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十二章 大忍禅师

作者:上官鼎

杜天林躲在石堆之后,一直等到柳姑娘的足步都听不巳了,才缓缓走了过来。

老惜回过头来,对他微微招了招手道:“小哥儿你都听见了。”

杜天林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晚辈都听到了,想不到这柳姑娘原来与大师极为相识。”

老僧嗯了一声道:“老衲问你一句,你可得真心相答。”

杜天林怔了一怔,老僧微微一顿,接着便道:“你对青儿的印象如何?”

他这种单刀直入的问法,杜天林只觉难以回答,他略一思索,缓缓说道:“柳姑娘么?真是秀丽可爱。”

老僧点点头道:“不错,老衲对她亦甚为看重爱护—一”

杜天林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却暗暗忖道:“你对我说这是话什么意思?你对她爱护,我也看得出来,可是与我无关。”

老僧顿了一顿又道:“青儿对你的印象十分深刻呢。”

杜天林感到脸上微微发热,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老伯望了他两眼,缓缓说道:“老衲若没有看错,小哥儿,你对青儿毫无特殊之感觉。”

杜天林道:“晚辈觉得柳姑娘天真可爱,真纯感人,而且又是身出名门,晚辈自惭形秽,岂敢与之相提并论?”

老僧微微嘘了一口气,半晌也不说话,登时四周的气氛又凝结起来。

杜天林也不知如何接下去才好,那老僧顿了一顿,缓缓开口道:“小哥儿,可是你已有了旧识女子?”

杜天林只觉心中一跳,暗暗忖道:“大师,你别说笑了,我那有什么旧识女子?我自身的事还是如谜团一般若现若隐,师父吩咐的责任压在双肩之上一刻也不松懈,我下山行走武林至今还不到半年的功夫……啊……”

他思念如电,但不知不觉之中,脑前浮起一个清清的影子,那影子罗衫飘飘,嘴角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双目之中却流露着难以形容的光辉,原来是那郭姑娘,杜天林只觉内心一颤,那影像象是要模糊却又清明,他呆呆地站在当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僧双目望着杜天林面上微微有些发痴的神情,好一会杜天林吁了一口气,苦笑说道:“晚辈别师下山不及半载,说实在的,连自己身世且不明,有什么旧识的女子?”

老僧啊了一声,他望着杜天林有些胀红的面颊,忽然开口道:“咱们不谈这个吧!”

杜天林只觉心头一松,连忙接口说道:“大师,晚辈还有好些话要相问呢!”

那老僧点了点头道:“不错,你有资格知道这些事的!”

杜天林虽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既听他如此说,连忙道:“敢问大师与那八玉山庄有什么关系?”

那老僧的面上缓缓流露过复杂的神情,他的目光渐渐移向远处,平平地注视着洞口透过的天光,好一会才开口说道:“这一个问题的回答,将包括你心中一切想要知晓的事实!”

杜天林心中一跳,暗暗忖道:“看来这老僧是一清二楚的了!”

他口中说道:“大师请说,晚辈洗耳恭听!”

那老僧嗯了一声,缓缓说道:“说起来,这要从三十年前说起,那时候,老衲正值壮年之时—一”

三十年前,当中原武林正值低落之际,西域脉流之中却出现了一个盖代奇才,这个盖代奇才对武学上的领悟能力之高,实是百世所仅见。

偏偏他一生嗜武如命,年及弱冠之时,胸中武学已然十分深厚,一身功力也出奇地高强,西域一带人都称他为神龙。

这时,他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想到中原西域两脉源流,究竟是孰盛孰衰,他想要找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因世居西域,对中原武林陌生的很,上几代所传种种有关中原武学,总是有些夸大其实,是以在‘神龙’的心目之中,中原的武学高深难测。

但他既存心把两脉作一个比较,便不想那中原一脉源流,全心全力致志于西域武学。他化了十年的功夫,西域绝学在他身上可说已练至绝顶,他有了充分的信心,这时才开始打算向中原进军。

