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八十一章 柔情如水

作者:上官鼎

天渐渐晚了,小林中归鸟吱吱喳喳,对着向晚的日头,似乎正在讨论着这一天的得失。

远远的道上来了两个少年男女,夕阳斜斜地晒照在他们身上,影子拖得好长,渐渐地走近小林,那男的看看天色道:“看来今晚又得夜宿林中。真是慾速则不达,如果不贪近路走小道,此时只怕已到连阳镇啦!”

那少女似笑非笑地道:“谁叫你走迷路了?这怪得了谁?”

少年抬起头来,瞧着他身旁的伴侣,只见她脸上一半红一半暗,那色彩生动极了,一句话说到口边又忍了回去,耸耸肩笑道:“真是倒楣透顶,我一个人长年行走江湖,这夜宿荒林那里算得上一回事,但你一个千金闺秀,第一次和我远行,便要受风霜雨露,心中真是惭愧。”

那少女嘴一撇道:“别言不由衷,你当我不知道你心中之事?你是怪我妇人家不该乱听人家胡说,贪小便宜抄近路,误了你左大侠的大事哩!哼,偏偏还说得这么好听!”

那姓左的少年正是左冰,他对自己这新婚的妻子真是敬爱交加,呵护得无微不至,又知这姑娘学究天人,聪明绝伦,什么事也别想瞒过她一双眼睛,当下点点头苦笑道:“我本来心中是这么想,但现在说的可是真心话啦!”

那少女正是凌姑娘,她自从嫁给左冰,对这多情俊雅,雍容不迫的丈夫,真是得意之极,她见左冰诚挚的说着,心中又是感激又是伤心,不住地想道:“女孩子最珍贵最渴望的是什么,便是一个多情郎君,我从前每天胡思,想助爹爹闯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极了,现在我除了想每天和他厮混在一起,重三覆四讲些不知讲了多少遍的话,我那里还有一点点兴趣了?可是他这次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和我离开十天,十天我可怎么过得了?”

她想着想着,心中不禁发痴了,左冰只道她在生气不言,当下连忙道:“我……我可真的……真的没有怪你,你别多心。”

凌姑娘心中一阵温暖,不禁伸手轻轻握住这多情夫婿右手,眼眶都红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心中却暗暗想道:“这个人聪明是不用说的了,温柔体贴对我待我,这真是我前生修来的福气,但他偏生性情粗叶大叶,有时间一厢情愿地想,根本不曾理会得到我心中的事。”

但想到左冰那种雍容不拘,快乐活泼的天性,正是自己最最喜欢的,心中不禁愈想愈是柔情千缕,真恨不得伏在他怀中又哭又笑,暗自骂自己道:“我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哩!如果他是那种斤斤计较,俗不可耐的人,我会如此一心一意爱他么?”

两人手握着手,目光相对,无限柔情直传到对方心中深处,互相微微一笑,一切均莫逆于胸,这时夕阳上放出最后一道光茫,不一会,天色真的暗下来。

左冰柔声道:“咱们到林中找块平地,收拾一下,吃点东西充饥,多亏是你心细,不然今晚可得挨饿了!”

凌姑娘心中得意忖道:“我如不算定今夜会宿于荒野,还能算什么女诸葛,还能统率数万水上英雄?”

当下点点头,两人手挽手走进林中,这林中并未太深,但是奇怪的是尽多参天古松,一条清澈小溪横过林中,地上除了清清爽爽松针枯叶,并不见杂草丛生,倒是清雅洁净。

凌姑娘一看这样子干净,心中先生几分好感,笑吟吟地道:“这地方可不坏,比起那些小镇肮脏的客栈可高明得多了。”

左冰天性活泼快乐,一看林中一派天然景致,心中一高兴接口道:“能让你这金枝玉叶眼界高于青天的小姐赞上一句,山林有知,也该深自庆幸了。”

凌姑娘白了他一眼道:“你胡说些什么,你心中仍把我看做高不可攀的人么?无心之言,最是毕露真情,你倒说个清楚。”

左冰一怔,脱口答道:“你……你难道不是容若天人,学若翰海,当今天下第一才女么,谁敢说你不是,便请他出来较量一番。”

凌姑娘装腔作势幽幽地道:“那是以前的事了,我不要你再提起,我现在什么也不是,只是……只是,喂,你说我是什么?”

