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四十章 二十年秘辛

作者:上官鼎

密林尽义,是一处山崖,攀上山崖,就是鬼门峡的峭壁,但见危峰千仞,惊险万状。

此刻虽已天色大亮,但却阴云四合,下起了毛毛细雨。

鬼门峡中云雾更浓,由崖上下望,除了旋滚的云雾一片茫茫之外,任什么也看不清楚。

杜天林小心翼翼,向峰下滑去。

他武功大进,身轻如燕,在峭壁危峰之间,与云雾遮掩之下,无惧于被人发现。

估量滑下大约两百多丈,一片石笋如林的谷道已经平铺在眼前。

杜天林暗暗打量,虽是云雾迷漫,但他仍然可以感觉到这鬼门峡,也是七绝谷的谷中十分宽广,与狭窄的谷口相比,十分不称。

但由于两面山壁大高,与向内倾斜,使得谷内阴暗无比,令人有置身地狱之感,同时,也使人觉得气息不畅,仿佛喉咙中塞了什么东西一样。

他记得谷三木曾经说过,谷中共有七十二处山洞,他也记得彤云仙子曾说置酒相街,但此刻极目看去,既不见有什么山洞,也看不出酒置何处。

谷中山风更大,但到处都是滑不留足的青苔,与硬的石笋,没有砂土吵得迷人眼目,但随着山风吹来的雨丝,却使人没来由地泛起阵阵寒意。

忽然,正当他大为踌躇之际,只听有人低沉的道:“那面查过了么?”

声音由左侧传来,是苗疆血魔的声音。

只听另一个声接道:“是一处山洞,但里面空无所有。”

是谭元的声音。

杜天林心中冰冷的忖道:“原来你们早到了谷中。”

当下急忙展开轻功身法,悄悄掩去,在一处突出的山岩后匿下身形,向前偷视。

只见苗疆血魔端坐在地,谭元则站在他五尺开外的两条石笋之上。

血魔阴阴的一笑道:“你挥动一下旗子,看他们有无反应”

杜天林此刻方才看到谭元背后插了一柄三角红色小旗,只见他抓在手中,向空摇了三摇。

那三角小旗边上似是缀上许多金银片虽在云雾之中,但摇动起来仍然闪闪发光。

杜天林心中暗忖:“这老魔不知在安排什么诡计?”

忖念之间,只见两面山壁之上,也有闪闪的光亮传来,虽然十分微弱,但却能看得十分清楚。

苗疆见魔低沉的轻声笑道:“行了,快些收旗归位。”

铁笔大旗谭元轻轻应了一声,收起那红色三角小旗,重新插手背后,踊身一跳,侍立于血魔身旁。

杜天林心头微泛寒意苗疆血魔究竟搅什么鬼,虽是不得而知,但可想到血魔必定认为自己有胜过正邪群雄的把握。

苗断血魔如此,其他诸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大约到此的正邪群雄,每人都有自己打算,都有一套自认可以获得金刀之谜,击败群雄的计划。

杜天林屏息凝神,冷眼旁观。

只听血魔又轻声问道:“什么时刻了?”

谭元立即应道:“卯时三刻。”

血魔得意的阴阴一笑道:“辰时一到,不论是彤云仙子,中原三雄,西疆神龙等等,都教他同化劫灰,而今而后,整个的江湖武林,都将成为我苗疆一脉的天下!”

谭元略带畏怯的应道:“师伯算定他们都……进入谷中了么?”

血魔傲然道:“老夫的神机妙算,百不失一,所有正邪群雄都将在辰时之前进入谷内……就算少数不曾入谷之人,那也不足为虑了!”

谭元附合着道:“是……是……”

血魔又道:“那紫绡避火衣你穿好了么?”

谭元忙道:“是……早已穿好了,但……但……”

血魔赤红的双目一张道:“但什么,你已是颇负盛名的大旗帮一帮之主,为何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谭元面色一红道:“我是说天已开始下雨,如果……”

血魔摇手打断他的话道“不必说下去了,老夫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怕因天雨而使火葯失灵,是么……”

不待谭元答复,又一笑接下去道:“你可知谷中为何云雾深浓,日夜不散?”

