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残肢》

第 九 章 劈山神力

作者:上官鼎

晨风轻拂,秋高云淡,山野地上已逐渐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黄色,昏昏地却也具有一种特别的景气,这时在武当山下的官道上出现了一个少年。

少年走在官道上,不时远眺高仰,青衣闪动,正是那钱冰。他想是昨夜好好地休息了,显得精神焕发,气度也更出众了。

他沿着官道,不一会来到武当山麓,这时时光尚早,官道山路上都是静悄悄的不见人迹,钱冰深深呼了一口气,轻轻自语道:“看来现在上山去,似乎嫌早了一些,不要引起观中道人特别的注意,否则事情完了下山麻烦。”

他沉吟了一会,决心再等过了一个时辰才动身,他天性闲淡,这种无事闲等他最能忍耐,有时一个人面对一池清水或是几株花草,便可自得其乐耗上好久,这时气候甚是清爽.他沿着山道向上爬,不时停下足步东望望西看看,漫山遍地一片黄色,但叶却还不落下,别具风格。

他走了一会,忽然看见山道左方有一条很小的分岔,弯曲的角度很陡,不注意的人,都只以为这只是一个缺口,下面无路可通了。

钱冰无意间发觉,反正闲着无事,想都不想立即一弯走了过去。

那小道十分窄小,而且弯弯曲曲,钱冰沿着小径走过去,小道左方是大山石,右方却是深崖,这里虽然才刚上山,高度不大,但下面是一个深谷,望下去几凡十丈也令人惊心不已。

大约走了半盏茶的功夫,弯了好几个弯,忽然眼前通路一断,原来这竟是一条死路!

钱冰哑然一笑,正待抽身便走,忽然瞥见那断路处左端有一块方石放在地上。

钱冰上前几步,只见那石块的质地十分细密,长年风霜雨露,却仍是平滑,连青苔都没有一点,那石上刻着一个字,足足有人头大小,入石甚深,乃是一个:“关”字!

钱冰呆了一呆,那石的左方下首还刻着一行小字:“罗汉石……立!”

那中间一段本应写上何人何年何日的地方却残缺不见字。

钱冰呆在当地,他的目光再也离不开那个龙飞凤舞的“关”字。

他只觉心胸之中有一个极大的阴影迅速地笼住自己的思想,不禁有些惴惴然之感,好象心中被撞了一下,一会儿思虑纷纷却始终不知到底为何。

他呆了半晌,缓缓移开双目,只觉心中似乎一轻,他猛然醒悟,喃喃道:“原来是这个字,奇怪,为什么我一见了这个字立即心如奔马不能抑止?”

他想了一会,忍不住移目再去看那“关”字,只觉心中又是一震,越想越是纷乱,毫无头绪可言,正默默沉思间,忽然山风上吹,隐隐传来一阵人语之声。

钱冰喃喃道:“这个时候有人来上山倒是奇了。”

他足下缓缓又沿着小路走回去,每弯了一弯,那人语之声便更清晰,到了出口,只见两个背影靠在大石上,钱冰正待上前,突听右面一人道:“杨兄——你却也不能太为自大,想那武当山为武林正宗,名声之盛全国尽闻,而且历久不衰,一定不是浪有虚传。高人必多——”

他话未说完,却听那右面一人插口一声冷笑道:“齐兄,你什么时候变了脾气?凭你我两人,立刻硬闯武当山门,他们礼让最好,不刘计硬杀进去不就得了,什么高人,在你我目中嘿,嘿——”

那姓杨的嗯了一声道:“对了,那天我派出几人去找寻你的下落时,便曾听说你在少林寺中遇上了高人?”

那姓齐的哼了一声道:“少林寺?那几个高一辈的和尚似乎不屑出手似的,只派出几个二辈能人,杨兄,小弟是载在另一个人手下的。”

杨兄冷然一笑道:“如何,少林寺中齐兄你还不是来去自如——”

那姓齐的忽然叹了一口气道:“杨兄你一再提起那少林寺,唉,不瞒你,小弟的性命只有一个月啦!”

姓杨的吃了一惊,身子站直起来大声道:“什么?”

