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 三 章 金蛇之帮

作者:上官鼎

轻风传来,杜天林缓缓地走在山坡上,他仰目望了望天空,蔚蓝色的天穹令人有昏然慾睡的感觉,杜天林走了几步,忽然一个轻微的声音使他机警地隐身在一片大石后。

过了一会,只听见前面传来一声奇异的吼声。那吼声不像是人声,也不像是任何一种兽类的声音,听上去倒有几分像是幽灵的叹息。

杜天林从石后面偷看过去,只见山路转角处正走来了一双奇形怪状的巨兽,那巨兽非牛非象,却有一双墨绿色的独角,身上的皮像是盔甲一样,更奇的是那巨兽上骑着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鲜红的布袍,白胖的颔下有几根稀疏的胡须,看上去有一种古怪的恐怖。

杜天林暗中想到:“这个人好生奇怪,恐怕不是中原人士。”

杜天林忍不住好奇心,便悄悄地跟了下来,只见那一条小径一直奔向下方伸延下去,似乎是通到一个什么谷底去,杜天林暗忖道:“这个人不知到这里来干什么。”

他跟了几丈路,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叫道:“朱大哥到了,朱大哥到了。”

杜天林再打量了一下,立刻隐身到一片矮林之中,他偷偷从林叶孔隙中向下看,只见那谷底的大树荫下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虬髯老汉正向那骑在怪兽上的白胖汉打招呼。

杜天林再看其他的两个人,只见左边的一个又瘦又黑,看上去倒有七分像个病夫,右边一个人却是个面貌清秀的书生,这三个人再加上那骑着怪兽的汉子放在一起,直令人有说不出的不调和。

那骑在怪兽上的汉子拱了拱手道:“哥儿们,咱们可好久不见了!”

那虬髯老汉站起身来道:“朱大哥,这几年来你可好?”

怪兽背上的汉子道:“流浪在异域,有家归不得,说得上什么好?”

那俊秀书生站起来道:“大哥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

怪兽背上的汉子注视着那俊秀书生一会,叹道:“时间过得好快,幺弟,你怕也有三十出头了吧!”

那俊秀书生道:“小弟今年已三十一了。”

那胖汉子从怪兽背跨了下来,望着那又黑又瘦的汉子道:“三弟,你好像比当年还更不喜欢说话了。”

那又黑又瘦的汉子嘴角微微动了一动,算是代表笑了一笑。

那虬髯汉子道:“只差老四一人了。”

那俊秀书生仰首望了望日色,道:“四哥会不会……”

他话尚未说完,那虬髯汉子道:“不可能了,你想咱们五人中谁会忘得了今天之约?谁忘得了?”

那书生道:“小弟不是说四哥会不来,而是—一”

他停了停,继续道:“这几年都没听说过四哥的消息……”

那虬髯汉子道:“五弟,你不要胡思乱想。”

到这时候,那又黑又瘦的汉子才第一次开口道:“五弟顾虑的有理。”

虬髯汉子和那白胖汉子同时道:“三弟,你说什么?”

那又黑又瘦的汉子道:“自咱们认识四弟以来,有约会他哪一次不是第一个到的?”

虬髯汉子与那白胖汉子对望了一眼,然后道:“你是说四弟出了岔子?”

那黑瘦汉子道:“只怕不可乐观。”

杜天林躲在林中里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暗道:“这几个人不知是什么来历,我索性看个究竟。”

那大树荫下四个人都不再开口说话,静静地坐在树下等候。

杜天林暗道:“我躲在这里距离太近,大是不妥,还是离远一些为妙—一”

他正要向后移动,忽然看见对面山腰上传来一声大喝之声,他连忙停下动作,向对面山腰望去—一。

只见对面山腰上出现了五六条人影,看情形似乎是四五个人在追逐前面一人。

谷底下那四人已发现了对面山腰的动静,虬髯汉子首先叫道:“五人追杀一人!”

那俊秀书生道:“不是四哥吧?”

瘦黑汉子道:“不是,四弟那会带着剑子?”

杜天林凝目望去,只见那对面山腰上六人都是疾奔如飞,显然都是一等的身手,渐渐地奔得近了,只见当先一人竟是个年轻的道士。

后面追赶的五人之中,有一个身着白袍的汉子特别显眼,他持长剑与那前面道士追得首尾相接。

那底下虬髯汉子忽然咦了一声道:“那白衣汉子不是华山的叛徒沈洛飞么?”

