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一章 杨陆之后

作者:上官鼎

倒是神算子深知“死亡谷主”一身奇毒,花样稀奇古怪层出不穷,恐他一出手之际,杨群非死即伤,忍不住一步跨了出来,大吼道:“顾老三你听清了,他乃丐帮杨陆帮主嫡传之子!”

只听那话中字字有若巨锤击钟,整个大厅之中震起一阵阵嗡然回响,顾老三呆了一呆,只觉头脑之中一片模糊,足步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杨群听了此话,先是怔了怔,继之而起的却是一连串的笑声,冷冷说道:“先生在说笑话了!”

神算子面上一片肃然,他双目平视,一字一字说道:“顾老三,你再不济,敢对这哥儿动动手么?”

顾老三的面色陡然凝重起来,他一步一步后退而回,一连退了五步,沉声说道:“郭老哥,你凭什么说?”

杨群这时倒是平静无所谓的模样,只因他心中将听进的这句话,想着毫无一点份量,完全是一派胡言,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神算子哼了一声道:“就凭老夫这一双眼睛!”

顾老三抬起头来,正想说几句挖苦的话,忽然他的目光遇见了神算子的双目,只觉那双目之中,射出坚定,沉着的目光,而似又挟带着几分欢喜,感慨、怜悯的神情,霎时间顾老三只觉这份复杂的感情,自己竟能完全领略在心,那几句话再也说不出口来。

杨群抬起头来,瞥见那两人四目相对,面上的神情复杂而严肃,这时候他忽然感觉那句话似乎在他心中产生了力量,他由想都不想的阶段一下改变为思潮纷杂,一时之间满头满脑尽是些疑问,但又夹满了各种顾忌,自己也不知为何变成如此,他一连吸了两口气,想平静头脑之中的纷杂,却是毫无效力,忍不住哼了一声道:“郭先生不觉这句话说得大惊人了么?”

神算子似乎也正陷入沉思的境界,那杨群说了一句,他陡然醒觉,微微一笑道:“你不相信老夫之言?”

杨群哼了一声道:“老先生若是信口开河,倒也罢了,但此事太过重大,在下斗胆要求老先生给与在下满意的交待了。”

神算子嗯了一声,略略沉吟道:“这也难怪,是老夫说得太过急促了。只因老夫突见故人之子,这份心情……”

他话尚未说完,那“故人之子”四字听在杨群耳中,只觉心中一跳,他大吼道:“什么“故人之子’,老先生说话请说明白些!”

这一声吼得好大,神算子微微吃了一惊,顿了片刻才继续说道:“请问小哥,你姓什么?”

杨群呆了一呆,呐呐道:“在下……在下姓杨……”

他对自己姓杨一事,自幼迄今从来没有过疑问,虽然他此生生世不明,但对自己的姓氏却不曾生有任何思想,这一霎时,他只觉心头一阵猛跳,那个“杨”字,费了好大功夫才说得出口,却见那神算子面上神色一怔,似乎有些吃惊的模样!

杨群生性原本阴沉,这时却觉心胸之内一团混乱,竟是不知所措,只听那神算子喃喃自语道:“我原本想从他的姓氏之中,可以探测收养他的人到底是谁,怎知他仍是姓杨,难道那收养他的人知道他与杨陆的关系而故意仍采用原来姓氏?”

他思念不定,忍不住又开口道:“方才老夫曾以功夫相试,小哥儿你的功力已有相当高深的造诣,可否告诉老夫,你的师承何人?”

杨群陡然一惊,头脑倒清醒了一些,他冷冷一哼说道:“这个恕在下讳言。”

神算子嗯了一声,陷入一片沉思之中。

那顾老三左思右想,这时忍不住开口说道:“昔年丐帮杨帮主身负天下重任,只身闯入塞北,家中遗下两子。这个老夫曾听说过,但后来丐帮大寨在一夜之间被人挑毁,这两子均失踪绝无下落,以老夫之见,八成为敌人赶尽杀绝,怎会有此事发生?”

神算子说道:“你只知杨陆有两子,却不知那两子的详细情形!”

顾老三道:“你说如何?”

神算子沉声说道:“杨陆有两子,一长一幼,长者为杨陆昔年收养之义子,幼者则为杨帮主所亲生,杨帮主北出星星峡时,那长子约有七八年纪,幼者则不过两三个月大,岁月悠悠,迄今廿年有余,那幼子如果在人世,今年也当有廿岁出头了!”

