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四章 擎天之势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道:“一言为定。”他行了一礼,转身如飞而去。

大街上,来往的行人拥挤得像是赶集一般,繁荣的市场边矗立着一栋高大的酒楼,虽说是酒楼,却的确大有气派,朱色的大木柱上横着雕花的巨木,正当中“天下第一家”五个大字龙飞凤舞。

这时,在二楼上,靠近窗边的小桌上,坐着一个虎臂熊腰的青年,他面对着窗口,一面缓缓呷着手中一杯陈年老酒,一面望着窗外的街景。

忽然,楼梯登登作响,三个魁梧的江湖汉子鱼贯而上,那三人一上来便是横眉竖眼地大喝大嚷,几个斯文客人连忙躲到一边去,酒保慌慌张张地赶过来,脸上堆着战战兢兢地笑容道:“三位大爷一路辛苦,快请坐,请坐。”

那三人中一个鹰钩鼻的汉子大声道:“赵小二,大爷们喜欢的好酒好菜只管上,咱们是又渴又累,要快点。”

那店小二连忙躬身答是下去了,这三个大汉走到正当中的一张桌子,各据一方地坐了下来,那鹰钩鼻子的大汉道:“大哥,咱们这一趟跑到百粤去,虽然辛苦了一些,可是这笔生意也做得真痛快。”

他对面一个满脸胡须的汉子咧嘴笑道:

就是咱们从百粤带回了那批葯材可也够瞧的了。

他身侧那个身着白衣的汉子道:“再过两个月,又是咱们宴请鸡角山王大哥他们的日子啦,今年咱们生意做得顺利,正好大大地铺张一下,叫鸡角山的好汉一个一个看傻了眼,哈哈。”

那鹰钩鼻子的大汉坐下来还不到半盏茶时间,又直着喉咙大叫:“小二,怎么酒菜上得这么慢?”

楼下酒保连忙答道:“请大爷们稍待,就来了!”

坐在窗口那青年忍不住皱着眉悄悄回头向这边望了一眼,他把手中半杯酒一口饮尽,又倒满一杯,回过头,仍然注视着街上的风景。

那满脸胡子的道:“说实话,咱们兄弟三人能混到今天这般地步,王大哥当年相助之德实是不能忘怀,咱们今年是该大大豪华一下,也省得人家说咱们崔家庄的兄弟小气。”

那坐在窗口的青年一听到“崔家庄”三个字,登时怔了一怔,然后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道:“呵,原来是崔氏三兄,弟在江湖上早就听说过这三个宝贝的姓名,原来是这般德行。”

那身穿白衣的道:“江湖上最近风云变幻,好些多年不见的成名人物,纷纷都重出武林,看到眼前就有一场腥风血雨,倒不如咱们三兄弟,没事打猎练武,做几桩单帮生意,过得快快活活。”

那鹰鼻大汉道:“三弟,你常说过这种没出息的话,难道你忘了当初咱们归隐时……”

那满睑胡子的大汉比了一个手势,嘘了一声,那鹰鼻汉子就没有再说下去。

这时,酒保已经送酒送菜上来,只见各色大菜一会儿就摆满了一桌,那鹰鼻汉子揭开酒罐来闻了一闻,大叫道:“好酒!”

说罢就拼命大吃大喝起来,坐在窗口那少年面对着窗外,似乎对身后一切大嚷大叫完全漠不关心,只是独自饮着。

那三个大汉也真能吃,风卷残云地把一桌大菜吃得一干二净,酒也喝得半滴不存,那鹰鼻汉子喝得红光满面,嚷道:“过瘾,过瘾。”

那白衣汉子笑道:“你瞧二哥那付饿佬相。”

鹰鼻汉子叫道:“不能怪我饿佬,实是咱们太久没有吃好酒好菜了,百粤地方虽然蛮荒,但每程有些异珍奇味倒也蛮不坏,偏是咱们碰见了那瘟神,追得咱们好苦,半个多月日夜赶程每天吃些干粮白开水,真他妈的活受罪。”

那满面胡子的道:“咱们跑得虽然苦,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瘟神简直厉害得有如神仙,那功夫……唉,实在形容不出来,反正见了他那么一招一式,咱们这几十年苦功就像是白练了一样——”

他说得口沫横飞,毫无顾忌,显然也有个七八分醉意了,那白衣汉子道:“不是咱们说没出息的话,姓崔的兄弟在江湖上混了那么多年,旁的不敢说,这一双招子可是够亮的了,我崔老三就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功夫。”

那鹰鼻汉子道:“那瘟神头脑好像有点不大管用,时常疯疯癫癫的,不过以他的功夫来说,我崔老二敢断论一句,他一定是天下第一!”

