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章 海上奇遇

作者:上官鼎

他正胡思乱想,忽然楼梯动处,走来一对少年男女,左冰眼快,早就认出他俩人来,正要起身招待,忽见这两人神态亲眼,似乎沉醉在柔情蜜意之中,对于四周人众,根本并未丝毫注意,倒不好意思打扰他们。

这对少年男女年纪极轻,那男的长得挺拔秀逸,真如临风玉树,那女的貌美如花,脸上一片纯真,恰如滨水白莲,他们这一出现,整个酒楼中人眼睛都是一亮,心中一阵舒服,暗自喝声彩道:“好一对璧人。”

那少女微微一笑,向众人投过一瞥友善的目光,便选了一处雅坐坐下,那靠近她阵的桌客人,心中不由沾沾自喜,各自暗暗忖道:“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儿肯靠近我坐,可见我的气质也自是不凡。”

左冰见他俩人无恙,心中也是高兴得很,心中想道:“董敏更出落得标致了,这太湖姓陆的不知前生积了何德,如此美人倾心相许。”

想到此又感自己甚是无聊,举杯饮了一口酒,又想道:“看来这姓陆的巨毒已解,董二先生膝下只有这一个宝贝孙女儿爱屋及乌也不知为他化了多少心血,唉,多么幸福的一对人!”

他想着想着,不由连连喝了几杯,脸上泛起微红,心中更是开朗,只听见那董敏点了几杯价廉清淡之菜,那姓陆的少年脸上神色颇不自在。

那堂店叱喝下去,董敏柔声低语道:“陆哥哥,咱们可得省点儿,这一路上化费太多了,不要川盘花尽,回不了家才惨哩!”

她低声细语,整个酒楼中就只有左冰内功深湛,能够听得清楚,那太湖陆公子不以为然低道声:“天天都吃这种粗滥之食,敏敏,我怕你人会憔悴了,婆婆不气才叫怪哩!”

董敏嫣然一笑,柔声道:“我从小便节省惯了,陆哥哥,你不要以为婆婆怎样,他虽出身大贵之家,但一向也是朴素淡泊,她虽然有许多许多值钱的玩意儿,可是从来也懒得穿呀戴呀的。”

那陆公了脸上表情微微尴尬,也柔声道。

“我错了。”

董敏一伸手便要去握陆公子,但忽然想到这酒楼上人人都在注意她,手伸出一半便自缩回来,脸上一红,嫣然一笑,低声道:“陆哥哥,你对我好,我心里知道。”

陆公子也是多情地一笑,两人目光相对,心曲早已相通。

他俩人说话声音虽低,只有左冰能够听见,但俩人那种挚爱相守,至死不渝的表情,却是人人都能领会得到的,左冰心想:“这两人挚爱对方,已达不能自己的地步,在他们心目之中,对方的重要早就超越过了自已本身,那么自己本身也是为对方活着,那存在也自不甚重要了。”

左冰心中甚是感动,那董敏和陆公子边吃边谈,欢喜之色溢于言色,董敏道:“陆哥哥,我婆婆很有钱,你知道她的钱是那里来的?”

陆公子轻笑道:“总督之女,那赔嫁之财物,那便足以令人吃惊的了。”

董敏一吐舌笑道:“陪嫁之妆当然是有一些儿,但你可要知道,我外祖公是本朝第一大有名气的清官,虽说久官自富,但究竟有限,我婆婆在家中种了数百株果树,年轻时又和爷爷他们出海捕鱼,每年着实捞了一些,这样多年,自然相当有钱哪!”

陆公子道:“婆婆真好,她在咱们离岛之时,偷偷在我行囊中塞了四锭金子,我昨夜整理行囊,这才发现了。”

董敏高兴笑道:“你敢出手如此阔绰,原来还有藏私,哟!四锭黄金可也不少啦!”

她高兴之卞,声音不由高昂一些,众人都自乐了,陆公子柔声道:“我从前伸手向母亲要钱,开口钱到,从不知道打算什么,现下可好了,有你在身旁.终身也不会为这身外之物打算。”

董敏白他一眼笑道:“你这样有把握么?”

