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三十四章 单刀赴会

作者:上官鼎

且说金刀和白回龙匆匆别过丐帮彭帮主后,连夜疾行,直奔河南而去。

一路上两人极少交谈,到了河南境内,白回龙却不愿再跟随而去,金刀当时问明他的去向,直奔河南老家。

天幸白回龙通风报讯得早,金刀回到家后,见老父幼弟依然安好,总算放下了心。

他和老父谈了几个时辰,决定了许多事项,这时那红衣僧人已赶了过来。

红衣僧人骤见金刀居然又在河南出现,俱皆大惊失色,金刀乃是恨透了这一批人,出手之间全是最凶险恶毒的杀招,苦战一场,盖世金刀大发神威,将红衣僧人完全毙于刀下。

当下金刀便要再度赴西疆之约,便将幼弟送至白回龙处代为抚育,若是自己还能生还,再去接回家来。

金刀安排了这些事,又将金刀留在白回龙处,这一举确实大出白回龙意料之外,但谷三木执意如此,他也无法,但心中隐隐已生不详之念。

金刀一人再上径途,急急赶往西疆,他那里知道这留下金刀在白回龙处的安排,居然能救了他一条性命!

这一段经过,杜天林是知道的,他和彭帮主主要便是要听金刀到了西疆后的情形。

这时听到谷三木已说到要紧之处,不由得凝神倾听,谷三木说到这里,忽然叹了一口气,面上现出些微激动之情,缓缓继续说出惊天动地的西疆之战。

层层密云布满了天中,昏暗笼罩着大地,这时狂风四起,地上的砂石与枯萎的树枝满天飞舞。

一片广大的沙漠地,风沙之中,只见尽头矗立一座奇形的高山,远看上去,全是巍嵯崎的怪石,根本看不到一点绿色。

忽然,在这荒山沙漠之中,出现了一点人影,那人竟然在漫天黄沙之中全力奔驰,很快地,已来得近了,原来是年约四旬的中年人,只见他身着青衣长衫,方面大耳气派堂堂,双眉之下,两颗眸子射出凛凛神光,奇的是一路奔驰而来一袭长衫却是半尘不染,显见长途跋涉,却仍然精神奕奕。

来到山石之旁,他足步微收,停下身来,四周张望了一阵,只见他剑眉深锁,显然心事重重。

正待离去,忽然之间他双目神光暴长,向着一堆怪石沉声喝道:“朋友,难道还不肯出来相见么?”

话声未落,大石之后闪出三名大汉,三人一式紧身短衫,手中各提一柄三尺长剑,满面俱是惊骇之色,想是惊疑自己三人早已屏气藏身石后,不知如何仍吃人喝破。

为首一人年纪较长,抱剑恭身说道:“我等三人奉庄主之命,在此恭候谷大侠大驾。”

谷三木嗯了一声,仍然背着双手道:“你们庄主是何人?敢是神龙本人么?”

三人面对盖世金刀,丝毫不敢放肆,齐声答道:“敝庄庄主姓罗,与神龙并非一人,但此刻神龙他老人家正在庄中。”

金刀闻言呆了一呆,但未及细想,摆手道:“那么烦请诸位引路便了。”

三名大汉亦不答话,齐齐一矮身形,向前疾奔而去。

谷三木心中忖道:“那罗庄上不知到底是准,神龙既然藉此庄作为约战所在,显见早有准备。想彭兄曾当面告诫过我,神龙此次公开定下了后约,乃存心将我击倒,不止于胜负,而必存生死斗争之念,这趟西疆之行,将为我出道以来最为险恶的一次经历,乃可断言,我一定尽量小心应付一切!”

主意一定,瞥见那三名大汉已自出去好几丈,金刀便自提气,也不见他迈动足步,即向前疾驰而去。

走了半个时辰,三名大汉斗然收住脚程,回头一看,只见金刀如影随形,始终背着双手,跟在自己身后一尺,心中俱都暗暗忖道:“盖世金刀果真名不虚传,一身功夫已入化境,途中几次回头都未见人影,不知如何他竟然一直紧贴身后,自己在江湖道上亦小负名气,却至今未曾听说有此功夫!”

为首一人指着远处黑压压一片连着的屋舍说:“那边便是敝庄了。”

金刀顺着手势望去、只觉屋舍连贯,气势相当雄伟。

又奔了一程,已然来至近处,只见屋舍俱都依山而建,有一半建在山坡之上,层层加高,庄门之前,悬了一面横牌,其上写着四个烫金大字:

‘八玉山庄’

这时庄门之前有四人走了出来,分别两边,一齐向三名汉子行了一礼道:“三爷回来了!”

