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二十章 终南之行

作者:上官鼎

白云稀疏,晴空一碧,微和的凉风轻轻地吹着,大地上透露出蓬勃生气。

杜天林与贺云连袂而行,一路向终南山区而来。

杜天林的心情仍然是沉重的,许许多多的疑问集合在心中,渺无解答,又不能放下心事不去思想,越是思虑,越觉心中乱糟糟地一片,一路上很少开口说话。

贺云却是完全相反,经过这一次毒伤寻葯之后,杜天林与她的关系已大为密切,她抑不住满腔兴奋,行起路来轻灵活泼,不时找些话和杜天林谈笑。

两人沿着官道行走,足足走了两个时辰,只见前方不远处道旁竖着一块石碑,上面端刻着“终南山界”四个大字。

贺云轻快地道:“终南山区就在前方了。”

杜天林抬起头来,只见远处山势绵亘遥远,满山青翠,衬在蓝天下,望者心头不由一畅,满腔沉重忧虑都减轻了不少。

贺云望了一会说道:“这终南山连绵甚远,咱们只得误打误撞碰碰运气了。”

杜天林嗯了一声说道:“这终南山乃是名胜风景之地,往来游客络绎不绝,想来那六指老人既然有心隐逸,一定找寻一处较隐秘的荒僻之处,咱们专行小坡斜道试试看。”

贺云笑了一笑,正待说话,忽然有一阵马蹄之声自身后传来,杜天林侧过脸来一望,心中猛地一跳。

只见那马上坐着一人,杜天林入眼识得,便是上次在中州剑会中结识的丐帮叶七侠。

叶七侠头上斜斜戴了一顶竹帽,宽大的帽沿将整个面目遮去了一半,杜天林回头之际,正逢他微微仰面,是以看得十分清清晰。

杜天林一见那叶七侠,心中便自喑暗忖道:“莫非又是丐帮中人跟踪我至此地?”

想到这里,心中略感紧张,双目注视着那叶七侠一瞬不瞬,那顺七侠却似乎不像跟踪的模样,一路行来丝毫也不掩蔽行迹,他坐在马上一直向山道左侧注视,目光并未投向杜天林这一方面来。

杜天林望了一会,暗忖道:“叶七侠并非为我而来,否则绝不会如此行动,看来这只是凑巧相逢而已……”

转念又忖道:“就算他是路经此地,我仍然不要与他朝面为妙,好在他并未注视到这边,暂且避他一避再说。”

他心念一完,轻轻触了一下贺云道:“贺兄弟,咱们到这边来。”

贺云发觉到他神色不对,立刻跟他一闪走到山道侧边,就近站在一株大树之后。

叶七侠缓缓放马而来,杜天林站在树后他细看去,只见他面上神色甚为严肃,严肃之中又透出几分忧急之色,一转身过来,竹帽便遮住面孔再也看不见了。

杜天林等他马行出十丈之外才慢慢走了出来,贺云低声问道:“杜大哥,咱们可是避那位骑马的人?”

杜天林点了点头道:“此人我有一面之缘,我不愿和他当面相见。”

他答得相当含混,贺云那会听不出也有难言之隐,啊了一声便不再问下去。

杜天林心中仍在思索这叶七侠在此地出现的各种可能性,贺云偏过头来,见他一脸沉思之色,忍不住又开口说道:“方才那人我倒是面熟,好像是丐帮的弟子?”

杜天林微微一惊道:“正是正是,贺兄弟你怎么得知的?”

贺云道:“此人在江西一带行迹显着,往来武林道上名声不小,我也是听人说起才知是丐帮新近出现的好手。”

杜天林点了点头道:“我与他在江南相逢,得知他是丐帮叶七侠。后来情势所迫我露出武功,叶七侠正待详问之际我奔离相避,是以此刻想想还是不与他相见的好,省得麻烦。”

贺云点了点头,这时那叶七侠早已去得远了,杜天林顿了一顿对贺云说道:“咱们便到山后荒僻之处去碰碰运气如何?”

贺云自无异议,两人翻过山坡,向左方一条小径直行而去。

这小径久无人迹,只见杂草横生,枯叶遍地,两人走了有一顿饭的功夫,只觉地形愈来愈是荒僻。

贺云说道:“这条小径所经之处,地势均甚为狭窄左右山石杂生,好像并不适合隐逸?”

