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八十章 冤家路窄

作者:上官鼎

白铁军的心情可不同了,他时时刻刻记挂着的,乃是义父的血海深仇,薛大皇薛大皇,原来是他下的毒手,每一念及此,白铁军却有一阵不能自抑的热血沸腾的感觉。

好在白铁军生性豪放爽明,一路之上和左冰说说谈谈,两人本来极为投机,早已成为莫逆之交,这一来又有机会畅谈同行,心情上的郁闷倒底开放了不少。

左冰最感钦佩的,乃是白大哥对于自己左臂的残缺,似乎丝毫也未放之于心。

这种天生的英雄气概,左冰是彻底的心服了,他一直将白大哥视为心中的偶像,一天一天,这种观感真是有增无减,不断地加深呢!

这一日两人来到一个市镇,休息了一夜,清晨再行赶道。

微微的轻风拂在两个人的身上,左冰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两口空气,喜声道:白大哥,这塞北的平原好生辽阔啊!”

官道两边都是一望无限的平原,偶而在农田中间有一两栋庄稼房屋,倒愈发点缀出平原的广大。

这一带乃是黄河中原,这时天气转寒,清晨行人甚为稀少,两人行走在官道之上,只觉心胸开阔无比。

白铁军微笑着望着左冰道:兄弟,这塞北一带,说来你应当十分熟悉呢!”

左冰笑道:我在塞北落英塔生活整整十多个寒暑,虽说在塞北生长成人,但却甚少步出落英塔外,这一带的风光,还不曾有这种的闲兴予以欣赏呢。”

白铁军嗯了一声道:那一年师父在大漠收养了我,二十年朝夕苦练武学,对这等大自然风光也从无注意过呢。”

两人一边行走,一边观看这塞北风光,时光如梭,晨去昏尽同连好几日,满目全是这等景色。

这一日两人又来到了一处小镇集,只见镇中人马粉乱无比,好不热闹。

白铁军心中暗奇忖道:这小小镇集之上,居然陡然有这许多人聚集,而且瞧来往行人的神态,仿佛都是武林中人!”

他暗暗将此事告诉左冰,两人找了一个店伙打听,原来是西北大豪唤做镇三关洪伯江的七十生辰,三山五岳,有头有脸的武林人士均赶到祝寿。

白铁军此刻威名满震天下,武林之中,有谁不知丐帮“天下第一”帮旗重现武林这事?

虽说他行动总是单独来往,但难免会还是有人认得,白铁军懒得麻烦,便关了房门坐而不出。

左冰也坐在屋中,随口相问道:白大哥,这洪伯江是怎样一个人物?”

白铁军嗯了一声道:洪伯江么?我曾听汤二哥说起,此人交游遍天下,为人相当正直,侠名甚善,可算得上一号英雄人物呢。”

左冰点了点头道:难怪会有这许多武林人物赶来为他祝寿道贺。”

白铁军嗯了一声道:“这么一来,咱们可真闷住了呢!”

左冰笑道:白大哥,你不愿露面,我总没有人认得吧,我倒要出去瞧瞧热闹去!”

白铁军见他说得好笑,点点头道:你去瞧吧,可得早些回来,叫店伙送晚饭进房来,可别忘了。”

左冰笑着出门而去。

他才一走入大厅,只觉人声沸鼎,不由微微一皱双眉,正待起步之时,陡然大厅之中好象中了魔一般,霎时安静了下来。

左冰吃了一惊,还道是由于自己的关系。

他怔怔一抬头,陡然心中大大震动,只见厅门一启,走进一个人来。

那人面色清癯,颏下银髯根根,左冰看得清切,竟是那银岭神仙薛大皇!

左冰这一震惊,可真是非同小可,这时那薛大皇步入大厅,有两个相识者恭恭敬敬站起身来道:薛老爷子您好!”

薛大皇挥了挥手回礼,这时大厅之中微微又有低微交谈之声,交谈之语不外乎是暗暗心惊这塞北第一号人物薛大皇居然也驾临,看来这镇三关洪伯江的面子可真是不小!

左冰抑止不住心中突突直跳,他看看那薛大皇,好在薛大皇刚步入大厅,还未四下打量,目光没有转到自己这一方面来。

左冰缓缓吸了一口气,轻轻收回身形,反身便去回房屋之中。

白铁军望着左冰去而复返的身形微微笑道:热闹已瞧过了么?”