在十年苦修之时,他因要屏弃一切,致志一事,是以在一处‘回龙古刹’中带发修行,日日苦研本门绝学。

当时回龙寺中原还有一个带发修行的执事,称为白执事的,也是二十之年纪,‘神龙’入寺不久,发现这白执事身怀一身上乘武学。

‘神龙’大感兴趣,便常常和白执事谈论武学,发现那白执事造诣之高,似乎不在自己之下。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要知那时他虽然仅三十左右,但一身功力已然出奇高强,那白执事不在他之下,两人谈论了几次,便成了莫逆之交。

渐渐地,神龙发现白执事的武学路数和自己不甚相同,那白执事的武学乃是集数派之长,汇合而成。

常常在推究一些道理之时,两人想法往往大相径庭,而最后终又不差分毫。

白执事当时便说武学源流有别,但殊途同归,其最后终结的道理不会相差。

神龙却是不能接受这一个观念,他仍认为专攻为上,是以两人意见相歧,日后就很少相论武学,但两人的交情仍然不变。六个年头匆匆地过去了,神龙的过人天份硬生生地带着他一步一步跨向武学极顶,这时他有一个感觉,自已超过白执事的能力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切事情忽然接二连三的发生,整个地影响了神龙的一生以及西域武林!

当时西域武林能人辈出,名手甚多,大多移向中原去了,闯下了赫赫声名的不乏其人。

有一日,有一个枯瘦的僧人来到回龙古刹,说是要见寺中主持。

主持与他相见,谈了几句,主持便匆匆一人退出,到后面找着了“神龙”,面色极为沉重地对神龙说道:‘有一位方自中原回来的大师,指名要见你哩。’

神龙当时有些奇怪地问道:‘自中原回来?那么那人原先是西疆人士了?’

主持点了点头,神龙想不起有什么人会如此,便又问道:‘那僧人是何模样?’

主持一沉吟说道:‘年约四句上下,身体却是出奇的枯干。’

神龙当时便想起了一人来了,他面上神色骤变,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他。’

那白执事在一旁听他们的对话,这时忍不住插口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神龙微微吁了一口气道:‘这个人是小弟的大对头,许多年未曾听到他的讯息了,原来在中原一带行走。’

白执事啊了一声,又开口问道:‘他此来可是寻找什么麻烦么?’

神龙双眉皱起,沉吟了一会道:‘这个—一小弟也不知究竟,不过怕是有此可能。’

白执事望了那主持一眼,缓缓说道:‘若是如此,争执起来,最好是远离寺中,行动之间也比较方便。’

神龙点了点头,面上却隐隐露出难色。

主持与白执事都不明白他心中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神龙嘘了一口气道:‘只是小弟隐身此地六年,便是要求得一个清静之处,却不料仍然被人寻找上门,看来,这里又不能久留了呢!”

白执事从他的语气之中,知他一气苦研,对于这种个人的争强斗胜已毫无兴趣,是以不想一会那枯瘦的对头,白执事沉吟一会,缓缓道:‘这样说,不如由白某代去相见如何?’

神龙微微一怔,随即面露喜色,连连点头道:‘如此多劳白兄了!’

白执事向主持点了点头,主持便起身带路,白执事跟着身后一直走到前厅,那神龙想看看究竟,也悄悄隐身在殿内侧,一见那枯瘦僧人,果然便是自己的大对头。

那个对头的功夫相当深厚,但神龙深知白执事之能,并不担心。

白执事来到大殿之中,对那枯瘦僧人行了一礼道:‘大师是寻找神龙来的么?’

那枯瘦僧人似乎不料出来一个陌生入,而且对自己相问,他微微点了点头。

白执事故意笑了笑道:‘那可不巧——神龙已离此寺他去了呢。’

那枯瘦僧人面上神色一变,冷冷地道:‘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白执事道:‘在下么?在回龙寺中管事的。’

那枯瘦僧人突地上前踏了一步,那白执事有意无意之间向后一挪身形。

在侧室内的神龙看得不由暗暗赞许,他素知那枯瘦僧人生性阴狠,他上跨一步,无声无息之中已占得主位,很可能随时便发出极厉害的招式。

那白执事一挪身形,却稳稳在右侧抢得平位,就看这一个小地方,那白执事在武学的造诣上的确可谓精纯到家的了。

果然那枯瘦僧人面上现出惊震之色,半晌才缓缓说道:‘阁下是否记错了,贫僧有把握,那神龙必然在回龙古刹之内。’

白执事微微一皱眉道:‘在下在这古刹之内十年有余,对这古刹中事太过熟悉,那神龙不在此寺之中!’