杜天林心中也有同感,不由得放慢脚步,四下东张西望。

蓦然之间,一声低沉地闷哼传了过来,却是一发即止,仿佛是被人塞堵着一般,但杜天林与贺云均已清晰听见。

杜天林微微一怔,立刻停下脚步侧耳细听,那半声闷哼过后,四下一片寂静,贺云低声说道:“咱们过去看看如何?”

杜天林略一沉吟,点点头便向前行去,他行得甚慢,贺云也自放慢足步跟随在后。

两人向前行了十数步,忽然窄狭的山道之前地势豁然开朗,一座相当大的木屋背山而建,木屋左右夹着巨木,浓荫垂地。

杜天林与贺云均不料地势突变为开阔,而且尚有木屋建筑,驻下足来他细观望了一会,只见那木屋四周冷冷清清,毫无动静。

杜天林与贺云对望了一眼,大林忍不住心中好奇之念.缓缓走上前去,一直来到木屋之前。

他略—沉吟,伸手在木屋上敲了三下。

这的四周除了风抚草动,别无其他声音,这三下敲门之声传得甚远,但隔了好一会,屋中仍然寂无回声。

杜天林顿了一顿,又击了几下,声音更响了一些,依旧无人出来应门。

杜天林缓缓呼了一口气,伸手在大门上一推,那木门无声无息地开了,原来门内并未上闩。

杜天林一步跨入屋中,朗声道:“那—位隐逸山林,小可途经此地冒昧打扰,还望多多见谅。”

厅中空空洞洞,杜天林的话声一经传出,立刻引起阵阵回声,透露出几分神秘古怪的气氛。

杜天林思索了—会,这时他心十好奇之念益发浓厚,干脆一步便入房内。

两人一起进入大厅,发觉大厅四周的窗门均已落下木板,所以厅内光度甚暗。

正在此时,忽听“砰”的一声巨响,木门好似被风吹着,自行关上,杜天林呼地一个转身,跃出厅来,一看之下,心中不由一跳,只见那扇大门已然紧紧关起,而且还加上了横闩,显然这屋中埋伏了人。

杜天林为人心计谨慎,这时只觉敌暗已明,虽则艺高胆大,也不由得心中有紧张之感。

贺云自然也看见了,她倒并不如何紧张,反正只要有杜天林在身边,她心中便有些安全之感。杜天林想了一想,低声说道:“这栋木屋有些邪门,咱们进去看个仔细。”

说着便当先走入厅中,岂料就在这一片刻间,厅内已有变化,他再度踏进厅门,只听左右风声飒然,呼呼两声压得自己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杜天林心中大吃一惊,暗暗忖道:“这地方竟有这等内家高手!”

他思念一闪.猛可半侧身形,低吼道:“贺兄弟后退。”

同时间里左掌一横,右掌倒拍而出,一左一右分击而去,强大的内力自掌缘逼涌,急切之间压紧四周空气发出呜的—声锐响。

杜天林双掌拍出半尺左右,只觉掌臂—重,自己的内力与对方猛然接触,昏暗之中只听一声闷哼,左方登时—轻,想是那偷袭之人内力不已被自己震退。

右方却是无声无息,杜天林正感微微一怔之间,忽然一股阴寒之感直袭上身。

杜天林大吃一惊,猛地强吸一口真气,那冷冰之感犹自不减,他足下一点,身形暴退,一直退出五六步,才觉真气运行无阻。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他想不出有什么功夫这等古怪,身形停下立刻望向那左右两人,只见两人均是一身青布长衫,左方一人被自己重掌震退犹自喘息不已,右方一人年约三旬,面上流露出惊讶之色。

杜天林微做定神,沉声开口说道:“在下与两位素不相识,两位突对在下动手……”

他活犹未说完,那左方之人哼了一声道:“朋友,你不必多说,咱们各人心中有数,若是咱们不先动手,只怕便要先挨你的打了。”

杜天林怔了一怔,贺云却忍不住,哼了一声冷冷地道:“杜大哥,原来这两人蛮不讲理,是有意找上咱们的了。”

杜天林心中盘算的还是右方那三旬汉子的古怪功夫,他略略一顿冷冷说道:“这位朋友说些什么在下毫不知情,咱们两人乃是路过此处……”

那左方一人似乎性情甚为急躁,加之方才被杜天林内力震退,心中羞愤难忍,不待杜天林说完便又吼道:“久传中原穷家帮擅长群殴,有多少人你便叫来就是,咱们一次打发也省得不少麻烦!”

