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三十二章 初试神功

作者:上官鼎

杜天林轻轻地向她点点头,这时他心中甚是紧张,因为自知立刻便要和神龙大战一场,是以无暇细思金蛇帮主面上神情的含意,他一直走到神龙身侧约莫三丈之处才缓缓地停下身来。

神龙这才转过身来,望着杜天林,面上流露过这诧异的神情,问道:“你是什么人?”

杜天林平淡地答道:“在下无名小卒,就是说将出来,你也不会听说过的。”

神龙听他说话口气不对,原先以为他不过只是路经此处,这样看来,难道他是这金蛇帮主一伙的么?

神龙一念及此,转过头来向金蛇帮主道:“这人也是金蛇帮中的人么?”

金蛇帮主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杜天林却微微一笑,接口向下说道:“正是如此!”

神龙再侧着脸来对杜天林打量了一番,心中不由暗忖:“这少年人气宇昂藏,极是不凡,而且英气勃勃,较金蛇帮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金蛇帮在江南崛起甚快,旗下人才济济乃是最大原因。”

他心中思索,口头冷冷地道:“你来此处作甚?”

杜天林镇静地道:“我寻帮主有要事禀告。”

神龙嘿然一笑,道:“那你来得可不凑巧——”

杜天林佯作惊诧之状,道:“先生此话怎讲?”

神龙面色斗然一沉,道:“你没有瞧见老夫与你帮主正有要事待决么?”

杜天林仍然平静地道:“可是在下这件事也重要异常哩!”

神龙望了他一眼,冷冰冰的声音,说道:“老夫再劝你一句,赶快离开此地——”

杜天林不待他说完话,已插口说道:“奇怪,若是先生与帮主之间有什么秘密相谈,帮主自会命在下离去,怎劳先生操心?”

神龙斗然怔了一怔,望杜天林洋洋自若之态,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装聋作哑,有意来此的了?”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随便先生怎么讲,在下可不在乎!”

他这时江湖阅历大是增进,面对神龙侃侃而谈,金蛇帮主在一旁听了,心中又是喜欢,又是焦急。

她喜欢的是杜天林不顾一切为自己出头,虽明知对方功力通天仍丝毫不露怯态,焦急的是他一再挑起神龙怒火,动起手来怎吃得消,不过现下也顾不得如此许多,说不得等会两人联手相拒了。

果然,神龙面上怒容大增,冷笑道:“少年人志高气盛,看来你是不把老夫的话,放在心上了。”

杜天林默不作声,但面上却是一付默认之态,神龙斗然声色俱厉地说道:“你别自不量力,便是你帮主也非老夫之敌,凭你年纪轻轻……”

杜天林不待他说完,再度以极不自然的口气,开口说道:“帮主功力高强无比,在下从未见他失手,先生此言在下不能相信——”

神龙被他逗得无名之火直升上来,怒极反笑道:“你不相信老夫胜过你们帮主么——”

说道一指地上金蛇帮主的断剑,正待再说,杜天林却插口接下去道:“你若想胜过帮主,须先击败在下再说——”

这等当面挑战之语,他虽平淡说来,但心中却紧张已极,一口真气不知不觉间已密布全身。

神龙呼地转过身来,望着杜天林一瞬也不瞬,这种向他面对面挑战之事已有几十年没有过了,今天出自这个少年之口,他心中不由为之一震!

杜天林只觉他双日中射出慑人心魄的光芒,不由得暗中喘了一口气,但他竭力维持表面的平静,那金蛇帮这时轻轻走到他身边,低声道:“杜天林,你打不过他的!”

杜天林摇摇头,仍是一言不发,那神龙忽然仰天一笑,说道:“好,好,好,老夫便从你先开始!”

杜天林点点头,缓缓吸了一口真气,这时他一身功夫已为“达摩”神功所支配,无论运气法门,发力部位都已深深浸入其中,只要举手投足,自然而然便是“达摩真谜解”上的功夫。

神龙见他面上一片庄穆之色,心中不由暗暗一怔,看来这少年的内家功力修为甚高,已达抱元归真之境,而且分明是出自名门正派,丝豪没有邪门左道之风。

他乃是武学上罕见的大行家,一眼便能瞧出这许多倪端,杜天林此时已逐渐进入天人合一之境,对周遭一切都不及留心,过了一会,真气已直入中宫,下达四体,他缓缓半蹲身子,作出古怪的姿势。

神龙见他古怪的姿势,心中不由暗奇,虽可猜测得着杜天林这一套功夫必然有稀奇,自己一时也说不出名堂,但他倚老托大,总不愿先行出手试探。

杜天林抬起头来,凝神注视着神龙,口中低沉的声音吼道:“在下要出招了!”

