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章 死亡谷主

作者:上官鼎

洛阳城。

早上淡淡的日头晒在城头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城门大开,进出的人迎着朝阳,容光焕发,一天又开始。

这中原名城,自楚霸王一把火烧过后,一直未曾恢复过昔日旧视,干余年来,静静地座落在渭河的平原上,为长安名都默默地作个卫护着。

太阳渐渐高升了,西城门边一个苍老的汉子,推了一辆小车停下,从车上拿下四只木脚架,手足颤抖地架起一个相命摊来。

这时正是乡下人进城卖物赶集的时候,人人都是匆匆忙忙,或是赶着驴拉的大车儿,或是挑着满担满蓝的新鲜菜蔬鸡蛋,往闹市赶去交易,那有人还会有暇来光顾这糟老头儿的测字摊了?

那老者半述着眼,安详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欣赏芸芸众人,对于生意清淡,仿若并未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忽然城外一阵得得蹄声,缓缓走来三骑,那老者蓦然一睁眼口中念道:“富贵本有相,生死一念间,祸福生旦夕,迷津两茫茫。”

那为首一个汉子收缰打量那老者,半晌对他伙伴道:“老五老六,城里你们熟,先去西城大客栈定下独院,我在此等等盂家几位老哥儿们。”

那另外两个汉子应了声好,正待催骑进城,那相摊老者冷冷地道:“两位爷台慢走。”

那两个汉子一怔道:“算命的,你说是咱们么?”

那相摊老者哼声道:“早走早死,迟走迟死,死相已生,条条路皆是一死,老夫有心指点你等一条明路,却是无能为力。”

那两个汉子闻言大怒,气汹汹地道:“糟老头,你胡说八道,爷们把你摊子给砸了。”

说着说着冲上前去,便慾掀翻老者摊子,那老者不住冷笑,脸上神色不动,那为首的汉子向两个伙伴施了一个眼色,缓缓走到老者摊前。

那老者双眼仔细打量那为首汉子,摇头晃脑,便似市场选购猪肉,拣肥挑瘦一般。

那为首的汉子被老者瞧得胸头火起,但他乃是颇有身份的人,当下沉声道:“请老先生替在下相相气色如何?”

老者沉吟良久,摇头道:“阁下气清不浊,相视充足,相君之面,事业家庭两旺,出人头地,或为总是领袖人物。”

他说话语气一改,竟变得客气起来,那为首的汉子反倒不好发作,伸手囊中拣着块碎银抛在摊桌上,淡淡地道:“多承指教。”

那老者叹息道:“可惜呀,可惜!”

那为首汉子正慾离开,闻言驻足道:“老先生尚有何指教?”

那老者又道:“可惜呀!可惜。”

那为首汉子不再理会,对另外两个汉子道:“快去啦,待会西城客栈大独院被姓张的订去了,咱们请的客人都是面上无光,这个台可塌不起。”

他说罢引马渡到城门口,另外两人骑马走了,那老者一拂袖道:“这位爷台请回,这银子老夫不能收。”

那为首汉子双目一睁,射出两道精光,瞪着那老老,半晌不言不语。

“老夫岂能收死人银子,这笔债日后那里去算?”

为首汉子为人极是精细,他起先听那老者胡言乱语,心中极是气忿,但见老者只是纠缠不清,心中大是起疑,仔细打量那老者,一脸老态龙钟,分明是个糟老头子,何曾有一丝异样?他沉吟一会,倒是不敢怠慢,双眉一扬道:“老先生一再以死相胁在下三人是何用意?尚请示下。”

那老者叹息道:“罢!罢!罢!迷津该当有,不点无心人!”

他说完双目一闭,坐在太师椅上养起神来。

那为首汉子右掌一伸,直点那老者臂间穴道,那老者双目紧闭,手臂抬起抚了一把长须,却是有意无意间避过一招,那为首汉子更是心惊,化掌为拳,正要再试他一招,忽然一阵宏亮的笑声道:“田老弟,数年不见,老弟怎的迷信无稽,求卜相命起来?”

