却是怎么也想不出少林老辈高手中怎么有这么一个人来。

杨陆道:

‘大师,为你一人之执迷,纵使今日杨陆死于你手,你甘心承担那天下众口之骂么?”

那和尚嘻嘻笑道:

‘老衲向来是不顾这一套的。”

杨陆一面听着他说,一面心已横了,他强提着一口真气,沉声道:

‘既然如此,杨某得罪了。”

他一跃身形,直对着那和尚冲了过去,那和尚双袖一挥,一记少林劈空掌当面打来。

杨陆暗叹道:

‘看来杨陆今天是毙命于此了。”

他左掌一带,力道才发,胸中便是一阵剧痛,但是他仍然忍着那一阵剧痛,硬把一股强大无比的掌劲发了出去。

那和尚的少林劈空掌一触上杨陆的掌力,忽然有如石沉大海,无影无踪,那和尚大喝一声:“好杨陆,名不虚传!”

杨陆已经身如旋风,飞快地绕过那和尚的身边,抢着而行,那和尚大喝道:

‘看掌!”

只见他身上衣袍忽然抖动,一记金刚掌对准杨陆背倾打到,杨陆只觉背上仿佛被千斤之力压倒,他一晃身形,身形不停反进,而且速度快得令人乍舌。

那和尚轰然一掌击在石崖上,杨陆已经飞过他的刀肩侧,和尚掌势才尽,身形却如行云流水一般向后猛退,一递掌,以平行的方向堪堪拍到杨陆左肩。

杨陆施出平生绝学,竟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施展出移花接木的小巧轻功绝学,以漂亮无比的迷踪步法呼地转到了和尚的左边。

和尚大喝一声:

‘你走得了么?”

他掌势不收,左掌同时又向左发出一记少林金刚掌,杨陆避无可避,只得一顿身形,反手抛出一记摔碑手。

两人易向而立了下来,杨陆冷冷地道:

‘不是走不了,而是这地方太狭窄了。”

这时他已立身星星峡山道最狭窄的地方,那和尚提气扬掌,发出一声沉重无比的气喘之声,杨陆知道他要动用少林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九章 星星浴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