神龙冷笑不答,身形僵立当地丝毫不作准备。金蛇帮主以及场外的贺云,都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杜天林见他默不作声,便不再多言,强大的真气在体内一遍一遍地流动着,霎时之间,他的衣衫好比灌满了空气一般膨胀起来。

他半蹲着身子,右脚上前踏山一步,右掌随着这前进之势急拍而进,左掌却下垂胸腹之间。

只听一股尖锐的破空之声,随着杜天林递出的右掌响起,可怪的是周遭并无丝毫激扬起来的掌风。

神龙脸上忽然流露过惊异无比的神色,他身形一折,向左方平平弯低下来,同时间右掌一拂而起,使了一式简易平掌的“推窗望月”,自侧面一带而过,想要试试杜天林的内力强弱,同时自侧方将之带斜方位。

那知神龙内力才出,只觉力道一空,杜天林这一掌好比虚空比划,一点内力也没有发出,神龙吃了一惊,更觉其中大有蹊跷。

两人错过身来,杜天林一挥手臂,右掌切着左臂外缘向外一绷,再度击出。

神龙见他举手投足之间甚是凝重,原以为掌掌挟着深重内力,却不料他仅空空比划招式,这时见他又是一掌迎面拍来.当下一抬右臂直迎而上。

他这一挥手臂之间,无比的潜力泉涌而出,存心要逼使杜天林发出内力一试深浅。

这一下两人掌力正面相对,神龙只觉一股暗劲忽然直袭上身,心中不由冷笑一声,左掌一撤,护住前胸。

蓦然之间,杜天林大吼一声,神龙只觉一股无比巨力好比平地冒出一般,包围着自己身前。

这一股力道奇大无比,但却甚是柔和,神龙心中大吃一惊,借势上半身向后一仰,左掌也自推出,慾待抵消这忽起的压力。

但是料不到那一股力道延绵极是长久,自己力道吐尽,仍未消除周身压力,神龙见机极快,低吼一声,吐出浊气,一连向后退出五步,方才觉得压力一轻,然而直至此时杜天林所发的内力犹自凝聚不散!

神龙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这年轻人掌力之强,凝劲之久,实已达到令人难以置信之境了。

金蛇帮主在一边见杜天林出手一式,竟将神龙逼退五步之多,这一份震惊,使得她连话也说不出来。

神龙略一沉吟,心中暗忖:“看来这少年深藏不露,功力犹在金蛇帮主之上,我得要先行出手,在招式上瞧出他的门派来——”

心念一定,也不再自持身份,呼地一声窜向前去,右掌一扬,画了道半弧斜击而来,拳势带起剌耳尖锐之声!

他与杜天林不过相距半丈,在如此近距离中,却招招式式以劈空掌力发招,这种内力收发自如,也只有他这种人物才能施得开来。

杜天林钉立当地,那神龙掌式未到,掌风破空之声连接不歇,已凝成了一片风雷之声,这等激烈的打法,也真是前所未见了!

杜天林抱元守一,按照那“达摩真谜解”中的功夫气奔全胫,身形轻灵异常,在神龙有如排山倒海的内力之中闪跳自如。

只是他自学习那“达摩神功”后,这还是第一次与人动手过招,谜解上所记录的招式临阵倒不容易施展出来,但真气在体内跃跃慾出,随时均可出掌伤敌。

两人身形有如穿花一般,左右游动,金蛇帮主在一旁越看越是惊喜,这杜天林怎会有如此高强的轻功心法?

一连十个招面,神龙的身形突然一停!

