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二章 莫道是非

作者:上官鼎

两人从那背山的一条小道直追而下。白铁军道:“铁老前辈,你说这和尚所说的可是实话?”

钱百锋道:“据我看大致不差。”白铁军道:“但杨老帮主怎会跟这和尚干起来?”

钱百锋道:“当年杨陆率着天下豪杰向土木堡进军之时,路上忽遭巨变,天下豪杰—一中毒遇害,杨陆奋然独闯星星峡,这是杨陆尚未见到英宗皇帝以前的事,至于这和尚所说的乃是杨陆见了英宗以后,再去星星峡的事,这其间还有一段连贯不上的时间,可恨这段时间就是事情的关键。”

白铁军道:“但是杨老帮主最后怎么又会赶到落英塔来?”

钱百锋长叹道:“这个……你要知道么?”

白铁军道:“正是,晚辈对此事一直百思而不得其解。”

钱百锋道:“这要从老夫如何被关进落英塔说起……”

白铁军道:“愿闻其详。”

钱百锋道:“那年老夫应杨帮主之邀,前往丐帮大寨共商大计,结果忽然事出意外,我为救白老兄而遭暗算,没有能赶上大队人马,左老哥虽然代我匆匆赶到,一却只看到丐帮大寨被毁的遗迹……这段故事,你已知道了?”

白铁军点了点头,钱百锋继续道:“老夫匆匆也向西去,一路上马不停蹄,星夜疾奔,直到甘兰山上,老夫中了埋伏……”白铁军道:“中了何人之伏?”钱百锋道:

我正从那古木大道上经过,忽然出来六个大汉,齐声叫道:“好贼子,咱们可被你害惨了!”

说罢一齐跳上来对我攻击,当时我大叫道:“是那一路的朋友,有话好说!”

那六人齐叫道:“谁是你的朋友,咱们虽然打你不过,今天可要跟你把命拼了。”

老夫当时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定眼仔细一看,六个人里倒有五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布衣,我当下大叫道:“各位可是丐帮的朋友?老夫……”

我话尚未说完,他们便大叫起来:“你害死了咱们的兄弟,还有什么话好说?”

说罢便一涌而上,对我性命相搏,当时我心中大大吃了一惊,连忙闪身跃开,大叫道: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但那几人似乎失去理智,只是用最狠毒的招式拼命对我招呼……

白铁军听到这里,插口问道:“他们说钱老前辈你害死了他们的兄弟,可是指的山东大寨被毁的事?”

钱百锋笑道:“我也不知道,那时候那还容得我多问一句?”

白铁军道:“结果如何?”

钱百锋没有回答,白铁军侧目望了他一眼,只见他脸上显出一种茫然的痛苦,白铁军心中已然知道结果是如何了,他不再多问,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钱百锋道:“结果……六人中五个被我打死了。”

白铁军默然,他心中暗暗忖道:“武林中人把钱百锋视为魔头,他当年的脾气确实有些地方太过火了一点。”

钱百锋过了一会道:“逃走的一个,是那没有穿着丐帮的衣眼的人,当时我也赖得追他,便继续赶我的路……”

白铁军道:“钱老前辈你单人匹马……”他尚未说完,钱百锋打断道:“你且听我说,当时我急于赶路,什么都不暇细思,只希望早一些赶上大队人马,好好大干一番,却不料走出不到三里路,又碰见了一批丐帮的好汉,那逃脱未穿丐帮衣服的家伙也在其中,显然是他跑去拉来的救兵。‘”

白铁军点了点头,钱百锋道:

“老夫虽然鲁莽,但这时也知道必须忍耐,不可再杀丐帮的好汉,否则以后对杨陆如何交待?奇怪的是那几个丐帮兄弟一见了我,同样是一付不同戴天的模样,老夫实在无法应付,又不愿再伤人,只好施展一路重手法长拳,把几人逼开几步,拔腿就越过他们跑了。”