杨群面上神色茫然,内心之中不断地道:“杨群,你今日是如何?这老头儿信口出言,分明是故意达到惊骇人视听之目的,你为何一再思之不决,难道果然平白便相信他么?真是滑天下大稽了……但是……但是瞧他那双目,那口气、神情,以及……以及今日午后说出我身上的暗记……不,不,他不过可能自幼见过我而已,若硬将我与杨陆拉上关系,则又万万难以想像了……”

他一人胡思乱想,不知所措,这时只听顾老三叹了一口气道:“杨大哥的事,郭老哥自然知之甚详,可怜我顾老三自那一年拜别了杨大哥,从此人鬼殊路……”

他说到这时,心中甚为难受,声调都变了,神算子长叹一声道:“我还记得最后去见杨大哥,乃是他新生幼子之后不过一月。

“我走到杨大哥山东家中,杨大哥热忱相待,他随便对我说些什么,我都觉得字字出自肺腑,毫无装模作样,与杨大哥谈话,真是生平一大快事!

我和杨大哥对酌长谈,天南地北,军事大局,武林小事。真是无所不谈,谈到后来,谈到杨大哥的家事,他一时兴起,将两子均带出与我相见,要求我为他两子相面!

他原来兴之所至,我也是兴趣甚高,他一手牵着一个长子,另一手则抱着幼儿,满面得意之色。

我只看了一眼,登时惊得呆住了!

杨大哥见我满脸惊色,他素知我相面之能,连忙问我道:

‘郭老弟,有什么不对么?”

‘我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杨大哥有此二子,杨家盛名至少还有百年不会衰落!”

杨大哥啊了一声道;‘此话怎讲?’我看了一看那个长子道:

‘此子骨干奇厚,不但是练武之奇才,而且天性纯正,诚而不愚,厚而心慎,真是大才,那一股英气几乎要冲出眉心,太好了,太好了!

杨大哥笑得嘴巴都合不拢来,指指幼子道:

‘看看这小儿如何?”

我凑拢去瞧瞧那小脸,那时他不过才一个月大小,双目紧闭,嘴角下弯,我一眼便瞧见他右耳垂有一个天生的小孔,以及右rǔ下一颗红色肉痣,登时我怔了一怔,对这两个特征有极深的印象!”

神算子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当时我对那小孩一看再看,心中惊念更甚,只因我阅人极多,但却未见过这小孩的面相,只觉似是而非,竟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杨大哥见我一直没有出声,不由微微吃惊问道:

‘郭老弟看出什么端倪了么?”

我摇了摇头道,

‘就是因为看不出端倪,正感奇异万分!”

杨大哥哈哈一笑。轻松地说道:

‘我曾听人说过,越是看不出的相貌,越是高深难测……

‘大约是年龄太小,我一时瞧不清切,但小弟可以断言一句,这孩子天资绝顶,但一生遭遇极为曲折……”

杨大哥哈哈大笑,以后咱们便将话岔开了?看来杨大哥对此事例并不太注意,我却对那两个孩子印象相当地深。”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反回头来,向着杨群继续说道:“今日午后老夫与小哥在市中邂后,老夫便觉依稀之间有些面善,后追问小哥有否耳垂小孔及红色肉斑的表记,是才敢断定小哥乃是二十年前老夫所见的小孩。”

顾老三啊了一声,他这才晓得,原来经过如此,这时他是完全相信畅群乃是杨陆之后了。

顾老三叹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这位小哥,咱们倒是有交情可谈了。”

杨群这时呆呆地站在当地,他只觉得一生之间,从未有现下这种情况,他自幼为北魏魏定国所教,一切感情深深压抑,一切思想训练为算计之用,是以他自幼阴沉,心计细密之极,但这一刹时,只觉方寸大乱,满脑之中想的尽是自己的身世,思潮反覆纷杂,不一会只觉汗水自脑门间不断流出,好比花了大力与人交战一般!

顾老三见杨群面上神色变化不定,头上汗水淋淋,不由暗暗吃了一惊,他不明白这个秘密对杨群有如何的重要,所以忍不住咦了一声道:“杨小哥儿,你……你怎么了?”

杨群面色不善,却是一言不发。

神算子叹了一口气道:“顾老三,他仍不敢相信!”