那俊秀书生惊道:“那么这五人莫非是金蛇帮的?”

杜天林一听“金蛇帮”三个字,不由一震,却听得底下那黑瘦汉子道:“二哥五弟多年不出江湖,可听说过吕长青这个名字?”

那书生道:“武当的神风剑客?”

那黑瘦汉子道:“不错,年仅弱冠就威震武林的杰出少年──就是他!”

他指着对面山腰上那奔在最前面的道士。

那白胖汉子点了点头道:“不错,他正是正宗的武当身法。”

杜天林凝目望去,只见那年轻道士忽然一跃直落下来,落在山脚下的草坪上,后面五人也跟着跃了下来。

这时对面六人与这边只隔着一道干涸了的河谷,只见那年轻道士全身都是血迹,有几处是由内渗出来的,显然他正受了剑伤。

那年轻道士落到草坪上,忽然停身不再奔逃,他一停下身来,后面那五人也跟着立刻停下身来。

年轻道士以手中住剑支在地上,冷冷地道:“各位从金鸡镇一直追杀贫道到此,十一个人只剩下了五人,贫道委实不愿再开杀戒,列位请便吧。”

那身着白衣的汉子冷笑道:“吕长青,你死到临头了还要嘴硬么?”

年轻道上冷冷地望了他一眼,环顾了其他四人一眼,然后一抖手中长剑道:“来吧!”

于是,五支长剑如出洞之蛇骤然齐发,五道寒光在年轻道士头上交织成一片剑光,年轻道士忽然大喝一声,一道剑光从那一片剑网中激冲而出,凌空盘旋一匝,一连四声惨叫传出,五个对手倒下了四个,仅剩下的一个白衣汉子退到三丈之外。

杜天林在丛林中忍不住暗叫一声:“好剑法!”

只见那青年道士持剑指着那白衣汉子,朗声道:“放你回去报了信,别人怕你们金蛇帮,我吕长青可不怕,半年之内吕长青不会回武当,江湖上山不转路转,总还有碰头的机会,吕长青随时候教。”

那白衣汉子哼了一声,如飞逃去。这边那虬髯汉子对那瘦黑汉子伸出大拇指赞道:“好一条汉子!”

那青年道士吕长青转过身来,他一步步向着这边走了过来,来到那干涸的河谷边上,提气叫道:“这里面有那一位是朱大先生?”

大树下四人对望了一望,那白胖汉子道:“敝姓朱,草字良秋。”

青年道士一听到“朱良秋”三个字,顿时脸上神色一震,他失声叫道:“人称万里飞虹的朱大先生?”

那白胖汉子拱手道:“道长见笑,那是多年前的事了—一”

青年道士道:“贫道武当吕长青—一”

他话声才了,人已如四两棉花落地一般到了河谷的这一边,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染了血迹的布包,一面道:“贫道从山西来,带来一位熊施主的消息—一”

那俊秀书生低声叫道:“四哥的消息—一”

瘦黑汉子一伸手,阻止他说下去,那青年道长吕长青道:“熊施主嘱贫道把这布包交给朱大侠先生—一”

他说到这里,那虬髯汉子已忍不住道:“四弟—一不,我是说那姓熊的怎么了…”

吕长青打量了虬髯汉子一眼,然后道:“如果贫道猜得不错,施主可是尊姓姜?”

虬髯汉子道:“不敢,在下姜令。”

吕长青望了那瘦汉子与那俊秀书生一眼,然后重新施礼道:“贫道何幸得见昔年叱咤武林秦岭五侠,这两位想来必是‘青面神拳’马三侠与‘无风剑’何五侠了。”

那白胖汉子道:“道长与熊四弟是—一”

吕长青道:“贫道根本不认识熊四侠,只是偶尔碰上,他临终托贫道……”

他话尚未说完,那四人同时跳了起来,齐声喝道:“道长你说他什么?”

吕长青低声道:“熊四侠在山西大同,遭人围堵,已经过世了。”

那虬髯汉子一把抓住吕长青的袖子,双目圆睁,大声喝道:“道长你说的可是真的?”

吕长青道:“是贫道亲手收殓了熊四侠的遗体。”

虬髯汉子姜令颤声道:“是什么人杀了他?”