左冰搔着不知所措,想了半天道:“现在是……现在是……现在还是一个聪明伶俐,能够看穿天下一切疑难的姑娘。”

凌姑娘摇头连道:“也不是,也不是,你……你……有时看起来真是聪明得很,尤其是武学方面,仿佛不点即通,天生就会似的,但有时却笨得……笨得……像……像猪……一般。”

她话才一出口,便懊悔极了,自感自己说得太重,怎么能对他说出这等不礼貌的话来?左冰被她一激,他原本不是笨人,当下恍然大悟,心中又惊又喜,身子连翻几个跟斗,口中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凌姑娘含愧带媚的瞟着他道:“什么?”

左冰一吐舌头道:“我……你是……你现在是我左冰的妻子!”

凌姑娘心中一喜,但不禁又有些羞涩,脸上红晕现露,幽幽地道:“你几时把我当作你妻子看待?”

左冰见她脸色悲戚,心中虽是一点不知是什么缘故,但却晓得一定是自己这些日子对她有些不妥,当下上前去柔声道:“我……我总觉得你……你跟我受苦,我心里……心里……很不好受,你……你不会生气吧!”

凌姑娘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哽咽道:“你……你……你怎么还说这种话?怎么还说这种话?”

左冰默然,他知自己对这突来事变尚未完全清楚来龙去脉之前,如果再多开口,只会把事情弄得愈来愈糟,只是带着惭愧的眼色,不住地打量着有若带雨梨花的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

凌姑娘哭了一会,见对方并无动静,但这年轻的夫婿,那双深若海洋的眼睛中,正流露出令人心碎的忧郁,凌姑娘心道:“这目光只要是女孩子,只怕便受不了吧!”

当下怜惜之情大生,再不忍刺激于他,强自忍泪,抬头对左冰道:“你……你以后不准再说这种话,听到没有?”

左冰道:“不进便不讲,但你为我受苦,我心中……心中……”

他尚未说完,凌姑娘嗔道:“废话!废话,我不要再讲一句像这样的废话,好哥哥,你答应么?”

左冰虽然心中仍是莫名其妙,但听到她最后一句亲昵的称呼,可怜的要求,直觉如果不立即答应,那真是有负凌姑娘的一片情意了,当下连忙点头道:“我答应,我……我发誓不再讲了!”

凌姑娘微微一笑,她痛哭以后初露笑容,便若旭日初升,左冰又惊又喜,只道这场风波已过,但忽见凌姑娘正色地道:“上次你衣衫破了,你不拿给我替你补缀,你为什么偷偷自己躲在房中补,你当我不知道么?”

左冰笑道:“原来是这些事么,你……你……也未免太以小题大做了。”

凌姑娘一本正经地道:“什么小题大做,我是你……你妻子,难道这些事都要你自己动手么,你这大傻蛋,你可不知道我当时多么伤心哩!”

左冰道:“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说?”

凌姑娘哼道:“我说出来还有什么意思?哼,我就想让你自己感觉到。想不到,你真傻得愈来愈不成样子。你想想看这连衣服破了也要你亲自动手补缝,这是我做妻子的光采么,哼,别人还不知我是凶成什么样子哩!”

左冰哑然,半晌道:“下次我学乖了,别好心反而遭多道见怪,其实我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多。”

凌姑娘嗔道:“下次可得多多想了。”

左冰低下头看看衣衫,都被自己已补得平平贴贴,实在找不出再须被缀的地方,他想想马上请这古怪的妻子替他缝上几针,让她高兴,针线倒是没有问题,他从来都是携带在身上的,但一时之间竟找不出什么地方可以下手。

凌姑娘嘟嘴道:“想不到你一个大男人,针线功夫倒还俐落,你满身乱看,想是向我示威自己手艺高强么?哼,只怕比我还要差上一大截哩!”

左冰愧然道:“我只道这些事都是举手投足之事,何必要劳别人动手,从前我行走江湖之时,从前我没认识你这好心多心的好姑娘前,又有谁替我管这些小事了?我不学会又怎么成?”

凌姑娘受娇地瞟了他一眼,低声说道:“现在可不同的,你既然娶了我,便不能像从前一样,这样会使我受不了的。”

左冰当下心中真是又甜蜜又是惊讶,他心中想了几千遍,有一句话终于不能不说,终于在不自觉中,紧紧搂着凌姑娘道:“我真不敢想象,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爱的力量更伟大的了。”

凌姑娘伏在他怀中,太幸福后的感触只是想哭,她心中暗暗不停地道:“我不能哭!我不能哭!”

