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 五 章 无敌天下

作者:上官鼎

又是一天的开始。

中午的时分——

风起了,黄土迷漫在天空,树枝沙沙地响着,天空飘着大块大块的白云,但是不一会就被吹散成零零碎碎的云花,点缀在沉蓝色的天底上。

前肠小道从树林里婉蜒出去,这时,轻微的蹄声传了过来,从远处走来了一人一骑。

马儿漫步走着,马上的人也显得懒洋洋的,马儿行近了,只见马上坐的竟是个美丽的少女,她头上包着一袭黄衫,坐下马儿也是一匹黄马,在黄尘飞扬的大地上走着,几乎分不出那是地那是人。

她轻皱着眉头,向羊探望着,从那树枝疏浅的方向,她发觉了那深红的庄院屋角,于是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喃喃地道:“总算有个庄院了,但不知是不是我要找寻的。”

她轻拍了拍马臀,轻声道:“喂,马儿马儿,走快一点吧。”

马儿扬首低嘶了一声,的的得得加快了一些速度,一会就走出了林子,那隐蔽着的山庄出现在眼前。

马上的少女向四面望了望,却找不到正门在那里,这时,从庄院的左面走来一个青衣少女,她一直走到马前,才问道:“你……是到我们家来的么?”

马上的少女跳下马来道:“请问姐姐,这里可是住着一位卓老官人么?”

黄衣少女听她的话,敢情卓老官人应这里了,她脸上露出大喜的神情,连忙说道:“是的,是的,小妹寻了好久方才寻到此地,有重要事情要寻卓老爷子……”

青衣少女呵了一声,道:“是这样么,请随我来——”

她走在前领话黄衣少女牵着马,以手加额,默默地对自己道:“小梅小梅,总算让你找到了。”

青衣少女领她走到大门,便引她走了进去,一直到大厅堂之前,便有一个仆人走了出来,青衣女子道:“老王你把这个小姐的马带到马房去。”

那仆人行了一个礼答道:“是。”

他走过来牵马,黄衫少女叮嘱道:“请你带我到马房去,我这马还要喂料洗刷哩。”

她自小什么事都是自己料理,是以对于自己喂马洗马之事,认为是理所当然之事,那仆人微微笑了笑道:“这个小的省得,姑娘请放心。”

那青衣少女听她要自己去喂马洗马,不禁大觉惊奇,但她面上也没有流露出惊色,只是转问道:“我还不曾请教尊姓呢。”黄衫少女道:“敝姓叶……不,敝姓胡。”

青衣少女不由吃了一惊,那有连自己姓什么都会答错的,她不禁又打量了黄衫少女一眼,黄衫少女十分尴尬地笑了一笑,但是那笑容下却透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愁苦之色,青衣少女又是一惊。“请进。”黄衫少女跟着她走入大厅,青衣少女道:“请稍候片刻,我去请爹爹出来。”

黄衫小女道:“多谢姐姐,这里有一件东西请代给卓老爷子过目……”

只见她从袖中拿出一面小小的红旗来,青衣少女心中虽然惊疑不定,但是面上一丝也没有露出来,只是接过那面红旗,向内走去。

不一会,一个丫鬓端着香茗出来,黄衫少女似乎十分不好意思的样子,谢了又谢,那个婢女抿着嘴拼命忍住笑,行了一个礼就走了出去,又过了一会,一个爽朗的大笑声从内屋传了出来,接着一个精神健旺的老人大步走了出来。

老人一路走出来,手中拿着那一面大红色的小旗,大声道:“哈哈,魂剑叶飞雨十多年灭迹武林,原来他还在人间,哈哈哈,故人无恙,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高兴的?”黄衫少女连忙站起来,拜道:“卓伯伯在上,受晚辈胡小梅一拜。”

老人一把挡住,惊色满面地道:“胡?……胡小梅?你……你爹爹已经告诉你了?……”

小梅站起身来,忽然眼眶红了,她低声道:“是的,爹爹什么都告诉我了……”

老人凝目望着小梅,右手不断地捏着那面小红旗,忽然长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啊——时间过得多么快啊!”