钱百锋说到这里,想了想道:“来在我想起来,这其中大有问题……”

白铁军道:“钱老前辈你是说那未穿丐帮衣服的人?……”

钱百锋道:“正是,我事后回想,那第一批的丐帮兄弟无论言语举止都有些不对劲,而这一批丐帮见我一跃而过,似乎犹疑了一阵,并未追赶上来,老夫先前曾和当先一人对了一掌,当先之人掌力颇是高明,这一来,老夫就更觉奇怪了,试想这批丐帮好手分明力量不弱,既是一付与老夫不同戴天的模样,又怎会让老夫突围跑了,尚且犹疑不决?”

白铁军道:“前辈现在可想通其中道理?”

钱百锋道:“听了薛大皇的一席话,老夫才想通其中的关键,原来这批丐帮兄弟是奉了杨帮主之命赶回京城去镇乱的,他们重任在身,难怪暂时放过老夫了。”

白铁军想了一想道:“据我想来,这其中还有毛病……”

钱百锋喜道:“我已想通是怎么一回事,你倒说说你的意见……”

白铁军道:“晚辈虽然不知就里,却总觉得那个未穿丐帮衣服的汉是个问题人物……”

钱百锋拍手道:“你猜得真不错,在老夫想来,不仅那个未穿丐帮衣服的汉子,连第一批碰上的几个汉子也都不是丐帮的。”

白铁军道:“何以见得?”

钱百锋道:“第一批几人是经左边捷径赶到的,是以比第二批丐帮早到了一步,试想丐帮若是急急忙忙要直回京去,怎么可能还分两批,一批走捷径,一批绕远路?”

白铁军点点头道:“前辈你的意思是丐帮兄弟根本就不知道有捷径可循?”

钱百锋道:“不错,那先前一批人化装成丐帮弟子,由那未着丐帮衣服的汉子率领着抢先赶回京城,不知为的是什么?”

白铁军道:“这很容易解释,他们只要借着丐帮的名义到京城胡搞一通,则真正丐帮的好汉到了京城亦难以辩白,此就可坏了丐帮大事,但那未穿丐帮衣服的大汉为何又会和第二批丐帮好汉弄在一起?”

钱百锋道:“他见伙伴被老夫—一杀了,索性将计就计,迎上第二批丐帮好汉挑一番,说是老夫毁了他们的山东大寨,杀了他们的兄弟。”

白铁军道:“这个推测十分合理,但那未穿丐帮衣服的大汉究竟是谁?……”

说到这里,他忽然啊了一声道:“我好像也曾听汤二哥讲过这么一回事,他只说曾跟老前辈你动过手,那汉子他们也不认识……”钱百锋喃喃道:“据我看,八成是那家伙”

白铁军道:“是谁?”

钱百锋道:“薛大皇从前说过,杨陆率众北征时,就在大伙儿中毒前,有一个大汉陪着周公明忽忽赶来……”

白铁军道:“你猜是那大汉?”

钱百锋道:“正是,试想……”

白铁军道:“从前汤二哥给我述说过这一段事时,只是轻描淡写带过去,是以我从来没有注意到那个神秘大汉的,如此看来,那神秘大汉是条大线索了。”

钱百锋道:“不错,希望他尚在人间。”他停了一停继续道:“我摆脱了丐帮,便继续赶路,走到一处岔路,我不知应该朝那一面走,结果我选错了一条路,好在这条路只是多绕几日路程,最后两条路还是会合的……”

白铁军道:“那时皇帝已经被围……”

钱百锋道:“正是,等老夫在高处看到战火,边缘之时,大势已去,这时,老夫忽然碰见了故人……”白铁军道:“什么人?”

