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四十三章 拂指摧敌

作者:上官鼎

百川先生目注着彤云仙子把第三杯酒喝了下去,微微一笑道:“姑娘现在想必已经有了定论了?”

彤云仙子离席而起,微微笑道:“不错,经我一再考虑的结果,认为我们之间,为敌为友,只在一念之间。”

百川先生含笑道:“姑娘说得对,合则天下无敌,战则两败俱伤,惟姑娘图之。”

彤云仙子道:“不过我有一句话要问你,你到底凭什么能耐,想当天下武林之王?”

百川先生道:“我的能耐,不是可以说出来的。”

彤云仙子道:“不是说出来的,又是怎么样的呢?”

百川先生道:“我的能耐足可统治天下,因为我的武功可以说天下无敌。”

彤云仙子道:“你认为比我还强么?”

百川先生道:“只怕是这样子吧!”

彤云仙子道:“那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试上一试。”

百川先生道:“如果姑娘一定要试,在下很愿奉陪,但是这只怕与姑娘不利。”

彤云仙子道:“为什么呢?”

百川先生道:“因为我不会平白出手,至少会使姑娘受上一点伤害,岂不对你不利?”

彤云仙子笑道:“没有关系,你可以放手施为,我完全接下来就是了。”

百川先生道:“你有这份能耐?”

彤云仙子淡淡一笑道:“我想我是有的。”

百川先生道:“最好不要逼我走这一步棋,因为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彤云仙子道:“我也不希望你走这一步棋。”

百川先生道:“那么你希望我怎样?”

彤云仙子道:“我希望你听我的话,做我的老仆,虽比不得武林盟主,至少还可以保存下一条命来。”

百川先生道:“那是你看错人了。”

彤云仙子道:“也许,但也不一定啊。”

百川先生道:“那好极了,就算你看错了人吧!”

彤云仙子道:“你究竟怎样,是不愿意做我的老仆,还是甘愿丧失性命?”

百川先生道:“自然是丧失性命了!”

彤云仙子道:“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咱们先把话说明,到时侯你可不要后悔。”

百川先生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我自然不会后悔。”

彤云仙子道:“你不会后悔就行,我们可以交手了!”

百川先生道:“如何交手法呢?”

彤云仙子道:“随便你吧!”

百川先生哼了一声道:“我倒有个很好的办法。”

彤云仙子道:“不知是什么办法?”

百川先生道:“我出手打你一掌,你用内力反弹,这样可以一下子就分出强弱来。”

彤云仙子道:“你很聪明,这办法好极了!”

百川先生奇道:“你同意这办法?”

彤云仙子道:“是啊,这办法很好,我当然同意啦!”

百川先生道:“那么,我们动手吧!”

彤云仙子不在意的笑道:“动手就动手吧,还说什么呢?”

百川先生振臂扬拳道:“小心了!”

彤云仙子道:“你放心出手,用不着考虑什么。”

百川先生果然呼的一掌向彤云仙子迎胸拍了过来,威势十分凌厉怪异。

但掌力一到彤云仙子面前,却像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被彤云仙子点了他的穴道。

百川先生歪倒一旁,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彤云仙子道:“你被我点了穴道……”

目光一转,又道:“难道你不知道?”

百川先生道:“点了穴道我自然知道,但却不知是怎么样被你点的?”

彤云仙子笑道:“你怎么这样糊涂?”

百川先生道:“你可以再点我一次么?”

彤云仙子笑道:“这太容易了,喏,就是这样。”

伸指又闭了他一处穴道,道:“现在你总该看清楚了吧!”

百川先生叫道:“不是这样。”

彤云仙子笑道:“不是这样,又是怎样?”

百川先生道:“你先拍开我的穴道,然后再点,我才会心服口服!”

彤云仙子道:“不行,这太麻烦了!……”

眸光一转,道:“第一,拍开你的穴道,要麻烦一次,再点你的穴道,又要麻烦一次!”

百川先生道:“连这点举手之劳,你都怕麻烦?”

彤云仙子道:“不错,我是怕麻烦。”

转向杜天林道:“你来看怎样处理他好了!”

杜天林转向谷三木道:“这要看大哥的意思了!”

谷三木道:“人是姑娘擒下来的,自然还是由姑娘决定,在下不便多言。”

彤云仙子道笑道:“咱们已是夫妻了,还客气什么?”

微微一顿,又道:“既然要我决定,就杀了他吧!”

杜天林道:“为大局设想起见,也只好如此了。”

彤云仙子道:“谁动手呢?”

杜天林道:“这也要看姑娘的意思了!”

彤云仙子目光一转,道:“我看还是我自己动手算了!”

说罢,转向百川先生道:“我们商议的事,大约你都听见了吧!”

百川先生咬牙道:“我听到了,但你们不能杀死我。”

彤云仙子道:“为什么呢?”

百川先生道:“我有大批的属下高僧就在外面,你们若杀了我,谁也逃不出去。”

彤云仙子道:“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百川先生道:“我是为你们着想。”

彤云仙子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但你还是先为你自己打算一下吧,是不是?”

百川先生道:“我有什么可打算的?”

彤云仙子道:“因为你就要死了,如果你有遗言,可以快些留下来!”

百川先生道:“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彤云仙子道:“难道你一点遗言都没有,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死了么?”

百川先生怒道:“谁说我会死?”

彤云仙子道:“自然是我说的了!”

百川先生道:“你们如果考虑一下,就会知道杀了我之后,谁也不能活着……”

目光一转,道:“你还是再喝三杯酒,好好的考虑一吧!”

