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三十三章 如烟往事话从头

作者:上官鼎

二十年前,西域神龙在少林“大雄宝殿”公开向金刀谷三木邀约至西疆一战,当时他并不知道面对者乃是假藉金刀之名的郭以昂,但郭以昂一口承诺下来了,消息四下传扬开来,金刀自觉这一趟西域之行乃是在所不免的了。

他虽明知此去险难重重,郭以昂的用意很明显的是要一瞧金刀神龙之间拼斗的结果,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神龙处心积虑要进军中原,自己这一次西行,也便是代表中原武林,向神龙的野心作最大的挑战。

当时金刀和老友六指老人安排了一切,便独身上路西行。

金刀虽是盛名天下,功力盖世,但明知神龙必会不择手段千般阻拦,仔细考虑之下,自觉全靠一人之力,万万不足应付,于是便和六指老人商量,要能找到助拳之人,两下策应才能成事。

当时中原武林有资格成为金刀助拳的高人实在寥寥可数,金刀曾念及与自己关系至深的白回龙虽是适当人物,但却没有把握能说动于他,况且自己与白氏之间有一段从未为人所知的纠缠,当日思索再三,还是决定不去找寻白氏助拳。

其次便想到中原丐帮诸侠,金刀闯荡大江南北,与丐帮人物曾有接触,和彭老帮主也有数面之缘,他知彭帮主一生侠义,嫉恶如仇,存着姑且一试之心,暗地夜奔丐帮,和彭帮主密谈一夜,这其中经过极是秘密,金刀一人行动,而且又是临时所决定,便是丐帮弟子和六指老人也不知其中内情。

彭帮主义薄云天,见金刀登门求助,一口答允下来,由于此事关系重大,两人密商行动方策,彭帮主经验充足,认为现下武林中既只知金刀独行西疆,自己的行动最好在暗地进行,以暗击暗,将来面对大敌时效果更大。

金刀知道这一次乃是生死争斗,也不必按照江湖规矩,明柬拜门,立刻赞同彭帮主和自己一齐动身,但是行动之间却保持百分之百的秘密!

彭帮主又虑及西域神龙方面实力太过强大,既要寻人助拳,何不再多找几人?

金刀摇头答道:“此行凶险万分,非生既死,除非功力高绝的人物,谷某不愿太强人之难共赴巨危。”

彭帮主点点头道:“此言不差,但有一人功力极强,说出来谷大侠可能认为巨大助力——”

金刀不待他说完,便自插口问道:“可是那人称天下第一庄的乔庄主么?”

彭帮主啊了一声,道:“正是此人,原来谷大侠早已想到……”

金刀迟疑地道:“乔庄主素少涉足武林,虽与谷某有数面之交,但若请他共赴此难,恐有不妥。”

彭帮主哈哈一笑,道:“乔庄主生性外冷内热,实是侠义天性,而且他与彭某乃是过命之交,谷大侠放心,彭某去跑一趟,保险他星夜出庄助拳。”

金刀谷三木略一沉吟,点点头道:“如此也好,不过彭兄须将谷某内心难言之处设法向乔庄主解说明白——”

彭帮主点点头道:“这个自然,现下事不宜迟,咱们不如立刻分头动身,在下先去天下第一庄,谷大侠意下如何?”

谷三木沉吟了一会,说道:“咱们若是一齐行动,要想躲过对方耳目实是不易。不如谷某先行一步,彭帮主随后赶来,反正谷某这一路行动一定处处受阻,决不会错过相会机会——”

彭帮主嗯了一声,道:“咱们约定暗记,彭某随后赶到。”

当下两人约定稳当便分道而行。谷三木一路西行,果然拦阻重重,这时他下手不再客气,神龙所派出的人马遇上谷三木一柄金刀便非死即伤。

闯过数批阻拦人马后,谷三木逐渐发现了一桩奇事。

无论从那一个角度判断,那些奉神龙之命拦阻自己的人,分明是来自好几处不同地方的人物,动手之间武学招式均极怪异,但也全是神龙武学之派。换句话说,这次自己西行所面对的敌人组织极为庞大复杂,自己必须知道对方组成的份子,否则不明不白对敌拼杀,情势甚是不利。

他发现了这一层道理,便暂时不继续西行,找一家较小的客栈住了下来,同时留下了暗记,准备静候丐帮彭老帮主随后赶来商谈。

果然到了第二日夜晚,彭老帮主轻轻走入客栈,金刀忙将他引入室内。

那彭帮主此次为了隐藏身份,不再穿着丐帮的服装,而换上了作生意的装扮,一袭青灰布衫,果然有几分像是来往商旅。

谷三木关上房门,彭帮主吁了一口气,道:“谷兄进行一切顺利否?”

