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八章 龙虎聚会

作者:上官鼎

左冰茫茫然点了点头,但他根本没有听见白铁军在说什么,白铁军道:“渐渐的我有一种预感,那土木堡大变的秘密,就在最近就要水落石出了……”

左冰嗯了一声,微风吹了过来,白铁军左臂的衣袖飘然荡起,左冰着那空荡荡的衣袖,忽然再也忍不住,颤声叫了起来:“大哥……白大哥……”

白铁军吃了一惊,他转首望望左冰,左冰轻轻抓着那只衣袖,低声道:“白大哥……你的手臂……”

白铁军怔了一怔,但他随即呵呵长笑起来,他伸出仅剩下的右手,拍了拍左冰的肩膀,大声道:“大丈夫立于天地,纵使残肢断体,只要心志不馁,便是双手齐断,照样能好好地活下去,何况我还有一只手臂哩……”

他说到这里,扬起了那支右臂,他的脸上忽然泛出了一种异样的光采,他喃喃地道:“……我还有一只手臂,这只手臂曾从两个天下第一等的高手围攻中杀了出来,我……我有什么遗憾?”

左冰怔怔然望着白铁军脸上动人的光采,他想着白铁军所说的每一个字,他终于激动地紧握住白铁军的手,喃喃地道:“白大哥,你说得对,我……我是太儿女之态了……”

白铁军豪爽地大笑起来,他强打着开玩笑的口吻,拍着左冰的肩膀道:“像我白铁军这等粗汉子,只要武功不废,断条把手臂实在也算不了什么,若是像你左老弟这等俏俊的少年断条手臂,那可要叫天下的娘儿们心痛了。”

左冰听得怔了一怔,白铁军从来不会用这种口吻说笑,他知道白铁军是想故作轻松地扯开话题,他深深地看了看这位敬佩的白大哥一眼,然后道:“大哥,咱们上路吧!”白铁军道:“咱们目下到何处去?”左冰道:“我和爹爹及钱伯伯分手的时候,说好一个月后到少林下分手之处相会,如果我不去的话,他们自会到洛阳来找我,现下分明一月之期早过,咱们即使赶去少林,也见不到爹爹他们,到不如就在这里等等——”

白铁军道:“在城里还是在这附近等?”

左冰道:“城里人多且杂,咱们不如在这里附近等候,反正他们若来洛阳,一定经这里过——”白铁军点了点头,道:“就依你的。”左冰道:“这些日子来,我东跑西跑,野外夜宿已成了家常便饭。”

白铁军听他说这话回想起初逢左冰时的情景,那时的左冰嫩嫩的初出茅庐,什么事情都不懂,只有一腔初生之犊的冲劲,如今的左冰的确是老练成熟多了,想起那时的情景,历历如在眼前,然而时间却是如飞而过了,白铁军想到这时,望了望左冰,不禁在心底里莞尔一笑。

他们走到一片林子里,找到一棵大树,两人不约而同地倚着树杆坐了下来。

白铁军倚着那树干,坐在柔软的草地上,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一张雅气而俏俊的小脸,也是在这样的傍晚,也是倚在这样的树下那神密的小姑娘偷偷地留下警告的字句,悄然而去,他不禁暗中喃喃地道:“菊儿,菊儿,你现在在何方?”

这屎维天旁最后一道彩霞悄悄地隐入黑暗中,夜笼罩了上来。

左冰道:“白大哥,你在想什么?”白铁军吃了一惊,他嗫嗫地道:“没……没想什么……”

左冰道:“有一件事,我……我很难相信——”

白铁军道:“什么事?”左冰道:“白大哥你独臂杀出魏定国和那疯和尚的围攻,大哥的功力我是知道的,但——”

白铁军打断他的话道:“不要说你不信,便是我自己也不相信,北魏和那疯和尚任保一人都在我之上,但我在他们毒辣的逼攻下,却忽然悟出一种与武学道理完全相反的武功,威力之大,却是骇人至极——”左冰喜道:“如此说来,大哥,你虽然断了一条手臂,我倒该向你道贺了——”

白铁军道:“魏定国从始至今,总想取了我的性命,好几次恁良心说都是侥天之幸没有让他如愿,但是如今,兄弟,不瞒你说——”

他说到这里,脸上那种的神采又飞扬起来,他一字一字地道:“如今若是再碰上他,他想取我性命,怕是难之又难的了!”

