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五章 紫金令牌

作者:上官鼎

且说左白秋与左冰父子两人与钱百锋、白铁军分手以后,他们心知那骆金刀临终所托那卷东西必定与昔年的土木堡公案有密切的关连,那北魏定国真可说是志在必得,一定想尽方法从中阻拦,但那钱百锋既然陪同白铁军一道行动,有他两人的的功力以及机智,想来必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们父子俩人上路而行,两人心中似乎均是心事重重,难以舒畅,左冰心中默默忖道:“昨日在城隍庙接卓姑娘时,告诉他爹爹卓大江已遭凶手,那个场面真是令人毕生难忘,唉,魏定国的血孽也未免造得太多了,这一笔血债真不知何年何日,由谁来偿还清楚……那土木之变的事犹自不能清明,为这一件事牵涉了不知多少人,经过之复杂,真是前所未见未闻,为了这件事,昔年武林的顶尖人物—一再行出世,总算事情一步一步接近水落石出的阶段,相信只要那一卷东西能够明诸于世,则事情也即到了结局之时!”

一路上行走,两人甚少交谈,左冰望着父亲双眉微锁,似乎心事重重的模样,心知父亲也正为此事忧虑,走了一会,已逐渐转入山道小径,道路上来往的行人慢慢的少了起来。左冰吁了一口气,忍不住问道:“爹爹,您在想些什么?”

左白秋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心中纷乱得很,越是思想,越是难过。”

左冰啊了一声说道:“爹爹,那昔年的公案已接近尾声,总有水落石出的一日——”

左白秋点了点头:“但是其中秘密仍然重重难解。”

左冰想了一想说道:“等这一次白大哥他们回来,事情至少了解许多,咱们再就事情的关键,去和魏定国摊牌……”

左白秋却是眉头不展,他叹了一口气道:“冰儿,你不知道,这一件事的发生,爹爹也身历其中一部份,而这一部份,就目下形势看来,对整个事体也有不小的影晌——”

左冰吃了一惊道:“什么事情,爹爹?孩儿从未听您提及?”

左白秋叹了一口气道:“二十年以来,这一件事我日夜思度始终得不出一个结果来。”

左冰道:“那——钱大伯可知道么?”左白秋摇了摇头道:“我从未对任何人提及此事!”

左冰啊了一声,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两人边说边行,左白秋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你钱大伯虽然曾数次想开口相问,都见我面有难色,他立刻止口,现在想起来,这事件实际上也用不着对他相隐。”

左冰道:“爹爹可以告诉孩儿么?”

左白秋道:“那一年钱大伯与我在雨夜之中,隐藏茅舍之内疗伤的事你知道么?”

左冰听过,于是点了点头。

左白秋嗯了一声说道:“我坐关被一个黑衣人偷袭,现在想来八成便是那北魏了,我立刻见机运气,用轻功疾奔,那黑衣人尾随三日三夜始终未追上,但我也摆不脱他。

“后来巧遇你钱大伯,用真气疗伤,但在最急关头,那黑衣人斗然追至,钱大伯拼死将真气传入我体内,用身躯遮拦我受了一掌,我虽立刻通气,发掌击退黑衣人,但你钱大伯反到受了重大内伤。”

这些经过左冰都曾听过的,他只是点头,只因父亲此时乃是由头说起。

左白秋微微顿了顿,似乎在索思的模样。

过了半刻,他继续开口说道:“当时立刻将你钱大伯藏好,决心启程上少林去求那疗伤圣葯大檀丸。”

说到这里,左白秋的面色逐渐沉重下来,那声调也转趋冷峻,左冰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将有巨大的变化,只是倾耳聆听。

左白秋用冷竣而平淡的声调说出了昔年求葯的那一段经过——

那一夜,夜黑如漆,大雨滂沱,加之塞北正值双方鏖兵,战云密布,兵慌马乱之时,那道路之上真是绝无人踪,左白秋冒着大雨,展开他那如谜一般盖世轻功在道上飞驰,真是有如一支脱弦之箭,在地上隐隐划过。

