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六章 阴谋诡计

作者:上官鼎

左白秋道:“我念念不忘乃是那心元大师,日后我曾两度隐访少林,却并无心元之名,那金铡院主始终不曾见过面,也不知究为何人。”

左冰道:“那一年爹爹空跑一趟,想来那紫金令牌仍留在身上?”

左白秋道:“我受伤倒地,曾对天玄道人说出‘打遍天下无敌手’之语,当年他曾参与此事,他一听此面上表情大大变动,似乎立刻知道误袭于我,只可惜当时我便失去知觉,否则可以听他的话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冰道:“那么日后遇见天玄道长……”

左白秋点点头道:“前几次相遇,总是不便开口,我现在想想,他又将那紫金令牌带去,但却始终似不愿对我提起此事,其中一定又有道理,等下次遇上了,不顾一切,务必问问清楚。”

左冰嗯了一声,两人边行边谈,过了一会,左冰开口问道:“爹爹,咱们这一路去,便是去碰白大哥他们吗?”

左白秋道:“他们此行来回没有那么快,咱们这是想也随着路线,若是他们一路上没有问题,咱们走了一半,他们也当回程了,若是一路上发生问题,咱们也好作一接应。”

左冰道:“想那北魏一定料得咱们得那骆金刀遗物,先将北行,一路上多半便有拦截。”

左白秋道:“我也如此想,但你钱大伯及白铁军两人同行,就是敌人再强,硬拼不过,脱身总是绝无问题的。”左冰点了点头,左白秋吁了一口气:“那白铁军真可为气势如虹,神勇过人了。三十岁不到,便已具一代宗师之风范,那铁军两字委实当之无愧,丐帮有此后继,真是必定兴盛。”

左冰由衷地说道:“白大哥自断手臂,这种气慨,不但不引人怜悯,反倒令人更生豪迈之气。”

左白秋道:“那南魏魏若归能得徒如此,也足慰老怀了。”

左冰道:“北魏魏定国一再要置白大哥于死地,却次次不是上天之意巧安排,便是白大哥自我奋斗,瞧来那魏定国对白大哥戒怯之心日日加重。”

左白秋哈哈大笑道:“说来也是好笑,那魏定国不可一世,一生之中恐怕只对南魏魏若归在内心之中存有寒意,却不想到头来对于魏若归的徒儿竟也生恐怯之心!”

左冰道:“只是北魏有那疯和尚为帮手,实力仍不可轻视。”

左白秋道:“嗯,那疯和尚内力之强,真是不可测度,你钱大叔曾亲眼目睹过,自认不如……”

左冰道:“不过那魏定国一生杀孽深重,所谓冤冤相报,他实力再强,也难逃公道。”

左白秋道:“若单论实力,咱们一主较之他们强劲得多,所以迟迟不发动,总是奥秘未探清明,不愿骤加破裂。”

左冰深深点了点头道:“他们那边,算再加上一个薛大皇,咱们这边有爹爹,钱大叔,白大哥,说不定白大哥的师父南魏也会出手,其他武当少林众人都是咱们实力,若是到真相大白那日,魏定国再强再狠,也是处于危境了。”

两人边谈边行,这时轻风拂面,淡云微浮,官道之上一望而去,蜿蜒遥远,因已走入北国,遍地平旷,左右一望无垠,心胸不由为之一阔。

左氏父子行行宿宿,过了两日两夜,已来到华北,但见平原连绵无际,气概雄伟。

这一日父子两人沿途而行,这一带行人已是极为荒凉,往往来来,寥若震星,忽然之间,两人一齐听到一声高啸之声。

那啸声短促,但却甚为宏伟,在大地上传出老远来。

左白秋微微皱眉说道:“这一声分明是内家功力出掌时吐所开息之声。”

左冰道:“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左白秋道:“那啸声距此约有五十丈之遥,乃是发自左方那条岔道之中,咱们要看便得加快身形。”

两人身形急起急落,已奔入岔道之中,转过一个弯,只见路前有三个人影,似乎已没有动手的模样。

又奔近一点,左白秋吃了一惊,沉声道:“冰儿,快,是你钱大伯及白大哥。”

两人身形好比流星追月,一刹时来到跟前,看得清切,只见白铁军,钱百锋背已而立,那对面站着一人,竟是那个阴魂不散的疯和尚。

三人一齐察觉左氏父子的到来,钱百锋与白铁军面上表情都是先惊后喜,那疯和尚却似若无睹,神色依然不动。

左白秋道:“钱老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钱百锋哈哈一笑道:“这个疯子大约受了魏定国指使,到这儿来拦阻咱们两人。”

左白秋啊了一声道:“方才已交过手了?”