谭元怔怔的道:“小侄不知。”

血魔得意无比的道:“老夫早已观察清楚,谷中泉水滚烫,但却没有硫磺气味,那是因为地下有太多的沼气,经常发生燃烧之故,老夫所备的并非普通火葯,只要一经点燃,不论是否下雨,都无法阻遏火势,而且,火葯会引发山隙洞底等处的沼气,整个七绝谷将成一片火海,任凭武功多高之人,只要他肋下没有生翅膀,绝飞不出七绝谷去。”

谭元呐呐的道:“师伯好像说过此来的目的,主要的是为了盖世金刀……”

血魔欣然道:“金刀该算是老夫的第二目的,俗话说得好,真金不怕火炼,等他们同化劫灰之后,我们可以从容去找,还怕金刀不到手么?”

谭元有些遗憾的道:“师伯的办法固好,但未免……狠毒了一些!”

苗疆血魔笑道:“有道是无毒不丈夫,处于今日的江湖武林之中,如果武功不够高,手段不够狠,你就休想有立足之地,难道你连这些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么?”

谭元只好呐呐的道:“是……是……”

苗疆血魔悠然道:“到此的正邪群雄,各怀鬼胎,但老夫敢说谁也没有老夫的办法最绝最狠。”

谭元点头道:“我明白了,师伯的第一目的与那彤云仙子的目的相同,要一举坑尽天下群雄,独霸武林!”

苗疆血魔得意的笑道:“不错,这是老夫一生中梦寐以求的事,现在,眼看就要实现了,只要这些强敌一除,放眼武林,天下那里还有老夫的对手?”

忽然,有脚步声遥遥传来。

谭元连忙悄声道:“师伯……”

但苗疆血魔摇手打断他的话道:“表现得从容一些,不论来者是什么人,只要细心应付过去就是了!”由于云雾浓重,虽然已经听到脚步声,却看不到人影。

那脚步声走得不快 但那轻微的沙沙声,却使人情不自禁的有些心惊。

终于,云雾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杜天林匿身石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是一个女人,青衣青裙,青巾掩面,在云雾中飘然出现,宛如幽灵鬼魅一般。

虽然看不出面目,但杜天林却直觉的感到,那绝不是彤云仙子,应该是一个四旬左右的妇人。

忖念之间,只见那蒙面妇人已在苗疆血魔面前丈余之外收住了脚步。

苗疆血魔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道:“芳驾……是什么人?”

蒙面妇人嘿然一笑,没有应声。

苗疆血魔怔了怔,又道:“芳驾想必是彤云仙子的属下了?”

但那妇人却又是嘿嘿一笑,缓缓抬起右手,将蒙面的青巾拉了下来。

蒙面青巾一除,苗疆血魔与谭元两人同时愕然失色,一齐惊出声。

杜天林也已看清了那妇人的面目,他是认得她的,原来正是血魔的师妹,也一度曾与血魔有夫妻之份的中年妇人谢芙蓉。

谭元急忙俯身一礼,叫道:“师父。”

苗疆血魔极不自然的道:“你……你怎么也来了?”

谢芙蓉冷笑道:“我不能来么?”

苗疆血魔尴尬的一笑道:“能来,自然能来,但……情势险恶,眼下正邪魁首毕集,难免有一场互不相容的争战,你又何苦淌这一场浑水?”

谢芙蓉坦然笑道:“这是难得的盛会,身为武林中人,若是错过这大好机会,岂不遗憾终生?”

苗疆血魔白眉深锁道:“但……老夫等都是接到请柬而来,师妹……”

他的话并没说下去,原来谢芙蓉已由袖中取出一幅素绢,展开来念道:“半月之后,九顶山将有金刀之会,届时正邪群集,盛况必属空前,如有雅兴,可与小妹同往……”

不知是否已经念完,但那绢素却已收了起来。

苗疆血魔摇头道:“这不是彤云仙子写的。”

谢芙蓉寒着脸道:“为什么不是?”

苗疆血魔道:“那口气不对,而请贴上未说明七绝谷,只说邀你同往……”

谢芙蓉淡淡笑道:“口气不对,只因她与我同属女流,邀我同往,是要我事先与她见面……”

苗疆血魔怔了怔道:“她邀你在什么地方先行见面?”

谢芙蓉道:“米仓山。”

茁疆血魔大感兴趣的道:“她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召开金刀之会的目的究竟何在?”

谢芙蓉哼道:“以你的经验见识,岂有不明白之理,还不是借金刀之会消灭天下正邪群雄……”

苗疆血魔一笑接口道:“以达到她进侵中原,独霸武林的目的,对么?”

