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三章 不解之谜

作者:上官鼎

钱百锋望了白铁军一眼,继续说道:“当时我说出这句话,便准备和那乌老大先干一场了,却不料乌老大只是冷冷笑道:

‘钱百锋,乌某只是想把事情先弄清楚,可不是怕你。”

我逼他一句道:

‘你打败了老夫,自然让你把事情弄清楚。”

乌九原道:

‘咱们在丐帮大寨临行的前一晚,你到那里去了?”

我大声喝道:“叫左白秋来,他会告诉你一切。”

乌九原楞了一楞,大叫道:

‘左白秋?……”

我见他表情,心中也觉奇怪,忙问道:

‘怎么?左老弟没有跟你们在一起?”

乌九原摇头道:

‘没有。’我当时心中一急,口不择言,大喝道:

‘你们把左老弟怎么了?”

乌九原跨前一步,冷然道:

‘钱百锋,你不要节外生枝,顾左右而言他!”

当时我……”

钱百锋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对白铁军道:“试想以我当年的脾气,这一句话如何听得进去?我一怒之下,举掌就打,口中喝道:

‘你不先动手,老夫就不能教训你了么?”

乌九原见老夫动手,立刻以攻抢攻,就这样,咱们打了起来……”

白铁军急于知道后果,忙问道:“后来呢?”

钱百锋道:“长白乌氏兄弟名震关东。那的确是名不虚传,他一手奇异无比拳招完全走的是粘滞阻打的路子,却又和中原的太极门迥然不同,老夫和他连战百招,丝毫没有占到上风。”

白铁军道:“结果如何?’”

钱百锋道:“这时,东边竹叶中忽然有人叫道:

‘九原兄,是你在说话么?’乌九原大叫道:

‘是钱百锋,我已经和他干上了。”

那边那人叫道:

‘你在什么方向,我试试看能否走得来?”

乌九原一面出招,一面答道:

‘据我看大概在你的西面……”

我一听他们的对答,立刻知道那人必也是困在竹阵之中了,我一面暗思这阵法的古怪,一面注意乌九原的拳招……”

说到这里,钱百锋的脸上忽然显出极是奇怪的神色,白铁军忙问道:“后来呢?”

钱百锋道:“后来,大约是两百招上,不知怎的,我一掌猛然拍出,后面暗藏三记杀手,原来是想逼他向左退的,却不料乌九原似乎忽然之间全身力道一松,我的掌力未遇任何抵抵抗,长驱直入,一连三记杀手全都打在他的胸前……”

白铁军惊得阿的一声叫了出来,瞪大了眼望着钱百锋,钱百锋继续道:“当时我也惊骇得傻住了,只见乌九原口吐鲜血,仰身便倒,这时,忽然左边一声悲呼,一条人影如箭而至,扑倒在乌九原身边,大叫道:“‘大哥,大哥……’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暗忖道:“这必是乌九飞了”

果然那人哭喊两声,便站了起来,双目中如同要喷出火来,指着我大喝道:

‘钱百锋,你害了我大哥,我与你拼了!”

他跃身出掌飞脚,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姿势美妙之极,我沉着应了一掌,只觉这乌九飞功力犹在乌九原之上,更加以他气愤膺胸,出招又狠又毒,五十招内,我只有自保的份儿。”

白铁军道:“如此说来……”

钱百锋打断他的话道:“你且听我说下去,到了百招后,老夫逐渐把握战局,以攻为守,然而就在这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情形下,乌九飞又是门户全开,被老夫一连击中三掌,翻身倒毙地上!”

白铁军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怔怔地望着钱百锋,钱百锋的脸上流露出无比复杂的神色,他长叹了一口气道:“当时我连思考的能力都似乎消失了,只是呆望着两具尸体,自己心中根本就不敢相信就这样一连两个绝代高手死在我的手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声经冰还要冷的声音经我身后发出!

‘钱百锋,你大开杀戒了!”

我一个反身,仔细一看,只见两支剑子斜斜地对着我,正是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卓大江和何子方。我当时心中乱极,只是茫然道:“卓兄’!

我话尚未说完,卓大江已厉声打断道:

‘谁是你卓兄?”

我一听这话,心中怒火直升上来,冷笑道。

‘你要怎样?”