陆公子道:“看来了!”左冰听这一对小情侣谈笑,心中却想到:“上次白发婆婆一下子便给我四绽黄金,原来她朴素如斯,这人竟己以厚待人,真是天生高华,名门闺香。”

’左冰吃得差不多了,他想起身会帐,顺便和这对小情侣打个招呼。

他才一起身,忽然门帘掀处,走进一个华丽女子,全身珠光宝气,明艳照人,众人眼前不由又是一亮。

那华丽女子年纪也是极轻,看来不过十八九岁,但她那身打份,珠垂翠冠,长裙垂地,却是非丝非帛,隐隐泛着柔柔光彩,更托得这女子似仙似幻。

左冰心中好奇,不禁又坐了下来,打量了她两眼,那华丽女子有意无意之间对左冰一笑,左冰只觉眼前一阵目眩,便如突入宝山,遍地珠宝,应接不暇。

左冰忽觉心内恍然,有一种从来未有的愿望,要多看这女子一眼,如果能和她说下一句话,那真是死亦瞑目了,他迷糊了一阵,忽然听到董敏轻轻地道:“陆哥哥,这女子项上那串珠子,只怕少见。”

左冰心中一凛,长吸一口气,他是自幼修为上乘内功之人,当下灵台一阵清净,暗暗惊忖道:“好厉害的迷魂大法!”

只听见太湖陆公子道:“我将来也替你弄一副来,那珠子项链挂在你身上,一定比这女子美十倍不止。”

董敏连忙道:“我才不希罕哩!陆哥哥,你知道我爷爷给婆婆定情之物是什么?是一赤铜环儿,那时候爷爷虽是名震天下,其实两袖清风,身上甚是不便。”

他虽是如此说道,但女子爱好珠宝奇巧之物,乃是天性所至,偷空又瞟了那女子项上珠数眼。

那华丽女子一招手吩咐店伙道:“来一桌全席,干果四碟,时下水果四种,再炒八碟下酒之菜,我说全席是:熊掌、鸭舌、鹿脯、猴脑、燕窝,那鱼翅、海参便不必了……”

她边说那店伙边记,记到后来眼都发直了,等她说了一个段落,那店伙傻傻地道:“那熊掌、猴脑、鹿脯……都是稀贵之菜、姑娘要请客大宴么,客人什么时候来,如果来得太早了,小店无法准备齐全。”

那女子一怔道:“我那里要请客了?我一个人吃啦!”

那店伙的心中一呆,几乎碰倒桌上茶壶,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道:“这一桌可要花上数十两大银,再说……再说……姑娘一个人也……也吃……不了这……这许多。”

那女子脸一沉道:“你罗嗦什么?你这店子号舟山珍海味齐全,如果少了一样,当心姑娘一把火把你这黑店烧光。”

她横蛮不讲理地说着,众人确觉女妇傲气凌人,但美人无论轻嗔薄怒,蛮横刁难,都自有一番美丽,是以并未生出反感,那店伙不由得看呆了。

那女子又怒道:“喂,你看什么?快下去吩咐厨房!”

那店伙痴痴地道:“小人……小人看姑娘……姑娘生得实在好看……”

他此言一出,众人都自乐了,左冰心中暗暗替那店伙担忧忖道:“这刁蛮女子,怎容得这小子口舌轻薄,一定会大发雷霆。”

但等了一会,却只见那女子笑嗔道:“呸!你懂得什么好看不好看!”

店伙唯唯诺诺下去了,左冰心中忖道:“这女子不知是何路数,看她一身打扮,实在是像来自深宫的金枝玉叶,但行事之间漫无法度,全无皇家闺秀之气派,这倒奇了。”

那女子无意间又瞟了左冰一眼,脸上笑意盎然,神情又似善意,又似嗔嗔,左冰被她笑得不自然起来,心中颇为不安,那女子转头对董敏笑了笑,迳自走上前去。

董敏脸色微变,双目凝视那女子,看她有何举动,这百忙当儿还不忘注意那心上人陆公子的表情,只见他脸上淡淡然毫不殷勤,心中不由一喜。

那女子走到董敏桌前,自己拉出一张椅子竟自坐下,董敏冷冷地道:“不知这位姊姊有何贵干?”

那华服女子笑道:“我见小妹妹生得像花一般好看,便忍不住前来瞧个清楚。”

董敏见她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居然倚老卖老,而且大凡像董敏这般半大年龄的少女,最忌别人以小孩视之,当下心中有气,正待发作,但见那女子笑靥如花,语气友善又称赞自己,实在骂不出口来。

那女子笑道:“小妹子,你放心,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你心中爱的宝贝儿,别人说不定视为敝履,连瞧都不用瞧一眼。”

那语中十分露骨,众人见这两个美极少女斗心斗口,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希望看个热闹,那本来已自用完饭的客人,都坐定不走。

董敏勃然大怒,小脸胀得通红,沉声道:“咱们可认不得姑娘,也不敢攀这交情,你……你请去用饭吧!”