钱百锋道:“姚九丹……”

如果左冰在场,他一定恍然明白了,姚九丹就是他在绝谷中所碰见的人,钱百锋继续说道:“我与此人有旧,见了面自然高兴,问他怎会出现在此,他说也是想来参加救驾大举的,同样是来迟了一步,没有跟上大队,我问他可曾看到杨陆,他说前几日曾碰着一个神秘老者,告他杨陆他们已经潜进重围中去见皇帝去了……”

白铁军道:“前辈,他说是一位神秘老者?”

钱百锋点了点头,白铁军道:“你猜会是谁?”

钱百锋:“当时我连想都没有时间想,事后我想了许久,却也想不出会是什么人?”

白铁军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灵光,像是忽然之间抓到了什么,但是仔细想起来,却又不知道自己抓到了什么,他只是仰着面,茫茫然啊了一声。

钱百锋继续道:“当时我立刻托他混进重围替我把左白秋找来,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跟丐帮中怎么会产生了误会,心想先找到了左老弟再说……”

白铁军道:“左老前辈也没跟上大队……”

钱百锋道:“是呀,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于是我托姚九丹替我寻一寻左老弟,我看着姚九丹了,这才转身到崖上观看,却不料这一上崖,整个形势大变了……”

白铁军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出紧张来,他连忙问道:“怎么?”

钱百锋道:“我一跃上崖头,忽然有人偷袭于我,老夫举掌就打,那人却是拔足就逃,老夫追了上去,只见那人身着异眼,分明是个西城蛮人,老夫追了几丈,那人轻身功夫忽然加速,施展开来,只见他身如流星,竟是一流身法。”

钱百锋停了一停,继续道:“当时老夫也施展轻身功夫,一路猛追下去,只是霎时之间,已经追出甚远,前面一片奇形竹林,那异眼汉子冲入竹林中,一间即没,老夫大步追入,岂料一入竹林,忽觉四面云雾腾腾,东西与南北难辨……”

白铁军道:“奇门阵法?……”

钱百锋道:“一点也不错,我钱某对这奇门鬼玩意儿也还懂得一点,但是当时我左转右转,竟是转不出方寸之地。”

白铁军道:“那异服汉子是故意引你走入这奇门阵法的?”

钱百锋道:“想来虽如此,老夫在阵里转了半天,忽然听见一声大喝:

‘无耻的小人,有种的咱们面对面的拼一下……”

当时老夫一听,便知道阵里一定还困了别人,我正要开口探问,忽然一股强劲的力道直向我背后袭来,我一个缩身,反手挥出一掌,只觉得对方的力道中忽在发出一种左向的引发力,老夫的掌力竟然完全被带到一边,有如石沉大海,老夫惊咦了一声,反手一掌拍出,用的是小天星内家掌力,心中默默喊道:

‘倒下!”

然而一股奇异无比的粘滞之力将老夫一掌之力向左横带数寸,老夫竟是险些一个立足不稳,这倒是老夫平生所罕有碰见的事,当时老夫一个回身,望目一看,只见一个魁梧的大汉立在一棵大竹前,老夫一看他的模样和打扮,心中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当下问道:“你是乌老大还是乌老二?’那人冷冷地道:“在下乌九原。”

老夫冷笑道:

‘原来是乌老大。”

乌老大道:

‘钱百锋你既然溜了,又何必赶来?”

当时我怔了一怔,随即明白他是指丐帮出发前老夫忽然失踪未能随队同行的事,我也不加解释,只是冷哼一声道:

‘老夫的行动自能作主,高兴怎样就怎样,你管得着么?”

乌老大道:

‘在下只是问你一声,你到此地打的是什么主意?”

我哈哈笑道:

‘打的什么主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乌九原忽然道:

‘山东丐帮大寨被毁,可是老兄的杰作?”

我没有料到他竟敢如此开门见山的问出这句话来,当下怒道:

‘你要怎么说全可以,老夫可要先试试乌家在关东震天的名头是不是虚混得来的!””

钱百锋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白铁军暗暗叹道:“多少事全被你这该死的坏脾气给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