左冰听着这豪壮的话,怔怔然望着白铁军,他心中暗暗地想道:“从古至今,如此年轻地攀上武林这巅山,恐怕寥寥数不出几人来啊!”

白铁军道:“兄弟,你想想——”

他说到这时,忽然猛然一停,压低了声音道。

“小心,有人声——一”

在冰也听到一阵异样的声音,两人悄悄地伏下身,只所得一种奇异这极的尖啸之声响了一下,便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左冰低声道:“是什么声音?”

白铁军摇了摇头,只是倾耳凝神倾听,过了一会,那尖啸之声又隐隐传来,似是随着风吹而至,然后一个轻微而沉闷无比的震声传了过来——

白铁军和左冰几乎是同时低声喝道:“有高手在过招!”

白铁军判断了一下方向,指着东边的山坡道:“怕是在山那一边——”左冰道:“不错,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白铁军点了点头。

左冰抬头看时,天空一轮明月高照,清辉遍洒之下,四周景物历历,他们矮着身形经林子里跃出,飞快地奔向那山坡。

白铁军斜侧着身躯,一个翻身如同贴着地面一般飞出了五丈有奇,他身如四两棉花落地,没有发出丝毫声息,侧首看时,左冰正悄然伏在他的身旁,他心中一阵赞叹,忍不住低声道:“兄弟,你们家的轻身功夫我白某是口服心服了。”

左冰轻轻拍了他一下,两人不发丝毫声息地滚上山坡。

愈接近那山的顶点,那尖啸异响渐渐清晰起来,只听得那异响一扬一沉,四周空气都似为之一凝,白铁军忽然止住了身形,脸上满是骇然的惊色,左冰道:“怎么了?——”白铁军低声道:“你猜这是什么声音?”

左冰望着他满脸的骇然之色,不解地摇了摇头,白铁军道:“那是剑上发出的声音!”

左冰也是骇然,两人如飞奔上山坡,只见月光照耀下,远处两人个人影成了模糊的一片影子,一道匹练如游龙腾空一般,那尖锐的怪啸声就是从那光之中隐隐飘出。

白铁军和左冰几乎是同时呼出:“天下第一剑!”

那剑光翻光中,持剑的人,正是卓大江,细看那另外的一人,白铁军触目心惊,喃喃道:“魏定国!又碰见了你!”

这时两人距那边战场尚有数十丈这远,但在月光下却能看得一清二楚,只见那卓大江忽然由慢而快,剑光如rǔ水交融,仿佛仿佛周围十丈内已成了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境地,白铁军忍不住叹道:“论剑,除点苍卓氏天下再无能及此者!”

魏定国却也在这一霎时之间展开以快打快的功夫,只见他飘飘然在那密集剑光之中穿出穿入,每一举手投足,无不是绝妙佳作,那掌式式漂亮,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左冰道:“我们要不要走近些去看看——”

白铁军谨慎地道:“咱们沿着坡边潜过去。”

两人沿着坡边移了过去,只听得那边剑气之愈来愈急,白铁军低声道:“十招之外,咱们就要大开眼界了!”

左冰凝目望去,堪堪数到十招,只听得卓大江一声长啸,声如虎啸龙吟,震得整个山上林木簌然,卓大江忽然腾空跃了起来。

只见他身如蝴蝶翻飞,剑如蜻蜒点水,每一招都仿佛化成了十招,却招招可虚可实,取位全是敌人致命要害,丝毫也不差错,尤其的是他那剑光跳动如此之快,却如挟着万斤巨力一般,每一移动,立刻发出尖锐啸声——

左冰忍不住叹道:“天下竟有如此剑法!”那边魏定国忽然仰天长笑,大喝道:“卓大江,这大概就叫做‘神风剑’了?”

卓大江蓦地又是一声大喝:“还我女儿来!”

他声如雷霆,剑出如山,魏定国走偏锋抢了五招,脚下却倒退了五步。

左冰一听他叫道“还我女儿来”,不由全身一震,他喃喃道:“莫非卓……姑娘被北魏害了?……”

白铁军道:“你说什么?”

左冰道:“没……没什么,咱们再走近一些去看看。”

俩人沿着山坡直奔过去,只见那边在这一霎时之间,形势又已太变,天下第一剑的卓大江忽然大奋神威,只见他步步进逼,名重天下的北魏竟在他雷霆般的剑威之下,被迫退了十步。

白铁军道:“你注意到没有——”

左冰道:“什么事?”