那女子虽和董敏只相差一两岁,但举止却极是老练,她

小妹子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你有个天下最最了不起的爷爷,还有一个像神仙的婆婆,是也不是?”

她说到后来,声音渐渐放低,董敏心中一惊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那华服女子道:“我可知道得清楚,这小子姓陆,唉,这样的傻小子,偏有这等福气,真叫人心中好生不服也。”

陆公子脸上一红,但他系出名门,自幼家教极严,怎能和一个女子斗口争长短,当下哼了一声,一言不发。

董敏再也忍不住骂道:“你是什么意思,有意找碴儿么?姑娘可不是什么好欺的人。”

那华服女子只是打量着董敏,口中连声赞道:“好一个玉貌姑娘,偏这生性这样纯洁多情,唉,如果有这么一个姑娘替我梳头,这一辈子也够啦!”

她声音说得极低,董敏心中更是一惊,脸色愈来愈红,暗自忖道:“我替陆哥哥在小溪边梳头的事也被她瞧见了,这女子跟踪我多时,我怎么却未发现?”

那华眼女子道:“小妹子,我真羡慕你能够如此一心一意去爱那小子,你喜欢我与这珍珠链是不是,便算大姊姊送给你赔嫁之物吧!”

她说完伸手解下项上珠链,放在桌上,董敏心中更是又惊又惑,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女子道:“这珍珠链子虽是价值连城,但如和小妹子一片纯真的一颗心比起来,那又微不足道了,你推辞也是没有用,姊姊想要做的事,从来都不会放手的。”

董敏摇头道:“那你这次可不行了,你我素昧平生,再怎样我也不会接受你这名贵之物。”

那华服女子笑笑不语,起身便走,董敏急叫道:“且慢!”那华服女子摇头道:“我决定之事,从无人能够改变。”

董敏是少女脾气,她虽极爱那珠练,但她生性并非爱好虚荣之人,这时少女性子一使,那还想到这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便是万里锦绣河山请她去当皇帝,她也是不暇多顾了,当下拿着项链,赶上前硬要还给那女子。

这时整个酒楼客人都呆了,先前因两人低声说话,是以并不知他们谈些什么,后来见那女子拿出珠练,人人屏息聚神观看结果。人人心中都想世间竟有这等怪人,这等珍贵之物送给素昧平生之人,而别人竟不领受这般情,当真是天下奇闻了。

那女子脸色一变怒道:“你受是不受?”

董敏摇摇头道:“偏偏不受。”

那华服女子大怒叫道:“那别不识好歹,你当我这玩意儿没有人要么?”

董敏倔强道:“管你有人没人要,我便是不要。”

那华服女子凶狠狠瞪着董敏,那陆公子走上前来,怕那女子突然撒野,董敏猝不防要吃大亏,左冰也是暗间戒备,心想这女子实在邪门得紧,如果她陡然动手,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观。

那女子怒视董敏,过了一会,忽然目光柔和下来,双眼中充满了恳求,半晌低声道:“小妹子,我求求你给我一个面子。”

说到后来,竟是语音发涩,秀目中孕育泪光,董敏心中一软,叹口气道:“你真是怪道得很,这样名贵之物,去买些钱岂不甚好,偏偏要送我,这是干什么了。”

那女子一喜道:“小妹子,那你是答应了。”她笑嘻嘻地又道:“小妹子,除了你之外,又有谁有资格戴此?”

董敏这人天性最是吃软不吃硬,她见那女子楚楚可怜求她,心中再也硬不起来,收起那串珠道:“多谢姊姊,请教姊姊尊姓大名。”

那女笑笑道:“名姓乃身外之事。何足挂齿?”

董敏也颇乖巧,当下也不再追问,半晌道:“姊姊!咱们共饮一杯,以祝你我相会之缘如何?”

那女子拍手叫好,伸手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黄酒,举杯一口饮尽,董敏喝酒,从来只是沾chún而已,此时不愿失了面子,拼着一条命也是一口饮下。

那女子豪爽地道:“小妹子,你我一见如故,异日有事,愚姊自当效力,我送你一件物事,你行走东南沿海,只要示出这玩意儿,包管一路上管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章 海上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