谢芙蓉摇摇头道:“也许还有一个另外的原因。”

血魔急道:“什么原因?”

谢芙蓉淡淡一笑道:“报仇。”

苗疆血魔摇头道:“老夫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从来就没有听人说过有位彤云仙子,什么人会与她有着仇恨?”

谢芙蓉道:“她的仇人很多,正邪双方均有,只怕你也是其中之一。”

苗疆血魔先是一怔,继之微笑道:“好吧,就算我也与她有仇,随她报复也就是了,不过,念在同门之情,夫妻之义的份上,老夫要奉劝你一句,早离此处,最好现在就走。”

谢芙蓉冷冷的道:“你我的关系早就断绝了,你凭什么叫我离开此处?”

苗疆血魔苦笑道:“老夫已经说过了,那是为了你好。”

谢芙蓉目光一转,寒着脸道:“你的好意我心领就是,可惜我却无法从命,因为我与那彤云仙子已经结为金兰之好了!”

苗疆血魔大吃一惊道:“怎么,你们已是干姊妹了?”

谢芙蓉爽然笑道:“一点不错,你不妨想想看,我的干姊妹要办这么一件大事,我能不帮忙么?”

苗疆血魔摇头一叹道:“为什么你有认干姊妹的瘾头凭地大法……别人你可以认,但这位彤云仙子,你是认不得的。”

谢芙芙哼了一声道:“为什么认不得,我一生认的干姊妹虽多,但只有这个干妹妹才是最理想的,不论人品,姿容,才学,武功,任何一样都是世上第一流的!”

苗疆血魔两手一摊道:“好吧,既然如此,老夫也没有什么话说,彤云仙子召开金刀大会,你一定也是忙人,老夫不多打扰你的时间,你……”

谢芙蓉格格一笑道:“你要赶我走?”

苗疆血魔强笑道:“金刀之会,你也算半个主人,老夫如何能够赶你,只是……”

谢芙蓉冷冷的接口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向你交待,交待完了我立刻就走,你想留也留不下我……”

声调一沉,严肃无比的道:“我这位义妹是个无所下知,无所不能的人物,你如果妄想浑水摸鱼,从中捣鬼,那可是自讨苦吃!”

苗疆血魔愕然一声道:“老夫不过是应邀赴会之人,又能捣什么鬼,你这是过虑了!”

谢芙蓉含蓄的一笑道:“没有就好,元儿,咱们走!”

谭元急忙应道:“是的,师父!”

但他甫慾迈动脚步,却见血魔抢先一掠而起,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谢芙蓉双眉一皱,怒道:“丁永诠,为何拦下我的徒儿?”

苗疆血魔一笑道:“不!老夫不会留他,只是讨还他替老夫保管的一件东西……”

说着,向谭元沉声道:“把血幡令给我。”

谢芙蓉站于一旁,面含微笑,并不干涉。

谭元神情紧张,额头上已有冷汗渗出,看看血魔,又看看谢芙蓉,只好缓缓去取背后的小旗,但无可奈何的悄声道:“师父既然来了,情形已经不同,师伯……”

苗疆血魔冷厉的投注了他一眼,但却微笑道:“没有关系,放心跟着你师父去吧,老夫立刻就要离开此处,决定不参加这金刀之会了。”

谭元仍在迟疑,却又不便明说,神色间一副无可奈何之情。

谢芙蓉不在意的笑道:“元儿,你是大旗帮一帮之主,连这面破破烂烂的小旗子,怎么也会看到眼里,快些还给他吧!”

谭元只好把那“血幡令”递了过去。

苗疆血魔接过小旗,一本正经的道:“既然彤云仙子已是你的义妹,老夫对这金刀之会已经没有多大兴趣啦,就此别过了!”

谢芙蓉微笑道:“很好,我可以向义妹说明,你不必参加了!”

身形一转,迈步就走。

但谭元却畏畏怯怯,时时回头张望。

忽然,只听他失声叫道:“师拍,你不能……”

原来苗疆血魔在谢芙蓉走出不远之时,已经擎起“血幡令”,狂摇猛挥。

谢芙蓉转身而回,沉声叫道:“元儿,什么事这样大惊小怪?”

但见紧张的气氛立刻就松弛了下来,谭元的惊慌之色恢复了平静,苗疆血魔的“血幡令”停止了摇摆,老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章 二十年秘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