卓大江道:

‘乌氏兄弟死在你手上?”

我傲然道:“是又怎样?”

卓大江道:

‘钱百锋,那么这阵也是你摆下的了?”

我冷冷一笑道:“那不是。”

卓大江道:

‘你好狠的手段……,

我打断他的话道:

‘这两个蛮子,我不杀他,他岂不杀了我?”

卓大江一抖手中长剑道:

‘问题是卓某难以相信钱百锋你能在正常的情形杀死乌氏弟兄……,

他说到这时,用眼光望了望何子方,何子方缓步上前到了乌氏兄弟的尸身边,低下身子仔细一看,忽然厉声大喝道:

‘钱百锋,你嗜杀成性,但天下豪杰勤王共举义干你何事,你竟大屠天下英雄,……你……”

他激动得说不下去,卓大江大吃一惊,上前一步问道:

‘子方你说……什么?”

何子方大声道;

‘乌氏兄弟七窍流血,身上泛紫青之色!”

卓大江勃然色变,厉声道:

‘和那数十天下英雄死状一样?”

何子方道:“一模一样!”

卓大江刷的一下反转身来,面色有如严霜,那时我只知天下各路英雄在杨陆率领之下直奔土木堡,确不知已经突遭巨变,各路英雄忽然中毒而死,是以听卓大江何子方这一番话,只是觉得有点迷糊,当下道:

‘你们说什么,我完全不懂……”

卓大江怒喝道;

‘钱百锋,你还要赖么?”

他一抖长剑,剑光有如一条长龙直奔过来,我知道这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好手不太好惹,当时虽有百般疑惑,却也无暇细思,只是全神贯注,挥掌相迎。

那何子方按剑站在一旁,并不上来相助,我心中想尽快把战局解决,好好问个清楚,是以一上来便施出全力,瞬目之间,已经连攻了七十余招。

然而卓大江那一支神剑委实是高明之极,七十余招之中,招招半守半攻,简直叫人叹服,我在心中想:

‘今日要想胜过这两兄弟,只伯是大大不易了。”

战到百招之上,卓大江施出了闻名天下的点苍快剑,我在他五十招内竟然递不出手,老夫平生会过剑术名家无数,到这一次,才算真正服了。

到了三百招时,忽然竹林四周浓烟冒起,霎时大火从四面八方卷了进来,正好把我们争斗的地方围在中心。

钱百锋说到这里忽然一停,白铁军道:“有人放火?”

钱百锋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但当时点苍双剑还以为是我安排的,卓大江一收长剑叫道:“子方紧跟着姓钱的!他总不能把自己也烧死!”

虽然起火,却依然是在竹阵这中,是以卓大江叫何子方紧盯着我,只要我能出去,他们便能跟着出来,殊不知我也不知该如何出阵,一时之间,不禁呆住了。

那火趁风势,来得极是凶猛,片刻已至睫眉,咱们三人站在那里傻瞪眼,这时,忽然一个宏这的声音飘来:

‘卓大侠,你们在那里?”

是大江一听这声音,立刻喜道:

‘道长来了!”

当下大声喝道:

‘咱们被困在大火中心!”

不一会,只见两人从大火中如飞而至,正是武当掌教天玄道长和金刀骆,道长一冲进来立刻大叫道:

‘跟我走!”

只见他从那迷离的竹阵中左围右迥,身法如电,点苍双剑紧跟着他身后,我也老实不客气跟在点苍双剑的身后,也不知转了多少次,只觉迎面凌风拂来,不再带有烟味,已经出了火场竹阵。

他们四人才一立定脚跟,点苍双剑便叫道:

‘乌氏昆仲完了……’天玄道长大惊追问:“怎么回事?’当时我心中想:

‘今日的事好生奇怪,莫非是这几个家伙想借口杀了我?我早知道这些名门正派确视我钱百锋如同厉魔,哼……”

但回心一想道:

‘我还是先找左老弟,大概一切问题都可解释了,何必跟他们一昧蛮斗?”

想到这里,抬目一看,只见自己正立身在一个岔路口上,当下一个闪身便向右边一条路奔去,他们四人发觉时,要想追我,已是不及……”

钱百锋说到这里,歇了一歇,白铁军道:“杨老帮主和卓老前辈等人分手后,独闯星星峡求救兵去了,卓大侠等人又怎会出现在此?”

