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十六章 奇毒难当

作者:上官鼎

杜天林与贺云走了约有半盏茶功夫,早已远离现场,贺云摘下黑巾道:“今日局势好生危险,总算咱们运道不差,否则如何收场实难预料……”

杜天林微笑道:“只是于公子一定派人在尾随咱们,他与金蛇帮的事一了,又会追赶过来。”

贺云也想到这一点,默默无语,过了一会她忽然开日问道:“距那一条捷径己没有多远了吧?”

杜天林点点头:“咱们如能抢先利用黑夜掩护赶它一程,只要到了那捷径之后,便不虑于公子手下的人尾随了。”

杜天林顿了一顿,忽然想起一事问道:“贺兄弟,方才你坚持以黑巾覆面,究意是何原因?”

贺云沉吟说道:“我不愿被人识破身份。”

于林啊了一声道:“那于公子手下早就见过你了,你不愿被人所识破,难道是指金蛇帮中之人而言么?”

贺云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杜天林忍不住说道:“倒未意料得到,那金蛇帮中你认识何人?”

贺云又沉吟了一会才道:“那彭老爷子我认识的。”

杜天林吃了一惊道:“那彭老爷子虚实难测,便是于公子似乎也不知他的底细,不知究竟是何人物?”

贺云想了一想说道:“他绝少行走江湖,而且从不出手,我只知他在金蛇帮中地位甚高,功力究竟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杜天林道:“原来有这号人物,那金沙门中林南飞功夫实是强绝一时,便是于公子本人也未必能强过他,彭老爷子既然指名索战,必有几分把握,由此观之,彭老爷子的功力已是武林罕见的一流身手了。”

贺云道:“他从不出手,金蛇帮中可能有多人尚不知他是身怀武技之人。”

杜天林见她说得奇怪,接口便问道:“那他在金蛇帮中的身份岂能居高?”

贺云道:“他乃是献计谋划人物,金蛇帮中一切大权几乎俱皆落于其手。

杜天林吃了一惊,他料不到彭老爷子竟是金蛇帮中这样一位核心人物,突然他转念问道:“贺兄弟对金蛇帮中情形知道不少,可否告诉我几件事?”

贺云摇摇头道:“林大哥,那金蛇帮乃是当今武林最为神秘的一脉,我哪有什么方法知道此中奥秘。只是识得这姓彭的,对他的身份略知一二而已,其他便一无所知了。”

杜天林啊了一声,但想起那神秘的金蛇帮主,恐怕连他近身的几人均未见过他的面目,这金蛇帮果是秘不透风,究竟是怎么一个组织,实是难以打探。

贺云侧过脸来,见杜天林一脸沉思之色,只道他怀疑自己故意不愿相答,心中暗暗忖道:“他要打听这金蛇帮作甚?”

杜天林想了一会,突然想道:“那于公子与金蛇帮有了这次冲突,至少他们的注意力便得分散,若有机会能再与金蛇帮接触一下,说不定便可打探出一些蛛丝马迹。”

他心中思想,暗中下定决心随时留意,贺云见他久久不随言,忍不住轻轻问道:“杜大哥,你在想什么?”

杜天林想了一想道:“我在想那于公子的事……”

贺云接口说道:“还有那柳青青是么?”

她不说柳青青,杜天林一时倒来想起,她如此一提,杜天林嗯了一声道:“嗯,对了,那柳姑娘为何与于公子在一路,可惜方才情势太急,没有机会细问她一下。”

贺云低低哼了一声道:“你问她她未必便会回答。”

杜天林想了一想道:“那倒未必,除非有什么特别秘密在内。”

他话方说出口,立刻想到贺云方才的态度,连忙补上一句说道:“不过这也是我一人的想法,其实柳姑娘还认不认识我都是问题。”

这一句话连他自己也觉得太过勉强,不由尴尬一笑,那贺云却似乎相信了一般,啊了一声,面上神色立时开朗起来。大凡一个人对某件事十分关心,而心中又切望此事不会发生之时,若有他人随口告知此事不会发生,则必会有一种放心的感觉,事前越是费心思望,这放心之感觉越是殷切,虽则事后可能再细想此话的真确可靠性,但当时立即的反应便是深信不疑。这本是人之常情,杜天林随口之言,贺云却不再多说。