白执事的口气并不太和善,那枯瘦僧人似乎不料对方忽然跑出这样一个人来,他为人心性深沉,并不动怒,只是哼了一声,转变语气说道:‘那么,他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了?’

白执事略一沉吟道:“临行之时并未提起。’

那枯瘦僧人伸手入怀,缓缓摸出一张信笺来,口中说道:‘阁下尊姓大名?’

白执事道了一声不敢,回答道:‘在下姓白。’

枯瘦僧人嗯了一声道:‘原来是白施主,可否将这一封信笺替贫僧相传给那神龙?’

白执事故意沉吟了一会才道:‘这个—一若是在下与那神龙再有联系,自当转告。”

枯瘦僧人点了点头,右手缓缓伸了出来,将那一张信笺文于白执事手中。

白执事见他突然改变态度,心中虽有几分疑心,但他到底长年居于寺庙之中,用心不够深沉,伸手接过。

刹那之间白执事只觉得周身一寒,有一股无比的古怪感觉在自己四周散开,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一连倒退三步。

那枯瘦僧人嘿嘿一声冷笑,这时白执事只觉自己一身力道好像软绵绵地提不上来。心头大骸,忽地大嘿一声,全身力道疾提而起,他此时功力深厚已极,竟然在这紧急关头一提而上,热流奔向四肢百骸,那古怪的感觉登时便消除殆尽。

刹那之间白执事只觉额上冷汗淋淋,自己已经度过了险关,一股怒火不由直袭而上。那枯瘦僧人正自冷笑不绝,白执事忽然大吼一声,一股极为强劲的‘劈空掌’力道袭向一丈之外的枯瘦僧人!

那枯瘦僧人真是做梦也没想到,登时赫然变色,但是已自不及,只被击得闷哼了一声,踉跄倒退,几乎一跤跌坐在地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内,那侧方堂门呼地被推开,那神龙一步跨到当场。

那神龙满面震惊之色,先对白执事道:‘白兄,你快运气……’

白执事吸了一口气,只觉精神奕奕,缓缓道:‘没事!’

神龙满面惊赞之色,低声道:‘白兄,小弟对于你的内功是服了,你可知道他方才以什么功夫相袭么?’

白执事想到那种古怪的感觉,摇了摇头道:‘不知。’

神龙低声道:‘若是我未看错,竟像是失传已久的枯木神功!’

白执事大吃一惊,那枯木神功之名他也曾听过,万万料不到这枯瘦老人居然施出。

神龙缓缓转过身来,望着喘息不止的枯瘦僧人,冷冷说道:‘大师,你要见在下?’

那枯瘦僧人望见神龙,面上居然流过一丝欢喜之色。

神龙倒没有留意,他沉声说道:‘恭喜大师,居然练就那失传的枯木神功—一’

他这句话有一部分仍存有推测之意,那知那枯瘦僧人嘘了一口气道:‘贫僧有话要和你长谈!’

神龙微微一怔,他没有料到枯瘦僧人居然不是来找自己算旧账的,听他的口气,仿佛还有事情与自己相商。

枯瘦僧人说出这一句话来,不但是白执事,就是神龙本人也都怔怔不知所答。

那僧人喘了一口气道:‘贫僧听说你立志研究西域武学,准备与中原武林一较上下?’

神龙吃了一惊,缓缓说道:‘大师如何知晓?’

那枯瘦僧人却是不答这一句话,只是摇了摇头道:‘贫僧这五六年来,一直在中原游荡。’

神龙嗯了一声,尚不明白他说这句话有什么用意。

枯瘦僧人顿了一顿道:‘这几年来,中原武林是人才兴盛,突然发展到了极致——’

神龙听到他此说的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大忍禅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