谷三木点点头道:“大致尚无问题,只是有一件事,想与彭兄商量。”

彭帮主嗯了一声,接口说道:“在下先说那天下第一庄乔庄主之事——”

谷三木道:“彭兄一人前来,想是未找到乔庄主了?”

彭帮主微微摇头到:“找着他了,但是乔庄主似乎面临着什么重大难题,态度甚是离奇,大出彭某意料之外。”

谷三木啊了一声,道:“可能是他庄中出了什么重要之事——”

彭帮主接口说下去道:“在下也是如此想,但是乔庄主却一口答应西行一趟,只是要再延迟数日。”

谷三木想了一会,摇摇头道:“那么咱们在西疆也还有机会与他相见。”

彭帮主点点头道:“在下行色匆匆,也无暇多作推断——”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道:“咱们还是商量目下情势为要。”

谷三木道:“谷某发觉一件奇事,那神龙手下人物,门派纷纭不齐,他似乎集合各方高手于一堂,以谷某之见,咱们先探清对方究竟是由什么身份的人组成,对敌之际,也许可以利用嫌隙各个击破?”

彭帮主啊了一声,道:“谷大侠所见,这些人的武学大致是来自什么地区?”

谷三木略一沉吟,说道:“中原的门脉似乎并未参杂其中,多数均是来自西域的高手,但其中有的施出青海气功路数,有的又是怪招层出不穷,谷某也弄不清楚。”

彭帮主想了一会,说道:“依在下之见,这探敌之举实是势在必行。”

谷三木嗯了一声,彭帮主接着又道:“那神龙崛起西疆不久,而且总是恃强凌弱,西域武林决不会在短期内对之心悦诚服,此次联合其中必有利害关系存在,咱们只须先弄清形势,便不难找出破敌之策。”

谷三木连连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彭帮主顿了一顿,又道:“谷兄在明里与对方交手,这探敌之举,由彭某负责,谷兄以为如何?”

谷三木吁了一口气,道:“谷某原本便是此意——”

彭帮主接口又道:“而且此刻对方一心一意,只以为谷兄单刀西行,万不料在下也参与其事,在下隐藏身份,探敌之举进行起来,必然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谷三木道:“咱们如何进行?”

彭帮主沉吟了一会,道:“首先必须找到对方聚集之处,方能探出底细。”

谷三木道:“这个简单,在下明日再向西行,若逢拦阻,放开数人让他逃离当场,彭兄说不定便能探出个结果来!”

彭帮主想了一会,道:“看来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谷三木道:“在下放走对方,立刻暂停行动,仍然投宿客栈,静等彭兄消息如何?”

彭帮主道:“如此甚好,事不宜迟,咱们明日一早便开始行动。”

谷三木点点头道:“明日谷某上道,彭兄隐藏身份由后跟来,据在下推测,不出晌午时分,一定会遇上对方——”

彭帮主想了一想,道:“此去西行的路径,谷兄熟悉么?”

谷三木点点头道:“出此市集,十里外便是郊道,地势甚为荒僻,对方要是现身拦阻,必在此处。”

彭帮主道:“那么在下不如先动身藏在道边,如此更为稳当。”

谷三木想了一想,道:“那么明晨黎明时分,彭兄先行一步,一个时辰后,在下再行出发。”

