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二章 五步追魂

作者:上官鼎

“二十年前,老夫在杨陆家中为你相面,那时你还是七八岁之龄……”

白铁军只觉脑中一清,顾老三大吃一惊,忍不住高声道:“你——你是说他便是杨大哥的义子?”

神算子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这时注视着白铁军左臂的空袖,蓦然之间他右手一伸,五指齐张如爪,平平击向白铁军心口部位。

他这一式快如闪电,而且部位拿捏准确之极,顾老三在一旁吃了一惊,大叫道:“咦,你干什么?……”

这一霎时,那一掌已接近白铁军身旁不及半尺,只见白铁军身形从容不迫,微微向后一侧,右臂轻轻一抬,横在腰际,五指张伸也如爪形,却是静止而不攻出。

他这轻轻一动,神算子只觉自己如此快捷威猛一式,竟然在对方轻描淡写布了一式,自己整个一条右臂上的穴道竟然好像完全罩在对方五指之下,一分也递不出招,嘿然吐了一口气,硬生生将攻势收回,一脸骇然之色一连后退三步,然后面色逐渐平静,双目之中却是又惊又喜的样子,哈哈大笑道:“好!好!老夫的目力倒底没错!”

顾老三也是武学的大行家了,在一旁亲目所见,只觉那白铁军的武学,已臻以拙制巧,返璞归元的境界,就凭这一式,已令他心服无已,万难想像居然有如此高手。

白铁军这时微微一笑道:“这位神算子郭老先生的话,提醒在下,依稀记忆在二十年前郭老先生常在杨帮主家中走动——”

神算子抢着说道:“杨大哥曾请老夫为他两子看相,老夫曾断言长子日后必成一代大器,今日一见,那武学之深,已然似海而不可测,气度之蕴藏已有隐一代宗主之质。老夫之言果然不虚!”

白铁军一时到不好意思说些什么,神算子仰天大笑道:“巧!巧!巧!这如非是天意,我岂能在十天之内,巧遇杨大哥在传说中失踪已久的两个后代,而得为我自己断言作一准确之评定?”

白铁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郭老先生说什么?在下未听清楚?”

神算子叹了口气道:“十天以前,在咸阳城中老夫亲见杨老帮主之嫡子,当时顾老三也在场。”

白铁军只觉心中一热,右手忍不住颤抖不已,手中持着的瓷碗再也把之不住,砰地落地打得粉碎。

只听那内进通大厅的木门呼地打开,钱百锋大踏步走了出来,冷冷说道:“郭先生,顾老三,咱们好久不见了!”

神算子与死亡谷主一起转过面来,瞧见钱百锋面阴沉,白须微飘,但是那一股天生的霸气犹自存在,双目之内神光闪奕。两人大吃一惊,万万预料不到在这里竟然会遇见这个故人,顾老三惊道:“钱……钱先生……你……”

神算子却接口说道:“二十年不见,钱先生风采依旧,公日得见故人,真是侥天之幸,郭某这厢有礼了。”

钱百锋微微一叹道:“罢了罢了,这二十年内,白云苍天,沧海桑田,郭兄听说归隐多日,今日如何与顾老三连袂而行?”

神算子微微吁了一口气道:“咱们比行是为了杨大哥之事!”

钱百锋微微一惊,回过头来看那白铁军,只见白铁军面上神情又惊又喜,并且带有几分紧张,他双目看着神算子,颤声问道:“郭老先生,那杨帮主的嫡子现在何处?”

神算子道:“咱们此行便是为了追随他的行踪。”

白铁军道:“他现在的情形如何?”

神算子沉吟了一会才道:“老实说老夫也弄不清楚!”

白铁军吃了一惊道:“郭老先生请将详情相告——”

神算子道:“老夫与他在咸阳城中邂逅后,老夫认出他耳垂及前胸的特殊表记,奇怪的是他始终不相信,虽然老无言之确凿,他面上神色表明他内心的确已接受这个事实,但口中却痛苦地作反抗性否认,老夫摸不清他倒底为了什么,猜测多是为了那抚养他成长的人。”

白铁军喃喃地道:“小弟比我小七岁,我今年二十七,算来他也已二十岁了。”

神算子点点头道:“一点不错,他生得俊透无比,一袭青衫,身材也适中,老夫曾与他试对一掌,他的功力相当深厚,一掌翻手击散老夫指上内力,少年之中有些功力,老夫敢说普天之下寥寥无几,的确已臻一等一的阶段了。”

白铁军忽然插口问道:“他姓什么?我是说,小弟被人抚养之后——-”

神算子苦笑一声道:“老夫原也打算从此猜测他的来历,结果他的回答出人意料之外,他仍是以‘杨’为姓。”

白铁军喃喃自语:“姓杨的年轻高手……一时想之不出?”

