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二十九章 天罗遁形

作者:上官鼎

平江以及其余两人均为这突如其来的骤变震惊得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六指老人一掌得手,身形向后一飘,移开五丈左右,那平江上前扶起同门,一探手脉,只觉他受伤极是不轻,心中登时升起几分杀意,呼地一声站了起来,冷冷地道:“这是阁下先下的毒手,可怨不得咱们了。”

六指老人冷冷一笑道:“笑话,老夫已然手下留情,只是对他口不择言略作惩罚,否则他那里还有命在?”

平江尖声一笑道:“好说好说,你还敢再战么?”

六指老人哼了一声道:“老夫原本还念你们是禅宗门下,老夫昔年与禅宗也有一面之缘,说来说去尚可扯上故人之后的关系,你们三人既是如此,老夫可再不客气了。”

他伤人在先,口舌之间反倒更加犀利,那三个禅宗门人听在耳中,只觉眼都红了,再不多说,一齐走上前来,将六指老人围在阵式之中。

杜天林在树林之上目睹一场恶战,心中也自暗暗惊震,局势愈转愈僵,已到非分生死难休之境,他想起六指老人叫自己万万不可动手之语,难道这六指老人胸有成竹,早作如此打算,抑或是方才一时气愤填膺,方作如此打法?

心中思念之间,平江长剑一举,又再度发动了攻势。

只见他长剑平平刺出,出剑之势甚为缓慢,遥遥指向六指老人胸前,剑尖距对方尚有五尺之远,他却一挫手腕,停住剑势。

蓦地左右两人长剑齐出,一齐击在平江长剑剑身之上,三支剑身呼地一弹而开,同时一变。

六指老人面上神色一惊,只觉眼前斗然幻起漫天剑影,飘忽无比,仿佛有数十支剑自四面八方集合袭来,压力巨大无比,他一望便知这三人乃是施展一种罕见的剑阵,自己若是一招之差,非得立刻血溅当场不可。

只见他大吼一声,双目炯炯盯视着剑势,钢棍一横,呼地斜打而出,在空中挥飞不歇,有如出洞之蛟。

霎时之间,他手中钢棍已向外递出了十余招,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神妙绝顶的佳作,而且都是十成内力贯注其上,自棍身逼发而出,那三人虽然是剑气如虹,但在心中也不能不叹为观止!

只见三人忽然一齐大喝一声,霎时剑上内力汹涌,也自逼出内家真力。

嘶嘶之声斗然大作,细看这三人剑势,任一人已足以惊震江湖,这时三人合手之下,六指老人虽有一身功力,也被逼得连连后退不已。

数十招后,三人的出手愈来愈狠,简直每一招都慾立刻致敌于死地方才甘休。

六指老人虽是身经百战,到了此时也杀红了眼,他一支钢棍在手,招招险绝,虽则双方厮杀剧烈到了极点,但换招之精彩也达极致。

杜天林在树上看得手心捏了一把汗,他见六指老人虽退不乱,一时之间并未逞败象,但对这禅宗门下三人的剑法造诣,不得不感到惊骇交集。

激战之中,忽然只听叮的一声,三支长剑一起击在铜棍中央,溅起一缕火光。

四件兵刃上贯注了内力,软钢长剑倒弹而上,剑身形成弧形,剑尖几乎要反击到使剑三人的面部,三人不约向后倒退两步。

六指老人只觉手中钢棍一重,吃三人长剑上的内力一撞,虎口一热,几乎要脱手而飞,借势向后一收,也自退开数步。

这一来四人面对面相站,中间相距有一丈之遥,六指老人只觉方才一阵硬打硬架,消耗内力甚多,不由喘了一口气,乘机暗作调息。

那平江左手一振,将弹动不休的长剑止住,望了两个同门一眼,同时打了一个眼色,忽然三人一侧身形,由合围之势变为三人站成一线。

六指老人暗中调息,面上可不敢露出一点神色,目光如炬的注意着三个对手的一举一动。

忽然那平江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目一闪,对着六指老人的目光直视而去。

六指老人正在运气四肢,斗然之间只觉心头一震,那一口真气登时向四方散去,竟然把持不住。

杜天林在十丈之外尚未发觉异状,否则他一定会传声警告这平江已经施出禅宗门的“迷”字真诀!

