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七十九章 水落石出

作者:上官鼎

周公明仰天悲叹一声道:“那将舍弃名声的,便是钱百锋啦!”

少林方丈吃了一惊,半晌也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地道:“周施主,事情办得到么?”

周公明低声说道:“若是周某一人之力,万万不成,而今对方魏定国也参与此计,想来必可达成!”

少林方丈吁了一口气,面上神色肃然,似乎正考虑着重大的事情。

那法云僧人怔怔地坐在一边,这时不禁缓缓开口说道:“周施主,一定要这样作么?”

周公明缓缓侧过头来,木然地注视着法云,摇了摇头说道:“不这样作,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法云僧人叹了一口气道:“但愿上天神明能明鉴此事。”

周公明双目一睁,沉声说道:“周某要记下此事的!”

法云僧人啊了一声,这时那少林方丈忽然缓缓开口说道:“周施主,事情未必是如此简单呢。”

周公明微微一怔说道:“大师此言何解?”

少林方丈顿了一顿缓缓说道:“据周施主所说,目下一切情势,似乎均不利于钱百锋,加上人为的设计,陷钱百锋于不义之境当并无困难,可是,施主还忽略了一件事--”

周公明霍然而惊,缓缓道:“大师请详言……”

少林方丈嘘了一口气道:“那左白秋之名,周施主听说过么?”

周公明怔然摇了摇头道:“不曾听过。”

少林方丈嗯了一声道:“此人乃是中原武林第一号神秘人物,武功造诣奇绝,行踪极端飘忽不定……”

周公明忍不住插口道:“这左白秋与北魏相合是么?”

少林方丈微微摇头说道:“左白秋与钱百锋乃是一路之人。”

周公明吃了一惊,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好一会他开口说道:“大师如何得知……”

他话声犹未说完,蓦然之间那少林方丈身形一侧,左手一张斜斜向后一拍,一股劲风直袭而出,遥遥击在两丈之外的窗槛之上。

那窗槛吃此内力一震,“吱”地开启,一个人影随着一翻,飘然来到室中。

周公明吃了一惊,定神去看时,只见那人全身上下部是黑色,有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恐怖之感,原来是北魏魏大先生驾到了。

魏定国见了少林方丈,微微颔首道:“大师别来无恙乎?”

少林方丈低低哼了一声,那周公明却立刻接口说道:“魏先生此来……”

魏定国嗯了一声,他的目光转到法云僧人面上,他未见过法云,这时见有一个陌生僧人也在密室之中,不由多打量了数眼。

过了片刻,魏定国缓缓开口说道:“方才大师说有关左白秋之事,魏某正要找周先生相商呢。”

周公明吃了一惊道:“魏施主原来都听着了。”

他心中暗惊若是魏定国听了前面自己所说的种种总是不妥。

少林方丈哼了一声道:“都听着了倒也未必,魏施主驾到此处不及片刻工夫呢!”

魏定国嗯了一声道:“大师可知道那左白秋现下何处?”

少林方丈道:“大约仍与那钱百锋相处在一起。”

周公明大吃一惊道:“什么?那姓左的和钱百锋在一起?那么咱们设计于钱百锋,他岂非成了证人?”

魏定国似乎料不到周公明早已将一切经过说于少林方丈听,尤其还有个不相识的僧人。他面色一变,双目微闪道:“周先生,你怎么?……”

他故意顿了一顿,周公明摇摇头道:“不要紧的,只管说吧。”

魏定国略一沉吟,不再迟疑,缓缓说道:“以魏某之见,那左白秋可能正要有所行动呢。”

周公明听不懂这句话,魏定国微微一顿,继续说道:“钱百锋目下身受重伤,左白秋将为他四出求葯哩。”

周公明“嗯”了一声道:“那左白秋首先一定会去找杨陆说明了。”

魏定国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周公明怔在当地,半晌也说不出话来,魏定国微微冷笑一声道:“咱们若是要行动,就得赶快了。”

周公明仰起头来,惊问道:“魏先生另有计划?”

魏定国面上闪出一丝阴狠的笑容,却是一言不发,周公明嗯了一声道:“魏兄之意,乃是去杀死那左白秋是么?”

