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七章 一走了之

作者:上官鼎

左氏父子,钱百锋以及白铁军聚精会神地倾听那个古怪疯僧半疯不疯的狂言,他们知道,这时候那疯僧已然混淆了,也正因为如此,昔年的许多阴谋诡计,竟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一揭露。

他们深知不可过份摧促或追问那疯僧各项细节,否则那疯僧很可能突然不说下去,他功力又是绝高,要想他继续说清楚甚为困难。

那疯僧说到魏定国千方百计找人对杨陆下手,白铁军钱百锋只听得心中狂跳,又悲又急。

只听那疯僧继续说道:“老衲不相信凭魏定国有什么能耐,居然可心请出一个山野和尚。老衲当时便追问道:‘魏定国,你凭什么可以说动那山野和尚,居然能为你去对付一个素不相识之人?’魏定国哈哈大笑道:‘正因这山野和尚生性脾气古怪,魏某才有办法!’”

“他满面都是得意之色,老衲观察,果然不似虚伪之言,那魏定国说道:‘大师也当知道那山野和尚生性极为古怪,一切行事似乎均随心所慾,丝毫不顾常理?’”

“老衲想了一想,虽与那山野和尚只有一面之缘,但想想的确不错,便点了点头。魏定国道:‘魏某利用他有这一点,再加上这个和尚有言必行的习惯,便和他打了一场赌!’老衲怔了一怔道:‘你和他打什么赌?’魏定国道:‘赌的方式不必说了,赌的内容是胜方有权命令负方一事,负方必得遵命——’”

“老衲见他不肯将打赌的方式说出,心想他有八成又使了诡计巧策,那山野和尚甚少行动江湖,心计那有他姓魏的深远,吃了亏恐怕犹自不觉。老衲当时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果然成为胜方?’魏定国哈哈笑道:‘这真是上天注定的意志,在这儿一个当口儿,竟有这么一号人物出现,这下全局布好,大师,这瓦喇皇帝你是当定了。’”

“老衲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因他要求老衲去对付杨陆,老衲不肯,他又捉他人,老衲还有什么话说?”

“魏定国和老衲谈到这里,便匆匆走了,到了第二日,他又来找老衲,见面第一句话便是说:‘大师,这一次你可要出力了。’老衲问他说是什么事,他很神秘地道:‘双方要开谈判了。’老衲着实吃了一惊,问道:‘什么?你说明朝与瓦喇两方面要谈判?’魏定国道:‘这不算是双方朝迁出面,乃是私下的交易,大学士周公明使人送暗信,以杨陆为名,邀请瓦喇方面国师一谈。’”

“老衲噢了一声道:‘我道什么,原来是武林人物谈条件的场合,不知有什么好谈的?’魏定国道:‘依魏某之见,八成为拖刀之计。’老衲奇道:‘那么还要理会他如何?’魏定国道:‘大师你别忘了,这信虽为杨陆之名,但周公明出此计策,一定有他的深意。’老衲想了一想,想不出所以然来,便道:‘决定去,你既为国师,找老衲作甚?’魏定国急道:‘那杨陆出面,魏某岂能露面,大师乃是他听都未听过的人,扮着俗装,再着瓦喇装束,应付应付场面总是稳委。’”

“老衲想想,实在没有什么推托的借口,便答应下来。到了那一日,老衲果然代表瓦喇国师去赴约。瓦喇这一方面,除了老衲之外,还跟了两上相当高强的人,一共是三人,到了那约会之处,对方只有一个人单刀赴会。老衲便问那人道:‘你可是杨陆么?’”

“那人点头称是,老衲心中暗暗忖道:‘这人便是杨陆,从那魏定国口气之中,这人乃是惊天动地的人物,连他姓魏的对他也要胆怯三分,我倒要瞧瞧到底如何?’那杨陆看了看咱们三人,便对老衲道:‘阁下便是瓦喇国师?’老衲点了点头,杨陆便开始谈条件了,那些条件条条都是十分复杂,委实难以理解,加之老衲本来对之甚无兴趣,根本没怎样留心,到是那两个瓦喇人有说有答,经过老衲不记得了,总之结果是双方谈不妥。”