这“迷”字真诀的厉害,杜天林乃是亲身试过,最可怕的是在伤人于无形,当受害之人察觉之时,早已真气衰微,心神迷惑,再难有一战之能。

六指老人只觉心头一震,本能间移开自己的目光,却觉眼前三人目神异常空虚古怪,自己目光为之昏眩,不知不觉间心头真气四下分散,头部感到一冲昏昏慾睡的感觉。

总算他乃是经过无数大风大浪之人,斗然觉察到对方原来在目光之中有怪,这种操心之术实是防不胜防,自己虽然觉察,但体内真力已大大减弱。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他慌忙施展传音之术,向杜天林呼道:“老夫已中暗算,你快出手。”

那知此刻他真力微弱,传音之术不能及远,杜天林在十丈之外大树之上,一点也不能听见。

那平江等三人只见六指老人面上神色一僵,已知“迷”字真诀奏功,一齐跨前一步,三支长剑一扬再合,呼地削向六指老人四肢胸腹等要害。

六指老人极慾闪避,可是力不从心,他原本以为一个纵身可以掠出一丈外,但却觉双足一软,仅仅掠出半丈已落在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身形一个跄踉,退了一大步,左胁之下已经中了一剑,鲜血立刻染红了一大片。

三个禅宗弟子呼啸一声,三支长剑斗然化作了一片剑网,径自罩向六指老人。

六指老人须发俱张,左字横里一切,右手一挥,钢棍斜起,虽然是真力不足,但招式之间却仍是快捷无比,精彩已极。

只见这一式施出,钢棍混入三道白虹之中,三人攻势登时为之一挫。

六指老人自知此刻乃是强弩之末了,他默默忖道:“此刻非得多拖一刻,那杜天林怎地还不出手?”

他心念一转,自知此刻攻势已不能以内力取胜,手上招式一转,全成拼命的招式,对方要是被击一棍,虽则内力不足,但打中要害也是重伤之数。

平江等三人似有默契,到此时剑法益加紧密,却并不贪功,只牢牢把六指老人困住不放。

又战数招,六指老人目光一转,又与平江双目相对,只觉心中一松,手上登时一软,忽地肩头又中一剑。

这一剑虽是飞快挑划而过,但由于剑上内力如山,依然入肉三寸,他闷哼一声退后五步。

这时他已失去了原有的镇定,只觉极端的怒火在胸中澎湃,无论如何也得要拼出一式杀手——

他强忍伤痛,打定了主意,这是每个英雄好汉,在穷途末路时必然走的一条路,所谓人死留名,豹死留皮,几十年的英名必须保持住。

这时对方三剑齐举,六指老人不住地喘息,右手以棍撑住地面,身体倾斜,左手合拳横立,这时他脑中除了这拼命一击之外,什么也没想起。

那三人长剑斜指,举剑待发。

杜天林在树枝上见战局斗然逆转,他还没有想起这乃是由于禅宗门下“迷”字真诀的原因,只道六指老人胸有成竹,有意如此,直到最后六指老人又中一剑,伤势极为严重,这才意识到事情的棘手。

这时眼见三人剑势一合,立刻便要痛下杀手,知道再也不能迟疑,不管六指老人有否示意自己动手,长吸一口真气,一声不响自大树上急落而下。

他这时已施展了浑身解数,身形化成一缕轻烟一般,那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三个禅宗门下三剑齐发,呼呼之声大作,向怒目圆睁的六指老人一削而下。

此时杜天林距当场尚有两丈之遥,眼见赶救之不及,只见他身形飞在半空,右手急伸而出,拇指中指一扣猛弹。

只听“嘘”的一声,一缕劲风遥击而至,暗劲一涌而合,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他施出师门绝学“一指神禅”。

那居左一人剑式尚未落下,只觉右腕剧痛,呼地一声长剑把握不住落了下来,吃那股指风打中,在半空中飞了起来,断作两截落在地上。

那人闷哼一声,只觉腕部好比被火红铁条烙中,一交跌在地上,一条手臂已吃这禅指之力击断。

场中突生急变,平江以及另外一人不由大吃一惊,不约而同手中长剑下击之势为之一缓。

就在这一瞬间,杜天林身影已落至当场,他左手一挥,斜打平江面门,右手一式肘锤飞击右侧一人。

一招两式,式式抢攻,平江及同伴一齐向后倒退一步。

这时那六指老人只觉软弱之感益发严重,满脑昏昏沉沉,加以肩、胁两处伤口失血极多,再也支持不住,一交倒在地上。

杜天林见六指老人已倒在地上,分明是受了重伤,心中大愤,怒火发向平江及另一人,出掌之间已运全力,加之他乃是奇兵突至,一出手又先击倒一人,对方心情之间大是震慑,先机尽失,登时连连后退。