魏定国摇了摇头道:“若是有这等简易之事,魏某也不会漏夜找上周大学士了。”

周公明双眉皱皱道:“此言何解?”

魏定国笑了一笑道:“只因那能够致左白秋于死地,举世尚无一人。”

周公明啊了一声,魏定国忽然转过脸来,望着少林的方丈主持,一字一字说道:“大师,此事有劳了!”

方丈吃了一惊,诧声道:“老僧?老僧去和谁说?”

魏定国道:“左白秋为钱百锋求葯医治内伤,八成其目的在于少林圣葯大檀丸!”

方丈仍是有所不明,缓级说道:“便是如此又如何?”

魏定国道:“说不得,咱们只好骗他一骗了。”

方丈怔了一怔,魏定国紧接着说道:“只须将左白秋骗离当地一个对时,一切计划均可依旧进行。”

方丈缓缓开口道:“魏施主的意思,是说由少林派人诱开那左白秋?”

魏定国道:“若是随意派一个人着僧装充为少林僧人,难免会有破绽之处,那左白秋是何等人物,未免太过于冒险。”

方丈沉吟了半晌,缓缓说道:“此计可行,只是必须有一个紧急的借口,方可免释左白秋之疑心。”

魏定国点了点头道:“这个不劳大师烦心,魏某已有计划在胸了。”

于是他便说出以御令紫金牌,骗左白秋急驰救援兵,方丈大师再三考虑之下,终于派出金刚院主持亲自办理。

商量既定,魏定国便匆匆而去,方丈大师望着魏定国远去的身影,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敌对双方竟然携手合作,同处一室,周先生,但愿此事咱们作得不错啊!”

周公明面色肃然,仰天长叹道:“这件事,周某记在一册书上,数十年后揭露出来,咱们是正是误,但凭天下人说吧!”

他当下连夜以契丹文记下一切经过,亲笔署名,并将记载交于方丈大师,以及法云和尚。

三人一起签下名署,加上杨陆事先签名,共同仰天祷曰:“皇天在上,正统十一年,兵乱塞北,吾等三人密谋之计,用心良苦,全为我朝。兹记经一册,留待后世以为论评之根。”

次日一早,少林方丈便派金刚院主持赶到丐帮大寨附近,按计行施。

这一件事,那杨陆,以及武当天玄道人,点苍双剑等不得而知,所以进行起来,一如计划中的顺利。

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钱百锋陷入了不可拔的奇冤。

杨陆终于单枪匹马出发了。

怀中带着密本,去求救西方吐鲁番的重兵。

他这一份密本,事实上是一本假制的,目的在引诱魏定国沿途拦截,这边周公明立刻可以将真本直送契丹内朝,则立刻倒败,大明重兵一举而上,不但轻易败敌,而且可以直袭极北,永绝外患!

杨陆怀着无比的勇气,一个人踏上了征途,终于仍是在星星峡一去不返。

而那魏定国居然日日坐镇,根本不曾分身赶至星星峡拦截杨陆,似乎他对此拦阻之事,早有了十成的把握。

这一下周公明可是心急如焚了,但却是再也无法可施,当夜前方军情转来,大兵败退,大势已去!

周公明一个人坐在斗室之中,昏昏沉沉地也不知在想什么,他只觉脑际之中一时之间千头万绪,一时之间又是空空洞洞,也不知过了多久,仰天吐了三口鲜血,昏在地上不醒人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到少林方丈和法云一起来到斗室之中,才发现周公明昏倒在地。方丈立刻推活他的气穴,缓缓道:“周施主,咱们走吧,大军就要到了。”

周公明默默地望着两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方丈叹了一口气道:“败局已定,懊悔无益,江湖上说得不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周施主,只要密本在手,卷土重来,也未可知啊!”

这一句话似乎振奋起周公明的生气,他呆呆地站了一会,仰天长叹一声道:“想不到周某穷毕生之力,设计与敌同谋,来对付自己的英雄,唉,世界有这等遭遇,如非天意早定,再也没有人肯相信呢!”

