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七章 患难夫妻

作者:上官鼎

左冰想了想道:“你能肯定骆金刀已死了么?”

凌姑娘柔声道:“如果骆金刀没有死,这便是敌人姦计,咱们明知姦计,为什么一定要自投罗纲?”

这是她藏在心中已久的话,只是她见左冰对此事极是凛重,是以一直藏在心中不敢说,这时却觉四周危机重重,再也忍不住说了出来。

左冰道:“此事关系家父一生名誉清白,我岂能不去?”

他才说完,只觉手中一紧,一支又滑又腻的小手紧紧握住他,一股热流再冲而上,那凌姑娘柔声道:“咱们得千万小心。”

左冰点点头,两人伏身潜进,那凌姑娘轻身功夫极佳,紧紧随在左冰身后,行进间毫无声息。

又走了一会,只见前面立着一块木牌,左冰凑进一瞧,却是看不清楚上面字迹,他正要伸手去拔,凌姑娘低声道:“大哥小心。”

左冰一怔,只见凌姑娘从怀中取出一物,托在掌心之中,闪闪发着柔光。

凌姑娘上前,将手中之物在木牌上擦了两下,当下脸色一变道:“好险!好险!”左冰低声问道:“什么?”

凌姑娘将手中之物交给左冰低声道:“这是千年香鲸内丹,是验毒解毒至上宝贝,你瞧瞧刚才这丹珠流光四射,现下如何了?”

左冰伸手接过,只见那丹珠只有黄豆大小,此时果真是黯然无光。

凌姑娘道。

“此牌有剧毒,咱们差点着了道儿。”

左冰心中大是惭愧,他起先还怕这姑娘跟来误事,却未想到如非这姑娘机警,一上来便差点吃了大亏。凌姑娘道:“你看清楚这木牌上字迹么?”左冰摇摇头道:“我运尽目力,但天光太暗,什么也看不见。”

凌姑娘轻轻一笑道:”

“我却有法宝。”

她边说边从怀中又取出一物,登时两人立身之处都亮了起来,左冰注视那木牌,只见原来是个路标,上面鲜红地画了一个骷髅头,写了一行字:“死亡之路。”

左冰轻轻哼了哼道:“死亡之路,那倒也不见得。”

忽然心中想起一事忙道:“你快将这玩意儿收起,不然敌暗我明,更易着了敌人道儿。”

凌姑娘道:“大少爷,如果待你想起,只怕敌人早已下手,此处四周野草茂密,我这明珠放光不过方圆三尺,你紧张作甚?”

左冰讪讪一笑,凌姑娘收起明珠,左冰要还她那千年香鲸内丹,凌姑娘摇头道:“你收着吧!日后总有用处!”左冰想了想道:“还是你收到身旁的好!”

凌姑娘道:“我还有好几枚哩!你推辞做甚?”

左冰想到一句话:“其实你收着也是……”

刚刚说了一半,只觉此时危机重重,实在没有心思再说什么俏皮话便住口了。

凌姑娘却追问道:“你怎么话说了一半又收回,鬼鬼祟祟地像个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左冰微微一笑道:“我说了姑娘可不准生气。”

凌姑娘心中一想,脉脉含羞,但她随时随刻都想听左冰讲些心中之话,当下不顾羞涩,柔声又逼了一句道:“我怎会生你的气?”

左冰温柔地道:“我说这宝贝儿收在你身旁,和收在我身边还不是一样的么?”

凌姑娘心中早就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来,但聆听这俊美男子如此多情的说着,当下心中颤动不已,握着左冰的那支手更紧了。

凌姑娘嫣然一笑附耳低语道:“你知道便好!”

左冰一振精神,紧张之心微去,对凌姑娘道:“多亏姑娘细心,我此刻想起来实在惭愧。”

凌姑娘轻轻哼声道:“你一路上来,一直后悔不该带我这个累赘是不是,我好心不得好报,现下却又如何?”

左冰讪讪道:“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凌姑娘一耸鼻又道:“你知道便好!”

左冰沉吟一刻道:“咱们与其偷偷摸摸去倒不如在摇大摆前去,反正是去蹈陷阱,却又能怎的?”

凌姑娘想了想道:“你说得也有理!”

