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二十五章 青海怪客

作者:上官鼎

夜色正浓,大殿内只有些微的灯火传出,在黑暗之中光芒显得昏昏茫茫一片,好像散布在黑色内被调和至最稀的程度。

老夫停下足来,微微喘了两口气,细细四下打量了一番,只觉万籁无声,夜风拂面,似乎带来阵阵香烟袅袅的气味。

老夫思索了一下,那黄袍僧人不知是否已经来到少林,不过从现下情形判断,那神龙及飞龙寺的僧人都还没有驾临。

这少林寺老夫是经常来往,寺中几个知客僧人老夫都很熟悉,于是不再迟疑,大步向大雄宝殿直行而去。

大殿木门未关,来到平行山道之上已可看见殿内空空荡荡,只有两个僧人分站左右,闭目盘坐在蒲团之上。

老夫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少林寺早已得悉警兆,理当日夜警戒才对,岂会如此松懈,夜半之时乃与平日一样,仅仅留下两个晚课僧人?”

心中思索不定,走到巨大殿下及五丈之处,突然呼地一声,左右人影一阵乱晃,霎时之间掠出六七个僧人分左右将老夫围在正中。

老夫吃了一惊,慌忙走神一看,只见其中有数人老夫识得,正是少林寺中和尚,这才明白少林寺中实是外驰内张,暗地里戒备加强得紧。

老夫连忙侧过身形,让灯光照着面孔,口中低声说道:“是我,各位大师请了。”

众僧看清老夫,一齐围拢来,老夫发觉每人面上神情肃然,仿佛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老夫环顾一眼,无人发声,这种神态甚为奇特,老夫忍耐不住,问那左侧一位净元僧人道:“净元大师,寺中出了什么事么?”

净元僧人望着老夫,微微点了点头,低声低语说道:“彭施主来得正好,那找人助拳之事可有眉目么?”

老夫听他此言,心中暗暗生奇,默忖道:“这找人助拳少林之事乃是方丈当日与我私下之言,况且总非什么体面之事,岂会传入净元耳中,而且他当众说来,竟丝毫不知保留?”

念及此处,神色之间不由露出诧异的模样。

净元僧人见老夫迟迟不作回答,一时也接不下话去,倒是其余几个僧人一脸都是焦急之色。

老夫顿了一顿,缓缓说道:“净元大师,你怎会得知在下此去乃是为了请求帮手赶来少林?”

净元大师啊了一声道:“主持方丈告诉贫僧的啊?”

老夫咦了一声道:“主持大师曾与在下私下说过此事不足道之于人……”

老夫话犹未说完,忽然那净元大师双目一重,两滴泪珠直坠而下,凄惨地道:“主持方丈练功失步,已经……已经……”

老夫斗然大吃一惊,急急抢口说道:“大师已经如何?”

净元大师忍不住哭出声来,身旁几个僧人黯然无语,然后一齐梵唱起来,老夫只觉背心一阵冷,打心底里寒了起来,难道……难道……

老夫不敢多想,耳边只听那净元僧人悲戚地道:“方丈主持已圆寂归升了。”

老夫震惊得呆住了,短短四五天的功夫,少林寺竟然发生如此大事,实是令人难以预测。

过了片刻,老夫勉强平静下激动的心惰,低声问道:“现下贵寺由谁人执掌?”

净元僧人答道:“掌门师叔破关先出,足足耗费了近两载的修为,奉师叔之命,正当本门危急之时,万万不可将恶耗传扬出去,今日彭施主连漏夜赶至,贫僧以为掌门生前与彭施主无所不谈这才告知施主……”

老夫点了点头,叹口气道:“在下晚来一步,真是终身之憾。”

净元僧人顿了一顿接着又道:“掌门身危之时,曾告全寺同门,说明此次西域强敌犯境之事,对自身在此紧要关头不能完成全寺对抗的大任极为难过,他老人家真是含憾而去的啊……”

老夫心头一热,只觉一股难以抑止的激动直冲而上,大声说道:“在下这几日四出奔走,总算得了结果,那西域强敌即使来犯,咱们只要同心协力,必将渡过难关。”

净元僧人虽听老夫如此说来,似乎仍不能放下悬疑的心情。缓缓说道:“彭施主所请的帮手可曾与你一同来么?”

