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 七 章 竟见此人

作者:上官鼎

月色皎洁,树下光景清晰得紧,钱冰最爱下棋,他在塔中陪那人下了多年围棋,这时见猎心喜,几乎忍不住凑也上前去瞧瞧,如此大是不妥,便住足不前,但毕竟是少年人心性,乘树下人聚精会神之际,悄悄从暗处溜到树后,瞟着右边不远之处一棵大树,轻轻跃了上去,拨开枝叶,正对着桌上棋盘,瞧得清清楚楚,只见庄主手持黑子,脸上得意洋洋,再看看那局棋,黑棋已占尽优势,那病容满脸的何先生,脸色本就焦黄难看,这时苦思破解之法,双眉紧皱,就更显得病入膏盲,离死不远了。

钱冰凝神瞧了一会,白棋虽已被围得水泄不通,那病容老者犹自不肯服输,手持棋子,久久不能下着,忽然小梅天真地指着棋盘道:“何伯伯,这还有一个空格儿。”

病容老者输得心焦,心中正怪这小娘们多嘴多舌,但仔细一瞧,那空格果是唯一死中求生妙着,当下心中狂喜,表面上仍装着沉吟不已,好半天才将棋子四平八稳的放在小梅所指的空格子内。

庄主微微吃了一惊,沉吟片刻,也着了一子,但那病容老者适才下的一子,确是上上棋法,承先启后,数子之后,竟从重重包围中杀出生路,作活了一大块地盘,杀到分际,两人计算棋子,那病容老者原本一败涂地的棋局,竟反赢了数目。

那病容老者喜得合不拢嘴来,哈哈笑道:“师兄,我说我近来棋力大进,你偏偏不相信,今日却又如何?您让我六子是无论如何让不了的了。”

庄主卓大江微微一笑,他深深瞧了小梅一眼,只见她笑吟吟地正一颗颗把炒米花往口中送,脸颊白中透红,又是稚气。又是可爱,任何火爆脾气的人,见到这种自然娇憨之态,都由不得心平气和,会心一笑。

卓大江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忖道:“蓉儿的美丽并不比这小姑娘差多少,可是刚强得简直不象个女儿家,自来男至外女主内,她那天地不怕小老爷的脾气,是我作爹爹的纵容了她。”

他想到此处,不由又想到传了自己衣钵的叛徒,不觉意兴阑珊起来,那病容老者却兴致勃勃,又邀他开始着局。

小梅轻声道:“这么多格子,叫人看都看得头昏脑胀,何伯伯还这好兴趣,唉,我是永远也学不会的。”

病容老者何子方得意道:“小姑娘亏你好耐心,看完了一局棋,要是我那蓉瑛,只怕早就溜走了,这种东西太复杂,女孩子家怎能学会?”小梅嫣然一笑道。

“何伯伯,你真成!”

其实何子方这人武功奇高,棋艺却是平常,偏生也是个大大棋迷,他自幼和师兄卓大江同门学艺,学围棋比谁都学得早,下的盘数,只怕少有人能比得上,但却限于天分,进展至一个境界,无论下得多熟,也始终不能更上一层,他师兄卓大江的棋是他一手教会,数十年下来,却是青出于蓝,让他到了六子,照理说他应心灰意懒,不再言奕,但他仍是兴趣盎然,从不怪自己棋力不成,总是怨棋运太差,是以也颇能自得其趣。

这天下第一剑卓大江,为人城府深沉,内心好胜心极强,他从小处处占师弟上风,这学棋本意是要胜过师弟,却不料对此大有天才,虽是甚少出手,他研究昔人名谱,建浸此道极深,已是天下数大高手之一了。

两人又对奕起来,树上的钱冰只见卓大江棋力高超,着子虽是平宽,但隐约之间却是一派大将之风,那何子方,棋势闪烁,总是别出心裁,占小便宜贪吃棋子,往往败了大事。

卓大江在角上,下了一子,立刻大势底走,他连着数子,何子方又陷入重围。

正在苦思当儿,忽然破空之声一起,砰的一声,一颗白色棋子落在棋盘当中,那棋盘是石板制成,棋子从远处抛来,竟若吸石吸住一般,端端正正占了一个空相,这内家动力实在惊人。

卓大江头都不抬起,口中缓缓退:“牛鼻子,你又技痒了是不是?你当我不知道你来了么?卖弄个什么劲儿?”