钱百锋笑了一笑道:“他方才骤然出掌,我与他对了一记便停下手来。”

左冰望着白铁军,欣喜地道:“白大哥,咱们也赶来了。”

白铁军道:“这样真是最好不过了。”

那疯和尚仍似不闻不问的样子,但是身形所站在是道路中心。

左白秋这时望了望那疯僧,对钱百锋道:“他说不出什么道理来么?”

钱百锋道:“正因如此,白老弟和我都感棘手呢。”

白铁军道:“今日他却似神智甚清--”

他话尚未说完,那疯和尚突然冷笑了一声,沉声说道:“你们的废话也该说完了吧?”

那声调奇低,只震得众人都是一沉,白铁军冷笑一声说道:“说完了又怎么样?”

那疯和尚冷冷地道:“若是说完了,老衲便要发招啦!”

白铁军冷哼一声说道:“喂,你到底有什么把柄抓在那魏定国手中,始终如一受他指挥?”

那疯僧斗然之间面色大变,全身竟然在一刹那之间开始颤抖起来,双目之中好像要射出火焰一般,神态惊人之极。

白铁军站在最前,那疯僧双目瞪视着白铁军,一眨不眨,左白秋低声说道:“白老弟,你须留神。”

白铁军这刹时却是思虑起伏,暗暗忖道:“我无意中提及此话,仿佛说中他的要害,刹时之间,他陡然色变,难道这其中果有秘密么?”

转念又想道:“这和尚总是疯疯颠颠,我如能利用他这疯颠的本性,用话套住他,说不定他口不择言,会说出许多秘密!”

他心念一转,抬起双目,正好看见那和尚可怕的神态,那和尚的功力白铁军曾几度亲身尝试,他虽是一身胆,这时也不同暗暗心寒,一口真气立时冲入四肢百骸,再也不敢大意分毫。

他口中却缓缓说道:“说到秘密,把柄,你的事情,白某到知道不少。”

那疯和尚面色陡然一呆,大吼道:“你知道什么?”

白铁军冷冷地说道:“你,是少林出身的。”

那疯和尚陡然哈哈大笑,他那笑声枯涩,面上也丝毫没有笑容的表情,真是所谓纯粹的干嚎,令人生出一种不快之感。

白铁军理都不理他的笑声,冷然地道:“几十年前,有师兄弟两人,脱离少林寺,自行创研内家心法……”

疯和尚的表情好像是冰冻实了,白铁军大吼道:“你便是那师兄!”

这一声吼好不响亮,刹时之间,那疯僧好比被人打了一棒,整个身体竟然跳了起来,以为他要发动攻击,呼地一挪身形,退后半丈之远。

那疯和尚身形落了下来,就地盘膝而坐。

白铁军等人一齐怔了一怔,白铁军紧紧接着冷笑说道:“那师兄弟两人发誓共研内功心法,不能成就,永不出世,岁月悠悠,两人终是不成。”

他看了那疯和尚一眼,这时那疯和尚反倒显得十分平静。

白铁军道:“有一日那师弟领悟心法,但运气操之过急,竟尔走火入魔,于是他将那内功心法教于师兄。”

这时左白秋、钱百锋以及左冰都也侧耳倾听,只因他们已然意识到事情的曲折与疯和尚大有关联。

白铁军道:“那师兄学成,竟然不顾师弟下身残废,在一日深夜之间,不辞而别,留下同门同窗,同心同意的师弟,永远永远在绝谷之下,年年月月,与黑暗、孤独、寂寞为伴,一直到他去世。”

白铁军说到这时,觉那一日在绝谷山洞之中所见的情形一幕一幕在眼前出现,忍不住心中激动,那语句说得生动,充满着感情。

那疯和尚全身剧烈的颤动着,似内心有难以形容的痛苦与折磨,白铁军仰天悲叹一声道:“那师弟一人度过残生,无一时一刻不想到师兄的无情无义,他虽身为出家之人,也曾参禅佛学,但嗔不灭,一直至死,才了然大悟,可笑那师兄虽获绝学在身,一人出谷行走江湖,又有那一天心灵之上获得平静?这几十年来,可也够他受的了,患得患失,自我谴责,唉,这又是何苦呢?”