左冰面上神色肃然,低声说道:白大哥,他也来了!”

白铁军怔了一怔,低声问道:“谁来了?”

左冰沉声道:那薛大皇,方才我看见他啦!”

白铁军只觉大大一震,一股古怪的感觉流过全身,只觉双手登时便微微发冷,半晌说不出话来!左冰顿了一顿说道:“看来薛大皇也是要去呢!”

白铁军呐呐啊了一声,口中喃喃地道:真中踏破铁鞋无觅处,是来全不费功夫了!”

左冰低声说道:白大哥,机会到了,咱们可不能放过。”

白铁军沉重地点了点头道:今晚,咱们今晚便行动。”

左冰嗯了一声,那薛大皇的名声和功力他是深深知道的,虽说白大哥的功力造诣也是出奇的高强,但对手强如薛大皇,白大哥的把握也不一定有多大了。

白铁军倒没有留神左冰在想些什么,他个人的思想霎时之间反变得十分冷静而细密了。

他略略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兄弟,今夜你去引他出来,我先在预定之处相候,见事之后,兄弟你可不许插手……”

左冰茫然点了点头,喃喃地道:可是,白大哥……”

白铁军却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左冰在说些什么,左冰只觉得他面上掠过鲜红的异彩之后,慢慢地,又逐渐恢复于平静。

淡淡的月光,在大地上映出一片淡淡的银色。

夜色正深,万籁俱静,忽然之间一条黑影轻轻地闪在屋角之上。

那黑影的身形好不轻灵快捷,几个起落之下,已来到大厅后侧的厢房一带。

那黑影原是一身黑衣,连面上也罩着一层黑巾,起落之际,真是好比一片枯叶,这种轻身功夫,恐怕只有左氏家传才能办得到。

左冰长长吸了一口气,身形一飘而出,竟然凌空掠过了两间屋脊。

这时他缓缓落下足来,匀匀体内真气,只因他知道立刻将须要全力施展。

他双足一钩,轻轻搭在雨檐之上,整个身形倒翻而起,头下足上,轻轻伸手一扣,抓在木架窗槛之上!

虽是轻轻一下,但在万籁俱寂的深夜中,却也碰出了声响。

左冰心中一紧,全神贯注,屋中却是丝毫没有动静。左冰这时江湖阅历大有所增,丝毫不觉心急只是静静地等候。

约摸过了片刻工夫,仍是毫无动静,左冰右掌一伸,掌心吐出暗劲,“喀”地将窗户震开。

窗户才分,一条人影好比脱弦之箭急冲而出,原来屋中的人早有了准备。

好在左冰随时提气在胸,那人影才出,左冰双脚用力一翻,整个身形凌空一掠,倒窜而出,口中低低吼了一声道:请跟我来!”

这一式轻身功夫极为佳妙,左冰身在半空,半侧面看了那冲出窗户的一眼,果然是那薛大皇。

左冰说完话,身形急向前掠,他知那薛大皇决对不会平白放过自己。

果然只听身后一声冷哼之声,陡然风声大作,一霎时间薛大皇已赶近了好几尺距离!

左冰吃了一惊,忽地一振双臂,身形再快,急向前冲,太过迅速的身体划过半空,竟然发出“嘘”地一声怪响。

薛大皇似乎吃了一惊,料不到对方的轻身功夫竟快捷如斯!

左冰在前疾奔而行,那薛大皇心中惊疑不定,自是紧紧跟随而来。

左冰尽量保持身体向约定的地方疾奔,他心知只要薛大皇追出四五十丈以外,一定便会下定决心紧追到底,所以在这一段距离中,左冰故意让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不少,左冰清晰可以听见薛大皇奔时衣袂的带起的破风之声。

奔了一阵,薛大皇冷冷的声音道:朋友止步!”

左冰身形微微一顿,半侧过脸来,在布幕之后沉声说道:就在前面不远了……”

薛大皇冷冷说道:“朋友,你究是何人?”

左冰道:你不会认识在下,在下乃是奉命而来……”

他口中一边说,足下可不敢停顿,那薛大皇追问了两句,不见左冰回答,不由怒哼一声道:朋友,你可是自讨苦吃了!”