两人商量一定,次日清晨谷三木等候了一会,大踏步直向西方行去。

这时,他金刀布套都已拆除,目的便是要吸引对方注意。

走出市镇,郊道已然在望,谷三木吸了一口气,缓缓向郊道行去,这时道上行人稀少,只是偶而有人马路过。

走了约有大半个时辰,已然来到郊区,道上行人绝迹,远处望去,黄土道路蔓伸而出,不知有多远。

这时晨风拂面,清凉舒适,一股原野气息直冲上来,谷三木不由心胸为之一畅。

这几日来,他的心情始终沉重郁闷,实是此行所冒危难重重,这时他想到还有一个中原的高人和自己联手对敌,心中不由放轻了许多,不知不觉之间,足下步伐也变得轻快起来。

忽然谷三木听见背后有马蹄声响起,而且蹄声急促,好像有人向自己身后猛赶过来一般。

他头都不用回,便知对方来了,足下步伐不快不慢,蹄声来得近了,纷纷扰扰,看来有四五骑之多。

谷三木暗中吸了一口真气,仍是不回过头来,蹄声再近,忽然只觉背上劲风压体而生,那蹄声尚在数丈之外,必是马上骑士已然凌空飞跃过来,对着自己背后发掌。

谷三木等待劲风及体,猛一侧身形,右掌在左胁下穿出,平平拍出一掌。

他一侧身形,眼角余光已看见三条人影成“品”字形凌空下击,自己这一掌用的是纯粹旋转内力。

果然手中一重,知道已知对方三人内力相接,掌心闪电般一吐而出。

一股极强的旋转之力在三股自上而下的力道中一触而散,那三股内力受此旋劲,登时互相交击,呼地激起一股巨风,消散于无形。

那三人身在半空,突觉手前一虚,内力完全走空,身形抑止不住向前冲出好大一截才落在地上。

这时另外两名骑士也冲过谷三木,把五匹马都带住,一齐飘身下马。五人形成半圆形,将谷三木围了起来。

谷三木双目一闪,从五人面上扫过一遍,只见那五人装束倒是平凡,只是面上表情呆板木然,看不出深浅,倒像是带上了人皮面具一般。

那五人望着金刀谷三木一言不发,谷三木也懒得和他们在口舌上争长短,仅仅冷哼一声,道:“五位可是奉西域神龙之命前来会见在下?”

他故意将“奉神龙之命”说出,那五人面上仍是一片木然,但眼神之中都流出一股冷然的表情,谷三木阅历良多,经验丰富,心中暗暗忖道:“看来彭帮主推断不错,这批人为神龙所策动,决非心悦诚服的。”

那五人听谷三木说话,互相对望了一眼,居左的一人冷然一笑,道:“若阁下是谷三木,咱们便没有找错人了。”

谷三木微微一笑,道:“正是谷某!”

那人不再作声,静立了一会,忽然之间五人一齐行动,呼地掠近身来,十只手掌从四方八面攻向谷三木,掌风交集振荡之下,发出尖锐呼啸之声。

谷三木倒也没有料到对方采取如此打法,而且出手之间分明都已运了全力,五大内力相辅,声势之间也显得极是惊人。

谷三木斗然大吼一声,只见他右手闪电般一翻,“呛”的一声,登时金光大盛,名震天下的无敌金刀已然出手。

只见那一道金光盘空一绕,刀风呼呼数响,紧接着便是几声闷哼,人影斗然一分,只见那五人中有三人倒在地上,其余两人不住跟跄向后倒退。

谷三木斜抱单刀,嘴角噙着冷笑,他在紧急时,出刀,发招一气呵成,动作迅速有如闪电。

这一式乃是他金刀绝技“旋风刀法”的杀招,方才他还是故意收回几分刀式,用刀背发出内力击伤其余两人,否则刀锋扫落,五人都将立刻倒地不起。

那两人退出有四五丈距离才停下足来,心下是又惊又骇,眼见一个照面中,五人非死即伤,那里还敢再行拚斗,不顾倒在地上三人的死活,掉头便疾奔而去。

谷三木冷哼一声,也不追赶,缓缓将金刀插入鞘内,只见左侧丛林中冒出一条人影,无声无息紧跟着那负伤疾逃的二人,心知是彭帮主依计行事,便走到前面小镇,留下暗记投入店中静候消息。谷三木投之店中,足足等了两日两夜,仍不见彭帮主的人影,心中不由开始焦急不安起来。

那彭帮主领导丐帮,在江湖上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一身功夫高强无比,照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对力势力委实太过于庞大,他一人只身独探虎穴,无论如何还是有几分冒险。

谷三木越想越觉不对,准备再等半日,不管彭帮主是否前来相会,自己也要向西方继续前进。

这一日深夜,彭帮主却潜入店中和谷三木会面。

谷三木只见彭帮主倦容满面,风尘仆仆,想是这两天马不停蹄,四方奔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如烟往事话从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