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四章 罗汉之石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道:“那北魏魏定国安排了密计,勾结瓦喇,在军事上准备一举擒着大明皇上——慢着,北魏的目的何在?”

钱百锋道:“这一点,咱们听说的人成不会有错,魏定国自视极高,只有为瓦喇一国之主才打得动他的心意。”

白铁军道:“就算他打的是这个主意,他眼见杨帮主率领群豪护驾而上,心知这一部份乃是中原武林精英,力量极为雄大,对他计划的影响很有问题,于是开始陷害群雄。”

“他首先趁杨帮主远上武当之际,以蒙面人身份挑毁帮山东大寨,冒以当年钱百锋之名,便是利用钱前辈的个性以及当年的名誉。”

“本来他这一举立可达到挑拨离间的目的,却不知当时杨陆与钱百锋寸步不离,是以立刻否决钱百锋当背的黑锅!对这一点事实,咱们有十足的把握,只因当年雷六侠拼命跟踪.虽被北魏打得全身残废,但却仍能指出真凶,这一点恐决非北魏所始料而及!”

钱百锋点了点头,接着白铁军话说道:“北魏并掠走杨帮主幼子,要协杨陆不得干涉军事,但杨陆乃是大英雄,公私分明,义无反顾,竟不顾幼儿的安危,照去不误。”

“北魏这才转念,立刻重订毒计,找出唐弘,嫁祸钱某,这一着由于他时机、地点、以及那施毒方法甚为巧妙,老夫竟然逃不过他嫁祸之计!”

“不过话说回来,最大关键乃在于钱某与左白秋在荒村雨夜,遭受拦击,耽误了一阵,结果一切怀疑均指向钱某而无疑意。”

白铁军只觉思念轮转,一步一步导入正轨,他飞快地说道:“北魏针对杨帮主一方的计谋多半尽于此了。以后的谜与杨帮主的死有密切关连,这一点咱们所得的消息有如几种说法,不过经那银岭神仙薛大皇最后张皇逃离看来,那打赌败于北魏的和尚所说,杨帮主被薛大皇暗算一事必有较高之可能性,如果这样说来,薛大皇与北魏站在一方,但为何如今北魏三番四次,不惜麻烦,要借师父之手打死薛大皇?……

“这些是北魏对他那一方面内部的阴谋,咱们先不说它,还是直线发展说下去,那周公明之出现,对此事关键甚大,咱们还是请教少林大师?”

那少林和尚只听他两人一言两语,虽听出几分端倪,但他似乎并不十分留意,直到钱百锋说出请问他的话,他才合十说道:“施主要想知道那方面?……”

钱百锋想了想道:“老夫将昔年的事情经过说出,凡有疑问之处,请大师指点。”

那和尚颔首不已,钱百锋便道:“那一年皇上御驾亲征,到了前线,这时战事紧急,我方大军已陷入重困,对方已明显喊出生擒的口号,情势十分危殆,杨帮主等一行人虽已赶到,便面对铁甲大军,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那一夜,后方忽然赶来了两人,一人便是那周公明,另一人却是陌生,他不言不语,但点苍大侠曾暗中试了他一指,却如石深大海,那人功力深浅难测。

“那人也不给任何人交谈,只是露出烦恼的模样,不知大师可否相告这人是何路数?”

钱百锋微微思索了一会,开口说道:“原来他是乔装俗家之人?”

那少林僧人点点头道:“正是,只因未出家之前,行遍天下,经历阅历多人一等,所以乔装起来最为贴切。”

钱、白两人对望了一眼,说道:“请问大师,那僧人法号如何?”

那少林僧人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只因当年贫僧为敝寺知客,行脚之职,对那僧人并不太熟悉,只知他隶属藏经阁内,辈份是“法”字班辈。”

钱、白两人微感失望地啊了一声,那少林僧人思索了一下,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声说道:“对了,那人俗家姓名,贫僧听人说过……”

白铁军与钱百锋一起啊了一声问道:“他姓什么?”

那少林僧人说道:“俗家姓董,名叫董一明。”

白铁军陡然间只觉全身血液似乎凝结了起来,嘴巴张大了,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钱百锋立刻发现了他的失常,开口问道:“白老弟,你认得此人么?”