他话声方落,陡然之间整个身形一跃而起,好比巨鸟凌空似的一霎时之间,已然跃至左冰背后不及五尺的上空。

左冰突然感到背后一股猛烈的劲风响起,心中吃了一惊,呼地猛吸一口真气,整个身形突然向前一射而出。

薛大皇身形在半空之中,斗见那黑衣人身形猛然加速,那身法轻灵美妙之极,自己一扑之式居然完全落空,不由心中暗暗吃惊,但心头的怒火,却也因而提高了几分!

左冰暗暗喘一口气,默默自忖道:这薛大皇果然是名不虚传,我千万不能大意分毫。”

他心中思念,足下尽量加快速度,那左氏家传轻功何等佳妙,那薛大皇紧追不舍,两人身形似箭,在黑暗之中疾划而过,不一会已奔至近荒郊之处。

左冰微微判别一下方向,身形略略向左斜飞。

又奔了一会,只见不远之处有一座黑乎乎的屋宇矗立,左冰心知已到目地,身形一闪,凌空翻了一个身,落在一株大树之下,对着追赶而来的薛大皇。

他才一住足,那薛大皇也已冲至,一顿双足,呼地落在左冰身前二丈开外之处站定。

左冰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时月色淡淡,四周景象尚算清楚,薛大皇四下一望,只见正前原来是一外荒废的小祠堂。

左冰默然而立,那薛大皇四下打量了一会,转过头来望着左冰冷冷地道:朋友,跑到了么?”

左冰点了点头道:“不错。”

薛大皇冷然道:你引老夫至此有什么事快直截了当说出——”

他话未完,薛大皇陡然一步跨上前来,左冰左足微微向后一挪,右手一伸,呼地将蒙面黑巾拿了下来。

薛大皇闪目一望,那面孔入眼识得,竟是左白秋之子,他心中吃了一惊,口中说道:原来是你!”

左冰点了点头道:“正是在下。”

薛大皇道:是你父亲要你引老夫至此么?”

左冰摇摇头道:不是,在下一位朋友,想见见薛先生。”

薛大皇微微一怔道:你既知老夫居处,何不就在客栈相见,深夜引老夫至此荒郊……”

左冰不待他说完,微微一笑道:客栈之中不方便,此处甚佳。”

薛大皇双眉一皱,冷冷说道:左小哥儿,看你父为老夫疗伤的面上,老夫不同你计较,你叫朋友出来吧!”

他话声方落,只听左方枝叶簌然一动,薛大皇呼地转过身来,只见一个人影站在三丈之外,白色衣衫,左手衣袖飘飘垂下,正是丐帮新主白铁军。

薛大皇嗯了一声道:原来是你。”

白铁军这时面上神色肃然,他缓缓上前了几步,沉声说道:薛大皇咱们又见面了。”薛大皇微微颔首道:“你要见老夫有什么事?”

白铁军缓缓吐了一口气道:在下只想请教薛神仙一个问题。”

薛大皇微微一怔道:“你请说吧。”

白铁军面色一沉,直截了当地道:二十年前杨陆帮主北出星星峡,中途中伏,是否薛神仙下的手?”

薛大皇只听得内心巨震,登时面孔上也变了颜色,他望着白铁军却发觉对方的面上神色并不如想像之中那样激动,只是阴沉沉反到看不出深浅!

薛大皇霎时心中思潮如电,他故意冷笑了一声用以掩饰内心的不安,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白铁军的面上时,却再也笑不出来。

薛大皇缓缓吸了一口气道:这件事,你听什么人说起的?”

白铁军默然不语,薛大皇顿了一顿接着道:想来必是那魏定国告知你的了!”

白铁军哼了一声仍是不言不语,薛大皇仰天冷笑一声道:这件事那魏定国首居其中,你不去找他,反倒找起老夫来了……”

白铁军沉声说道:别多说了,整个事实白某完全知悉。薛神仙,你在背后发掌偷袭杨帮主时是何等豪气,怎到今日却是不敢承认?”

薛大皇被他说得呆了一呆,大吼一声道:你既然都知道了,还要多说什么?”

白铁军冷冷地道:白某只希望你能明白一事——”

薛大皇微微一怔道:“什么?”

白铁军沉声一字一字说道:今日之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他说得斩钉截铁,薛大皇只觉得心中一震,他虽自恃功力,但对面的这一个死敌,却是白铁军时,他委实有几分寒意。

那白铁军的功力他是领教过的,那一日在少林“大雄宝殿”之中,自己拼力发出“火焰掌”来,仍没有奈何得了白铁军,当他便有一个感觉,自己对这少年,几乎已是技穷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十章 冤家路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