他一面说着,一面虎目流下泪来,那朱良秋喝道:“三弟,你先放开道长—一”

虬髯汉子放开了手,吕长青道:“当时贫道并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熊霜,他临死之时求贫道将此物送到这里,交给一位朱大先生,没有想到竟是……”

朱良秋插嘴道:“方才那金蛇帮……”

吕长青沉声道:“贫道葬殓四侠,从离开大同起,一十七个金蛇帮的就追拦贫道一路至此,他们要的就是贫道怀中此物,贫道被迫连开杀戒,一路至此正好杀了一十六人!”

他说着就把那布包交到朱良秋的手中,朱良秋缓缓把那布包打开来,双手竟是颤抖不止。

那布包裹得极是紧密,一连打开三层,才露出一个皮纸的信封来,信封口上有火漆封住。

除了吕长青,其他的三人也都强抑悲愤凑近来看,朱良秋将那信封一打开,抽出一张地图来,四人只瞥了一眼,立刻脸色大变,他们一齐望了吕长青一眼,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忽然一齐向吕长青跪拜下去。

吕长青大吃一惊,连忙闪身让开,朱良秋道:“道长与熊四弟素昧平生,浴血死战将此物送来,道长义薄云天,请受咱们兄弟一拜。”

吕长青急叫道:“朱大侠快起来,秦岭五侠叱咤武林之时,贫道还是个髻发小童,这如何担当得起!”

朱良秋跪地不起,叩首道:“秦岭兄弟五人一生行事乖张,不明大义,咱们只知道好汉子恩怨分明,点水之恩涌泉以报,道长此恩没齿难报—一”

吕长青一把扶起朱良秋道:“贫道虽是一个出家人,平生最敬的便是忠义好汉,朱大侠你再说此话便是看不起贫道了。”

朱良秋挥手叫其他三人也站了起来,大声道:“道长快人快语,倒显得咱们兄弟世俗作态了,从今天起,只要道长有用得着咱们兄弟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吕长青道:“熊四侠死前虽未言明,但从这情形看来,多半是死于金蛇帮之手,金蛇帮高手如云,声势如日中天,各位务请谨慎小心。”

朱良秋道:“多谢关注,金蛇帮便是再加一倍,咱们这四条命是与他拼定了。”

吕长青道:“贫道另有要事,恐怕要先告退了。”

朱良秋深深地望了吕长青一眼,然后道:“道长年方弱冠,剑道臻天下一流,假以十年,必是武林领袖人物,道长多自珍重。”

吕长青深深行一礼,面向四人略一挥手,忽然如天马行空般跨过河谷,如飞而去。

过了好半晌,那瘦黑汉子才沉声道:“十年内武当一脉又要发扬光大了。”

朱良秋缓缓把信封中那张地图又抽了出来,他望着那一层又一层的包布,忽然滴下了两行清泪,低声道:“四弟终于得到了它,四弟终得到了它……”

那俊秀书生道:“四哥如知这布包终于传到咱们手中,死也可以瞑目了。”

四人默默地看着那张地图,也不知过了多久,朱良秋道:“咱们走—一”

虬髯汉子姜令道:“到那里去?”

朱良秋道:“先到这图上的地方去,再—一”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停,然后截铁斩钉地道:“办完了大事,四弟的仇能不报么?”

他说完当先跃过那河谷,其他三人跟过河谷,朱良秋一声口啸,而那只非牛非象的怪兽也跟了过去。

躲在丛林中的杜天林,目睹了这一切的事故,这时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复杂无比的奇怪表情,他喃喃地自我盘算道:“想不到一时的好奇,竟让我跟出这么一条大线索来,我是应该跟下去呢,还是先办我的事?”

他考虑了一会,然后决定道:“还是先跟他们一程再作道理。”

他正要起身,忽然一个轻微已极的声音响了一下,他立刻转过头来,果然看见五丈之外立着一个人,令他吃惊的是那人竟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他的藏身—一

那人低喝道:“什么人?”

杜天林暗想躲无可躲,使索性站了起来。

那人再度低喝道:“你是谁?”

杜天林趁机看清楚了那人,只见那人身穿黄衫,面上却蒙着一块白巾。

那人见杜天林不答,更是动了疑心,向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身来,用一种温和的口吻问道:“方才这谷底下可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金蛇之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