当先那名汉子摆了摆手道:“庄主他们都在么?”

金刀听说“他们”,心想神龙定然邀有不少帮手。

四人一起颔首说道:“庄主他们在大厅中等候已有多时。”

正行走间,迎面又来了两个锦衣大汉,腰际各挂一把阔背大刀,两人都上前来,对谷三木行了一礼,居右的一人说道:“庄主有请谷大侠!”

金刀心中暗中忖道:“这八玉山庄果然气派不同,先前三人一身轻功已甚了得,现时这两大汉,两目之中精芒隐射,分明亦是内家高手,那庄主不知究竟是何人物?”

心中正自思索,那先前三名大汉向金刀行了一礼,返身向另一方向走去。

金刀于是便随着两个锦衣大汉仍然向前行去,走了一会,来到一座大厅形建筑物之前,那两人跨前一步,一左一右分立在台阶之上。

台阶两侧站了七八个汉子,俱是一袭锦衣,见金刀已步上台阶,乃齐唱道:“谷大侠到—一”

话声来落,金刀已自进入大厅之中。

此时外面天色昏暗,似是风雨将临,但大厅里却灯火辉煌,照耀得整个大厅有如白昼。金刀眼光四下一扫,登时大吃一惊。

原来大厅中竟然黑压压地坐着二三十人之多。

正中间坐着两人,右首一人生得中等身材,双目之中神光时隐时露,威猛之势溢于言表,一望即知便是内家造诣极为高深之人,想来此人必是神龙无疑。

为左一人年约四旬,面色红润,颔下长髯微拂,气度极是不凡。此人未曾见过,一身功力似已臻化境。

正堂左侧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灰衣僧人,双目之中,不怒而威,金刀一见此人心中不由的一惊,久闻大禅宗神功深不可测,据说有鬼神之能,不知那彭帮主如何与他接触,今日仍然来到此地。

禅宗身边一人,生得龙凤之姿,身材适中,手摇一柄乌黑精钢铁扇,潇洒中自然带有几分威猛,原来就是月余前见到的青海赵宫凡!

大厅右侧站立一群红衣僧人:头戴红色僧帽,正是飞龙寺僧人的装束打扮,这群人个个手捧木鱼,面上沉重严肃,木无表情,双目中均是寒光闪闪,一见便知都是罕见的内家高手。

金刀心中暗数,正是一十八人。

谷三木眼光最后落在飞龙十八僧身后一人,只见他一身俗装打扮,背负着双手,正自欣赏墙上悬着的一幅画。

他面上毫无表情,自始至终,嘴角都不曾动一动,似乎大厅中的一切都与他丝毫不发生关系。

金刀忍不住多盯了他一眼 方始发觉他脸上带着一层人皮面具,一双眸子精芒时隐时露,分明内家功力已臻极顶。

谷三木仅只一瞥,已将所有人物看清,心中不由暗惊,但表面上仍然一副洋洋自若的样子。

金刀方才踏入大厅,正中两人同时自座中呼的一掠,来到金刀面前,右首神龙哈哈一笑,道:“谷大侠真乃信人,千里迢迢赶到西域赴约,老夫怠慢了。”

神龙一面出话招呼,却俺不住满脸惊疑之色,两道眼神瞬也不瞬地注视着金刀。

谷三木未及答话,左边那红面长髯的中年人已自说道:“谷大侠驾临敝庄,在下实感万分荣幸,沿途冒犯之处,尚乞鉴谅。

金刀看见神龙满脸惊疑之相,心中不由暗自好笑,但也不便道破,只是随口答道:“久闻八玉山庄气魄之大,雄冠两疆,今日谷某能藉践约之机,得以瞻顾,实是三生有幸。

说罢向二人一拱手,作为答礼。

这时,大厅中顿然鸦雀无声,只听见三人对答之声。

罗庄主此时抬手微微向后一摆,说道:“那边诸位想来谷大侠均已识得?”

谷三木凛凛神光随着罗庄主手势,又将各人再度打量了一阵,同时抱拳向各人招呼。

金刀始终猜不透那木无表情,俗装打扮的人是何来路,总觉得他有着万分神秘之感。想着,想着,心中不由暗自警惕,对这人必须特别加以小心。

罗庄主与金刀客套之际,神龙在一旁始终未发一言,似乎正在想着一件难以决定的事情。

神龙心想那日在少林寺吃那人一掌震退,错非金刀,天下间还有谁能有此能耐?