他一口真气灌注,整整奔跑了约有大半个时辰,已然奔出山区。

这时大道之上目力不能及远,但左白秋心知钱百锋内伤甚重,千万不能耽搁,仍是冒风冒雨全力赶路前进。

一直赶至黎明,这时风雨也逐渐减少,官道前端便是一个镇集。

左白秋只觉一夜奔驰,加之内伤方愈,他虽内功造诣深厚之至,也免不了有些疲备的感觉。

而且身上衣衫被雨水、汗水,内外浸湿,穿在身上也甚不舒服,想想还是找一间客店休息二会然后再行加程赶路。

街道之上真可谓寥无人踪,只有极少几家店铺要赶早做生意的开了门板,只因此处接近开战地区,真是人心惶惶,无可终日,加以天下大雨,左白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福安”客栈歇息下来。

风雨逐渐减少,过了一个时辰,雨势已然收止,天空暗暗的,似乎随时要下大雨的模样。

左白秋休息了这么一阵,运息好几周,只感觉四肢疲乏已去,而且真气的运转甚为自如。

他整理衣服,准备又上路了,走出房门之外,只见店门之外走入两个人来。

那两个人都是和尚,为首一僧年约四旬过半,身后一人却是年轻。

左白秋一瞥之下,只觉那两个僧人气质不同,那为首一人气格清灵脱俗,令人一眼见之真有一种出尘之感。

左白秋瞧了几眼,心中骤然一惊,暗忖道:“这两个僧人不知是何来路?”

这时两个僧人一起走入厅内,距离近了,左白秋看得清明,那两颈上均挂有紫黑的佛珠。左白秋吃了一惊:“原来这两人是少林寺的。”他急快地忖思道:“我此行正是找少林僧人,不想在此巧遇,那为首一人气度已有大师风范,身份分明不低,我不如先出言问问他看……”

他思念一转,缓缓走上前去,迎着那两个僧人走进来的路线,施了一礼道:“大师请了。”

那两个僧人一起合十回礼,但面上都是怔然的神色,不明白左白秋此举为何。

左白秋左右看了一下,这时大厅之中根本没有客人,他缓缓说道:“两位大师可是来自嵩山少林?”

那为首一憎面色微微一动,迟疑了一会,缓缓答道:“不错。”

左白秋道:“老朽姓左,正要上嵩山少林一行……”

那为首一僧说:“原来左施主。敢问左施主要上少林有何贵干?”

左白秋道:“老朽想找那方丈大师商量一事。”

那为首一僧面上神色又是一动,他侧过头来,望了望身后那个僧人,缓缓说道:

那僧人迟疑地答道:“贫僧白云。”

左白秋想了一想,只觉从未听过这个法号,又想到这件事情甚为紧急,一时真不知如何打算才是。

那僧人见左白秋迟迟难以开口,一时之间也不好多说。

左白秋暗暗忖道:“我这一路原先要丐帮所在先告知杨帮主说钱兄不先赴约,再向少林一行,若是先能找到少林的头绪,那真不知可以节省多少时间。

他心思转动,终于说道:“此事甚为紧要,大师可否帮老朽一个忙?”

那心元僧人想了一想道:“不过贫僧先要奉告,敝寺掌门方丈目上并不在嵩山少林。”

左白秋啊了一声说道:“那……那他在什么地方?”心元僧人微微一笑道:“方丈已经驾临塞北地区!”

左白秋陡然之间又惊又喜,大声说道:“那么大师,老朽拜托你将此事转告?”

心元僧人点了点说道:“但说不妨。”

左白秋道:“老朽姓左,草字白秋,乃是……”

他话尚未说完,只见心元僧人陡然色变,惊震之态完全形之于表,双目圆睁,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声来,左白秋心中一怔,登时停住话题!

心元僧人好一会才喃喃地道:“原来……原来施主便是……便是那闻名天下,无人见过的左白秋老先生!”

左白秋点了点头,那心元僧人继续说道:“传说之中左先生乃是人中之龙,不见首尾,今日能得一见,真是贫僧眼福!”

左白秋道:“老朽有一个老友,为了老朽的事,现在身受重大内伤,一身极高内功散尽,老朽万难忍受,左右思想不得其解决之法……”

他不敢说出那老友即是钱百锋,只因他也知晓那钱百锋在武林之中有魔头之称。

这时他话犹未说完,那心元僧人已接口说道:“要求少林大檀丸疗伤灵疗是么?”