但眼泪毕竟还是忍不住直掉了下来,这年前还纵横七海,不可一世的姑娘,这时真软弱得像个初生的婴儿一样,连她自己也想不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糟!

凌姑娘忽然轻轻推开左冰含泪笑道:“你真的饿了,我替你煮点东西吃。”

左冰陶醉在柔情蜜意之中,根本便忘记饥饿,他舍不得马上抛开这温馨的感受,口中强辩道:“那里!那里,我可一点不饿。”

凌姑娘轻笑道:“不饿肚皮怎么会叫?”

左冰脸一红,他这时被凌姑娘一提,当真感到饥肠辘辘,心想定是刚才紧紧抱着凌姑娘之时,自己肚子不争气,竟然发出抗议了,但他此时心中忧虑之事已然抛到九霄之外,活泼天性又显露出来,当下故意正色,一本正经的道:“古人说‘秀色可餐’,眼前有这样如花似玉的倩姑娘,怎会饿了,唉肚皮呀肚皮,你也太不争气了吧!”

凌姑娘听得一笑啐道:“你嘴巴真是愈来愈油了,再过几天,炒菜的小媳妇儿都不用买油啦!”

左冰奇道:“怎么?”

凌姑娘笑道:“只要请咱们左大侠油嘴一吹,那不就成了么?”

左冰笑得打跌,凌姑娘解开左冰背后行囊,只见锅盘碗筷,炒菜用的菜铲、米、盐、酱、醋、粮、姜、蒜、葱,等样样齐全无缺,当下忍不住抿嘴笑道:“哟,你恐怕是灶王爷下凡吧,厨房的家伙样样都带在身上。”

左冰笑笑不语,只觉目下和这位可爱的小妻子相守,不管一句轻嗔半句刁蛮使娇,听在耳中都是平生未有之乐,对于过几天面临的生死关头,连根给忘光了。

那凌姑娘转念想道:“这孩子也真可怜,流浪江湖那有一天享受家庭之乐,我以后非得打点精神,做个好妻子,让他多享些清福。”

凌姑娘拿起饭锅,下了米便往溪边走去,左冰脱口道:“我来打水。”

凌姑娘反脸嗔道:“你知道多少水煮多少米?”

左冰点点头道:“一个人吃么,一碗米三碗多水便成了,两个人吃么,只怕一碗米要一碗半水。”

他流利无比的说着,凌姑娘听得又是好气又是伤心,知道他真是内行,便用央求的口吻道:“好老爷,你乖乖坐在树下享享清福不好么?什么也不要你动手。”

左冰无奈,只有听她话坐在树下,只见那苗条背影弯下身子,蹲在溪边淘米,左冰抬起头来,他坐了一会,只觉甚是无味,忍不住也往溪边走,才走了两步,只见凌姑娘正转过头来,当下吓得连忙转身,背着双手似乎正在欣赏无边景致一般。

凌姑娘如何不知他心中之意,心中十分得意,淘了几次米,借着月光把未淘出的沙子挑了出来,缓缓走回,这时林风渐起,吹动她身上衣裙,飘飘便若出水仙子一般好看,她看见左冰还背着身装模作样,忍不住唤了一声道:“喂,你想吃什么汤?”

左冰如聆神乐,连忙回身趋前道:“随便你喜欢什么便做什么?”

他天性平和,不知不觉又在寻找火种,要生火埋锅煮饭,但忽见凌姑娘神色不善,便连忙缩手,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凌姑娘双目四下搜索,发觉一株木下长着一大堆冬菇,当下心中大喜,上前拔了几株,点燃火种,架好木柴,将饭锅放上,又到溪边将干粮袋中精肉、豆卷洗干净,削平一方枯木,放在上面用小刀切起菜来。

左冰心知绝不能冒味帮忙,只有旁有一句,没一句闲搭讪,他虽对生火煮饭,洗衣补缀之事样样都来得,倒底是个男人,又不是讲究吃喝的人,平日间宿于荒野,总是胡乱弄一顿吃,填饱肚子便算了事,这时见凌姑娘刀工神妙,切下来的菜肉,都是一般大小厚薄,别说等下吃到嘴中一定味道鲜美,便是看到这些生的食物,也是垂涎不止。

凌姑娘有意卖弄,运刀如风,每只冬菇都她切成如花朵一般好看,左冰看着看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十一章 柔情如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