那疯和尚一口气说到这里,左白秋等四人不知道他这一段谈判赴会究竟说些什么,想来当年经过必是复杂,他现下神智混乱,说话颠前倒后,但四人只是听着,不敢追问。

那疯和尚双目之中射出昏然的光芒,喃喃地继续接着说道:“……双方谈判不妥,瓦喇人立刻变颜相向,他们两人可能不知杨陆之名,根本没将杨陆放在眼中。

结果两人一齐出手袭击杨陆,杨陆只是不言,随手出了两招,那两人忽然一齐下出最毒辣的杀手。

老衲再也想不到这两人心狠如斯,骤下杀手,而且部位配合极为神妙,杨陆突然一转,整个身形好像浮在半空,不停地旋转,双掌左右切出,内力如山,那两个高手恐怕连他的招数都未看清,一人挨了一掌,直震得闷声连哼,跄踉后退。”

“老衲惊震得呆在当地,心想杨陆盛名果然不虚,这式神奇招数,老衲实是惊叹不已,怪不得强傲如魏定国也不得不对他戒备三分。

日后想,一定便是杨陆的‘回风舞柳’了!杨陆身形落在地上,冷冷一笑道:“承让!’

反过身来便匆匆走了,老衲也未相阻,回到魏定国那里,老衲第一句话便说:

‘中原有杨陆这等人物,老衲想之不到。’

魏定国见老衲如此道,惊道:

‘大师和他交手了?’

老衲微微摇摇头,沉吟了一会才道:

‘就算那山野和尚出手拦阻杨陆,杨陆拼着受些内伤,未必冲不过去。’

魏定国面上神色陡然大变,呐呐地道:

‘大师以为如此么?’

老衲慎重地点了点头,魏定国沉吟了一会,喃喃自语地道:

‘这样看来,还得须要另一人。’

老衲当时也没有说什么,他当时便去找薛大皇,想来是叫薛大皇也出力相拦杨陆。”

“那几天塞北一带乱哄哄地,魏定国一天到晚跑进跑出,忙个不停,他突又对老衲说,发现另有一个绝代高人!

老衲问他是谁,他反问老衲听过‘左白秋’的名字没有,老衲吃了一惊,那左白秋名头甚大,想不到也赶上这一趟混水。

魏定国对老衲说:

‘左白秋练功走火,还受内伤之中。’

老衲奇道:

‘你怎么知道?’

魏定国道:

‘魏某亲眼所见,追踪他已整整两日两夜了,那左白秋身法之快,虽受内伤,但魏某却始终追赶不到。’

老衲十分感兴趣,忙反问他道:

‘那左白秋现下在什么地方?’

‘魏定国想,大约躲在什么地方疗伤运气。’

‘老衲倒想能见一见这姓左的。’

魏定国哈哈一笑:

‘魏某找寻大师,正是这个意思,不知大师可否随我一行?’

老衲道:

‘原来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隐藏?’

魏定国道:

‘魏某若是直接前往,左白秋多半立刻隐逸,大师若是随后行来,则正好相遇……’”

“老衲如何不知道他的用意,但老衲一生败在七指神婆手下,那神婆一对徒弟花老大花老二,人称川东双杰却伤在左白秋手中,别人不知那花氏兄弟的功夫,老衲却是可以推测得到,这左白秋功力委实盖世无双,老衲要见他之心甚浓。

于是老衲没有说什么便依他之意,那一日夜晚天突下暴雨,魏定国在看老衲之时,穿着一身黑衣,连脸孔以黑巾相蒙,他如飞而去,老衲跟随他,到了一个小山坡下,不远处便是一所茅屋。

魏定国示意老衲留在当地,他一人先行上去,老衲知道他的计划,便在阴暗之处相候。

等了足足有一顿饭功夫,仍然毫无动静,突然只见一条人影匆匆向北而去,正是那魏定国,老衲一时呆住了,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

“正疑惑间,又有一个人影自屋中出来,却匆匆向南而行,那人影黑暗之中看不清切,但身法奇快,老衲印象中好像并未见过此人。

老纳左思右想,突然想到,难不成这后来一人便是左白秋?但魏定国为何一言不发,先行离去?