钱冰朝棋子来的方向一瞧,只见前面一棵大树尖梢冒出一个道人,那道人立在一枝粗如这处小指的权枝上,身子随树枝起伏,就若附在枝上一般。

那道入哈哈一声大笑,身形如一只大鹤般凌空飞落,月光下道施飘曳,实是潇洒无比,他在离地丈余,一提真气,轻轻落在石桌之前,如轻絮般毫无半点声息。

卓大江微微一笑道:“牛鼻子,别来无恙?”

那道人五句左右年龄,脸上剑眉斜飞入鬓,神采飞扬,实在不象清泊修为的出家人,虽是发髯微白,但仍是英俊洒脱,他向卓大江师兄弟两人一稽首道:“贫道奉敝掌门师兄之命,特来拜访两位。”

卓大江道:“牛鼻子,我当你是熬不住棋瘾,这才千里迢迢跑来我这里,原来是无事不来。”

那人嘻嘻笑道:“找卓兄下棋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不然我可懒得向师兄讨这个差。”

何子方冷冷地道:“牛鼻子,你有事来巨木山庄,不会规规矩矩从大门走,偏偏要卖弄什么本事,作个不速之客,这算是什么名堂?”

何子方适才专心下棋,别人到了身后树上也不知道,大感失面子,这时乘机骂起山门来。

那道人脾气甚好,仍是笑嘻嘻道:“何兄上盘第一百二十八子下得真妙,贫道好生佩服。”

何子方最喜别人赞他棋艺高超,闻言一肚子不高兴都消失,连连搓手掩不住满脸得色,卓大江暗暗吃惊忖道:“这牛鼻子记性之强,天下再难找出第二人来,如非他天性太过无滞,武当派武功只怕要以他为第一了。”

站在一旁的小梅心中不住沉吟:“这道人长得很有气势,怎么名字这样难听,叫什么牛鼻子,笑死人了。”非苦研凿磨而得。

忽然小梅不注意手一松,一粒炒米花落在空棋之中,卓大江不自觉用手捻起,放到口中,炒米花入口即化,淡淡的甜味在舌间尚未消失,卓大江满面喜色,砰的一声,就在炒米花落下的空格着了一子。

那回轮到那道人沉吟不决,他脸色渐渐凝重,好半天额间汗珠微现,小梅被卓大江和那道人瞧得心虚了,她羞涩的笑了笑,似是自语地道:“我去给伯伯端两盘葵瓜子来。”

转身慢慢走进屋去,那道人咋舌道:“那个小姑娘,我笑道人服了。”

卓大江道:“牛鼻子,你不服再来一盘如何?”那道人摇摇头道:“卓兄,你我学棋数十年,连人家小姑娘一子也破不了,还有什么脸面,这小姑娘论棋力或然不是我几十年功力的对手,但她这一份天资已是驾凌贫道之上,罢!罢!罢!笑道人从此不再盲棋。”

卓大江道:“想不到牛鼻子也有认真的时候,真是难了,哈哈!”

那道人脸色一整道:“敝掌教师兄令贫道来请教卓兄一事。”卓大江道。

“天玄师兄近来可好?”

那道人是武当掌教天玄真人师弟,他天性滑稽,无拘无束,终年笑口常开,是以别人都叫他笑道人,他武功学浅根本无人知道,生平很少与人对过手,只因他脾气好极,而且遇事得过且过,让人一步,又有这个硬扎师兄撑腰,别人自然不会和他为敌,每年只有武当师祖张三丰生日那天,才回武当派一次。

笑道人道:“掌教师兄思念卓兄,贫道临行之时,再三殷殷要贫道要向卓兄致意。”

卓大江笑道:“好说,好说,牛鼻子有事快说,何必吞吞吐吐!”

树上钱冰心中一震,暗自忖道:“这人原来就是天玄道人师弟,天玄,天玄,我迟早要找你。”

笑道人道:“不怕卓兄见笑,最近敝派弟子连遭外人击伤,掌教师兄为此事大为愤怒。”

卓大江心中一惊,顺口说道:“武当为天下内家之宗,谁有这胆子寻贵派弟子晦气?”

笑道人道:“受伤的弟子回来报告,出手的都是一人,而且用的功夫是点苍龙宫神剑和七煞掌。”一

卓大江大吃一惊正待开口,笑道人道:“点苍、武当一向情谊深厚,敝掌门人实在不愿为此小事缔结误会,卓兄以为如何?”

卓大江脸色一寒道:“点苍自三弟执掌门户,门下弟子绝不敢在外生事,我那几个徒儿个性,我信得过。”

笑道人道:“卓兄休怪,别说你作师父的信得过,就是敝掌门师兄也信得过。但此事千真万确,绝非贫道信口空言。”卓大江道:“牛鼻子,依你说便怎样?”