白铁军只觉头脑之中一片模糊混沌,满心只是些疑问.中不住地喃喃自语道:“是他!是他……原来是他……”

钱百锋忍不住道:“白老弟,你怎么啦?”白铁军缓缓平静了下来,问那少林僧人道:“那人法号可是称为法云?”

那僧人只觉被人提醒一下,高兴地道:“一点不错,一点不错。”

白铁军大呼道:“那么在昔年的事中也插了很深的一足啦!”

钱百锋只道他认得那董一明,那少林僧人想了一想然后说道:“白施主为何如此说?”

白铁军道:“只因他与那罗汉石也有关连!”

钱百锋猛吃了一惊,那少林僧人却更是大惊失色,失声呼道:“白施主,你也知道那罗汉石么?”

白铁军道:“那罗汉石出现在少林寺之事,白某亲口问及方丈,那法云抱石自沉之事,在下也自清楚。”

那少林僧人的面色陡然严肃了下来,半晌一言不发,然后缓缓说道:“白施主既然知道这么多,为什么还要向贫僧打听一切?”

白铁军面色沉重地道:“那罗汉石有关事项太大,其中详情白某不能尽知,大师可否有所指教?”

那少林僧人哼了一声道:“罗汉石之秘就是方丈也必未知晓。”

白铁军说道:“白某只要请问一句,那罗汉石是什么时候在少林山中被人所发现?”

那少林僧人想了一想说道:“这一点有什么必要之处么?”

白铁军肯定地点了点头,那少林僧人道:“乃是在土木事变前半年。”

白铁军啊了一声,那僧人接着又道:“只是罗汉石的出现,并非由于人所发现的。”

白铁军和钱百锋的面上都露出迷惑的感觉,那少林僧人说道:“你们大约不知道,这罗汉石与周公明有密切的关连!”

其实白铁军曾亲眼目睹过另一块罗汉石上刻着“周公明立”的字样,但此时见那僧人说得神秘,便故意装着不知其秘的表情,仔细注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少林僧人叹了一口气道:“那一块罗汉石乃是周公明亲自送上少林,当他初上少林之时,微服而行,是以根本没有知道他的身份究竟是谁。

“他上山来,立刻要求见少林主持,那时方丈似乎与他已有所默契,立刻引入密室,并在一日之内鸣钟三次,召集达摩院、金刚院以及藏经阁长老入室。

“这的确是一件非同小可之事,贫僧在少林近四十年,如此情形仅此一次,是以印象深刻之极!

“结果在密室之中谈了有一日时光,然后室门大开,方丈以下三位长老一齐合十送客。

“当时贫僧身为知客僧人,侍立在侧,只闻那周公明对四位长老一齐行礼,满面都是严肃的神色。

“他行礼既毕,开口说道:

‘少林及天下佛门正宗源济,此等事原本不当找上门来,还望四位高僧了解周某一番用心!”

“掌门方丈合十喧了一声佛号道:

周施主那里的话,此事有关我朝兴隆,老衲虽曾考虑再四,但既已出言承当,周施主万万放心便是。”

“那周施主吁了一口气道:

‘大师既有此言,周某何虑之有?”

那少林僧人又接着道:“说罢便缓缓走下山离去了。

“掌门方丈与三位长老一齐目送他的身形消失,那金刚院主持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招招手对一直侍立在一侧的贫僧说道:

‘弟子,你过来。”

“贫僧仍然不明倒底是怎么一会事,连忙走了过去,那主持说道:

‘那块石头,你将他放在山后隐蔽小道之处吧!”

“贫僧随着他手指的方向。只见那密室右侧放着一块石头,但不明白金刚主持大师此意为何。”

“这时那主持方丈长喧了一声佛号道:

‘师弟,你决定如此么?”

“金刚院主持道:

‘掌门师兄,那后山隐密之处,随意放上一块山石,被发现的成份委实不大……”

掌门方丈道:“那么咱们答应周施主的话如何办了?”

“金刚主持摇摇头道:

‘掌门师兄,你不能不顾咱们少林一脉气数——”

“他说此言,面上痛苦沉重之色兼而有之,掌门主持方丈面色也是寒冷如冰,半晌才道:

‘若是那石为外人所发现又如何?”

