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一章 鬼川先生

作者:上官鼎

左冰也道:“姑娘珍重!”

那女子眼睛发酸,再也不敢多看左冰一眼,头都不回迈步而去。

左冰望着她背影影,心中竟生依依之情,晨风清冽,左冰打了个寒栗,精神抖擞,天色已将黎明,他转身行了几步,忽然左边小树林中一缕萧声,袅袅而来,那声音极是凄清,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左冰才听了片刻,只觉这箫声极是熟悉,心中一喜忖道:“原来玉萧剑客便在,咱们好久不见,不知这位老兄别来无恙否?”

当下疾步入林,随着萧声而进,穿过了一片树丛,只见远远树下靠着一人,林中光线黯淡,依稀向正是那玉萧剑客的潇酒面孔,左冰走近一看,那洞萧架在一枝叉枝上,那五萧剑客用—支手五个手指控制音调,却是婉婉动听,丝毫未失音。

左冰心中一惨忖道:“玉萧剑客一臂断后,只有如此吹萧,这人吹萧功力深厚,虽是如此,比起别人吹出高明何止十倍。”

他见玉萧剑客双目微闭,似乎沉醉在那乐音之中,根本未曾注意到自己来,左冰也不愿打扰,静静坐在一旁聆听,过了一会那萧声愈来愈低,渐不可闻,但侧耳细听,微声呜呜已至排恻缠绵之境,真令铁石心肠的人也是心酸不已,左冰鼻发酸,心中不如意的事潮涌而至,直觉世上尽是伤心愁痛之事,人间苦多乐少,连为什么要留连在这世上,也是模糊的了。

蓦然萧声一止,那玉萧剑客睁开双目,滞然看着左冰,一言不发,左冰叫道:“玉萧大哥,小弟闻萧声而至,知老兄又在弄玉,别来可好?”

玉萧剑客冲着他露齿而笑,笑容敛处。一阵茫茫苦思之态道:“你……你……”

话未说完,仰而跌倒,左冰心中大惊,连忙上前扶持,忽闻一股薰香从玉萧剑客袖中透出,非兰非麝,好闻已极,左冰才嗅了一口,只觉胸口发问,他自熟读崆峒秘笈,对于下毒之技、真是了然干胸,当下心中一凛,百忙中从怀中取出一粒自己照秘笈所载配的解毒丹,才一入口,那玉萧剑客口中吼吼发声,忽然身子直挺而起,一口咬住左冰臂,牙齿深深陷入。

左冰一阵剧痛,心中一阵清醒,但只一瞬之间,只见四肢松散,昏昏慾坠,他长吸一口真气,但才吸了一半,身子一软,昏然倒地。

这一昏也不知多久,有时微微一醒,又自昏厥过去,心中只觉一阵颠波,一阵平稳,有时天明,有时漫漫黑夜。但他一味童阳真气紧护胸前大穴,凝而不散,那毒虽是厉害,也亏他修持的是上乘内功,是以毒素尚未浸入内脏。

这天左冰悠悠醒转,他睁开双目,只见自己睡在一间华丽无比的大厅之中,那四壁全是名珠宝玉,闪烁出耀人光芒,左冰用力揉着眼眼,却并非梦境,隐隐约只记得中毒倒地,那后来的事便全茫然一片。

他只觉身子微微摇晃,那四壁装饰也是微动不止,左冰运神苦思,却不知自己倒底身在何处?

又过了一会,忽然厅外一阵细碎脚步之声,不多久厅门呀然一开,一个青衣女子走了进来,左冰不明已身遭遇,当下连忙紧闭双眼,伪装昏迷,以观其变。

那青衣女子走上前来,伸手抚了抚左冰额问,呐呐自语道:“真奇怪了,大先生施展金针过穴,说是三个时辰便会醒转,如今时刻已至,怎么毫无动静?”

左冰一听到“大先生”这句话,心中陡然一惊,暗自忖道:“‘大先生’,‘大先生’,难道!难道是那!那东海‘董大先生’救了我?啊!对了,我身子颠波,原来是在船上。”

想到此,心中真是大惊,正要出言招呼,忽然一个熟悉声的音道:“小兰,左公子怎样了?”

那青衣女子道:“还是昏迷不醒!”

那熟悉声女音怅然道:“这便奇怪,爹爹金针过穴是天下一绝,让我来瞧瞧看。”

左冰这时想起这熟悉的女音是谁,当下忽的坐起吓得那青衣女子尖叫一声,那的女音也叫道:“小兰……他……他怎……怎么了?”

