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六十九章 点苍之剑

作者:上官鼎

左冰颤抖着,激动地道:“是爹爹和钱伯伯!”

白铁军也兴奋起来,他紧握住左冰的手道:“好极了,好极了!”

这时,那黄土路的尽头,两点人影愈来愈大,终于到了眼前。

左冰在路旁的林中轻叫道:“爹爹——”

左白秋猛一停身,低声道:“是冰儿么?”

左冰和白铁军走了出来,左白秋道:“啊,白帮主也在这里——”

白铁军恭声道:“左老前辈,钱老前辈——”

钱百锋道:“白帮主别来无恙乎。”

左白秋道:“冰儿你怎么没有到约定的地方去?咱们等了你好几天。”

左冰张口慾答,忽然想起这一段日子里自己历尽了多少变故,从抢得骆金刀遗书开始,中了杨群的埋伏,性命险些送掉,而自己却在这九死一生中匆匆与凌姑娘成了夫妻……

这一切一切,从何说起呢?只是慾言还休罢了。

左白秋见爱子面色有异,正要开口追问,白铁军已道:“北魏与那疯和尚在那边与点苍双剑决斗,咱们要快些过去才好!”

钱百锋吃了一惊道:“疯和尚?在哪边?”

白铁军指了指山坡的那里,钱百锋和左白秋同时发现了白铁军的手臂——

他们两人凝视着白铁军的断臂,没有说话,白铁军低声道:“晚辈中了北魏和那疯和尚之埋伏,手臂中毒,是我自己切断的……”

钱百锋和左白秋互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白铁军道:“咱们快过去吧!”

他们向着山坡那边纵去,锋百钱伸手轻轻拍了拍白铁军的肩膀,白铁军回头一看,钱百锋低声道:“白老弟,你是条好汉!”

白铁军忽然觉得一股热流从心底直冒上来,不知为什么,自从断臂之后,自己从来没有自怜自伤的感觉,这时竟然有一些热泪盈眶,他连忙一转头,低声道:“咱们快——”

他四人快如闪电地奔上山坡头上,这时,坡下,就在卓大江昨日苦战魏定国的地方,两道剑光如同长空电击一般绕击着北魏,当真是龙腾虎跃,兔起鸢落。

钱百锋道:“点苍双剑看家的本领施出来了?”

左白秋道:“那疯和尚呢?”

左冰道:“大概尚未现身,但他必然埋伏在附近。”

白铁军道:“还有两个人也在附近,不知是敌是友,但是——”

左白秋道:“但是什么?”

白铁军道:“但是多半是杨群和那虬髯汉子——”

左冰道:“不管怎样,咱们这边力量是足够了。”

钱百锋道:“等会咱们最主要的是把那疯和尚牵制住,我看,由我来对付北魏——”

他话未完,白铁军一字一字地道:“北魏交给晚辈吧!”

钱百锋怔了怔,他望着白铁军坚毅的脸,左肩下空荡荡的衣袖,然后点了点头道:“不错,白老弟会对付北魏是再好也有没了。”

他停了一停继续道:“我和冰儿负责牵制那老和尚,咱们务把他生擒,左老弟你对付那杨群和虬髯汉子,并负责支援各处——”

他说着望了左白秋一眼,左白秋明白他的意思,是要他多多注意白铁军那一边。

左冰道:“咱们何时动手?”

钱百锋道:“疯和尚何时出手,咱们就何时动手。”

他双目凝视着下面的激战,暗暗感慨地叹道。

“想我钱百锋关在落英塔中之时,一心一意只想出得塔来,先寻卓大江兄弟大战几百合再说,却不料现在躲在这里准备援救点苍双剑,世事可真难以逆料呵……”

这时,点苍双剑两支剑子已织成了一片密不透水的剑幕,魏定国掌出如斧,发出鸣鸣怪响,左白秋是尝过点苍双剑合壁之下的威力的,他回忆当年独闯落英塔的往事,不禁在心底里长叹一声!

左冰低声对白铁军道:“你瞧北魏能从点苍双剑的威力下扳回攻势么?”

白铁军凝神看了看场中战况,皱了皱眉,然后缓缓地道:“魏定国就要反击了!”

他话声未了,忽然一个霹雳般的暴震从下面传来,魏定国的大喝声震得四周林木籁然:“呔,看掌!”