顾老三点了点头,沉吟一下才道:“老夫想不出是何原因!”神算子双目一闪,沉声说道:“以我之见,乃是与他后天收养者有密切关系!”

他一边说话,双目却盯视着杨群,果见那杨群面上神色微微一动,那顾老三仍不明白,想了一想又问道:“愿闻其详!”

神算子说道:“唉!那年我别过杨大哥,第三个月里,皇上御驾亲征,被围土木堡,杨帮主以天下为已任,率众人相助,却在山东大寨被人一夜之中挑毁,家破人亡,两个儿子均在黑夜之中失踪,若是两子迄今仍在人间,这二十年内必定有奇遇,遇高人搭救传授的,知顾兄以为然否?”

顾老三点了点头道:“郭老哥之见不错,只是那收养之人不知是何人……”

神算子不待他说完,插口说道:“倒不是何人的关系,只是那收养之人是否与杨大哥有交情,知晓杨大哥的家世及这孩子的身分。若是知晓,则他仍令那小孩冠以父姓,如果这个推测有理,则线索范围便缩小得多了!”

他说得一字一语清清楚楚,杨群只觉心中好似被人撞了一下,有一种昏昏的感觉,心中想到师父与杨陆的关系,由不得打了一个寒噤!

神算子又叹了一口气道:“据传那挑翻丐帮大寨的乃是一个黑衣大汉,有人又说是昔年武林第一号魔头钱百锋所为,又有传说其中另有隐情,乃是嫁祸之计,那黑衣汉子当时抱定了赶尽杀绝之心,若说杨氏孤儿虎口余生,则这黑衣人也是一个大大的线索!”

杨群只觉双耳之中一阵嗡嗡作响!

“黑衣人!黑衣人!钱百锋!嫁祸!嫁祸……杨陆!杨帮主……”

他只觉得热血向上直冲,脑门暗暗发涨,眼界之中微微发花,他挣扎似地把自己从这些思潮之中拉了出来,嘶声大吼道:“你—一你只是说说而已——你能拿出什么具体的证据么?”

神算子知他此时信心有八分摇动了,只是有一种原因,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深深地种在杨群心中,使他的一切思想为之拘束,每有联想,在内心之中会自然而然产生相反的思想自我抑制,这时候已到决战的阶段,自己一言一语关系极大,只因这时那杨群的感觉已到极端敏感的地步!

他微微沉思片刻,沉声说道:“你要证据,可去请问一人!”

杨群大吼道:“什么人?”

神算子嘘了一口气道:“那一年我与杨大哥分手后,曾定了后会之期,当时我要到江南一行,便与他约在二月之后在杨州城外相会。只因那处有一所寺庙,庙中有一个僧人与杨大哥为方外之交,杨大哥准备去看看他,与他谈谈,正好我也在江南一带,故有此相约。

“结果一月之后,我正准备动身去江南时,杨大哥却差人给我送了一个信儿。

“他那信上说,突有极为重要之事,不能赴约,我当时便问那丐帮的信差,他说那几日以来,有僧人在杨大哥家中盘桓,杨大哥面上极为沉重与那僧人一再闭门长谈!

“本来这种话,那丐帮弟子不当向我说出,但我与那杨大哥交情甚好,那丐帮弟子与我也是认识甚深,当下我便问他那僧人是来自何方。

“那个弟子想了一想,说是那僧人似乎身份很是隐秘,当时帮中的汤二哥曾问及杨帮主究竟何事,杨帮主似乎慾言又止,只说出那僧人来自少林寺!

“我当时大大吃了一惊,那少林寺中规戒甚严,虽然有僧人行脚天下,但绝不会与武林中人有所交往,以杨大哥的身份,那少林僧人居然登门相访,那事情是大值得研究的了。

“那丐帮弟子走了以后,我便闭门起了一卦,专问那杨大哥之事,但那卦象迷离难明,竟为我毕生所仅见,我参详整个一日,却仍看不出结果,心中十分慌乱。

“第二日清晨,杨大哥又派了一人送来一信,这信是密密封起来的,我当时隐隐感到事情异乎寻常,便打发了那送信的人,在密室之中详细折开阅读,忍不住大惊失色。

“只因那封信上说,有一个僧人登门拜访,那僧人竟是少林一门之掌的方丈大师。

“杨大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一章 杨陆之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