青衣女子道:“他……他……”

话未话完。那厅外女子已是急窜而进,那青衣女子这才接下去道:“他……醒来坐起了。”

左冰一见那进厅女子,只觉百感交集,一时之间,半句话也说不出,四目相对,那青衣女子溜走了,左冰只觉额间一股幽香,独留在鼻端。

左冰定定神道:“凌……凌姑娘,多谢你救我性命。”

那女子正是左冰在酒楼上邂逅的华服女子,这时白衣长裙,打扮得甚是朴素,更增雅致,她嗫嚅地道:“左……左公子,你真吓,吓死,我了!”

左冰不好意思,半晌道:“姑娘,我是在船上么?”

那女子点点头道:“这是我的坐舟,咱们出海已快一天啦!”

左冰急道:“出海了,我!我还有要紧之事要办。”

那女子柔声道:“不要紧,不要紧,等身子养好再去办也不迟啦!”

左冰试看一运气,全身仍是懒散不能聚气,当下颓然睡倒,自今之计,也只有等毒去尽,功力恢复再说了。

他性子豁达,想到虽急也是枉然,便不再着急,对那女子道:“凌姑娘,我昏了很久吧!”

那女子屈指一数道:“今天是第六日了,唉!咱们一路上避敌逃走,你又昏迷气息微弱,我不敢放手去斗,真是一言难尽。”

左冰知他的性子,从来一定都是天地不畏,鬼神不惧,如果她口中说是“一言难尽”,那当真是受尽委屈了,当下心中大是感激,口中却是不善表达,只点点头道:“下毒的是谁人?”

那女子道:“后来碰到爹爹,爹爹也出了手,这才赶退敌人,爹爹说奇怪,你年纪轻轻,怎会和远在漠北的北魏结下如此深的大梁子?”

左冰心中大怒,恨忖道:“又是北魏这帮人!迟早咱们得清算清算。”

那女子见他脸色一变,更是苍白,当下心中一阵痛惜,柔声道:“你多日未进食,煮碗莲子汤你先喝了吧!”

她一拍手,那青衣女子端来一碗热气腾腾莲子汤,左冰这时才觉饥饿,也不客气大口喝了,那女子见喝得香甜,心中又甜又喜柔声道:“你先休息休息,待会我再来……再来……”

她秀目一瞥,那青衣婢女已走,这才接着道:“再来陪你聊天。”

她说罢嫣然一笑,缓缓退出厅子,但双目中柔情万端,直往左冰身中绕注,左冰待她走得远了,心中只是翻来覆去想着这女子来历,却是想不起来。

他最后睹气忖道:“先养好身体再说,管她什么来历,好在她对我一片好意。我便安心在此享福几日岂不甚好。”_

他心念一放,腹中饥意已除,不一会果然又走入梦境。

左冰休息醒转过来,他自己也不知倒底睡了多少时侯,抬头只见厅中大灯已然点起,那灯是琉璃片嵌成,也不知烧的什么油料,火焰竟成淡淡红色,光影映着那满厅宝玉珠翠,似真似幻,真如置身仙境宝殿一般。

左冰轻轻掀开软被,只见自己身上所着非丝非帛,用力揉之,却是一平若镜,丝毫不起皱纹,心想这一定又是什么异产丝织,那华丽凌姑娘,当真富可敌国,便是倾之财帛,也怕难以和她相抗衡了。

他天性无滞,心中对那女子款待,却也未曾耿耿于心,他走下床来,暗自失笑忖道:“我左冰是混得发迹的了,一个布衣寒士,如今锦袍加身看来名扬四海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他独自胡思乱想,忽然厅门一开,悄悄走进一个丽人来口中含笑道:“左公子,您醒来了?”

左冰闻声而知人,当下连忙回头道:“凌姑娘,多蒙救我性命,又复赐我锦衣,大丈夫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泉涌以报,如姑娘于在下之恩,只怕再难补报得足。”

那凌姑娘秀眉微皱道:“左公子,这话只怕并非出自你本心吧!”

左冰脸一红,竟是语塞,那凌姑娘笑吟吟地道:“你一谢再谢,大违你潇洒天性,岂不令人难受么?”

