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二十六章 青灵墨石

作者:上官鼎

只见那神龙生得中等身材,双目之中精光时隐时露,一望而知便是内家造诣极为高深之人。

郭以昂望了神龙一眼,口中沉着地缓缓说道:“原来这一位便是轰动武林的神龙大侠,在下眼拙,倒是有失敬意。”

神龙望了他一眼,口中冷冷哼了一声,态度相当狂妄,然后他的目光便开始四下掠动。

他目光在老夫面上停留了一下,然得再望了黄衣僧人一眼,似乎微微带着询问的意思。

这时少林主持天凡大师上前一步,微微合什,沉声一字一字说道:“贫僧风闻此次西疆飞龙古寺进袭敝门,乃是神龙大侠幕后主使,但内心之中总是存有数分疑惑之心。今日红衣飞龙僧人驾临寒寺,神龙大侠又亲自接踵驾临,如此看来,传言果是不虚的了?”

神龙回过目光来,微微一顿,望着天凡大师缓缓开口问道:“这位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天凡大师见他对自己方才一番话不作任何表示,反倒问起自己,略一沉吟说道:“贫僧天凡——”

神龙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原来是天字辈份。少林主持方丈此刻何在,有烦大师传言相告,就说……”

他说到这里,似乎发现天凡大师面上流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不由怔了一怔,停下口来。

天凡大师微微吸了一口气,抑止住激动的心情,缓缓开口说道:“本门主持递逢闭关,不克外出接待各位。”

神龙噢了一声,望了望天凡大师缓缓说道:“那么,少林一门决策,可是落在大师手上?”

天凡大师微一沉吟说道:“不错。”

神龙嗯了一声道:“那么在下有几句话向大师说明便成了。”

天凡大师望了他一眼,只觉他面上阴阴沉沉,却是不露深浅。

神龙略略一顿说道:“在下此次来到中原,其原因想来大师是听说过的了?”

他语气之间甚为狂傲,天凡大师双目一轩,忍不住冷冷说道:“施主有意瞧少林一脉不顺眼,何必假借以西疆武学与中原一较长短的堂皇之辞,不如干脆直截了当,登门求战。再者——”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忽然停下口不说,神龙沉声说道:“大师还有什么话说,不必吞吞吐吐!”

天凡大师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再者施主既是自持西疆绝学,何必假手飞龙古寺,挟持来犯,施主一人登门岂不更为轰轰烈烈?”

他这几句话说得讽刺激迫兼而有之,神龙面上神色铁青一时倒也答不上话来,他侧目望了那黄衣僧人一眼,又再看看散在四下的红衣飞龙僧人,沉声对黄衣僧人说道:“看这模样,飞龙阵式与少林罗汉阵对抗已经结束了?”

黄衣僧人呆了一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那一十八位红衣僧人个个面上带着又怒又愧的神情,神龙心头暗暗吃惊,口中却嗯了一声淡淡说道:“看来西疆飞龙阵的确较少林绝学大阵要逊一等?”

天凡大师重重地喧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猜错了,苦非有这位谷大侠仗义出手,敝寺目下已在西疆奇门毒烟之下个个束手待毙了!”

他有意将奇门毒烟四字说得极重,那神龙面上掠过一丝诧异之情,似乎他并不明白这奇门毒烟之言从何说起,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倒是侧目望着老夫及郭以昂,沉声说道:“这位尊姓大名?”

两道眼神如电直注老夫,老夫哼了一声,心中对他如此狂傲极为难耐,冷冷地道:“荒野人士,不提也罢!”

神龙碰了壁,狠狠地望着老夫,口中却冷然道:“还有一位呢?尊姓大名?”

郭以昂忽然哈哈一笑,缓缓开口说道:“还是不说的好,说出来咱们之间便不好看了。”

神龙咦了一声,不明白这一句话是何用意。

那黄衣僧人走上前去,在神龙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神龙面色斗然大变,目光过往在郭以昂面上,沉声说道:“原来是盖世金刀驾到,是在下眼拙,是在下眼拙!”

郭以昂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

说话之间,目光掠过老夫面上,微微颔首,老夫明白他乃是叫老夫不要说出他的身份。老夫这时心中暗忖郭以昂此来中原,不但不是与西域神龙有所勾结,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少林极端危急之际,反而以金刀谷三木的身份助拳,若说世上果有机遇安排,恐怕要以此为最了。

老夫心中思念不止,那神龙想是因局势太过于奇特,一时想不出适当对策,尤其他不知道郭以昂此来少林的目的为何,于是顿了一顿,微微放缓声调道:“在下久居西疆,却早闻中原盖世金刀侠名如日之中天,普及四境,今日有幸一见谷大侠,真是幸何如之!”