左白秋忙道:“这个左某深切明白,只是那老友受伤太重,非得大檀丸恐难以治疗,老朽只好出此下策,有此不情之请……”

心元僧人嗯了一声,犹自沉吟不决,左白秋不便再多说话,只是焦急地等着。

过了一会,那心元僧人喃喃喧了一声佛号,沉声说道:“贫僧有一个建议,不知左先生以为如何?”

左白秋微微怔了怔,他不明白那心元僧人这“建议”两字是什么意思。

心元僧人顿了一顿说道:“贫僧此行,乃是负有任务的。”

左白秋奇道:“大师此言何解?”

心元僧人说道:“这个任务,有关我朝宗室安危,贫僧受军命行事——”

左白秋惊道:“你……你是说那皇上御驾亲征之事?”

心元僧人面上神色一黯道:“我朝社稷危矣,贫僧虽是出家之人,但仍不忍见宗室受危——”

左白秋心中猛跳,沉声说道:“大师详言,大师详言。”

心元僧人道:“瓦喇精兵已成合围之势,当今我朝皇上形势堪危。”

左白秋道:“大师所负使命究竟为何?”

那心元和尚一字一字说道:“去请援兵救驾!”

左白秋啊了一声道:“就是你们两人么?”

那心元增人的面色陡然之间沉重下来,他低沉着嗓子说道:“这本是极端要紧的军机,贫僧万万不该说出,只是贫僧方才想到一个法子,自觉左老先生气度清绝,足以相信,而且此乃有关我大汉一族荣誉,只要为我大汉族人,就算不能接受,也万万不会泄露于敌?”

这几句话说得相当严重,左白秋也知只因事情关系委实过于重大,那心元僧人才会如此说法。于是左白秋缓缓点了点头道:“大师之言甚为有理。”

那心元僧人道:“贫僧有一个建议,不知左老先生可否考虑?”

左白秋知道那即将说出事情重心所在,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大师请说,老朽极愿知道。”

那心元和尚道:“左老先生是想要大檀丸去救老友,这件事若由左老先生去做,就算贫僧供以线索,左老先生也未必一定得到手?”

左白秋道:“不错——”

心元和尚接着道:“贫僧则是要赴军营争取援军,这件事以贫僧一介出家人身份,办起来也总有点不妥?”

左白秋道:“不错——”

心元和尚紧接着道:“依贫僧之意……”

左白秋沉声说道:“咱们两人调换行动是么?”

心元和尚颔首不语。

左白秋心中飞快忖道:“这个建议虽是有理,但总是透有几分古怪,莫非去那军营之间有什么危险之事他才如此建议,但若不接受他的建议,那大檀丸可真不见得到得了手,钱老弟完全赖此,我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了,无论如何,这总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想到这里,立刻颔首道:“如此老朽乃是求之不得!”

心元和尚合掌低低又暄了一声佛号。左白秋顿了一顿,缓缓说道:“大师,那其中细节如何安排?”

心元和尚道:“左施主既是同意了,咱们可以慢慢详谈。”

说着他便在大厅之中找了一个坐位,三人一起坐了下来。

那心元大师过了一会开口说道:“左老先生若是得到那份大檀丸,如何和那老友连络得上?”

左白秋心中暗忖道:“那钱百锋现下隐藏之处无人知晓,若是有人知道,此刻他毫无抵抗能力,那万万使不得的,加之他杀人如麻,仇人众多,万—……”

心中思念,口中缓缓说道:“老朽那老友藏身之处极端隐密,大师……”

心元大师道:“左施主但说不妨。”

左白秋微微沉吟了一下道:“依老朽之见,那大檀丸若是借大师之力可以到手,大师不如仍到这‘福安’客栈,约时相会,老朽去过军营之后立刻赶回此地等候消息,不知大师以为如何?”

心元大师双眉微皱,似乎意决不下,过了一会,他缓缓说道:“去那军地,来回一趟,少说也得一日一夜功夫——”

左白秋插口道:“老朽十个时辰后回到此处如何?”

心元大师啊了一声道:“那在时刻之上便不会发生冲突了。”

他停了一停又道:“贫僧去见方丈主持,无论要不要得着大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五章 紫金令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