他这人天生护短,言语中已大有怒意,那笑道人道:“敝掌教师兄将此事前因后果一推敲,觉得只有一事可能,因为此人功力极高,不瞒卓兄,掌教师兄亲传弟子武当七子都吃了大亏。”

卓大江沉吟不语,笑道人又道:“掌教师兄说,此人极可能是贵派叛徒余志飞。”

他此言一出,卓大江脸色大变,良久才道:“余志飞已被逐出门墙,天玄师兄尽可放手处置,何必多此一举,要牛鼻子你千里迢迢跑来问我?”

笑道人嘻嘻笑道;,

“师兄心细如发,事事顾虑,贫道也跟他说卓兄光明磊落,心地宽广,何致为此事生出芥蒂,但他总是不放心,要听卓兄一句话”

卓大江哼了一声道:“牛鼻子别捧我,你在背后怎么损我,可没有人知道。”

笑道人连呼罪过,卓大江正色道:“回告天玄师兄,这孽徒既敢用本门功夫为恶,我卓大江第一个容不得他。”

笑道人一挑大拇指赞道:“卓兄如此胸怀,不愧一派宗主。”

何子方插口道:“牛鼻子,你怎么愈混愈下作,连江湖帮会的语气作风也学上了。”

笑道人摇头笑道:“帮会都是下作的么?丐帮从前如何光景?”

何子方被他笑语抢白,发作不得,笑道人道:“贫道这便告辞,我还有两个小徒侄孙巴巴等着我教两手饭的玩意。”

卓大江道:“牛鼻子,代我问候天玄师兄,故人想念得紧哩!”

笑道人连声应诺,钱冰心神一疏,身子微微一动,发出一点声音,蓦然一阵风声,一条人影拔向树上,钱冰连考虑也来不及,身子一晃,踏着树梢逃得远了。

笑道人追上前去问道:“卓兄,如何?”

卓大江脸色铁青摇摇头道:“这人好快身形。”

笑道人倒不以为意,他笑道向两人告辞,卓大江站在树下,口中喃喃自语道:“鬼影子,鬼影子。”何子方沉声道:“我可不信世上有借尸还魂之人。”

卓大江默然,两人走近大厅,这时月已当天,庄中一片寂静,“巨木山庄”四个大字闪闪发着金光。

又是一天开始了,当晨光凉微时,卓大江的独生女儿卓蓉瑛再也睡不着,她轻轻推开了窗,让晨光透进浅绿色的轻纱,然后她安然地坐在窗畔,凉风拂过她面上,触面生寒。

她抬头一看,日头刚刚从山后露出,长夜已尽,忽见后院中小梅穿着陈旧的布裙,正用小漏斗绕着花哩!

后院中种满了各色奇花,晨光中都是含苞待放,卓蓉瑛知道太阳一出来,这些花都会怒放争艳,但顶多只有几天便又凋谢,看花开花谢,真不知世上为什么没有永恒不变的事。

院里小梅一壶一壶的水浇着,她那纯洁的脸孔真象一朵白莲花一般,令人实在连碰都不忍心去碰一下。

“这样好的姑娘,偏偏这么爱操劳。”卓蓉瑛想着,忽然对小梅大生怜爱之心,心想如将她扮起来,那才叫好看哩!就是五色的玫瑰也比不上。

小梅浇完了水,她歇了歇气,轻手轻脚走了回来,只见卓蓉瑛坐在窗畔,心中一怔,甜甜的笑叫道:“卓姊姊,你起得好早!”

卓蓉瑛道:“小梅,你更早呀,这花园有人管,你一大早便起身去浇水,别累坏了。”

小梅感激地一笑道:“卓姊姊,我顶爱花,我小时家里种了很多很多梅花,花开的时节。我每天痴痴的看,连吃饭都忘了。”

卓蓉瑛笑道:“难怪你象花一样好看!”

小梅脸上红,卓蓉瑛道:“我听爹爹说,我们家中来了一个大天才,小梅妹妹,你瞒得我好苦。”

小梅道:“我从来没有和别人下过棋,那些局都是从古人棋谱中看来的。”

卓蓉瑛道:“你来了,爹爹也高兴得多,这些花儿也幸运了,有真正爱它的人啦!”

小梅奇道:“姊姊,难道你不爱花?”

卓蓉瑛道:“我原先也很爱玫瑰花的,不然怎会种得满院子都是?可是有一次我很好兴致替它修剪,手中被刺了几个孔,我一气便不爱了。”

小梅道:“愈是好看的花愈是娇嫩,我修花剪草也常被刺得出血。”

卓蓉瑛道:“我满心爱它,它却会伤害我,我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竟见此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