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十五章 身陷重围

作者:上官鼎

渐向东行,西疆的景色已逐渐消失了,再也看不见黄土遍地,莽原千里,一望无垠的地势。

杜天林在西疆行走,发觉沿途村落甚是稀疏,往往走上半天,还碰不到一个可以打尖落足之处,这时道上逐渐热闹起来,行人商旅络绎不绝。

两人正行走之间,忽然背后一阵马蹄之声大作,两匹高大的骏马急驰而过,马上的骑士似乎甚是心焦,低头在马匹上疾疾驰骋。

杜、贺两人将马匹带到路边让过,那两匹骏马一刹时便去远了,贺云的嘴角上忽然挂上一丝冷笑。

杜天林心中暗暗奇异,开口问道:“这两人来路又有什么可疑之处么?”

贺云点了点头道:“你有没有留神,那两人都是腰扎蓝色布带?”

杜天林听她一提,仿佛忆起方才那两人的确是扎系着蓝色布带,不由嗯了一声道:“那蓝色布带又如何?”

贺云道:“青衫、蓝带、白袍,在江南于公子手下,他们已是上二流的人物了!”

杜天林啊了一声道:“贺兄对那于公子一脉似乎甚为熟悉呢!”

贺云忽然面露得色,轻轻一笑道:“非但如此,我连他们行走时的暗记都知道呢。”

杜天林又啊了一声,开口问道:“那青衫、蓝带、白袍究竟如何分别?”

贺云道:“那青衫么?于公子手下有十八名青衫剑手,倒多半跟随他本人行动,是以很少出没江湖之中。但据闻个个武艺高强,联手剑阵尤为威猛……”

杜天林对那于公子手下人才济济之事早已有亲目所睹的经验,那贺云如此说,他心中倒也不敢稍存大意之心,略一沉吟,接口说道:“想来那‘蓝带’便是在武林中走动联络信息之人了。”

贺云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当日‘长钩于’的名头初露武林之时,江南到处都是这些‘蓝带’人物,那时候他们放手行动,的确是威风八面,轰动一时呢!”

杜天林想了一想道:“那杨氏兄弟,不知是属那一类人物?”

贺云道:“他们四人均是‘蓝带’人物,是以在武林之中经常出现往来的。”

杜天林想起那杨氏长兄与自己对了一掌,对方外门力道已能融会于内家真力之中,出掌之中有刚有柔,已是少有的好手了。

贺云微微顿了一顿才道:“至于那‘白袍’身份最高,据说有些是前辈高人,就是于公子本人也尊敬得很,只因绝少在武林之中出现过,究竟有几人从来也不为人所知。”

杜天林听她一一道来,心中不由暗暗震惊,若是照她如此说法,于公子的势力委实难以轻测,那大旗帮既然与之齐名,力量一定也是极大,想不到武林之中一霎时形成了这许多强大的势力,还有那神秘的金蛇帮,其组织之密,能人之多,更是不可思议的了。

想到金蛇帮,杜天林心中立时一阵难抑的不畅。他曾与那青巾蒙面的帮主对阵,那人的功力之强实是令人不寒而栗,而且他手下人人都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各方绝学无一不备,别说那帮主,便是手下数人与自己相对,自己也未必便能全身而退,上次天幸借他们自己布下的毒雾奔逃,至今想起仍不免自心惊胆寒。

他想着想着,只觉方才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乱起来,思维飘荡,直到耳边传来贺云轻脆的口音说道:“杜兄,前面已到镇集了。”

杜天林抬头一看,果见路前不远之处有一镇集,看来相当热闹。

杜天林望了望天色,抬头对贺公道:“咱们不如就此打尖歇息如何?”

贺云点了点头道:“在下正有此意。”

两人驰到镇中,找了一间较大的客栈。刚一走过店门,便瞥见那客栈门边系着两匹高大骏马,分明便是方才那两个“蓝带”汉子的坐骑。

杜天林与贺云对望了一眼。贺云低声道:“那两人与在下向未对面,咱们不会被他认出。”

杜天林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进入店中。

只见那两个汉子端坐在左侧座中,那面向门口的一人满面怒容,似乎正在生气似的。

杜天林故意向左边走去,只听那人虽压低了嗓子,但他原本口音宏亮,仍可听得清清楚楚:“他妈的,老子活了恁大岁数,从来就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若依老子性子,一把烧它个精光。”

另外一人低沉地道:“老弟,你那狗熊脾气慢点发成不成?”