这一句话倒提醒了老夫,想起那谷三木此刻犹在危困之中,自己此来为了找寻黄袍僧人的底细,却为少林方丈圆寂的骤变弄得迷茫起来。

想到这里,老夫开口说道:“现下彭某想一见贵寺新主持,不知大师可否引见?”

净元僧人点点头道:“这个贫僧尊命。”

他口中虽如此说,但却似乎有着若有所待的表情,倒叫老夫心中暗暗生奇,忍不住开口催促道:“事不宜迟,大师还有什么指教么?”

那净元僧人慾言又止,顿了一顿挥手作出迎客之势。老夫便缓步行入大厅,想起那黄袍僧人之事,便又回过头来。

那知就在这一回头之间,正巧瞥见寺庙外一道黄影掠向左方石堆杂木丛中,老夫心中大大一震,但毫未停留目光,仅仅对净元僧人道:“正当危急之际,戒备人员们请就位,只须大师一人引导在下便成了。”

净元僧人应了一声,略略吩付其余几个僧人,便和老夫走入正殿,横过大佛向左折行而去。

老夫一直到走入走廊之内,这才停下足步来,对净元僧人沉声说道:“大师,少林寺外已经来了敌人哪。”

净元大师吃了一惊,回过身来,老夫一把抓着他叫他沉气,口中低声道:“今夜彭某在山麓之下曾遇上一个身着黄袍和尚,对彭某自称为少林方丈,这人心术甚为不正,但行动之间却鬼计难辨,方才彭某回首之间瞥见他已潜入寺庙前空地,只是目下弄不清楚他究竟是何人物……”

那净元僧人忽然插口道:“一定是西域方面的人,否则岂会正巧赶上这个当口?”

老夫嗯了一声道:“彭某虽也作如此想法,但却并无绝对把握。但现下并不知彭某己弄清他乃是冒牌之人,又不知彭某方才已发现他的行踪,这两点对咱们来说可是大为有利,若是好好加以利用,立可查明此人身份。”

净元僧人点了点头说道:“只怕他果是西域的人,则对方大批人马一定会立将驾到。”

这一句话令老夫心中也吃了一惊,微微沉吟了一会说道:“贵寺现在布署如何?”

净元僧人微微一顿说道:“掌门新去,人心惶乱,布署虽仍照旧时计划,但实力上多少也须打个折扣,加以寺中人手不齐,除了排出罗汉大阵外,再无可战之力。”

老人也知此段时期正值少林一脉青黄不接之际,若真如净元僧人所说,则实力的确太过薄弱,虽说罗汉大阵由古至今未曾遭人破解,但对方却是名震四方的飞龙十八僧,加之神龙亲自出马,真是凶多吉少。

老夫心中虽如此想像,但面上却并不流露出来,仅说道:“既是如此,要探那黄衣僧人的底细,只可在言语上设法套索,强用武力只恐徒然无效。”

净元僧人点点头道:“只不知如何下手法?”

老夫嗯了一声说道:“彭某现已知他所在,自寺后清源阁倒翻至他背面,骤起发难,采取最重手法,想他便是再强,五招之内,必被逼至大厅之前,此时大师立刻率众僧燃起灯火,光明四射,他便要再跑也不可能—一”

净元僧人点了点头道:“咱们立刻动手!”

说着便向清源阁方向而去,老夫对这一条路甚为熟悉,几个转身来到阁前,净元僧人望望天色,这时月已偏西,夜色苍茫,他低声对老夫道:“彭施主自此翻过,大约在半柱香时间内发动攻势,则贫僧自大殿冲出正好接应得上。”

老夫点点头,净元僧人转身便走了,老夫忽然心中一动,低声说道:“大师请等一下—一”

净元僧人站下身来,老夫低声一字一字道:“必要时大师招呼罗汉大阵冲出大雄宝殿,将这人弄倒在少林山门之前吧!”

净元僧人怔了一怔,点点头急行而去。

老夫望着他行去的身形消失在黑暗中,心里暗暗想道:“黄袍僧人既敢冒名少林方丈,功力造诣自是不错,可怪他安排下坠石毒计,仅为加害那中年一人,而那中年人与狼骨却又并非为少林之事而来,那么黄衣和尚究竟是否西域之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实在有弄清楚的必要——”

转念又想到方才他在石块下坠时曾以劈空掌力下压巨石,加快其速度而自己借力外扬,单凭这一手内力,轻功,均臻上上之境,老夫等会行动之际,可要全力以赴,打他个措手不及方才收效。