左冰凌姑娘长身而起,顺着那木牌所指途径,施展轻功踏草而行,行走如风,却都是屏气凝神,一丝不敢大意。

两人在草叶中行了一会,忽然前面一亮,两人连忙隐身,只见地势已是开朗起来,原来已到了小山山顶,那山顶却是一块方圆数十丈的平地,稀稀落落长了几株大树,其中一株树上挂了一盏孔明灯,将四周照得有若白昼。

那挂灯大树之下,一对石儿石凳,坐着两位老人,正在聚精会神对奕,左冰瞧了一眼,心中陡然一震,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两上老者似乎全副心都在对奕苦思,并未发觉左冰及凌姑娘一起上了山。

凌姑娘轻轻向左冰招手低语道:“咱们藏起来,索性给他们来个捉迷藏。”

左冰伏身而行,走近凌姑娘藏身草叶之中,凌姑娘又道:“这个老者不知是何路数,反正都不是好东西,咱们想个法儿耍他俩人一下。”

左冰心中一直跳动不已,半天也不能平静,凌姑娘讲的话根本便未听进,凌姑娘何等机警,当下一怔,低声问左冰道:“你认得这两人是不是?”左冰声音更低道:“那靠左边的人便是名满江湖的骆金刀。”

凌姑娘也是吃了一惊低语:“骆金刀当真没有死?”

左冰茫然应道:“我可不知道,那右边的人你道是谁?”

凌姑娘睁大眼睛,心中茫然不解,左冰沉哑的声音道:“那右边的老者,正是家父!”

凌姑娘一听,几乎叫了起来,半晌道:“原来……原来……他老人家便是……便是武林中最神秘的左老先生!”

左冰道:“我心中虚得紧,姑娘你有何高见?”凌姑娘想了想低声道:“你再瞧瞧清楚。”

左冰附耳道:“错不了!”

凌姑娘闭目苦思一会,两人同时道:“有诈!”

凌姑娘道:“如果是令尊与骆金刀对奕,咱们在此说话虽低,能逃出两位前辈之法眼么?”

她声音故意提高,左冰点点声道:“我上去探探虚实。”凌姑娘道:“咱们先投个石子去探探。”

左冰顺手摸到一块小石,右手双指一弹,那石子挟着一缕突风直往“骆金刀”面门袭去,他虽知有诈,但心仍存偏心,先找那“骆金刀”试试。

那石子疾若强矢,“骆金刀”仍是分纹不动,砰的一声,石子正击面门,反弹得老远。

左冰心中恍然大悟忖道:“原来是两尊石像,但这雕像之人,手工之巧,也是一代高匠了。”

他大叫一声道:“姓杨的,你还有什么诡计快施出来,在下既来之岂会畏缩了?”

他喊完四周却是寂静一片,左冰微一沉吟,当下大步向前而去,凌姑娘急叫道:“且慢!”

左冰回头,只见凌姑娘拔出长剑上前,示意他也出剑,左冰刷的拔出“鱼肠”短剑,两人一步步走向那两尊石像,目观四方,却是未发现半点可疑之处。

两人走到离石像五尺左右,突然间那石像一沉,嚓嚓声大起,两人只觉眼前银光乱闪,满天暗器直往两人袭来。

左冰一抖剑,运起内劲呼呼挥了几个大圈,那漫天晴器或是纷纷坠地,或是无影无踪,但事起陡然,一时之间也是手忙脚乱,那凌姑娘更是狼狈不堪,长袖已被飞刀割去一截。

左冰长嘘一口气,剑子在空中又划了几下,漫天却是丝丝剑气,那一对石像中暗器已然放尽,机簧一阵连响之后,忽然徐徐下陷。

左冰一松气,沙沙之声大作,那剑上所吸的暗器都坠落下来,凌姑娘咋舌道:“好厉害的诡计,好厉害的‘先天剑气’。”

左冰豪迈地道:“倒底还是‘先天剑气’厉害些?”

凌姑娘向他扮了一个鬼脸,心中那时沉重已极,这路上处处都是死亡陷阱,而左冰又势在必行,除了加倍小心,实在别无他法。

左冰上前,只见石儿上横放一个棋盘,上面放了几十个棋子,那时并无纵横方格,棋盘正中,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左白秋、骆金刀死此树下。”

左冰勃然大怒,一运劲,弯身挥剑几上棋字迹刮去,那剑尖才一碰棋盘,蓦然一阵剑风,每枚棋黑白棋子之内,都射出一把细若牛毛针雨来,左冰立身之处,不过半尺左右,眼看再难逃过劫数。

凌姑娘惨然大叫,双手蒙眼睛不忍目睹,左冰身临绝境当下长吸一口真气,剑尖忽然倒转自刺,剑光连闪,身子暴然倒在地上。

那凌姑娘凄然哭了起来,奔上前去,只前左冰面向下倒在石儿之前,当下她只觉脑前一阵昏弦,金星乱冒,再也支持不住,昏倒地下。

四周静悄悄地,过了半晌,忽然一个沉着的声音道:“姓左的,好一招‘孔雀开屏’,在下开了眼界。”

左冰斗然翻身而起,冷冷地道:“姓杨的,你虽诡计多端,却未能伤在下分毫,在下身有骆老爷子亲笔书函,你敢现身见我么?”