那粗宏的嗓子道:“罗兄,这种气你居然忍得下,还硬生把我拖出那家酒楼,一旁这许多人将我看成是什么草包了……”

他还要说下去,那低沉的声音哼了一声打断他的话头,杜天林心中暗忖道:“原来这两人方才在另一家酒楼出了事才来到这家客栈来。”

那低沉的声音这时又道:“那酒楼的掌柜的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那面向门外的人一拍桌子,宏声道:“管他是谁,老子也要碰他一碰。”

那背面的人低沉地道:“老弟,这个脾气你要发便发!那掌柜的乃是——”

他说到这里,斗然一顿,声音登时便减弱了,天林连忙运足耳力,只听他道:“那掌柜的分明是铁笔大旗门中之人,咱们现下有事在身,你和他翻了脸,如何善得其后?”

那“老弟”怔了一怔。似是不再有话好说,他对那“罗兄”似乎相当信赖,当下不再出言相辨。

杜天林和贺云两人走到后进,故意拣了一张较为接近的坐位面对面而坐,杜天林背向这两个汉子,却注意倾听不已。

那两人喝了一会闷酒,忽然那“老弟”的声音又响起道:“咱们这事拖拖拉拉,那一日才能了结?”

那“罗兄”道:“这可说不一定了,不过越拖长久,便越是古怪。”

那“老弟”“咦”了一声道:“如何古怪法?”

“罗兄”道:“你想那杨氏兄弟做事一向的作风,可曾像如此拖拖拉拉地么?若是我猜得不错,他们可能出了什么岔子。” 

那“杨氏四兄弟”传入杜天林耳中,心中不由猛可一震,更加留神倾听。

那“老弟”嗯了一声道:“若是那杨氏兄弟会出什么岔子,那对方一定来头不小了。”

杜天林望了贺云一眼,此时贺云也正自凝神聆听,她听到“来头不小”这一句时,忍不住对杜天林得意地微微一笑。

那“罗兄”的声音更降低下去,杜天林只能听得断断续续的话声:“……那事物到手后……公子此番不惜全力动员……只怕敌手太多……所以叫你不要惹翻那大旗帮中人物……”

他们说了一阵,开始吃喝起来,杜天林向贺云打了一个眼色,匆匆吃了点东西,这时那两个汉子一齐起身走了出来。

杜天林低声对贺云说道:“看来这两人也是为了贺兄的事而来,他们大约尚未与杨氏兄弟取得联络,咱们一时尚不会露出身份。”

贺云嗯了一声道:“依杜兄之意如何?”

天林道:“咱们不如且先跟随他们走上一程。”

贺云点头称善,这时那两个汉子已然跨上马背,杜天林和贺云两个又等了一会,也结账而去。

才出得店门,忽然一阵飞禽之声自半空传来。

杜天林抬头一望,只见一对白鸽振翼一直向前飞去,杜天林心中一震,低声道:“飞鸽传书,前面两人一接到信息,咱们的身份便要泄底了。”

贺云却似有恃无恐,丝毫也不紧张,她想了一想道:“那么咱们赶快上前去,乘他们两人尚未弄清楚真象之前,走远了他们想追也是来不及……”

杜天林想了一想,虽知事情绝非如此单纯,但目下之计只得再奔过去也省得一场纠纷,于是点了点头道:“那么咱们快走吧!”

两人一夹马腹,马匹急奔而去。奔了有半盏茶的功夫,果然见前面两匹骏马正停在道旁,那左首一人骑在马上,肩上落着一只白鸽,他正低头察看。

杜天林低声说道:“快走!”

两匹马急驰而过,那两个汉子倒并没有如何留意。

杜、贺两人奔出好远,杜天林道:“只怕前面还有麻烦。”

贺云点了点头道:“方才两只白鸽,只有一只停在那两人身边,还有一只不用说一定是传讯于下一站的人了,那于公子果然兴师动众,一路上都派出手下人员。”

杜天林本想借机接口问道:“由此看来你那布包的确重要万分了,不知其中究竟是何事物?”