小梅忍住悲憾,低声道:“晚辈奉了爹爹之命,赶到这里来投奔卓伯伯,详情容禀……”

那卓老爷子忽然一把拉住小梅的手,喃喃地道:“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是多么像啊……”

小梅被他拉住了手臂,心中有一些害怕,但是当她碰到卓老爷子那慈祥和蔼的目光,她忽然一点也不怕,她只是轻声地问道:“卓伯伯,您说像什么?”卓老爷子喃喃地道:“多像你的父亲啊。”

小梅怔了一怔,心中如浪翻腾,有说不出的难过,她强忍了一会,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

卓老爷子忽然打断她的话道:“我知道你有许多话要说,我也有许多话要问你,但是你得先休息一下,洗梳一下,吃饭时咱们再长谈罢——”

他转首叫道:“蓉儿——”

那青衣少女从里面应声走了出来,卓老爷子道:“你带这位胡妹妹到你房里去洗梳换衣,叫厨房今晚的晚饭开在内堂。”

青衣少女应了一声,带着小梅往里走,小梅谢了一声,又向卓老爷子行了一礼,跟着青衣少女走进去。

她们两人从一排雕栏玉砌的走廓穿过一个天井,天井外面有一口水井,这时,正有一个少年在井边提水。

青衣少女走在前面,小梅跟在后面,她偶一侧首,正好碰见那打水的少年转过身来,一瞥之下,小梅惊得呆住了。原来那个打水的少年正是钱冰,小梅吃惊地想道:“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会在这里?”

钱冰根本连这边瞧都没有瞧一眼,就提着水桶向外走去了,小梅收下惊疑的心,跟着青衣少女走入深闺之中。

青衣少女转首笑道:“这是小妹的房间,柜中的衣衫你随便拾着穿,咱们的个儿长得倒是差不多高矮哩。”

小梅谢了一声,青衣少女就走了出去,小梅洗梳了一番,依然拾了一套黄色衣衫穿了,她觉得身子十分疲累起来,便躺在床上,不一会竟然睡着了。

等到小梅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她一睁开眼,只见青衣少女正含笑站在她床前,笑吟吟地望着,她脸上一红,连忙爬起来道:“呀,我怎么糊里糊涂地这儿睡觉了。”

青衣少女按着她的肩膀道:“小梅妹妹,我比你大一些,我叫蓉瑛,你就我我蓉姐吧。”

这时门外面已有仆人在等小姐们用饭了。

卓老爷子坐在餐桌的主位,他的身旁坐着个全身玄色衣袍的清瘦儒生,手中持着一支竹杖,似乎未老先衰举步维难的模样,卓老爷子笑着对小梅道:“这位何先生是我至交,便是你爹爹也都认识,现在敝庄休养身体,小梅唤他何叔叔便了。”小梅行礼道:“何叔叔。”那何先生点头微笑道:“贤侄女免礼了。”

卓老爷子肃客入座,举酒道:“咱们全是草野之人,也不懂那些罗嗦的规矩礼节,贤侄女你随便一些吃喝吧。”

小梅坐在蓉瑛身旁,起初显得很生涩,渐渐由于桌上每个人都是关切和蔼,她渐渐有说有笑了。于是她慢慢把自己随叶老爹隐于市井一直到变故突生,自己尊老爹之命来此投奔的事说了一遍。

卓老爹和那何叔叔都十分认真地听着,小梅道:“最后,我看到了爹爹记的日记,我才知道原来爹爹他……他竟不是我的亲爹爹……”

小梅说到这里,眼圈又红了,但是她拼命忍住流泪,只是低下首颔,轻轻地咬着一块鸡肉。

卓老爹听完了轻叹一声,转首对那何先生道:“叶飞雨迟早会为他胡兄弟再干出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的。”

何先生点首不语,这时,忽然一个庄丁在门外道:“老爷,信鸽。”卓老爷子放下筷子道:“自己请用,我出去一下——”

过了一会,他手中拿着一方小绢走了回来,那何先生问道:“什么事?”

卓老爷子把那一方小绢放在桌上,绢上写着几行小字:“三秋之夜,有一虬髯怪客夜闯点苍,竟一宵而去,此子年纪轻轻,功力之强已如一派宗师,来历秘不可测。料在数月之内,此子之名必然轰动天下。三位兄长可拭目以待,并希赐复意见。”

卓老爷子面上罩着一层奇怪的神情,那何先生也是如此,过了一会,那何先生忽道:“寂静了那么多年,武林又出新人了。”卓老爷子端起一杯醇酒,低声道:“年轻高手再迟迟不出,老一辈的挑重担要挑到何日?”