那沉着的声音吃吃笑道:“算你小子机警,咱们迟早得见面,此时还不是时候,告诉你,骆金刀坟墓便在后山山麓,在下在彼处恭候。”

左冰冷冷道:“便是刀山枪林,在下照样前去。”那人哈哈大笑道:“左白秋有子如此,死可瞑目矣!”

笑声一止,四周又是寂然一片,那人已走得远了,左冰听他话中带刺,正要开口回敬几句,但心中忽然转了一个念头,脸色都变得苍白了。

他心中暗自忖道:“那骆金刀昔日在江湖上终年行镖,他的相貌自然为人所熟,可是爹爹隐身多年,近年虽是重出江湖,但绝少与人照面,那石像栩栩若生,如说那石匠只与爹爹照过数面,便能恁记忆雕凿姑此生动逼真,这事再难令人相信,但如不是如此,爹爹难道……”

他想到此,再也不敢想下去,他瞧了瞧那昏倒的凌姑娘,心中真若一团乱草,方寸全失,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隔了良久,他转念忖道:“恁姓杨的几个人怎能把爹爹困住?但骆金刀不也是身具一代宗主的武功么?不会的!不会的,便是北魏亲自出手,爹爹也不含糊,严格说一点,爹爹不定会输过北魏。”

他想起不久前父子相偕而行,爹爹曾说过:“当今天下,除东海二位董先生外,其余诸子,只在伯仲之间。”

自己童心未氓,追问一句道:“北魏魏定国比爹爹如何?”爹爹道:“如果他这些年来,武功臻境只依照常理增长,那么或许逊爹爹半分,也未可知。”

自己当时心中那份高兴是不用提了,只觉爹爹雄风尽复,豪气陡增,世间再无难事了。

想着、想着,心中渐渐安定下来,弯下身去,只见凌姑娘急痛攻心,犹自昏迷未醒。

他轻轻在凌姑娘背后脉道拍了两下,凌姑娘悠然醒转,一睁眼只见左冰正在捏自己人中,鼻内一痒,不由打了一个喷涕,左冰温柔地道:“你放心,我好生生地一点没事。”

凌姑娘用手揉了揉眼睛,眼前心上人确是活生生地并无半点异样,翻身坐起道:“大哥,咱们是在梦中么?”

左冰柔声道:“我原想诈死,以引出敌人现面,想不到未骗到敌人,倒吓着了姑娘。”

凌姑娘道:“我真役有用,我真没有用,如果……如果……您真的受了暗器,我这般不争气,还谈什么报仇……雪……恨?”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左冰轻轻拍着她秀肩安慰地道:“是我不该吓了姑娘,好姑娘别哭,别哭!你一哭我心里乱得紧,什么也不能想。”

凌姑娘脸色一变哽咽道:“都是您不好,您难道不知道我心里多么悲痛么?”

左冰自以为施计可骗出施暗器之人,自己放手和他干,却是弄巧成拙,苦了这个多情姑娘,当下心中甚是羞愧,连声陪不是。

凌姑娘悲痛之情一去心想其实左冰也并没有犯什么,只怪自己不争气,这当儿竟是昏倒,瞟眼只见左冰不住软语陪话,作揖哄自己转颜,当下心中一甜,嫣然笑道:“下次再也不可以吓我了。”

左冰连声道:“当然不会,当然不会!”

凌姑娘道:“我刚才昏倒之际,发生了什么事?”

左冰照实说了一遍,凌姑娘皱眉沉吟一刻道:“翻过山麓,便是骆金刀之坟,大哥,咱们便是寻个骆金刀之坟,却又能怎的?”

左冰道:“如果真是北魏他们一伙人干的,这笔血债自然须得偿回。”

凌姑娘道:“如果敌人故布假相,咱们什么也查不出。”

左冰知她有劝阻之意,但不见真相,自己实在不甘心,心一横道:“事已至此,难道还能退缩不成?”

凌姑娘默然,两人相对一瞧,不再多说,握剑一步步前行,翻过山顶,只见小山背后反倒平缓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七章 患难夫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