左冰笑笑正要答话,姑娘又道:“你本直率人,何必为俗礼所构,叫人生疏了。”

左冰哈哈一笑道:“姑娘高见更胜在下一筹,愿遵贵命。”

凌姑娘道:“酸溜溜地全不成模样,真是不伦不类,我最初见你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我率真来。”

左冰听她语带讥讽,知道此女一定是饱学之才女,当下更是不敢轻率,支吾道:“姑娘最初见我是在酒楼狼吞虎咽,可惜此地无酒无肴,否则又可表演给姑娘看也。”

凌姑娘见他全在敷衍,心中一苦,暗忖道:“我待你一片真心,你如不愿和我交往,说明白便是,何必竟讲些不着边际之言。”

她不再言语,左冰见她笑容突敛,竟现出一种凄凉神情来,心中不解道:“姑娘难道以前见过在下?”

凌姑娘叹口气道:“我……我很久……很久便遇到你了,我从前看你是饥填油饼,干饮泉水,视富贵若浮云,丽洒得像天上清风一般,从未为一已生活艰苦而自卑自贱,伸手管自己爱管的事儿,唉,那日子可真得意。”

左冰心中一惊忖道:“原来我在江湖上流浪时她便看过我,那……那已经很久了啦!她一路跟踪于我,难道便是要听我几句无关痛痒的客套话?难怪她会伤心了。”

左冰想到此正想要安慰她几句,但忽又想道:“我和她非亲非故,除了这些话,还能讲些什么?”

那凌姑娘幽幽又道:“我见过你的趣事可多着哩!有一次你看穿那小市集一个江湖无赖骗赌.诈骗那些可怜又贪心的乡下老实人囊中卖粮之钱,结果你上前去在骰子中弄了手脚,害得那无赖连输六番,连压底的本钱全吐出来了。”

左冰微微一笑,心中想到上次拆掉那“韩老三”的赌摊实是大快人心之事,这时由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口中说出来也不禁沾沾自喜。

那凌姑娘又道:“我又见过你一次为一群村姑解围,逼退强梁恶霸,结果恶霸是赶跑了,但你受一群村姑纠缠得无法脱身,气也不是,怒也无用,那窘相真教人好笑,幸亏你天性洒脱用计脱身,但其中一个村姑叫阿……阿……什么……”

左冰忍不住接口道:“阿珠!”

凌姑娘白了他一眼道:“亏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可见心念伊人,当时全是违心之举哩!”

左冰脸色微红,凌姑娘又道:“那阿珠知留你不住,要死要活跟你走,又要献身又是服侍你做丫鬓啦,哈哈,可亏你机智,先甜言蜜语说了一大篇,最后走出村外林子中,也不知你籍什么花招,竞让你从小径溜走了。”

左冰心中发虚,生怕这美貌女子说出他溜走的原因来,那这张脸可大大挂不住也,当下听她并不知道,心中不由松了口气忖道:“我是借最低级的法子‘便急’溜走,这事如果让这姑娘知道,以后再难为人也。”

凌姑娘见他一脸得意之相,心中不服气地道:“你耍什么鬼花招,当我猜不出么,你们男人那几套,我可都知道,还不是……”

左冰如临大敌,连忙阻止道:“后来那阿珠怎样了,姑娘—定知道。”

凌姑娘道:“告诉你,多情的左公子,那阿珠不到二个月,和村中少年私奔啦!”

左冰哑然,心中甚是无味,那凌姑娘又逼一句道:“你们男人家自以为处处留情,别人都会死心塌地等你一辈子,其实,哼!真是对你好的人,你却又是没有感觉一般,真是不识抬举。”

她双目清澈如水,又逼视左冰眼,左冰心中一动,忽然又想起:“妾阅人多矣”那句话,心中更无聊.想道:“你当然对男子了若指掌,你经验丰富,三教九流的朋友全有,那便难怪了。”

凌姑娘道:“不过我最欣赏你的一件事,却是一次你为逗一个放牛童子欢笑,在地上又滚又叫,全没有一点大人伪作矜持的样子,后来骗那童子可以把失牛找回,这便花尽身边所有的银子,买了头差不多样子的牛,说好说歹,将牛主说服,相信你赔的那条牛比原来那条好的多,我到这时候,才知道你嘴吧是很能讲话的。”

左冰苦笑道:“后来可苦了好几天,天天加倍作工,才算赚了点盘缠。”

凌姑娘道:“何止好几天,整整半个月啦!”

左冰听得甚是感动,忖道:“这姑娘真是关心于我,但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

左冰昔日虽和巧妹小梅交往过,那巧妹更把他当自己丈夫一般亲热看待,但心底深处却从未尝过爱情之味,是以只觉一片茫然,愈想愈是不通。

两人默然相对,那琉璃灯心拍拍发出火爆声,厅中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一章 鬼川先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