杜天林虽是急怒出手,但心中却仍然甚为清明,他知道目下之所以能抢得上风,完全由于奇兵突至的原因,又战数十招,只要对方两人稳下阵脚,自己赤手空拳要想得胜,实是难之又难。

心念一转,双手一停,发出的招式全是狠辣之至,企图在数招之内再伤一人。

那平江显然也发觉局势的重心所在,只见他猛可咬牙,铁腕一推,长剑在半空划过,疾疾点向杜天林左胸,丝毫不理会杜天林已送至身前不及一尺的右掌。

他这完全是采取硬打硬碰的架式,只求两败俱伤,倘若杜天林不愿与他硬对,非得撤掌侧身闪避不可,这一瞬间右方的同门立刻可以施出压力,争回主动。

杜天林一听剑风破空之声大异寻常,再瞥见平江一脸凶戾之气,便知他的用意,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有何办法可使,手掌在半空中猛然一停,左掌一拍,右掌并不收回,斜圈而出。

这一式乃是岳家散手中之一式,在这种近身对搏的拼斗之中,往往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用。

平江见杜天林果然不愿硬拼,手掌在半空一停,心中暗暗一喜,忖道:“这一剑直攻而入,他便是再高强也得向左偏侧身形,正好六弟凑上连击五剑,收剑之时他已牢牢陷入剑阵之中,再无先机了。”

心念转定,手中长剑运足功力直刺而出。

那知杜天林右掌一圈,一式岳家散手拍出,掌势方发,只听呜呜声奇响,平江只觉内功一窒,三丈之外竟然递不出剑来。

杜天林身形维持不动,右方那人这时正好对准杜天林身侧发剑,而杜天林左掌正好一拍而至,两股力道在半空中一触,杜天林身形一荡,已飞在半空。

平江等两人只觉杜天林身形轻灵异乎寻常,不由齐齐一怔,杜天林在空中望了一眼,竟然凌虚换了一口真气,身形下落地,又自腾出三丈。

平江等两人向上仰望,只觉杜天林身形有如游龙升空,始终不肯落下,不知他有何打算,相互打了一个眼色,一齐发出低啸一声,冲天而起,迎向拦了上来。

杜天林真气猛然一沉,刷地一声身形落在地上,不等两人接近身前,双掌一合猛可推出一掌。

他内力造诣十分深厚,发出发势内力如山而涌,那迎面一人身形忽然一侧,也不知是什么身法,竟然发出一阵有如破竹之声,突破层层内家真力,霎目之际,已欺近身外三尺。

杜天林大吃一惊,身形猛然向后平仰,同时间里,左掌一拍,平平挡在腹胸之前,右手却一削而出。

这一式又是岳家散手的近身防御手法,守势之中却又有源源不穷的攻势,那迎面一人只觉双目一花,杜天林的右手已欺胸而入,惊得大吼一声,右脚猛然横端而起,平平护在胸前。

杜天林这一式极其巧妙,原以为一击便可奏功,那知内力发出,正好被那人右脚所挡,那人单脚突然横扫而出,杜天林只觉内力被阻,身形生生向后退了半步才站稳足跟,心中大惊忖道:“这禅宗一脉功夫的确古怪无与伦比,这单足化解之式我已经经历了两次,却始终在施发之前无迹可寻,在施发之后无懈可击,委实巧夺天工!”

他心念电转,已感觉右侧寒气泛体而生,不用看便知是平江长剑已然递到,此刻他先机已失,也来不及多想,本能之间一侧身形。

这一瞬间,杜天林忽然闪起一个念头,心中飞快的忖道:“上次与这两人交手之时,发觉对方内力发放之际往往产生吸引之力,大出意料之外。我此刻既已知敌之秘,何不故意造成他们施用的机会,然后骤加袭击?”

这一个念头闪电般在他脑中掠过,再不迟疑,足步一动,身形好比离弦之箭,一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天罗遁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