左冰连忙向下看,只见魏定国忽然之间抢攻起来,每一掌都象是排山倒海一般,然而掌势之快,真叫人看见了仍不敢相信。

钱百锋喃喃叹息道:“南北两魏……南北两魏……”那边卓大江大喝道:“好掌法,咱们兄弟一生练武,能亲手与这等盖世掌法拼过一次,虽死何憾!二弟,银河倒卷!”

只见双剑合壁,一片浑厚的银光从霍霍剑气中飞了出来。然而就在这时——

魏定国骤发霹雳神拳,一连五声暴震。竟然徒手把点苍双剑逼退了五步,而到了一大堆巨石边。忽然之间,魏定国大喝一声道:“是时候了!”

只见那一片巨石的左边飞出一条人影,快如闪电的掌盖下,从身形上看正是那疯和尚!钱百锋低喝一声:“不好,咱们快!”

在这同时间里,那片巨石的右边又飞跑出两条人影,飞快地扑向点苍双剑。这回左冰看清楚了。正是杨群和那虬髯汉子。

左白秋、钱百锋、白铁军、和左冰四人如四颗流星飞奔,下去,速度之快,令人不敢置信。

那边,点苍双剑被这突然出现的左右夹攻所逼,又退了三步,他们两人堪堪退出三步,魏定国蓦地大喝:“退!”

只见疯和尚和杨群等三人如蜻蜒点水,一触即起,疾如闪电地倒窜而退,同时间里。魏定国须发俱张,双目尽赤,举起双掌猛向对面巨石击去。

只听得轰天一声暴震,一股火花从地底下直爆出来,漫天都是碎石碎土,钱百锋大喝道:“炸葯!”

他们四人飞快地伏地一滚,再站起来时,只见满天烟尘弥漫,硝磺冲鼻,点苍双剑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钱百锋大怒喝道:“魏定国,你要不要脸?”

魏定国定目一看,只见来的是这四个人,心中不由一寒,他冷冷地笑道:“兵不厌诈,这又有什么不要脸?”

钱百锋怒吼道:“你除了诡计,还会别的么?”

魏定国道:“卓大江把你逼进了落英塔,你不找他晦气,魏某替你出了一口气,你倒怪到魏某头上来了。”

这时左冰已奔到那疯和尚身边,疯和尚对准左冰就是一掌,钱百锋怕左冰有失,连忙照预定计划,飞身过去接应,硬接了疯和尚一拳。

魏定国仰天狂笑,他笑声方了,白铁军已站在他的面前,冷冷地道:“魏定国,咱们又碰上了!”

魏定国道:“怎么?你要管卓大江何子方的事?”

白铁军强忍胸中万丈怒火,冷冷地道:“你谋杀卓老前辈的事不提,便是咱们间的帐也该清算一下了!”

魏定国厉声道:“卓大江何子方是你的榜样!”

白铁军一字一字地道:“魏定国,你想再谋我性命么,怕是难如登天了!”

北魏指着白铁军道:“白铁军,你不过是侥天之幸借着混赖的低级手段逃出老夫的手掌,老实说,哼——”

白铁军道:“怎么?”

魏定国道:“老实说,以你的年纪,能有这般武学造诣,委实是不错的了,不过若是老夫要取你的性命,那还是易如反掌——”

白铁军仰天大笑道:“白某一支独臂在你和那疯和尚围攻之下尚且不在乎,何况今日?”

魏定国望着白铁军,怔怔地显然被白铁军那豪气干云的神采震撼了,过了一会,他沉声道:“白铁军,为什么天堂有路你不走?”白铁军默然不语,魏定国道:“实在说来,老夫名震天下之际,白铁军你未出世,老夫何必寻你的晦气?”

以魏定国的身份,竟然说出这句话来,那已是天大的怪事了,白铁军怔了一怔,然后一字一字地道:“魏老前辈,从表面看来,不错,白某与你河水井水不相犯,可是——”

他停了一停,继续道:“可是你要记住,杨陆是白某的义父!”

魏定国尖声笑道:“杨陆死得骨头都成灰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白铁军冷冷地道:“魏定国,十年前的事,就快水落石出了!”

魏定国听了这句话,悚然动容,忽然猛一伸手,呼的一掌对准白铁军当胸拍来,魏定国何等功力,这时敌对的又是白铁军,他这一掌委实深厚之极,四周空气随着他这一掌之力带动,发出呜的一声!