这时钱冰听得已然暗暗心惊,心中默默忖道:“这两个是什么人?从他们口气中,似乎正计划要闯入武当,我且在此多听听——”

那姓齐的叹了口气道:“少林僧人之中,有一个昔年会用毒的大师,小弟接他一掌,已中巨毒——”

那姓杨的大吃一惊道:“五步追魂手?”姓齐的点了点头又道:“还有那点苍的何子方——”

姓杨又咦了一声:“何子方,你,你怎么碰到了他?”

姓齐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突然横手插入,点了我一招,不瞒杨兄,那一剑之佳妙,简直不似人间之作!”

姓杨的啊了一声道:“何子方的剑术那自是不用多提了,但齐兄,我说你怎不下手便施了‘连环七打’,谅那何子方再强,也不见得能占得上风,唉,齐兄,这也难怪你气势大消,要知何子方威名振武林,他能和咱们一争,自是意中之事……”

姓齐的摇摇头道:“这个小弟明白,但——但小弟说的不是他。”

姓杨的吃了一惊,道:“噢?那还有比何子方更强的人?”姓齐的沉重地点头道:“是一个少年,年龄不在你我之上,那气度之威猛,在中原一带,的确少见!”

姓杨的呆了一呆,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说,齐兄,举目天下,和你我年岁相若的,绝不可能会有咱们这等功力……”

姓齐的哼了一声插口道:“杨兄,那人会——大擒龙手,你知道么?大擒龙手?”

姓杨的陡然收住笑声,似乎惊得呆住了,好一会干笑道:“他……不会吧?那大擒龙手……”

姓齐的摇了摇头道:“那少年架式才出,小弟不信会看走眼,心中震惊,立刻反身走了——”

姓杨的沉重地嗯了一声道:“照这样说,有资格作咱们的对手又多了一人了!”

姓齐的嗯道:“杨兄,你以前曾说,中原英雄,只有丐帮帮主最为强劲,就是那天,小弟还看到了那天下第一的令旗!”

姓杨的似乎为这一连番事情惊住了,沉吟了好一会才道:“依兄弟之见,咱们都不能为这事而改变计划——”

姓齐的点点头,不再多说。

“那当然,杨兄弟,我说这些只是告诉你中原能人隐士如云,咱们上武当可得小心一点,其他倒没有什么——”

姓杨的点了点头道:“不过,齐兄,迟早小弟想和那不知名的少年碰个高下,他会大擒龙手也罢了,小弟就不信不能胜得他——”

他话声未完,陡然身形一动,那姓齐的也立时警觉,大吼道:“什么人?”

两人身形好比疾箭一同掠起,在空中交错飞过,却见山道上空空荡荡,毫无人迹!

姓杨的吃了一惊道:“好快的身法!”

那姓齐的也道:“方才分明听着一声冷笑——”

姓杨的面色一沉道:“他出声笑小弟说能打败那少年,依小弟之见,这人多半与那少年有关!”

这时躲在石后的钱冰惊得出了一身冷汗,方才这两人身法之快令人震骇,最怪的是竟还有一人也隐在这儿,而且功夫必然极高,方才那两人出口大吼之际,他还以为他们发现了自己的形迹,大大吃了一惊,现在听两人如此说,才知是另有别人。

钱冰心中暗暗忖道:“这两人真不知是何路数,分明要冲上武当山去,让他们一闹,武当山上必然警卫森然,我要想上去一趟,的确不大可能,但此事又重要,好歹如能抢在这两人之前到山上办完事便可一走了之,但这两人端端站在出口之处,方才没有出去,此时出去了,他们必怀疑我是在躲着偷听的人,真是毫无办法。”

这时那两人回过身来,钱冰这才看见两人生的模样,两人都是廿多的少年,姓齐的好不威武,颏下留着虬髯,那姓杨的却是一表人材,英俊潇洒无比,钱冰心中不由暗暗赞了声:“好俊!”那两人又四下张望了一会,姓齐的道:“那人早走远了!”

姓杨的哼了一声道:“这可不一定,咱们一路上山,上路留神察看,走吧——”

蓦然之间,左前方呼地一声,一条人影急纵而起,连闪数下,已到数十丈外,姓杨的姓齐的少年一起大吼一声,呼地猛扑向左方,双掌齐出,却慢了一步,那人已去得远了!姓杨的呆了呆道:“这人的背影十分阔大,齐兄——”

他陡然止住话声,刷地反回头来,一掠又回到大石边,绕到石后一看,却是空空无人!