杜天林不知这许多道理,只以为贺云究竟年青纯真,自己随口之言便可使她相信。

贺云顿了一顿,忽然嗯了一声道:“杜大哥你说的不惜,只怕那柳姑娘真的将你忘了呢。方才你忽然现身,她并未出口招呼,若是她还记着,必不会有这种态度。”

杜天林知道自己暗施“传音入密”之术并未被贺云发觉,这时听她如此说,只好含糊的嗯了一声。

贺云接着又道:“据我看来,她对那于公子的交情倒似不凡。”

杜天林点了点头,岔开话题道:“估计那于公子就算派出手下尾随咱们,也未必有这么快的速度,咱们且全力奔驰一阵,照理说便可将他们抛远,只待突入捷径之后,便再也休想追着咱们了。”

贺云点点头,两人加快身形,在山道上急疾驰而过,杜天林发觉贺云轻身功夫是不凡,奔走起来有如行云流水,自己虽放足而行,贺云仍能稳稳相随,毫不落后。

奔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前面山丘起伏,这时天色甚是黑暗,杜天林收下足步,四下仔细打量了一阵。

只见靠左一方有一堆丛林,杜天林看清楚了,低了身来向身后细细望了一阵,确知无人追随,这才低声道:“过了这丛林,翻过山丘便是江南大道了。”

贺云点了点头,轻轻问道:“杜大哥,你去终南山由何处去?”

杜天林道:“我便仍沿此山道而去,过几天便到了。”

贺云道:“那么咱们要分道而行了?”

杜天林听出她声调中充满了依恋,心中一震,他想到终南山六指老人之约,一时怔然说不出话来。

贺云见他不作声,只道他有心与自己同行,不由心中大喜,忙说道:“我有一建议。”

杜天林怔了一怔道:“什么建议?”

贺云道:“我此去江南原是要回定一趟的,可突然想起家中此时无人,回去一个人冷冷清清,倒不如在江湖之中行走行走。”

杜天林奇道:“你怎知此刻家中无人?”

贺云心中一惊,暗暗忖道:“我一时口快说漏了口。”

口中忙道:“只因家父经年外出,这时节正是交接生意的旺季,他老人家多半不在家中。”

杜天林噢了一声,贺云斜目望了他一眼,见他并未留意,便接口说道:“所以我有一个建议,你暂时也别去那终南山了。”

杜天林啊了一声道:“可是我到终南山有约……”

贺云登时怔了一怔,她原以为杜天林是不愿与自己分道而行,沉吟难言,是以自己便先行开口,岂知杜天林并无此意,由此可知她只自己误会而已,但此时话已出口,不禁大羞,心中有一种委屈的感觉。”

杜天林只说到一半,便发觉贺云的神色有异,他虽在此方面没有经验,但头脑到底灵活,立刻想通了原因,慌忙住下口来心中暗暗忖道:“这女子心胸狭窄,我如此说大是失当,此时她心中一定十分气恼,我且赶快见风转舵。”

他心中转急,口中忙道:“其实那终南山之约并无时间上的限制,早去迟去并无多大分别,贺兄弟既说一时不回江南,在下也不去终南山,咱们再同道而行如何?”

他情急说出这一番说,才说出口,心中暗暗后悔如果贺云答应下来,自己又得与这女扮男装的少女一起行动了。

他心中不由暗暗感到奇怪,怎生自己对这女子的心意一再如此牵就。她才说出叫自己不去终南山的话,自己便立刻联想到与她同行的念头,虽说这是自己临时所说,却说得如此顺理成章,难道自己心中早已有这个打算了么?杜天林不承认,但他看见贺云的面上开朗起来,心中便有一种说不出的轻快感觉这点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贺云听杜天林如此说,心中不由大悦,她连连点头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杜大哥一再护着兄弟,兄弟内心甚是感激的。”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贺兄弟那里的话,只是咱们须要有一个目的地,否则在江湖中东漂西荡也是沉闷无聊。”

贺云点了点头道:“我有一个地方,咱们可以一去。”

杜天林噢了一声道:“哪里?”