“金刚院主持叹了一口气道:

‘师兄师兄,那是天劫不可复了!”

“掌门方丈沉思良久,仰天长叹一口气道:

‘既如此,知客,你将这方石埠用布包起来。”

“贫僧虽然仍是听不出所以,但立刻遵命将那石块用布包妥了,问方丈说道:

‘不知弟子将此石块送往何处?”

“那主持想了一想说道:

‘知客,你将此石送往……”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语气,那金刚院主持说道;

‘师兄,老僧带他一起去如何?”

“主持方丈点点头道:

‘如此甚好!”

“贫僧心知此事定然非凡,不能插口一言,便与他一起动身将那一方石块包起。

“主持方丈目送咱们两人离去,仰天长叹了一口气,对藏经阁长老道:

‘但愿师弟这一举不违天意。”

“那金刚院主持缓缓喧了一声佛号,再也不言,缓缓向后山行去。

“贫僧跟在后面,走了好一会,实在是由于好奇心驱使,忍不住开口问道:

‘弟子请问这一方石块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长老默然无语,面上却是考虑沉思之色,过了一会,他缓缓对我说道:

‘今日之事,你都瞧在眼内了!”

“贫僧点了点头道:

‘弟子侍立在侧,自那密室启开之后的情形,弟子均看见了。”

“长老吁了一口气道:

‘那送来石块的人是何身份?”

“长老嗯了一声,然后说道:

‘索性向你说个清楚……”

“贫僧心知此事关系甚大,不料长老居然肯开口说出,这倒大出贫僧意料之外。

“于是贫僧仔细地听,长老却是半晌不言。好一会儿才说道:

‘那送石之人姓周,唤叫周公明。”

“贫僧当时并未听过“周公明”之名,于是没有作答,长老接口又说道:

‘他乃是当今朝廷重臣。”

“贫僧心中一惊,啊了一声说道:

‘原来他是官方的……”

“长老点了点头道:

‘对于他的到来,老衲原本全无预知。但从他与掌门相谈之间,似乎他们两人之间先有默契。”

“贫僧只觉此事奇异不常,忍不住问道:

‘官方的人怎么找到佛门圣地?”

“金刚院长老微微笑了一笑说道:

‘岂止于佛门圣地?想来那武当山紫观宫中必有官府人盘桓。”

他说至此一顿,继续讲了下去……

贫僧直觉这一件事居然牵涉及少林,武当两大宗派,与官家有所关联,想不到金刚院主持居然肯以此相告。当时贫僧默然不言,只是留神听长老所言:“那周公明来此的目的,可以说全在于这一块罗汉石,他如此慎重其事,大约他所说的情形多半是真实的了。”

长老停了一停,转面向贫僧说说道:“知客,你时常有机会下山云游四方,对外间民间之事,一定相当了解了?”

贫僧不知他问这一句话用意何在,但只得思索了一会,开口回答道:“民生相当富裕,百货畅通,市集繁华,各行生意增进……”

长老听了此话,面上露出沉思之色。贫僧以为说话不当,登时便停口不言。过了好一会,长老咦了一声道:“照这样说来,我朝廷兴隆得很呢!”

贫僧对这一句话仍然不十分明白,只有默不作声,长老想了一想,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声问道:“不知我朝当今军力强弱如何?”

贫僧微微吃了一惊说道:“军队详情弟子不得而知,但从民间谈吐之间,似乎民心忧忡在于外患强似内忧!”

长老点了点头,面上神色微有释然之状,说道:“那外患可是在北方一带?”

贫僧点点头道:“北方瓦喇人族,近年来兴兵练武,据说极有战斗能力。想来他们已存觊觎之心……”

长老面上释然之色更浓,点了点头说道:“难怪他说如此,难怪他说如此。”

贫僧问道:“那周公明说本朝兴隆之事么?”

长老长长吁了一口气道:“他说本朝大业危在旦夕!”

贫僧陡然大吃了一惊,失声说道:“这一句话弟子万难相信。”

长老道:“当初他说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四章 罗汉之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