方丈大师默默无语,离开了当地,周公明一路默然,方丈和法云一直将他送到中原,并分派了几名少林弟子将他送回京城。

方丈和法云两人却又赶回塞外,只因那钱百锋的事情未完,两人想看一个究竟。

到了此时,两人明白若是说出真实事情,很难令人相信。就算为人所信,众人一定将怒恨的目标加之于身,而那钱百锋既知身受奇冤的来由以及杨陆丧命之事,也非得找两人拼命不可。

两人心知只有遵守当时之约,缄口不言了。

少林方丈与法云僧人怀着沉重的心,又来到塞北。

只见一片大战后的景象,越发显得荒凉。

两人立刻听说武当掌教,点苍双剑,以及神拳简青等人公开四下散言找寻钱百锋,而那钱百锋却是影踪全无。

少林方丈与法云僧人打探不着消息,正待怅然而返,忽然遇到了“天下第一剑”点苍的卓大江。

卓大江见着了少林方丈,立刻告之钱百锋居然下了传书,约见武当天玄掌教、点苍双剑、以及神拳简青,少林方丈等人如期赶到塞北落英塔前。

那一日天色十分灰暗,众人的心情也是沉重无比的。

来到了落英塔前,远远只见钱百锋一人反背着双手,仰天站在塔前,有一股孤独萧索之态从他的面上流露而出!

天玄道长走近了数步,沉声说道:“钱百锋,咱们如约而到,你有什么话说么?”

钱百锋双目缓缓地落在天玄面上,清晰地流露出复杂的神色,他一言不发,只是呆呆站在当地。

那“天下第一剑”卓大江气性较烈,厉声说道:“久闻钱百锋是中原第一号魔头人物,却不料成为卖国姦贼,出卖武林,卓某真是为之齿冷。”

钱百锋冷冷一笑,面上掠过一丝怒容,但却仍是一言不发。

天玄道长吁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一切的事情不必多说了,钱百锋,咱们来听你的交代啦!”

钱百锋忽然仰天大吼一声,那吼声之中贯满了内家真气,似乎非得如此,方足以排泄他心中的怒火,他双目一闪,冷冷地道:“钱某有什么好交代的,你们怎么说,怎么想,那是你们的事……”

天玄道长打断他的话头,冷笑一声道:“好说好说,贫道倒要问你三句话!”

钱百锋哼了一声道:“我钱某拒绝回答。”天玄道人冷笑道:“贫道也想不透,罢了,为了达成你的目的,不惜下毒用计,出卖军机,一再格杀中原武林同道,难道你没有一点良心么?”

钱百锋面上神色一变,似乎强忍着怒火,冷笑一声,缓缓地道:“钱某老实说一句,若是依钱某一贯性子,为了这一句话,便得好好教训你别说问什么话了。”

天玄道长根本不理会他说些什么,只是冷冷地道:“此番纠合武林同道北上护驾,原是你与杨陆帮主之意,想那杨帮主万万不料他所信赖之人,竟出卖于他,非致他于死地而后心甘……”

方丈在一旁静静观看着,天玄道人说到这里,只见钱百锋双目之中好比要冒出火来,心中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忖道:“想那钱百锋一生行事,真是随性所至,有名的火爆性子,今日居然在奇冤之下能一再强忍怒气,想来此刻他的心情何等无望与沮丧!”

钱百锋咬着牙齿,好一会勉强地平抑了怒火,他沉声一字一字说道:“并非钱某胆怯怕事,但钱某只问各位大豪杰大侠士,这一切的经过,有什么证明说定是钱某所为?”

他说得十分激动,身体却微微发生颤抖,少林方丈与法云僧人对望了一眼,暗暗叹道:“想钱百锋一生强硬,若非已被迫至山穷水尽之境,岂会说出解释辩白话来?”

若是依钱百锋平目的性格,被人说冤了就冤,顶了罪名就顶了罪名,反正他的名声不好,那里还在乎什么罪名加身?

天玄道长微微一怔,那何子方冷冷一笑,接口沉声说道:“钱百锋,这还须要证据么?”

钱百锋斗然吐了一口气,反倒是平静了下来,过了半刻,他却说道:“有了你这一句话,钱某还要说什么?”

卓大江冷冷地道:“废话最好不说,姓钱的,咱们摊牌吧!”

钱百锋嘴角挂出一丝冷笑,在这六个天下一等一的高手之前,他就像没有事一般,众人心中也不得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十九章 水落石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