哈哈,当时老衲再也想不到,魏定国当时乃是吃了亏,被人一掌震伤,以他的性格,岂会让老衲看见他的狼狈情形?竟然一走了之,但当时老衲并不知道,这还是日后老衲逼问他才说出如此。

老衲又等了一会,仍是不见动静,忍不住便向那茅屋走去,那屋中似乎空无一人,老衲正自奇疑间,那个不成材的少林寺主持和尚寻上老衲穷说一顿。”

疯和尚说到这里,语调逐渐缓慢下来,在一旁聆听着的四人也感到不甚慨然,昔年的往事一刹涌在钱百锋和左白冰的胸头,那一夜风雨交集,两人患难同舟,尤其是钱百锋,在功力全废下,亲目看这疯和尚和东海二仙之一的董大先生交手一掌,那一幕至今在脑海之中犹是历历如绘。

疯和尚顿了一顿,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四人听得面面相观,不知所措,那疯和尚笑了一阵之后,大声道:“老衲便回去啦!”

钱百锋和左白冰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暗暗想道:“这和尚大约想起那一段和董大先生对掌之事,这一段整个省去了,他此时虽然疯乱心神,但意识之中仍能感觉这乃是不光采之事。”

那疯和尚大声道:“老衲便回去啦!回去魏定国老早已在等候老衲,他面上又惊又急的表情。

老衲问他道:

‘方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魏定国面色沉重道:

‘左白秋竟与钱百锋旧识,钱百锋助他疗伤成功。’

老衲吃了一惊道:

‘什么?这件事又有钱百锋的份?’

魏定国道:

‘那钱百锋吃了魏某一掌,左白秋八成要为他去要葯疗伤……’”

“老衲道:“那岂不糟了?’

魏定国沉吟了半晌,缓缓说道:

‘那左白秋掌风扬起魏某的面巾,但魏某估计他并未看清面孔……’

老衲不解地道:“所以如何?’

魏定国思索着道:

‘所以,这反倒是一个天赐良机。’

老衲咦了一声,魏定国缓缓说道:

‘钱百锋一时是去不成他们的大行动了,他忽然缺席,一定会引人生疑,加之他声名一向恶劣,再想一个别的法子,立刻可以造成最大的内讧。’

老衲道:“那左白秋不是知道他受伤么?’

魏定国沉吟地道:

‘所以魏某要想,有一个人能去阻拦左白秋……’

老衲不待他说完,便冷冷一笑道:

‘你又想要老衲去么?’

魏定国这一次却笑了一笑道:

‘不对。不可用武功相拦,那是对方不会相信的。’

听他不找老衲,倒不好再说什么。魏定国沉吟着说道:

‘左白秋八成将出发到少林寺去求大檀灵葯,魏某若是有法在半途骗他一骗,真是一举两得,那钱百锋将大祸临头,对方也立刻内讧,所以我说这倒是一个良机呢!’

老衲不明白他说些什么,忍不住问道:

‘你拿什么东西去骗左白秋?’

魏定国笑了一笑道:

‘我拿少林寺的人,去骗左白秋,包管马到成功。’

老衲心中一震,说道:“少林寺的人……’

魏定国哈哈一笑道:

‘正是,这当口少林寺的当家都出来了,还怕找不着人么?’

老衲心中暗暗叹道:

‘这魏定国好密的心机,真是百世难见。’

于是他去安排好一切,老衲便没有再去过问,看来那左白秋果然中计,钱百锋也背上了黑锅。”

“过了两天,便传出杨陆去星星峡求救兵,中途遇伏丧命。老衲望着魏定国,喃喃问道:‘那山野和尚果真下了毒手?’魏定国哼了一声道:‘他么?他临时改变主意,好在魏某先有安排,薛神仙薛大皇下的手。’

老衲暗暗叹了一口气,那银岭神仙薛大皇虽说功力高强之至,但若强过杨陆,那还不至于。所谓他下的手,八成乃是偷袭而成,那杨陆从此一去不返,不久大战结束,老衲那还存心当什么皇帝,他魏定国找了另外一个瓦喇人还是如何,老衲也没问清,二十年岁月就这样过去了……”

疯和尚说到这里,对那昔年的秘密有了充分的对证,好多都是早就如此怀疑,到这时得到实证。

白铁军听着那杨陆之死,果然为薛大皇下手,想到前两个月为了薛大皇疗伤,还到处找人,想着义父的一切,心中真是又悲又怒,刹时之间不解自己,他望着疯和尚,冷冷地道:“你的二十年在塞北过了,可是你的师弟呢?在绝谷深洞之中,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那疯和尚陡然一个飞身跳在空中,大喊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他这叫喊之声,真是全力贯注,直震得山谷齐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七章 一走了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