这十招之中,他全是用右臂发出,左掌始终当胸而立,这时一停之际,左掌斗然沿着伸长的右臂,飞快地一划而出。

只听“呜”地一声怪响,霎时杜天林只觉一股古怪无比的回转力道在自己身体四周产生。

那一股力道在回旋之中,又产生一阵极其古怪的阴劲透体而生。

回旋力道之强,杜天林只觉若不借势侧身相让,非得立刻受到内伤不可,但明知这一侧身,对方找到空隙,必将连环快攻不可,自己便再难有喘息之机。

而那阴柔之劲,却使自己有一种麻木的感觉,仿佛一身攻力要散开一般,他还不知道方才金蛇帮主便是失手在神龙这一手古怪的力道之下。

这一霎时之间,杜天林感觉到绝对不能退缩一步,否则再无翻身的余地,不如乘此时内力已然贯注之时,拼命予以反攻!

这个念头闪入他的脑际,于是他坚挺身躯,绝不稍让,右掌急推,左掌握拳,也是一震而出,同时微曲的右腿一弹而起,猛踹了出去。

这一下他是全力而发,“达摩神功”一齐发出,登时周遭好比响起了一声闷雷,一股狂风迳向神龙扫去。

果然,他这个打法正确无比,神龙原本便是等待他一侧身,阴柔之劲立刻可以迫使他无力还击,那知杜天林不退反攻,竟然拼出两败俱伤的打法。

更可怕的是这个少年发出的内力之强,真令他有莫之能御的感觉,神龙虽然是发出回旋之劲,但却不足以带偏杜天林的内力,只觉手中一重,强大无比的力道反震而回,袭向身前。

神龙脑中斗然灵光一闪,已经知道杜天林内功的路数了,急切之间,他双足向后猛力一挪,左右双掌不断在胸腹之前交相削出.布出一张内力密网,身形却借势急急向后猛退。

杜天林在极度紧张之中,拚力发“达摩神功”,一直等到那逼体的回旋之劲及阴柔暗劲消失无踪,犹自不敢停下内力,同时身形也向后倒退以求万全!

两人之间登时形成二丈多远的空隙,杜天林巨大的内力与神龙回旋之劲在半空相触,呼地击在地上,硬泥土地被两股巨力一击,生生打出数尺深的浅坑,同时扬起漫天泥沙!

神龙暗暗喘了一口气,冰冷的声音说道: “你——可是来自少林……”

杜天林心中暗暗一惊,这“达摩神功”虽说在练气之时与少林功夫确有密切的关连,但每招每式,以及打出的劈空力道与少林心法却大相径庭,这神龙好深的见识,才两度接掌便能观出自己的底细。

杜天林歇了一门气,平静地道:“先生弄错了,在下并非来自少林!”

神龙冷哼一声说道:“嵩山少林名门正派,你又何必否认?”

杜天林仍是平静地道:“事实如此,并非在下否认!”

神龙哼了一声道:“方才你出掌发力,分明是少林寺路数,难道老夫看走了眼不成?”

杜天林也懒得和他争辩,冷冷地道:“就算如此又当如何?”

神龙说:“你好大的口气,便是你们主持方丈在此,对老夫也得毕恭毕敬!”

杜天林心中一震,故意说道:“先生此言过分了,方丈何等身份……”

神龙挥挥手,不待他说完插口便道:“你快将与方丈的关系说给老夫听听——”

杜天林见他满口狂言,仿佛有什么地方吃定了少林寺,那昔年神龙与金刀之间的事,据说少林是其中一大关键,难道他率飞龙寺红衣僧入夜闯少林罗汉阵后,与少林寺有什么约定不成?

这些思念在他脑际中一闪而过,神龙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冷笑道:“老夫倒要问问你,你可知道老夫是谁?”

杜天林故意略一思索道:“这个在下猜也可以猜到。”

神龙咦了一声道:“你且说说看。”

杜天林肃容道:“你乃廿年前名震中原的西疆神龙——”

神龙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你既知老夫身份,又系少林弟子,还敢如此狂妄不尊么?”

杜天林淡淡一笑道:“在下属金蛇帮下,你要能逼走在下,方才有望与敝帮帮主一战。”

神龙见他忽然把话扯开,也不知究竟是何心计,但他岂能忍下这一口气,冷笑道:“好说好说,咱们才打了两个回合——”

杜天林嗯了一声,正待发话,忽然身旁的金蛇帮主叫道:“且慢!”

杜天林转过头来望着她,只听金蛇帮主对神龙说道:“我有几句话,要和他商量一下!”

神龙略有不耐之色,沉吟了一会道:“好吧,有话快说!”

金蛇帮主将杜天林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初试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