满面胡子的崔老大接口道:“天下第一,没问题,没问题!”

望在窗口的青年听到他们的这一番对话,似乎暗中注意上了,他头虽未转过来,却是一付侧耳倾听的模样。

这时那崔老二又道:“依我看来,那瘟神我半是从西藏什么地方来的。”

崔老三道:“何以见得?”

崔老二道:“试想中原武林里的和尚,要以少林寺的为最厉害了,可是那瘟神的招式那有一丝像是少林寺的?除了少林寺,中原不可能出这么一个人物来,而我听说西藏喇嘛庙里的和尚经常出些古古怪怪的厉害人物,是的……”

他还在滔滔不绝地继续发表他的高论,那窗边少年只听到“和尚”两句,立刻身躯为之一抖,他的脸上现出似惊似愕的表情,然后暗暗冷笑一声,思忖道:“哼哼,‘那有一丝像是少林寺的’?就恁你们这三块料还看得出什么少林不少林么?”

崔老大摸了摸胡子,打了一个响呃,一付酒醉饭饱的样子,点头道:“二弟说得有理,便是我也这般猜疑。”

那穿白衣的崔老三道:“听他说的话疯疯癫癫,可不知他对大哥和二哥喝酒喝醉后,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崔老二道:“那天他虽然醉了,可是据我看,那话多半是真的,惟一令我想不通的——”

说到这时停住了,崔老大道:“是什么?”

崔老二道:“他说这次马上回中原来,还要发动好几个高手助他行事,一定要马到成功——试想以他的武功,怎会还要找人相助行事,才能成功?”

崔老大道:“不错,天下还有谁能是他的敌手?”

崔老二道:“所以我觉得想不通,就是这一点,试想那姓白的小子能有多少道行?他这几年来虽然在武林中似乎是轰轰烈烈,但这完全是因为老辈高手纷纷归隐,稍微出色一点的小辈立刻就被捧上天,像咱们弟兄是隐退了多年,那当然是没话可说的了,但我崔老二可以断定,那姓白的小子,多半是个浪得虚名的家伙……”

坐在窗边的那青年听他说出这一番话来,脸上神色更是大大一震,但随即也就若无其事地举杯自酌,似乎漠不关心。

那崔老大道:“反正不管怎样,那疯和尚所说的如果是实,那姓白的小子大概就要遭殃了……”

其他两人立刻表示同感,然后又借着酒意胡乱吹了一会牛,最后崔老大站起身来道:“唉,酒醉饭饱,咱们该走了。”

他们三人旁若无人地走出出去,酒楼的掌柜亲自送到楼下。

那坐在窗口边的青年这才转身来,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冷笑,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崔氏这三个招摇撞骗的宝贝,江湖上往往传出笑柄,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然后,他嘴角的笑意消失了,一种近乎冷酷的严肃笼罩在他的脸上,他轻叹了一声,喃喃自语道:“白铁军呵,你的身价愈来愈高了。”

他把一小锭银子“啪”地掷在桌上,也不要找钱,便大踏步地走下楼去。

他走出拥挤的大门,向前面一直走过去,不多时,出了城门,只见一条官道笔直地向前伸展,似乎通向无上的遥远,他拍了拍衣裳,轻声对自己说:“这一路上,我可得加倍小心了。”

天色已晚,他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身形快得有如一缕轻烟,忽然,他的脚步慢了下来,因为他看见二十丈外的路当中立着一个人。

他在黑夜中虽然看不清楚那人的面目,但是他立刻机警地回头向后一望,果然如他所料,他的身后二十丈外也站着一个人。

他暗自苦笑了一下,忖道:“崔氏三个宝贝酒后胡言无意提醒警告了我,但是警告有什么用?到那里总要碰上的。”

他放慢了脚步,缓缓向前走,一面打量四面情形,只见两边都是陡壁与如削的山石,高达百丈以上,只有当中这崎岖的小道。倒像是大山中一道深深的裂缝。

他心中暗暗地想道:“想来当年杨老帮主夜出星星峡,那形势大概就如眼前这般了。”

他前行不及五丈,前面那人已开口大喝道:“姓白的小子,今天你还逃得了么?”