他双目注视着那疯和尚,只见他颤抖一阵,忽然脸上冲上一股红色的异彩,双目之中精光一闪,白铁军只觉那两道眼神之中充满了慌乱、迷惑、混沌的色彩,霎时之间他意识到,这和尚的疯病又发作了。

那疯和尚呼地站了起来,嘶吼道:“你--你怎么晓得?”

白铁军冷笑不答,那疯和尚吁了一口气,再次嘶哑着声音问道:“你怎么晓得?”

白铁军心中陡然一动,他眼见那疯和尚神智已然不清,于是冷笑一声,沉声一字一字地道:“魏定国告诉我的。”

那疯和尚大喊一声道:“魏定国,好,你敢出卖老衲,哼哼,看看老衲将你的秘密一全抖出来再找你算总帐。”

白铁军面上神色不动,沉声道:“魏定国那是什么秘密会落在你这疯僧手中?”

疯和尚这时神智错乱,大吼道:“没有么?老魏,你等老衲想想看,太多了一时不知说那一条?”

白铁军只觉心中突突直跳,勉强抑止着紧张,沉声道:“你先说--”他话尚未说完,疯和尚大吼道:“老衲先说那朗伦尔的事!”

那“朗伦尔”三字一经说出,真是全场四人一起心惊,白铁军缓缓地冷笑说道:“就是那个瓦喇高手么?”

疯和尚双目陡然一翻,大吼道:“高手?朗伦尔乃是瓦喇国师,第一高人,武艺之高,在中原也难得找出几个。”

白铁军道:“那魏定国将他怎么样了?”

疯和尚呸了一声,面上露出几分鄙夷之色说道:“将他杀掉了。”

白铁军啊了一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那疯和尚道:“老衲作他们两人比武的见证人,亲目所睹,怎么不知道?魏定国,你还想赖,这是万万赖不掉了。”

白铁军见他话句疯疯颠颠,不敢稍有停留,大声问道:“魏定国居然施用诡计么?”

那疯和尚道:“魏定国要作瓦喇国师,朗伦尔不服,两人约期比划,比划五百招不分胜负,瓦喇国王便聘两人一左一右,到了那一年,魏定国要当瓦喇皇帝,朗伦尔效忠太子……”

他说到这里,众人只觉事情复杂,他说得不甚详细,白铁军忍不住插口问道:“魏定国要当皇帝?”

那疯和尚吼了一声,似乎不愿被打断话头,只是接着说下去。

“魏定国便骗朗伦尔,表示两人联合,想法擒住大明之主,朗伦尔是瓦喇人,自是全意赞成,两人便合力布置一切,就绪之后,魏定国邀朗伦尔至瓦喇国王处求见。”

“瓦喇国王一见朗伦尔,便破口大骂其不忠不义,朗伦尔知道魏定国将一切均出卖,推到他头上,但他仍是一片忠心,对国王并未辩言,一出殿门,立刻要找魏定国拼命。”

白铁军道:“这一次,你作了见证人?”

疯和尚道:“他们在绝峰上苦斗,魏定国功力是高一点,但朗伦尔天生有一种骠悍之气,加之魏定国心怀鬼胎,始终不能抢得上风。”

“突然魏定国一个纵身跳下绝谷,那朗伦尔不知为何如此,于是到崖边向下察看,但那知崖边岩石早被老魏击碎,那朗伦尔才一落足,岩石已坠,朗伦尔犹想上拔,那魏定国身形又自崖下翻起,在朗伦尔毫无抗拒之中,全力发掌相击。

魏定国翻上山来,原来他早垂了一条绳索,跳下谷时抓住绳索隐身石下,一切均为预谋在先,朗伦尔糊里糊涂便送了一命。”

白铁军嘘了一口气道:“这也不算什么大阴谋,大诡计。”

疯和尚瞪目吼道:“好,老魏下毒,陷害钱百锋之事你要不要知道?”

这一段钱百锋和白铁军却已经知道,那五步追魂唐弘之事,已在少林寺中猜测完全。

白铁军冷笑一声说道:“那唐弘总是你下手杀的吧。”

疯和尚忽然嘻嘻一笑说道:“老衲记不清楚了。”

白铁军也觉此事已不关紧要,于是便不追问下去。

他转念一想,冷冷一笑道:“和尚,你所知道的秘密,只不过是些较简单的,那北魏……”

那疯和尚突然大吼一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六章 阴谋诡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