但他想了一想,还是忍住没有开口,不过这时他心中好奇之心又自加强不小。

杜天林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咱们得小心一些了。”

贺云道:“若是他们沿途拦阻那倒也罢了,只怕前后夹击,陷入包围之中,是以咱们等会遇有拦阻,非得立下杀手,不可为其拖延困陷……”

杜天林见她说得认真,心中暗道:“对方要拦的是你可不是我,我凭什么要为你下杀手伤人?顶多制住对方便了。”

但他仍未说出口来,只因他已知那贺云乃是少女身份,内心便有三分容让之心,再加上她生得灵巧美貌,稍硬一点的话便说不出口来,其实这也是人之天性,便是再凶再恶之人,面对十七、八岁的美貌少女,只怕也说不出什么恶劣狠毒的话来。

贺云说到一半,扭头只见杜天林望了自己一眼,心中不由一虚,立刻住下口来,冷冷说道:“你慾言又止,何不直接说出来听听?”

杜天林心中暗暗好笑,面上却装得一本正经地道:“那于公子及其手下与在下无怨无仇,下杀手相对倒也不必。”

贺云呼了一声,忽然她心中想起一事:“糟了,我虽是男装打扮,但对他言语之间已忘记做作,总是依我平日说话的态度相对,他却对我一再容让,难不成他已知我的身份?不好,他若知我为女身,却并不指破,不知究竟存了什么险恶之心……”

她越想越觉不错,心中禁不住又羞又急又恨,一时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她城府本浅,心中有事,脸上神色立变,杜天林眼她突然不说了,面上神色变动,但他岂能意识到这等麻烦的心理,只道她心中对情势渐感紧张,于是开口说道:“贺兄不必紧张,咱们见机行事便是。”

贺云心中暗骂一声,抬起头来看了杜天林一眼,却见他神色洋洋自若,落落大方,心中不由一动忖道:“不过……瞧他这般模样,又不像是心中有鬼,也许他并未察觉,我虽说话之间语气忘记了掩饰,但他初入江湖,未必便能感觉得出,倒是我多心了”

她心中思虑一反一覆,自己也感到不知今日为何东思西想不能心平气定。

杜天林见他不答,又开口说道:“等会若是遇上相阻这人,问贺兄在下是何身份,贺兄打算如何相答?”

贺云怔了一怔,一时真不知如何相答,她想了一想,忽然又忖道:“难道他这一句话是故意来问我么?”

想到这里,脸上不由微微一红,杜天林见她仍不作答,不由一皱双眉道:“贺兄便说在道上遇见在下如何?”

贺云点了点头道:“只是他们未必会相信。”

杜天林道:“这个到时候再说吧,前面那一座林子地势较险,咱们要留神一些——”

他话未说完,两人马匹才一偏转向林子而去,忽然一声大吼响自林中。

贺云望了杜天林一眼,心想果然来了,只见两条人影一左一右飞掠而出,两人一齐勒住马缰,同时翻身飘下地来。

只见那两人站在马前不及十丈之处,入目识得,竟是那杨氏兄弟两人。

杜天林望了那杨氏兄弟一眼,那两人的目光倒并没有注视着自己,只是盯视着身侧的贺云。

杜天林察觉得出,那人目光之中充满了仇恨,四束目光好比要燃烧起来,他心知那贺云杀害他们其余两个兄弟,这一股仇恨一直存在心上,到今日像是爆炸开来,再也难以忍受。

那杨老大深深吸了一口气,好象在抑止住激动无比的心情,他望着贺云一字一字说道:“以往杨某人看在他老人家面上,对你可说是一再容忍,你却骤下毒手不加思虑,今日杨某倒要见识见识你除了依仗老头子的名荫之外,倒底有几分真才实学得以如此强行霸道!”

他这几句话乃是含悲而说,气势之上便占住一个理宇,贺云哼了一声,本想反拨他几句,一时却是答不上话来。

杨老二突然仰天一呼道:“大哥,我可忍耐够了,今日兄弟是豁将出去,非要这小子性命不可,否则怎对得住三弟四弟在天之灵?”

他说到这里双目之中已是泪光闪动,想必是激慨已极,杜天林只觉形势甚为难堪,他侧目望了那贺云一眼,只见她一脸都是冷哂之容,却掩不住些微惊怒神色。

那杨老大忽然一转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身陷重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