那为首汉子收掌狠狠瞪了老者一眼,回身一瞧,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精神奕奕的老年人,正在自己身后不远,含笑而立。

他连忙一揖,正要开口寒暄,那相摊老者闭目低低地道:“今夜有事,迅往东方逃命,老夫泄易天机,罪遭天遣,信不信也由得爷台。”

那姓田的汉子无暇和他多说,恭谨地对那白发老人道:“姚老,晚辈再也想不到您老人家会亲自莅临,您老一来,咱们兄弟光采十足,看那姓张的还横不横?”白发老人生性吃捧受激,当下只乐得呵呵笑道:“老弟真是名附其实的“赛苏秦”,就凭你这张嘴,天下还有不能解决的事么?要老夫来又有何用?”

姓田的汉子奉承道:“姚老近年来不出庐中,但名号反是日隆,江湖上各门有争执不能解决的事,人人都想,如果姚老在场,一言九鼎,许多流血干戈之事都可杯酒化解。”

他一味讨好,分明有重求于那白发老人,那白发老人果然愈来愈是高兴,哈哈一声大笑,用力一拍那姓田的汉子肩膀道:“好说!好说,江湖上朋友给老夫一个面子,老夫那里敢当,老夫与那张青锋过世的师父原是好友,此事冲着你老弟面子,老夫一力承担。

姓田的汉子千谢万谢,陪着那老者步行进城,那匹骏马。也不管了,他原来是等山西孟家寨几个好汉,此时却迎到意想不到的大靠山,再也顾不了这许多。

两人走了不久,又过了数批骑士,那摆相摊的老者愈看愈是心惊,心中寻思道:“这些人怎的个个都是凶煞之气直透华盖?分明是赶去送死,再也活不了啦!”

转念心中一想,更是吃惊,暗忖:“这些人里面颇不乏西北武林高手,如说同时遭害,那真是大不可能之事,难道……难道这威阳城会出个大乱子?”

他默运神机,闭目推算了一会,却是茫然。虽然有些蛛丝马迹,但并不能连结起来,他暗暗叹口气道:“天道难窥,天道难窥!”

当下城门穿流不息又经过了许多武林中人,却仍是“死目的”多,那十个人能有一个逢险化夷的便不错了。

那老者对于自己相命之术极是自信,但此刻竟是动摇信心,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明儿,咱们可到了咸阳城?”

另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道:“是啦,爷爷。”

那苍老的声音道:“宁儿,咱们总算走到了,爷爷瞧不见,咸阳城还和从前一般热闹么?你说给爷听。”

他似乎离乡久远,这时老来重返故里,说不尽热情洋溢,那小女孩却毫不感兴趣,懒洋洋地道:“还没进城哪!这才到城门口哩。”

城墙边摆相摊的老者,只觉那苍老的声音分明很久以前便熟悉,放目看去,只见一老一少都是风尘仆仆,那老的比起自己更是苍老潦倒,边幅不修,发髯杂乱丛生,一时之间,也想不起这老人身份。

那苍老的“爷爷”又说道:“乖孙女,告诉爷爷,那城门口还是两座大石狮子把守两边么?”

小女孩不耐地道:“咱们一道走来,差不多每过城门,都是两头石狮子,爷爷这有什么稀奇?”

“乖孩子,你去摸摸左边大石狮子右耳内,朝右狮头是不是有个蛋鸡大的洞?好孙女,你听话,爷爷进城便替你买一串糠葫芦去。”

那女孩摇头道:“两串!”

那“爷爷”道:”

“好,两串便两串!”

这祖孙两人低声谈话,城门口虽是人声喧哗,但相摊老者却听得清清楚楚,只觉那“爷爷”神气声音实在听过,但时间也实在隔得太久远,想破脑子,也记忆不起。

他记忆极强,相人一面,可说是终身难忘,法眼所及,真是仔细不遣,但此刻留心之下,并未寻到破绽,心中不由暗暗称奇,当下更是留意。

那小女孩倒极乖巧,上前笑嘻嘻对守城门的兵士道:“我可不可以摸摸这狮子?”

那士兵见她生得清秀,先生了几分好感,拍拍小女孩的头逗她道:“好啦,只准摸一下。”那小女孩眼珠一转放刁道:“不行,要两下。”

那士兵笑意满脸吓小女孩道:“小姑娘便依你,如果你多摸一下,小心我这么一下。“

他作了一个砍头的姿式,那小女孩一吐舌,早就跑向左边石狮子,但她长得矮小,那里够得到那巨大石狮耳部?那士兵又走开去盘问进城的人?她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对一个长得甚是英俊的青年打招呼道:“大叔,我跟你说个秘密。”

那青年微微一笑道:“什么秘密?”