心中念头反复转动,估计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缓缓提了一口真气,轻轻纵身上得屋宇之上。

瞥目一看,只见一个黄袍背影端端在石堆之后,老夫仔细四下打量了一会,确定只有他一人,这才翻过屋脊落在地上。

这时老夫距他仍有五丈之遥,老夫放慢足步,一寸一寸移近了两丈左右,俯身拾起一块掌大圆石,放在双掌之中,默默运气将内部压碎了,表面却仍是完整一片。

然后向左方平平一掷而出,在石中加了迸旋之劲,那石块向左飞出一段距离呼地向右前方转向而去,同时受急变之力轻压之下碎块都散了开来,在空中呼呼发出凌乱的破空之声。

果然那黄袍僧人立有所觉,但只见破风声左右前后均有,他一时之间那里分辨得清楚,只是偏过头向左侧疑神注视,老夫便乘这一瞬时间,猛吸一口真气一掠而出,落地时距他只有半丈距离!

说时迟、那时快那黄袍僧人只觉身后衣袂破空之声大作,呼的翻过身来,老夫左手一翻,右手立拳打出,拳缘带起破风之声,直逼向他胸侧背部一带。

这一拳老夫可是运足了内力,那黄袍僧人身躯仅仅半面转侧,再也无力反击,只得一弓身向前急翻而出,闪出三步之外。

老夫拳势不改,内力以绵劲延长发出,那黄袍僧人身形才一落地,不料老夫内力延续良久,只觉背上又再受重力压迫,只得再向前冲出两步,并想借势一个反身,方能占取有利位置。

老夫明白他的心意,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连忙跨前一步,右掌变化为掌推之势,一拍而出。

这时那黄袍僧人已然被迫跃出石堆,站在石板道路右侧,老夫这一掌推出,原本是要将他逼到大路正中。

那知他双足虚立,背向老夫,整个身体一折,腰际运劲向前一弓,将老夫攻向上盘的掌力化去大半。

同时间他足下一蹬,右臀猛力向后一式‘倒打金钟’急绷而出,急迫之间虽仅发出数成内力,但老夫在两丈之外已觉反震之力甚强,登时连环发掌之准备再难实行,那黄袍僧人好灵敏的思念,在这一瞬时间已洞悉老夫的用意,是以不惜冒险仅以数成力道发出一掌以间断老夫左右连环的劈空掌力!

老夫不由略略一呆,就只有这一线停顿,那黄袍僧人已一个反身转了过来,望着老夫咦了一声道:“这位彭兄为何对贫僧狡施袭击?”

老夫见他如此说,知他还在以少林方丈的身份妄图蒙骗。事已至此,老夫心想再和他装迷糊做虚假已无意义,于是微微冷笑一声道:“少林方丈与彭某相交甚久,大师不必多说了。”

黄袍僧人微微一呆,他料不到老夫会说出这一番话来,老夫见时机不可再失,大吼一声,左拳一直,右拳平平推击而出,化内力为外家硬对之势,存心与他硬行拼对,一较高下。

果然他骤闻老夫之言,心神微微分散,一时之间出拳不易,只得半侧过身来避开主锋。

但老夫早已料到这点,等他身躯才侧,左掌猛然击出,这一掌却是采用阴柔之劲,登时右拳内力道未散,再加上左拳之力,内外阴阳相济相辅,威力更增数分。

黄袍僧人面目当时为之失色,勉强双肩一缩,两掌抱胸一翻,一式“野马分鬃”斜拍而出,用的是太极门中斜拨之力,想引斜老夫主锋压力。

老夫只觉双掌一滑,那僧人好精纯的太极神功,攻出去的左右双掌力道竟然一齐落向左方,但到底老夫所占了主势,那黄衣僧人受压力一挤,身形站立不稳,一连向后倒退两步方才拿桩稳住。

老夫不敢再行迟疑,身形向前急掠一步,到那黄袍僧人身前采取短攻近打之势,左手斜出点向他眉心,右掌暗抱胸前随时随地准备袭击。

黄袍僧人一再占在被动之势,眼看老夫指尖及身,头部忽地一仰,猛地仰面张开口来,竟然一口咬向老夫食中双指。

这一式变化好生奇异古怪,老夫这一指若是用的隔空内力他便吃大亏了,但是老夫短打之时都是采用实劲,眼见他一口咬来,要待变换为内力时已是不及,反倒遭受他的攻击,这黄袍僧人心神之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青海怪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