钱百锋道:“当时我也不暇细想,只是对他们愤恨无比,现在想起来,必然也是被人引入阵中困了起来。”

白铁军脸上露出惊色,喃喃道:“如果说……敌人布好了阵,先引开了懂得阵法的天玄道长,然后把点苍双剑及乌氏兄弟诱入阵中,再设法把钱老前辈你骗进去,最后再突然用毒配合你的拳势害了乌氏昆仲,轻而易举地把毒害天下豪杰的罪状加到钱老前辈你的身上……好周密的毒计!”

钱百锋长叹一声道:“现在分析起来,正是这么一回事……”

白铁军道:“钱老前辈你离开了他们四人,可有找到左老前辈?”

钱百锋又是一声长叹道:“下面的事情演得更离奇了,咱们歇一歇再讲吧……”

白铁军点了点头,这时两人已远离少林,前面一片丘陵,间或也有不大的平地,一目望去,只见小山林立。

钱百锋和白铁军放步奔了下去,走到一片林子前面,白铁军道:“左面有条小路。据我看来,若要走出这片丘林,走这条小路可以缩减一半以上的路程。”

钱百锋点了点头。

两人从左边小路走了下去,忽然听到一声轻轻的啸声,两人不觉怔了一怔,白铁军道:“这是什么声音?”

钱百锋笑道:“不知是什么騒人墨客,又在清啸抒怀了。”

白铁军道:“我有一点怀疑……”

钱百锋道:“怀疑什么?”

日铁军道:“为什么我们一走入这条路,啸声就起了,倒像是暗号似的,前辈你听,现在就没有再听到啸声了……”

钱百锋想了一想道:“你怀疑得也有道理,可能有人料定咱们会走这条捷径,便在前面设了埋伏?”

白铁军道:“晚辈不过是怀疑罢了。”

钱百锋道:“假设你的怀疑是对的,那么问题摆在眼前……”

钱百锋停了一停道:“谁知道咱们从少林寺一路下来?除非是那老和尚……他先下来了,又派人在这条路上设了什么伏……”

白铁军道:“还有……薛大皇也知道。”

钱百锋怔了一怔,白铁军道:“咱们是否继续前进?”

钱百锋道:“当然继续前进,加倍小心就是。”

于是两人继续向前奔去,走了不到半里路,前面一个急弯,两边都有大树,忽然弯道的那边传来一个惊骇的喝声:“……炸葯……”

钱百锋和白铁军不约而同地猛可站住,两人对望了一眼,钱百锋正自暗忖,那边喝道:“炸葯!千万不要动!”钱百锋听那声音,大喜叫道:“左老弟,是你!我和丐帮白帮主在一道。”

弯道那边正是左白秋,他别了左冰赶上少林,在路上碰上两个鬼鬼祟祟的汉子,当下把两人点住了,正问出“炸葯”两字,钱百锋和白铁军就赶到了

左白秋大叫道:“我发现了两个人在这里埋伏了炸葯,但是到现在还查不出机关在那里,你们千万不要动。”

钱百锋和白铁军抬目去,只是一条小道,向左弯去,两边都是大树。看不出端倪来。

只听得那边左白秋的声音:“炸葯埋伏在那里?你快快说出,免你一死。”

那两个汉子显然是抵死不说,左白秋气得厉声大叫,钱百锋开口问道:“左老弟,这个小弯使咱们两个见不着面,从弯道的中心算起,到你立足这处有多远?”

左秋白道:“大约两丈。”

钱百锋对白铁军道:“从咱们立足之处到转弯处,也有二丈路——咱们要不要试一试?”

白铁军道:“飞跃过去,中间在空中转弯,直落到左老前辈身旁?”

钱百锋道:“不错,如此完全凌空飞渡,可不会触动什么机关吧?”

白铁军道:“问题是那弯转得太急,冲力必然大消,能不能再飞两丈到达左老前辈身旁?”

钱百锋道:“咱们试一试——”他一面高声叫道:“左老弟,你一看不行的话,立刻发掌送我回来。”

只见他猛一吸气,身躯如同一支脱弦之箭,快无伦比的射向前方,到达两支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三章 不解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