白铁军道:“北魏未败而退,却是每一步暗藏玄机,只怕就有杀着,奇的是卓大江,他……他……”

左冰此时功力虽然已臻一流,但是对于真正殊死血斗的经验却仍是不够,白铁军却是自出道以来,大小血战何止数百,经验之丰较任何武林老前辈绝不稍让,他指着那边道:“奇的是卓大江是身经百战的剑上高手,怎会丝毫不觉地依然抢进?”

左冰仔细一看,果然也发现到这一点,他忽然道:“不好,我看卓老前辈似乎有点不对劲——他似乎理智已失的样子——”

白铁军被他一提醒,果然发现情形不妙,他连忙叫道:“咱们快赶过去,只怕北魏杀着出手就在倾刻之间!”

他一拉左冰,两人如流星般赶了过去,那边卓大江又是一声怒喝:“魏定国,你还我女儿来!”紧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卓大江施出了天下第一剑的独门绝学七伤神剑!

当年鬼影子左白秋奔落英塔,闯到第三关时,点苍双剑合力施出七伤神剑,左白秋虽然奋力过关,却被那七伤神剑一击之威震得真力全消,到天玄道长出现时,已是强弩之末,终于被一击而倒。

这时卓大江面对着大名鼎鼎的北魏,终于又施出了这独门绝学,只见他整个人忽然跃起,接着剑上尖锐啸声斗敛,霎时之间四周有如死一般的寂静——

紧接着,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破空异声斗然爆出,卓大江已在这一声巨响之中身剑合一,以雷霆万钧之势猛然攻向魏定国!

魏定国的脸上却在这一刹那间飘过一种阴惊无比的表情,不慌不忙地斜跨半步,忽然门户大开——

白铁军见他门户大开,胸中忽然掠过一个念头,他想起来自己识得这一招,在那狭道绝壁间自己浴血死战时,就曾大大吃过这一招的苦头,他大叫道:“不好,咱们快——”

他猛一跃身,整个身形有如脱弦生箭,直向那边猛扑过去,左冰也同时发动,飞快地起身跃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卓大江的七伤神剑堪堪以雷霆万钧之势发出,魏定国忽然双掌一合,大喝一声:“撤手!”

只见他双掌斗然像是化成了千万只,一连两声闷雷般的巨震发自他的掌势中,看不清是怎么一事,卓大江的长剑忽然被北魏一指弹中,“叮”然一响,卓大江手中只剩了半截长剑!

卓大江手中长剑忽然短了一半,立刻招式成空,魏定国却在这一霎时之间大下杀手。

只见他一掌拍来有如无形,却是疾如闪电,重如泰山,卓大江一着失而全盘陷入险境,他猛伸左掌,一掌迎了上去,只听得轰然一震,卓大江退了三步——

卓大江恁一剑纵横武林,成了当今天下公认的第一剑,但他掌上功夫较之北魏这等盖代高手却是远逊,他一掌接下,已觉不妙,然而魏定国如何会放过这千载难逢之机,他闪电般接连又出两掌——

这两掌真乃魏定国毕生功力可聚,卓大江奋力接了一掌,胸中血气翻腾,他没有信心再接第二掌,然而在这情形下,他的手中剑却是无法递出半招,他心中狂呼道:“只要能歇过半招气,我右手一递出,虽是半截剑,天下有谁能伤我?”

但北魏怎会给他霎时之机,卓大江只觉排山倒海般的掌力又至,他髯须发俱张,双目如炬,猛然一收左掌,力道尽撤,右手半截剑却是如电点出—一

他是拼了挨一掌要在北魏身上留下一点记号,魏定国冷笑一声,右臂一探,掌势忽然快了一倍有余,眼看卓大江要在剑势未足以前就得倒下,卓大江蓦地大吼一声,手中半截剑如一道银光飞出,“呜”然一声射向魏定国小腹—一

“乾坤一掷”!这点苍神剑中最后一记杀着,施出这招的时候,施的人多半是不想活着回去了,魏定国骇然而退,整了身躯在斗然之间平拔了起来,那半截剑子擦过他的小腹,堪堪差了半分落空而去,魏定国落了下来,冷笑着道:“卓大江,咱们冉干吧!”

卓大江手无长剑,一连退了三步,魏定国一扬掌,正要劈出——

他的背后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八章 龙虎聚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