白铁军丝毫不退不让,他略一沉肩,独臂猛探,呼的一掌硬迎而上,只听得轰然一震,两人竟是功力悉敌,不分上下!

魏定国向左略一跨步,两掌齐向白铁军两肋切到,掌风呜鸣,威风凛凛——

白铁军独臂呼呼劈出,就如此连挡两记,依然不分胜负。

魏定国大喝道:“你再接我一掌试试!”

白铁军道:“放心,白某今天不会退了!”

魏定国猛然施出大力金刚掌来,只见一股狂飙如巨浪一般扑向白铁军,白铁军面色凛然,独臂一扬,施出的是惊世骇俗的大擒龙手!

大力金刚掌原是少林寺的镇山绝学,魏定国此时施出,虽是少林神掌的路子,然而用劲之道却又不尽相同,魏定国乃是武林一代宗师,他潜心改革之下的大力金刚掌比之少林绝学威猛并不稍让,却多了几分险狠毒或之处。

白铁军自弱冠成名以来,虽然短短只有数载然而他身为丐帮帮主,在武林中从南到北,身经何止数百大战,他一感拳风,已察觉到北魏这一掌的异处.于是他毫不考虑地发出大擒龙手来,同时身形暴退!

铁百锋大喝一声:“大擒龙手,白老弟,好掌法!”

两股至刚至强的掌力一碰之下,四周空气为之一旋,白铁军在身退之中仍感到一股莫明其妙的阴柔之劲直传过来,他急忙再次一掌封出,化去余劲,然而他心中却是骇然已极。暗忖道:“大力金刚掌可算是世上最刚强的掌力之一了,然而他的掌力中居然夹有纯阴之劲,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了!”

他扬起目来望了望北魏,魏定国也正凝目望着他,两人的目光中都有一种难以解释神情,过了一会,白铁军道:“魏老前辈你这一招从大力金刚掌中发出阴柔之劲,扭转武学常理,白某是服了!”

顷刻之前,他还用狂傲的话喝骂北魏,此刻他说服了,却是任何人也可听得出诚恳无比,魏定国听了这话,先是默然凝注,然后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白铁军没有作声,魏定国笑完了之后大声道:“魏若归与老夫合称南北双魏,齐名天下数十载,到今天,魏某才算服了他——”

钱百锋在那边答腔道:“魏定国你不必假谦虚,魏若归虽然功力盖世,但是我瞧你也是愈来愈厉害了,你也不必就要服了魏若归!”

魏定国摇头道:“我眼了他!我服了他!”

他一面说着,一面摇着头,脸上看不出一点不正经模样,钱百锋道:“你服了他什么?”

魏定国叹了一口气道:“我魏定国承认这一生绝对调教不出这么一个弟子来!”

白铁军暗暗对自己道:“魏定国呵,你怎会知道,我还有东海二仙传我的功夫呢!”

魏定国再度凝望看白铁军,低声地道:“白铁军,你已是一流了。”

白铁军道:“不敢!”

他“敢”才出口,魏定国已大喝道:“再接拳!”

就在这霎时之间,魏定国忽然向白铁军发出了独门快掌,只见他身形掌形探合成了一片模糊的光影,劈拍掌震之声不绝于耳,顷刻之间,围着白铁军发出了十多招。

白铁军曾见杨群施出过这一路快掌,那威力委实大得难以形容,这时魏定国亲自施出,那更是出神入化,他只觉得北魏一掌快似一掌,也一掌重似一掌,到了二十招后,简直疾如雨点,重如泰山——

世上竟有这样的掌法!

他独臂连挥,心神全进入了武学中忘我的微妙境界,此刻他什么都想不到,只知道不断地提醒自己一件事:“我千万不能撤退,我千万不能撤退半步!”

于是,只见独臂的白铁军大发神威,在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见招拆招,见式拆式,八十一掌闪电而过,白铁军依旧傲立。

钱百锋呵呵大笑,他怪声叫道:“左老弟,看来白铁军可真不用费什么心照顾啦!”

左白秋发出一声惊赞的叹息道:“武林中从此又将出盖代高手了!”

魏定国心中一股寒意从丹田直升上来,他很清楚地知道,从今以后,要想毁了白铁军,已是不可能的事!

他昂首望了望白铁军,然后继续地道:“姓白的,魏某承认你可与天下任何高手并驾齐驱了!”

白铁军依然是沉着地道:“不敢——”

魏定国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九章 点苍之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