郭以昂却不与他虚假客套,微微一笑道:“若是谷某传闻不差,阁下此来中原少林,乃是要挑引起一场武林空前大混乱,是么?”

他一言开门见山而出,神龙微微一怔,双眉一轩,已有怒意,峻声答道:“正是如此。”

郭以昂嗯了一声道:“那么谷某此来少林,就没有白废功夫了。”

神龙咦了一声道:“谷大侠上少林助拳,乃是受人之托,岂言白废功夫?”

郭以昂微微一笑道:“阁下错了,谷某此来并非受人之托!”

神龙噢了一声,双目中神光闪烁不已,似乎在内心里盘算难定,过了片刻,始缓缓说道:“那么谷大侠此来少林,难不成是机缘巧合,碰上的么?”

郭以昂仍是摇首道:“说明白些,谷某乃是听说阁下要上少林大雄宝殿,这才漏夜赶至,总算时候赶个正着,不早也不晚!”

神龙面上神色又是一变,沉声说道:“这么说来,谷大侠是冲着在下一人而来的了?”

郭以昂微微一笑,他心中明白下一句话只要有半分差池,立刻便是一场决战,是以微微一顿,心头借机沉吟了一刻,缓缓说道:“谷某此来要想和阁下说几句话,其中关系甚为重大!”

神龙见他说得严肃,不由微微一怔道:“为了几句话,谷大侠长夜奔波,何况咱们素不相识,这叫在下怎么……”

他话犹未完,郭以昂连忙摇手道:“谷某这几句话,虽不是恶言凶语,但也不是好话,万一说出来不够中听,后果如何谷某可不敢预料。”

老夫在一旁看得清楚,听得明白,那神龙气氛嚣张不可一世,但郭以昂句句语言紧紧相扣,反覆几次对话,已然处处占得上风,那神龙发言乃在被动之势,再也显露不出狂傲之气焰。

郭以昂说完话,一脸作出等候的神情望着神龙,便有要等待他的回言。

神龙面色阴沉之极,冷冷地道:“谷大侠有话请说,在下就此洗耳恭听。”

郭以昂嗯了一声道:“谷某敬劝阁下三思而行,率群僧立即退出少林大雄宝殿,以免踏向千古巨憾。”

神龙仰天冷笑了一声,缓然说道:“就凭谷大侠这一句话么?”

郭以昂微微一笑道:“非是凭在下这一句胡言乱语,只望阁下看谷某这一张薄面。”

神龙口中冷笑不绝,但双目之中神光却左右摇曳不定,分明在心中思考不下。直到过了约有半盏茶的功夫,神龙忽然开口道:“谷大侠虽未说明原因,但话中用意,在下自然能够明了,试想在下不远千里跋涉而来中原,不论目的结果如何,若是竟然因谷大侠一句话,便掉头而去,在下岂非对自己太过不去了?”

郭以昂冷冷地望了他一眼,说道:“那么以阁下之见,仍然预备以奇门阵式,漫天毒粉等一切手段,攻打少林古寺是么?”

神龙被他在言语之上屡屡逼迫,似是心头火起,面色一沉,冷冷地道:“这个不容谷大侠费心!”

郭以昂呵地一声大笑道:“这么看来,这一场架是免不了的了!”

神龙哼了一声,沉声道:“是么?”

同时间他足下一移,已和郭以昂打了一个正对的照面。

郭以昂面上神色一寒,隐约见他胸腹之间微动,显然是在暗中运气调息,准备惊天一击!