那居右—人双目微微一皱,沉声说道:“六弟,不要多说了。”

显然他也觉得这一句话说得太过分,杜天林心中却大大一震,暗暗忖道:“他误认为我是丐帮中人,难道他已先与丐帮动过手了?不好,那叶七侠乃先我而来,恐怕与他们两人交过了锋,这两人来路不易猜测,那个‘六弟’口称中原丐帮,难道这两人又非中原人物?”

这些思念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他隐约只觉这事不必寻常,首先便须弄清这两人的身份究竟为何。

他一时并未答话,倒是贺云似乎忍不住那“六弟”一再出口不逊,当下冷笑了一声说道:“要是朋友手足上下功夫与口头功夫相等,咱们可非得另眼相看不可了。”

那“六弟”怒哼一声,却被居右一人轻轻摇手相止,杜天林望了那居右的汉子一眼,缓缓说道:“这一位朋友误会在下是丐帮中人,想来两位在此是专为等候丐帮的了。”

那右首一人微微摇首道:“那倒未必。”

杜天林双目—转道:“适才在下途经此处,突闻交手呼喊之声,是以进入房中一探,两位如果并无要紧之事,何必如此小题大作?”

他这一番话说得也不客气,那右首一人冷笑一声道:“你说的不错,咱们方才正是与人交手。”

杜天林紧接着说道:“可是丐帮叶七侠么?”

那居右一人面上神色微微一变,注视着杜天林一瞬也是不瞬,冷然说道:“是不是姓叶咱们可不清楚,但是一个叫花子可不会错了。”

杜天林心中暗暗一震,口头沉静地道:“叶七侠现在何处?”

那居右一人冷冷一笑道:“他么?向前方走去啦。”

杜天林从他的口气之中,知道那叶七侠多半受伤吃亏,方才那一声闷哼便是他所发出,叶七侠的功夫杜天林也曾目睹,这两人能伤了叶七侠,功夫自是相当上乘了。

那人见杜天林沉吟不语,知道他不相信自己所说,又是一声冷笑说道:“你既是自称不是丐帮中人,却又打探那叶七侠的讯息,朋友,这话也说得未免太离谱了吧!”

杜天林抬起头来,只见他一脸冷漠不屑之色,似乎极端看不起自己的模样,心中不由一股怒火直冲而起,暗暗忖道:“这人大约是仗恃那套古怪的功夫,处处伤人于无形,是以变成如此骄狂之性,此事我最容忍不得。”

他心念一转,才待发言,忽然贺云在身后轻轻发出一声低呼。

杜天林吃了一惊,急忙侧过头来问贺云道:“贺兄弟,你发现什么了?”

贺云面上惊色甚浓,双目注视着大厅横梁之上。

杜天林不由自方也抬头一望,只见那大梁正中挂着一副八卦图案,看不出有什么可异之处。

那两人见杜天林与贺云两人均抬头上望,也向横梁望去,斗然之间两人脸色一齐大变,杜天林与贺云两人正在上望,是以并未留神。

杜天林低声向贺云道:“这八卦图形有什么怪异之处么?”

贺云点了点头,低声道:“此处便是六指老人隐逸之处了。”

杜天林斗然大大一震,忙道:“你………你如何知道?”

贺云轻声说道:“只因这八卦图案……”

她话未说完,忽然眼角一瞥,只见那左方站着的“六弟”身形一动,不由脱口急呼道:“不好,大哥留神一—”

只见那六弟身形一掠,呼地一声平飞而起,一把便将横梁上的八卦图案抓到手中,然后向前一飘,正落在大厅门口当门而立,隐隐形成合围之势。

杜天林冷笑一声,他仍然不知道这八卦图形究竟有何重要,但觉这两人动作之间鬼鬼祟祟,心中立时产生的强烈厌恶之感,一步跨上前去道:“朋友,看来咱们是不能善了的了。”

那居右一人冷冷一笑不答,缓缓吸了一口真气,忽然贺云侧过脸来,对着窗户看了一眼,舒了一口大气道:“好啊,你终于赶来了!”

屋中本是一触即发之势,经她如此一说,其余三人都不由侧转头来一一说时迟,那时快,三人才一侧脸,只见木板密闭哪里有人,正惊异之间,贺云斗然—个退步来到大门前方,对准那“六弟”劈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终南之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