谁知今日赴约的金刀竟是另外一人,看他双目之中,精光时隐时现,分明已臻返蹼归真之境,若非那人告知,他岂会赴十日之约。闻说谷三木所到之处,始终不曾离开那柄金刀,那么今日赴约之人乃是真正的金刀了。

可是那日少林寺解危那人又曾是谁呢?功力竟然如是之高,他若与金刀是一路的人,则今日之事将不能善了。

无论如何,从今日赴约的金刀身上,定然可获致线索!

神龙正自思量,耳中只听见金刀朗声说道:“此番谷某赴约而来,不意竟然恭逢盛会,幸甚幸甚。”

金刀心中如何不知厅中诸人必是为着自己而来,只是故意如此说话,想看神龙如何回答。

神龙闻了一怔,没有料到金刀竟有如此一语。

说实在的,自己并未邀约诸人前来,除了飞龙寺僧人之外,其余各人均都闻说盖世金刀与神龙约战,故而不约而同来赴玉八王山庄。

神龙心中转念,口中却道:“谷大侠自崛起中原,声名如日中天,盖世金刀所向无敌,是以西域武林同道均自赶赴本庄,无非是以能得一见谷大侠风采为荣。”

谷三木双目之中射出光芒,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神龙。

神龙脸上晴阴不定,似乎正在转甚念头,谷三木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道:“好说好说,只是在座诸位,谷某大都在中原道上得曾相识。”

此言一出,厅中情势登时显得紧张起来。

那赵宫凡在一旁似已不耐,冷冷地道:“今日此为何来,大家心中有数,何必在言词上针锋相对?”

谷三木闻言陡然仰天一声冷笑,转身向着赵宫凡说道:“赵兄真是快人快语,谷某正要请问一月之前,赵兄苦苦纠缠谷某,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赵宫凡听他如此一说,一时迟迟答不出话来,他却一转目光,注视着神龙,似要等待他的回答。

原来赵宫凡只想事情能尽快解决,因而故意转望神龙,要看神龙如何答话。

神龙心中本想多问金刀几句,好探出他与那少林助拳之人到底是何关系。

现下赵宫凡不知好歹,竟然将局面弄僵,还故意表示是自己指使他去找金刀似的,不由心中对赵宫凡恨极。

神龙是何等人物,眼看众人俱都将眼光看向自己,赶紧装出一付毫不知情的样子,啊了一声,道:“原来你们两人已先见过?”

其实当时赵宫凡与神龙均有默契,言明由赵宫凡试探金刀虚实,并尽量除去金刀赴约时助拳之人。

及至苗疆血魔与赵宫凡目睹金刀神威,连败武当第一高手白棠和昆仑掌门人一元大师之后,方知金刀功力已是瞠目武林,高之又高了。

再说金刀眼看神龙与赵宫凡二人装聋卖傻,心中早已不耐,登时剑眉一挑,一股英气直逼而出,双目紧盯着赵宫凡道:“赵宫凡,前日一别,想必你记忆犹新,当时你一再相逼,我对你已是够容忍的了,今日你若仍然如此,谷某决不对你客气!”

他这几句话说得怒容满面,大厅之中立刻一阵安静。

赵宫凡只是冷笑不止,斗然之间,只见他倏一侧步,反手自长袖之中抽出一柄长约尺半,黑黝黝的精钢扇形兵刃,刹时铁扇一挥,一股极强劲风真射金刀胁下,同时大吼一声,道:“姓谷的你接我这一扇!”

金刀冷不防赵宫凡说打就打,只气得双目中寒芒四射,说时迟那时快,金刀猛一收小腹,双足一顿,钉立当地,全身向后平躺下去,同时右臂倏伸,戟指如剑,凌空点向赵宫凡胸腹大穴,一刹那间,已然连连点出五指。

那赵宫凡面色陡然大变,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惊乱之色,只因那金刀竟于如此劣势之下,仍能使出这种招式!

此时赵宫凡胸腹之间大穴,悉数为金刀指式所封,若不及时后撤,则必然落个同归于尽之局,急切之间,赵宫凡一收扇式,紧紧封住胸腹要穴。

金刀一击平反先手,立刻上前三尺左右,一言不发,左右手互挥,连发三王拳,内家劈空掌力有如怒滔裂岸,汹涌而去。

赵宫凡此刻面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单刀赴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