老夫斗然有一股紧张之感直袭心头,只见神龙双目如鹫寒芒四射,双足一前一后微微半屈,左掌斜伸在背侧,右臂平伸,就指如剑,不住凌空虚虚点划,那郭以昂立身一丈之外,只觉胸腹大穴,悉数为他虚点指式所封。

郭以昂面上神色登时便紧紧绷起,他长吸一口真气,双目紧随着神龙的指尖不住移动。

老夫只见神龙虚空点指之式越来越慢,仿佛整个右臂上负担了若干沉重之物,移动之间滞然生风,极为深沉。

那郭以昂面色陡然大变,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惊乱之色,老夫直觉判断,神龙乃是在施展一种极端厉害的功夫。

说时迟,那时快,神龙身形陡然一起,右臂疾伸而出,指式一吐,呜地一声,劲风划过半空,在郭以昂周身平空涌起一股暗劲。

郭以昂身形如电,紧紧跟着神龙一叶之式,向后平掠飞开,神龙冷哼一声,欺身而至。

郭以昂身形才一落地,眼前又是一重灰影,他突然大吼一声,左臂反掌一挥划出,右掌斜握,疾疾推将出去,内家劈空掌力有如怒滔裂岸,汹涌而至。

只听“呼”“呼”之声响起,两人身形均为这一窒,神龙轻轻飘下身来,距那郭以昂仍是一丈之遥。

两人这一初度交手,出招沉重之极,发出劈空暗劲在半空互推散向两侧,一直吹向大厅两边墙上火炬,火光不住噼啪摇曳,这等威势莫说直接击中,便是带过边,触及角,也非得筋残骨伤不可!

郭以昂后掠一步,右掌平平横胸而立,一字一字说道:“谷某有言在先,尚望阁下三思而后行!”

神龙身形一凝,双目注视着郭以昂,面上忽然流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

老夫一旁看得清楚,心中不由一震。只见他右手自肘而下不断颤动,忽左忽右,显得柔软之极,乍见之下仿佛自肘以下已无硬骨存在,弯曲转折之处似可为所慾为,对敌之际可采取任何角度。

老夫看在眼内,瞿然而惊,霎时想起一件事来。

那年金刀谷三木曾对老夫说过,天山一脉,有一套绝传功夫,唤作“苍鹰点”,一共八式,全是以内力夹在指爪之中施出,非有极为深厚的功力,根本连施展也无可能,但一经练成,威力之大,乃是令人不可思议之事。

那一年谷三木行侠江湖,曾逢一大漠老人,武术极为精深,谷三木与他一言不合动起手来,先是空手对敌,后来打得性起,竟然亮出盖世金刀。

那大漠老人手持长剑,招式繁杂无方,谷三木猛攻不能取胜,后仗内力较深方占得上风。

那老人突然施出古怪剑式,谷三木金刀尽出,全力封守,却仍然被逼倒退了八八六十四步之多,事后谷三木明白此乃是“苍鹰点”绝学,叹为天下剑式之绝,便是告知老夫时,仍然赞不绝口。

此时老夫见神龙以指代剑,招式变化无方,便知他竟学得“苍鹰点”。郭以昂只觉神龙出指如风,已知对方将全力攻击,他一瞧之下已知其中厉害,再也不及多想,长叹一口真气,后退半步。

老夫想起谷三木曾说凭其毕生武学,也找不出能在对方“苍鹰点”施出之中出式反攻,仅能固守而已。这时郭以昂已被罩入指影之中,老夫聚精会神看他究竟如何应付。

只见神龙右臂猛吐,指尖由上而下疾划而过,指风呜然响起。

郭以昂面上流露过紧张的神情,他双目丝毫不敢移动,右掌一对横置于胸前。

其实此刻那神龙距他仍有大半丈之遥,但在这等绝顶高手出招之下,这一段距离不过只有数寸,神龙那一臂数指运出内功委实比精钢长剑绝不稍逊,加之随时可行虚空吐劲对敌之际,较持长剑更不知威猛几何。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神龙足下猛可向前疾冲一步,然后漫天全是一片劲风破空之声,“苍鹰点”的精华,已在他夺得主动之后悉数施出!

神龙手臂东挥西削,在空间划出不规则的线条,但在郭以昂的眼中,这每一根线条随时都有划到自己身上的可能性。

只见郭以昂双目精光不住闪烁,紧紧的注视着神龙飘忽无比的攻势,足下不住向后移退。

猛然之间,神龙攻势全收,右臂虚空一停,随着口中吐气开声,平空一劈而下。

这一式神龙乃是出神力,希能一击获胜,十二成内家真力发出,掌缘扫过空气已响起锐啸之声,饶是郭以昂立身数尺之外,衣衫长袍已被吹得向后急压,迎风慾裂。

全体在旁观战的人,包括老夫在内,都瞧出这一式乃是神龙最后杀手,不由一同脱口大呼一声,郭以昂能否脱出天山亘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青灵墨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