然而就在这时候,庄外发生了大事——

只见林外的草原上出现了一群人影,行动如飞地向这边移动过来。

渐渐奔得近了,只见是一个人跑在前,六个人跑在后面,看情形似乎是后面六人追赶前面这人。

前面那人是个虬髯汉子,他纵跃如飞,又轻松又迅速,真如陆地神仙一般,后面追赶的六人却是六个和尚,他们一口气直奔过草原,穿过丛林,到了庄外不远之外,那前面的虬髯汉子却忽然停下身,不再奔跑。

他转过身来,向着后面追来的和尚望了一眼,冷冷地微笑了一下。

凉风瑟瑟,虬髯汉子当风而立,神态好不潇洒,六个少林僧已经围得近了。

虬髯汉子倚着一棵大树,忽然从怀中取出一支奇形竹笳来,仰起头来呜呜吹了几声,那声音粗旷豪壮,隐隐尽是大漠之情,六个少林僧在距他十步之外立了下来,当先的一个白髯老僧合十道:“施主,你可是回心转意,愿意随老衲到少林一行了么?”

那虬髯汉子停下了吹笳,望着老和尚大笑道:“大师可是对在下说话么?”

那白髯大师显然是个涵养到家的有道高僧,闻言只淡淡一笑道:“一点也不错,施主,贫僧正是对你而说。”

虬髯拍手道:“佛家人但知叫人回,却不知世上英雄豪杰向来只知勇往直前,从来不知什么叫做回头。”

老僧道:“施主夜间少林寺,举手投足之间便破了大雄宝殿的罗汉阵,老僧坐守少林寺数十年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施主这等身手的,只是少林寺虽是个小破庙,在武林中也还有那么一点不大不小的威名,怎能任施主说闯就闯,说走就走,连一言半语的交待也没有——”

那虬髯汉子道:“原来大师所要的只是一句交待?那好办,那好办,在下现在就交待几句场面话罢了……”

他话尚未完,那老僧背后一个中年和尚疾声叱道:“狂徒住嘴——”

虬髯汉子把目光瞟向中年和尚,只见那中年和尚面上全是暗紫之色,身材长得又瘦又长,双目炯炯发光,从外形上看去,第一眼就给人一种不像是出家人的感觉。虬髯汉对着中年和尚欠了欠身道:“这位大师有何见教?”

那中年和尚冷冷地道:“狂徒你油腔滑舌,可知你方才和什么人说话么?”

虬髯汉哈哈一笑道:“不错,我怎会知道呢?”

那中年和尚指着前面的白髯老僧道:“这位乃是少林金刚院的主持一元大师!”虬髯汉拱拱手道:“原来少林寺的第一号铁掌,大师三十年前就能一掌把卧龙石拍碎,加上这三十年来修为,只怕大师的一双肉掌已经不啻是六丁巨斧了。”

原来那少林寺的一元大师乃是少林寺百年以来未见的掌力奇才,他在四十年前就开始面壁苦修,少林寺的上代祖师临终之际把一方最上乘的佛学大经封在一个卧龙石之中,规定弟子必须以掌力震碎此石方能得到那本真经,那块卧龙石不知是什么奇石,整个少林寺竟没有一个人能震得碎那块石头,结果到了一元大师十年面壁期满,他只是一举掌之间将卧龙石震得粉碎,这件事乃是武林中盛传不衰的往事,如今一元大师虽是白髯齐胸的老和尚了,但听了那虬髯汉说到这件事,仍然不免满心喜悦,只是他淡淡一笑道:“施主好说,好说,以贫僧之见,施主年纪轻轻,身负稀世难见的上乘武功。必是大有来历的人,想来敝寺方丈也不至于难为施主的,施主就随咱们走一趟何妨?”

那个虬髯汉子似乎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角色,他听老和尚这么一说,便把手中胡笳往腰中一插,挥挥手道:“也罢,就随你们走一趟罢。”

他大步走上来,那面色紫黑的中年和尚伸手指道:“施主既随咱们走一趟,贫僧感激不尽,就请施主随咱们先到前面寻个地方用一点餐点,咱们大家都有两日不曾进食了罢。”

虬髯汉子一抬眼,只见那紫黑的中年和尚右手上戴着一个肉色手套,若是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虬髯汉子面上神色微变,他干笑了一声道:“正是,在下的腹中也感肌饿——”

他走到中年和尚身旁,忽然如闪电一般猛一伸手,在场六个少林高手竟没有一个人来得及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那紫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无敌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