他一听这声音,心中立刻往下一沉,虽然他早已知道,但是当他确定了是这人的时候,仍然不由自主地经心底里一寒。

他暗暗叫道:“是的,果然又是这个武功绝高的疯老和尚——”

于是他停下步来,下意识地向后看了一看,只闻得后面那人沉声喝道:“白铁军,你不要存什么指望了。”

白铁军一听到这声形,心中又是一沉,他喃喃地对自己道:“完了!是魏定国!”

他飞快地把当前形势在脑海中打了两个转儿,结果是除了以死一拼,别无他途。

于是他仍然用缓慢的步伐向前走去,渐渐地,离前面那人只有七八丈远了,他可以清晰地看清楚,那穿着不伦不类的老和尚,正用一种难以形容的邪毒笑脸对着自己,他心中忖道:“现在至少证实了这疯和尚和北魏的关系——”

他的思想还待继续推想下去,但是眼前的情况不容许他继续多想,于是他冲着那和尚哈哈一笑道:“大师南游百粤乐乎?”

那老和尚惊愕地一怔,脱口道:“小子你消息灵通呵,怎么知道的?”

白铁军笑:“只有你们算计白某,白某不能算计你们么?哈哈,你们今日要在这里取白某的性命,白某何尝不是早已知之?咱们倒要瞧瞧今天是谁中了谁的计?”

那老和尚武功虽高头脑有时确实有点来不及,他傻呆呆地问道:“中你什么计?”

白铁军不理他,只是自顾自地盘算道:“钱百锋、左白秋、天玄道长、神剑卓大江,再加上区区在下凑个数,嗯,大概将就也就够了……”

那和尚听得有些心惊,不禁呆住了,只听得那北魏大喝一声:“不要听这小子胡扯!”

白铁军已经把握住这一刹那,忽地腾空跃起,身在空中,双掌一连发出五掌,只听得五声刺耳的空气回旋之声连珠而发,白铁军掌势一偏,无声无消地发出第六掌,力道之怪,令人乍舌。

魏定国身在远处,见到白铁军一起身这般声势,不禁暗叫一声:“糟了”同时他心中闪电般掠过一个又惊又骇的念头:“白铁军到了这种程度,武学造诣居然仍旧一日千里,除非有神仙之力助他?今日若是被他逃脱了,这辈子只怕再没有击毙他的机会!”

北魏一面想着,一面如一支飞箭一般赶了上去,这时,那怪和尚从傻呆呆中猛然惊醒,他一清醒过来,脑筋立刻就变得清楚异常,他一看白铁军的来势,立刻知道要糟,只见他一咬牙,竟然迎着白铁军的来势也是腾空而起,在空中依着白铁军的掌势,同样连发六掌!

高手过掌之际,一线先机足以影响到百招之后的结果,老和尚在先机尽失的情形下,以身阻敌,等于跳在空中,连挨白铁军六记杀的,然而这老和尚的武功之高委实不可思议,在这种情形,他被白铁军打得冲势全消,反而倒向后飘,然而在这后飘之势中,他居然把白铁军五记重掌———一化为乌有,直到第六掌。才听到他闷哼了一声,显然是吃了亏。

呼的一声,两人落了下来,二人一进一退,然而老和尚依然站在白铁军的前面,白铁军想突袭冲出的计划完全吹了。

在这一刹那间,白铁军对这老和尚简直服得五体投地了,他怔怔然望着老和尚,忘了身处危地。

魏定国松了一口气,他大叫道:“好招!”白铁军忖道:“现在我该如何?”

北魏呵呵冷笑,向前逼近。

白铁军气纳全身,脑中却依然在问着自己:“我该怎么办?”

他双目的余光注视着北魏的行动,只要北魏一有动作,他将立刻拼力抢攻,只见北魏猛然一跨步,忽然伸掌一拍一收,他那一拍竟是丝毫不带力道,一收之间,一股阴柔无比的力道才一并发出。

白铁军方一发劲,只觉对方先前那无力的一拍在这时候忽然也发出力道来,一阴一阳相辅之下,力道实在可怕。

白铁军骇然色变,北魏这等掌法简直是闻所未闻,不可思议,殊不知这正是魏定国的得意之作,唤作“落日赶月”,白铁军一招之中就平白失了先机,不禁大急——

但他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大高手,只在这一刹那之间,忽然整个身躯横倒下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四章 擎天之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