贺云道:“咱们去探探这地图上的秘密如何?”

杜天林吃了一惊道:“那秦岭四侠所留的地图么?”

贺云点点头道:“正是,这地图既然关系如此重大,于公子、金蛇帮两方面均穷追不舍,咱们去看个究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杜天林沉吟道:“贺兄弟这个建议极是有趣,只是有两处……”

贺云不待他说完,便抢着说道:“你且说出来看看。”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这地图乃是秦岭四侠遗赠贺兄弟,看来这地图既是如此要紧,我与贺兄弟究竟是新交,贺兄弟如此公开告诉我,也许并非秦岭四侠的本意呢—一贺兄弟以为如何?”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贺云嗯了一声道:“你先说那第二处为何?”

杜天林顿了一顿缓缓说道:“这一行动十分危险,恐怕难免会被他人发觉,看这地图的重要性,咱们便有得应付的了。”

贺云一直等他说完,微微一笑道:“便是这两个原因么?”

杜天林点点头道:“不错,你的意见如何?”

贺云说道:“第一个原因,那地图既然是送我的,我便有权处置它,要公开于你这是我的意思,又有何不可?”

杜天林见她如此说,笑着摇摇头道:“贺兄弟既是如此说,这第一个原因便不成立。”

贺云得意地一笑道:“至于第二原因,咱们只要尽量小心谨慎行事,便未必会泄露消息出去。”

杜天林嗯了一声道:“可是那金蛇帮以及于公子的势力极为可观,行动江湖之中,往往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线,现下咱们两人已成了标的,他们传下命去,只要咱们一出现江湖,保管不出一两日功夫,立刻将再被围困。”

他说得严重,但贺云转念想想的确属实,她沉吟了半响道:“那么咱们便不能行动了么?”

杜天林倒未想到这个问题,这时被贺云一言提醒,只要两人同行,虽非向那地图记载之地进行,无论一旦遇上那方面的人,结果仍是一样。

杜天林想了一会说道:“那么咱们只得尽量走荒山小径,昼伏夜出了。”

贺云嗯了一声道:“现下于公子等人决未料到咱们会到江南,他们一路沿官道追踪,发觉失去咱们的行踪,便会以为咱们中途转道,所以暂时咱们到了江南,短时间内不会为人发现。”

杜天林略一沉吟道:“贺兄弟说得有道理,只是咱们到江南干什么事情?”

贺云道:“在江南我识得一个博学之士,他说不定会将这地图上的密记解决清楚。”

杜天林见她如此说,倒不好再讲,其实他心中此刻暗暗忖道:“这地图秘密极大,你却随意示之于人,倘若有人要存心下手相夺,你只怕要防不胜防了。”

贺云却似乎看出杜天林心中所思,微微一笑道:“那个博学之士并非武林中人,杜大哥放心吧。”

杜天林啊了一声,贺云又道:“既是要去江南,咱们仍走这条捷径,咱们行动要快,再耽搁一阵,身后追来的人也要跟到了。”

杜天林点点头,当先便走入小径,那地势委实隐密,连翻过两座石堆,便毫无路迹可寻。

杜天林在头前带路,两人走了约有一盏茶功夫,地势一变,密密的生长着树林。

杜天林转过头来道:“过了这树林便快到了。”

贺云点点头,杜天林便踏入林中,微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两人一前一后默默地行走着。

这一片树林延绵也不知多远,这时天色早黑,紫云密布天空,树叶严密,使四周益发得昏暗。

杜天林低声对贺云道:“这一片树林可真是终年绝无人踪,这些树木不知生长了多少年代,瞧这地面上落叶成层,真是原始的景象。”

贺云四下望了一下,轻声道:“咱们要走多少时间才能穿过这森林?”

杜天林道:“大约要一个时辰左右。”

贺云心生寒意,忍不住道:“这里黑暗如此,杜大哥,咱们可得小心啊。”

杜天林望了她一眼,见她目中神色不定,心知她心中害怕,连忙安慰道:“这里虽是黑暗,可是决无外物,咱们只须小心不要迷失方向便是了。”

说着当先走进森林,贺云连忙紧紧跟随,一步也不敢落后。

林中早已经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奇毒难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