他的面色陡然一沉,冷冷道:“齐兄,咱们真是栽到底哪,石后一直伏了另一个人,咱们却毫不知情——”

姓齐的少年蓦然叫道:“是了,多半是武当道人在这遇上咱们交谈,听得了消息,回去报告了,咱们快走吧,趁山上没有完全准备一冲而入——”

姓杨的沉重地点了点头,两人身形一掠,一同并肩向山上疾奔而去。

且说钱冰在石后等得心焦,陡然有人踪出现,那两人一同扑出,机会再也难得,岂能轻易放过,他当机立断,身形一轻,俏悄转出大石飞奔而去,只是他到底经验毫无,衣据一摆拂下了不少灰沙。

第二人委实了得,这一点声音都能惊觉,连忙赶回,但到底慢了一步,钱冰已走远了。

钱冰在路上狂奔着,心中暗暗忖道:“想来那两人必然跟着上,其间时间有限,我得选一条捷径才是!”

他似乎到过武当,路形相当熟悉,一路奔去,到山腰处忽然向左一弯,跨过一条不十分宽的山沟,身形连间,不一会已绕到正路,这一程至少节省了一杯茶的工夫。

那名闻天下的解剑岩,已然在望,两个道人在山石边站着,钱冰奔到近处,止下足步道:“道长请了!”两位道长还了一礼道:“施主有何见教?”钱冰道:“烦两位通报一下,在下要见武当掌教!”

两位道人对望了一眼,右面的道:“施主——”

钱冰急道:“是一件十分急促之事,两位道长快领路吧!”

那左面的道人摇了摇头道:“掌教观主不见外人——”

钱冰一时心急,却答不出话来,那右面的道人道:“施主贵姓大名?”

钱冰心知武当山门户森严,非得说出实情不然决难进入,除非硬撞山门,于是急声说道:“有人要侵袭武当——”

两位道人一惊道:“他们已经来了?”

钱冰一怔道:“你们——已知道了?”

那右首的道人道:“唉,这几日观中严防,施主,你——”

钱冰摇摇手道:“快,快请带路,那来人不出盏茶工夫必到。”

两位道人不敢再拦路,左面的一个打了手势,右手一挥手一抬道:“施主请吧!”

钱冰急步跟前,两人一路行走,不一会纯阳关已然在望。

那武当纯阳关气宇盖世,但此时钱冰也无暇多看,奔入观门,只见左右人影晃动,不一会两列道人都站在大厅两侧,整整齐齐却鸦雀无声。

想是厅中已得通告,道士都已集合,然后默默由大厅两侧走了出去,厅中只剩下三个中年道人。

那带路的道人走上前去,对中年道人行了一礼,低声道:“这位施主带来警讯,要求见掌门——”

那中年道人望了钱冰数眼,反身走进内厅,不一会陪同一个老道人出来,正是武当一门之尊天玄道人。

钱冰望了天玄道人一眼,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道长,在下钱冰。”

天玄道人颔首道:“钱施主——”

钱冰忙道:“在下在路上偶然听到两人交谈,在下虽不识两人,但从其交谈之中,知道立刻要硬撞上山,一个姓杨,一个姓——姓齐……”

天玄道人啊了一声,钱冰又道:“那两人中姓齐的似乎还提及闯过一次少林——”

天玄道人沉沉点了点首道:“不错了,果然是他,钱施主有劳——”

钱冰不待他话说完,接口道:“道长,在下来此却是为了另外一事。”

天玄道人怔了一怔道:“什么?”钱冰心中一急,暗暗忖道:“糟了糟了,方才急切间忘记考虑,那东西倘若当面拿出,他必然大惊失色,要追出结果,我脱身不易……”

他心中思索,面上不知不觉改变了好几次颜色,天玄道人皱了皱眉,正待开口,蓦然之间观门之外一声大吼隐隐传来!钱冰暗暗心惊忖道:“那两人好快的身法——”

但心中却如释重担,果然天玄道人微微颔首道:“钱施主先在这儿歇一会,贫道要出去看看——”

他身形一晃,已走出观门,只见几十丈外一群道人正围着,连忙跨步上前,走得近了,只见剑阵之中是一个虬髯的汉子,双掌翻飞,好不威猛,每出掌之际,都挟有隐隐风雷之声,心中不由一惊,忙走上前去。

钱冰望着天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劈山神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侠骨残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