神算子默然不语,钱百锋说道:“郭某尚未说出那杨帮主嫡子,现在何处?”

神算子默然点了点头道:“郭某一路赶来,是想向嵩山一行。”

钱百锋与白铁军一齐吃了一惊,大声道:“少林寺?”

神算子点点头,沉声说道:“他一再追问郭某对这事实有否明确证明,郭某提及少林方丈昔年曾与此有所牵连,是以告之找寻少林方丈或许可问,他突然面色一变,猛吼一声便拔步而去,照理推断,八成是赶到少林寺去,是以咱们立刻随后——”

白铁军忍不住插口说道:“可是……可是那少林寺已是寺破僧亡,被人在一个月前便毁去了!”

神算子惊得呆了一呆道:“什么?那少林寺为人所毁?”

白铁军点点头道:“掌门方丈至今下落不明。”

神算子呆了半晌,摇了摇头道:“咱们赶上少林一趟便可知道了。”

神算子嗯了一声,白铁军这时心中决定不下,这个消息对于他的确重要万分,但那北上瓦刺也是揭开秘密的捷径,尤其与他同行的尚有钱百锋,他自觉不好意思开口改变计划,先上嵩山一行。

他心中思念不定,转目望着钱百锋,却见钱百锋满沉思的神态,微微罩了一层严肃的神色。

白铁军微微一怔,神算子又道:“咱们还是上嵩山一行,不知钱先生和你的意见如何?”

白铁军一时难以回答,忽然间钱百锋猛一抬头,肯定的声调说道:“走!咱们去少林。”

白铁军心中暗暗感激钱百锋的决定,只听钱百锋哼了一声道:“去少林一趟,便可知道那人究竟是谁了!”

他这一句话说出,其余三人都是莫名其妙,神算子问道:“钱先生此言何意?”

钱百锋道:“如果那孩子是我想像中的人,他已知少林被毁,便不会上少林一行了,反之则会到少林一行,咱们上山一问便可揭晓了。”

白铁军忍不住问道:“前辈已想出那小弟的身份了么?”

钱百锋面色凝然,缓缓说道:“百分之百的把握不敢说有,但若被我猜中,许许多多的疑问都可解释得通。”

白铁军微微地想道:“姓杨的年轻高手……晚辈怎么想之不出——”

突然之间一道灵光自他脑际之中闪过,他大吼道:“你说是杨群!”

钱百锋点了点头道:“正是说他!”白铁军头脑尽转,大声道:“对了对了,昔年魏定国蒙面夜挑丐帮大寨,掳走小弟,收为徒弟,二十年后以其为助——”

神算子不待他说完,额手叹道:“一点不错,一点不错!无怪那孩子满面痛苦之色,一再勉强压抑自己的情感——”

这一下真是奇峰忽转,钱百锋道:“少林寺还是要去的。”

白铁军点了点头道:“那杨群或许不知方丈之下落,也或许已知,想来他心情一定十分焦急,若是不知,仍会上少林想一碰运气,若是已知,则会直接去寻找——”

神算子接口道:“说得正是,咱们闲话少说,立刻上路如何?”

四人会了帐,离开酒楼,立刻向嵩山的方向赶路而行。

四人走了一阵,神算子望着白铁军,边行边问道:“老弟贵姓?”

白铁军道:“在下姓白草字铁军!”

神算子点点头道:“好名字,铁之军,真是名副其实。”

白铁军微微一笑道:“郭老先生言重了,白某不敢当。”

神算子又道:“老朽退隐多年,绝迹江湖,不知白老弟之名,不过以白老弟的功夫及气态,想必在武林之中名声赫赫?”

白铁军正不知如何相答,那钱百锋仰天哈哈大笑道:“他乃当今丐帮第十二代帮主,那天下第一的布袋所至,真是所向无敌,岂止名声赫赫!”