那小女孩满脸故作神秘的道:“我怕别人听见了,你弯下身来,好跟你说悄悄话。”

那青年洋洋一笑,果真弯下身子来,那小女孩飞快一跳一攀,把着那青年脖子道:“咦,你看那城上是什么东西?”

那青年缓缓站起身来笑道:“小姑娘,城上有什么东西,你想摸摸狮子头是不是?偏你长得这等矮小,那又怪谁?”

那小女孩谎言被人折穿,讪讪不好意思,那青年口中虽是如此说,到底驮着那小女孩走到石狮边跟前,那小女孩依照她爷爷所说,果然右耳内有个孔道,直通那庞大狮头。

那青年将小女孩放下道:“小姑娘,你年纪如此幼小,便是这等机灵,将来长大那还得了,一定是个……是个狐狸精。”

那小女孩目的达到,原本不想再生枝节,但每个孩子自幼听大人所讲神话,那狐狸和豺狼都是被描述为最坏的代表.当下心中气苦,小脸通红。

那青年人极机警,立刻查觉小女孩神色不善,他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异样,竟有点不忍起来,这种感觉自他有生以来,并无感受到过,一时之间,心中一阵惘然,脱口而道:“小姑娘别气,我是说着玩儿的。”

那小女孩气愤地道:“你说的狐狸精,是和中山狼一样凶恶的么?”

那青年摇头笑道:“不是,不是,我说的是最好心,最爱帮人忙的狐狸精,它住在终南山上……”

那青年只觉这小姑娘可爱已极,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跟这么一女孩说起故事来,那“爷爷”咳了一声嗽道:“乖孙女回来,乖孙女快来跟爷爷说。”

那小女孩向那青年投以一个抱歉的目光,奔到他爷爷身边道:“爷爷,您说得一点也不错,那石狮耳朵之内真有一个小洞。”

那“爷爷”喟然叹息,心中默默地道:“唉,一别寒暑数十载,杨老哥啊!杨老哥啊,如今人事苍桑,咱们人鬼殊途,石狮仍是依然。”

他心中大感索然,扶着孙女儿进了城去,走了几步,脚步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心中怒火暴起,暗暗发誓想道:“今日之事,是我替杨老哥报仇的时候了!”

走着走着,渐渐消失在人丛之中。

那青年四下浏览一会,这一刻之间,从城外又进来几批江湖中人,那青年忖道:“田百敏,张子佐关中两大豪今夜在咸阳城摆酒评理,各自遍请西北武林中人壮威,我这前去弄个手脚,让双方斗他个你死我活,再收揽一些人以为已用,岂非一举两得?”

他想着想着,也朝城中走去,才走了两步,那摆相摊的老者忽然叫道:“公子留步,公子留步!”

那青年一回首,他起先倒并未注意这糟老头,只见那摆相摊老者双目精光闪射,便似两柄宝剑,又利又寒,直透人心。

那青年走近相摊,凛然不语,那相命老者又看了他半天,忽然脸色一变,颤声道:“公子可是姓杨?”那青年变眉一扬道:“在下杨群,先生有何指教?”

相命老者,飞快逼问道:“公子胸前可是有一连串三枚红志?”

那青年正是杨群,上次设计害左冰,反倒被白铁军打了一掌,养了好几天才告痊愈,忽接北魏通知,着他到咸阳城分化收买西北武林。

杨群一听那老者之言,脸色也是一变,半晌说不出话来,那老者接着又道:“公子耳垂原来可有穿孔?”

杨群听得更是震惊,他城府虽深,但此时脸都变白了,只因这是他私人秘密,只怕连师父也未必知道,他从小双耳垂下便有一对极小针孔,他昔日为了不愿被师兄弟发觉耻笑,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将耳垂下端活生生冻烂切去,他对此事印象极深,此刻被这老者一提,当下嗔目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寻在下开心么?”

那相命老者见杨群神色,分明自己所言无误,当下喜心翻倒,再也不能沉凛不动声色,他站起身来,双手伸出慾握杨群手腕,两人相隔不及一尺,杨群一侧身,也不见他作动,身子已在那老者左后方,那老者回身轻轻赞了一句:“好漂亮的‘脱袍换位,身法。”

双掌一伸又往杨群抓去,杨群待他双掌十指近身,又是依样葫芦,平移数尺闪过,那姿态便若行云流水,当真洒脱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章 死亡谷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