顾老三和神算子一起大惊失色,顾老三哈哈一笑道:“郭老哥,你这相面之术兄弟是心服口服了。”

说着便将那杨陆请神算子为两子看相的经过讲了出来。

钱百锋听一会又转问顾老三道:“老夫二十年未在江湖上走动,却也不曾听说江湖上这几年有你顾老三的踪迹,想来你这二十年也在家中过的了?”

顾老三哈哈一笑说道:“半分也不假。”

钱百锋道:“想那昔年死亡谷之名是何等威风可怕,是什么风将你老兄吹得思乡病重?”

顾老三微微一叹道:“还不是为了杨大哥的一句话!”

钱百锋微微吃惊道:“杨陆帮主与此事又有关么?”

顾老三长叹一口气道:“二十二年前杨带主在西北道上,正巧遇着顾某与五六个陕甘的汉子摆下约会,顾某当时的确是站在无理地位,但生性偏激,硬要那五六人的性命,结果杨帮主仗义出手,对我说了几句话,登时改变了我一生的观念……”

他说到这里,目光却变得清澄,钱百锋心知又是杨陆好义的脾气发了,可以想像得到当年那几句话是如何诚恳,如何仁义,连顾老三这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均为之深受感动1

顾老三顿了顿又道:“结果顾某当着杨大哥之面,发誓绝不用毒枉杀一个无辜,二十二年来,顾某每有不顺之境,大发肝火,杨大哥那几句话却好似仍在耳际,使我再也不敢出手伤人——”

他说到这里,语调诚恳之极,想来这二十二年中有好多次他的怪脾气发了,又生生为自己所克抑,钱百锋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道:“那杨陆真是天下第一好汉.一生行径,足为后世之规范,留名百世而不朽,我能与他相交,真是生平一大乐事,尤在这二十年来,他的事与我的遭遇几乎形成一事而不可分,但我心中时时刻刻所想,到有绝大部份是为了雪清他的血仇,对于自己的名声到是看得太淡了,有时我自己觉得在落英塔内居然一坐二十年,现在那顾老三说得不错,完全是受了杨陆的一句话——”

他只觉心中思念起伏不已,深深体会得到那顾老三的感

慨。

那顾老三好似陷入了沉思的状态,他级级接下去又说道:“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归隐后的第二年,银岭神仙薛大皇会来找我,我与他的交情匪浅……”

他说到这里,白铁军与钱百锋都是大吃一惊,只觉心中一跳,那薛大皇去找顾老三,时间是他归隐的第二年,白铁军想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大声问道:“归隐的第二年可就是本朝土木惊变的那年?”

顾老三点了点头道:“不错——”

钱、白两人只觉心弦骤然拉紧起来,钱百锋沉着一口气问道:“薛大皇找你干什么?”

顾老三嗯了一声道:“他找到我归隐之处,说要请我去施展一次下毒身手。”

我便告诉他已洗手不干,但他说这事非我不成,那薛大皇的身份甚高,他有求于我,老实说我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当下信心动摇。

我便问他到底是怎么一会事,他却坚不吐露,当时我心中有些奇怪,但见他面色甚为沉重,便表示若不明底细,不便出手,尤其是又有誓言在身。结果薛大皇始终不肯死心,左右相求,那时顾某内人尚在世,在一旁插口教他另找他人,说顾某是决不会破誓的。

顾某被他说得的确有些发火了,便也教他另找别人,薛大皇仰天大笑说天下用毒除顾某之处,那里还有第二人可找?

顾某当下冷笑说他薛大皇真是孤陋寡闻,那五步追魂唐弘可真是天下最毒的人!

“薛大皇立刻追问顾某那五步追魂在什么地方,正好顾某知晓,立刻告诉他,但顾某深知那唐弘的性格,薛大皇若是去硬求,那是八成碰壁而回。

“当下薛大皇交待了几句话便匆匆走了,一直到他离开为止,始终没有说出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件事顾某也未多花心神,事后顾某内人为此事还和顾某吵了一架,唉,那时若是没有她,顾某老早旧恶从犯了——”

他说到这里,不胜稀嘘之状,白铁军和钱百锋却是面面相觑,再也说不出话来。

钱百锋只觉心中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紧张感觉,他想了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二章 五步追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