百川先生心知必死,已有惧意。

彤云仙子摇摇头,道:“不行,我不能喝了!”

百川先生道:“为什么你不能喝了呢?”

彤云仙子道:“因为我的酒量有限,再喝就要醉了。”

百川先生道:“最好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兔得后悔。”

彤云仙子道:“我是从来不会后悔的……”

眸光一转,道:“现在可以选择你的死法了,你究竟愿意怎样死呢?”

百川先生道:“我根本不愿意死,为何会选择死法?”

彤云仙子道:“世上没有一个人是真正愿意死的,但到了非死不可的时候,也是没有办法。”

百川先生道:“相信我还没到那种时候。”

彤云仙子道:“很不幸,你已经到了那种时候了。”

百川先生道:“但我实在不想死。”

彤云仙子道:“方才我已经说过了,世上没有人真正愿意死的,但到了不得不死的时候,还是非死不可的。”

百川先生道:‘但我还有不死之法。”

彤云仙子道:“什么不死之法?”

百川先生道:“现在我愿意投降,做你的一名老仆,你大约是不会杀我了吧?”

彤云仙子笑道:“可惜晚了!”

“晚了……”

百川先生一怔道:“你是说我愿意投降也不行了?”

彤云仙子点头道:“一点不错,你愿意投降也没有用处,因为已经太晚了!”

百川先生皱眉道:“但我……”

彤云仙子笑道:“如果你有遗言,可以快些留下来了!”

百川先生叹口气道:“人死一了百了,还有什么遗言可留。死了也就是了!”

彤云仙子道:“这样说来,你的确没有遗言可留了?”

百川先生点点头道:“不错。”

彤云仙子道:“但你……就这样等死么?”

百川先生道:“我不等死又有什么办法呢?”

彤云仙子笑道:“不错,这话说的也对,你好象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转向谷三木道:“我这就杀他了!”

谷三木道:“随便姑娘……”

微微一顿,又道:“像这样的恶魔,实在也不该留在世上,就把他杀掉算了,”

彤云仙子微微一笑道:“杀一个人也实在容易,只需用指头一点,不就结了……”

说话之间,果然用指点了出去,一下子点中了百川先生的死穴。

百川应指先倒了下去。

彤云仙子又笑笑道:“你们把他抬出去吧!”

立刻有两名侍女走来,把百川先生的尸体抬了出去。

彤云仙子笑向谷三木,道:“他一死,外面的人大约就不战而退了!”

谷三木道:“但至少他们还不知道他的死讯。”

彤云仙子道:“这容易,弄一个来告诉他们也就是了!”

蓦然—一洞口有人张望。

彤云仙子笑道:“你过来。”

只见来的乃是一名老年僧人。

杜天林道:“这人是准?”

彤云仙子笑道:“他就是西域飞龙寺的主持僧人古木。”

古木大师诵声佛号,道:“奇怪,真是奇怪?”

彤云仙子笑道:“奇怪什么?”

古木大师道:“我方才什么也看不见,为什么一下子就到这山洞之中来了?”

彤云仙子道:“这也没有什么好怪的……”

声调一寒,道:“我问你,你们跟随百川先生而来,是出于自愿,还是受迫的?”

古木大师忙道:“自然是受迫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彤云仙子道:“既是受迫的,你们现在可以自由了!”

古木道:“为什么?”

彤云仙子道:“因为那天山刘凡与百川先生两人都已经死了,你们不是自由了么?”

古尔大师摇头道:“不可能,谁能够杀得了他们?”

彤云仙子道:“我能……”

声调一沉,又道:“我已经杀了他。”

古木大师诧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姑娘何必骗我?”

彤云仙子道:“为什么不可能?”

古木大师道:“因为百川先生与那天山刘凡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姑娘如何能够杀得了他们?”

彤云仙子道:“这样说来,你是不信的了?”

古木大师道:“自然不信,因为这离谱了,令人无从信起,不可能,绝不可能。”

彤云仙子道:“要怎么样才能使你相信呢?”

古木大师道:“除非我能见到他们的尸体,否则老衲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件事。”

彤云仙子道:“那么你……”

古木大师道:“老衲一定要亲眼见到他俩的尸体。”

彤云仙子道:“这容易,我让你看他们的尸体就是了。”

转手一挥道:“来人!”

两名侍婢应声走了过来。

彤云仙子道:“你带他去看看尸体去吧!”

两名侍婢应了一声,转向古木大师道:“请。”

古木大师困惑的随着那两名侍婢向外走去,眨眼间到洞外。

不久,两名侍婢又将古木大师带了回来。

彤云仙子道:“大师可曾见到没有?”

古木大师道:“看到了。”

彤云仙子道:“那么你是相信的了!”

古木大师道:“既是亲眼见到了,想不信也是不行的啊!”

彤云仙子道:“那么你有什么意见?”

古木大师道:“除了感谢女菩萨之外,老衲什么意见也没有!”

彤云仙子道:“那么你总该有什么打算吧?”

古木大师道:“老袖立刻带领全体寺僧回转西荒,以后再也不来了!”

彤云仙子道:“那好极了,你可以走了!”

古木大师道:“女菩萨还有什么事吩咐?”

彤云仙子摇摇头道:“没有什么,如果方便的话,你就把禅宗大师请来吧!”

古木大师忙道:“老衲遵命!”

身形一转,向洞外走去,不大时光,就走得没了影儿。

不久之后,果见禅宗大师走进山洞而来。

彤云仙子笑道:“大师来得好。”

禅宗道:“仙子有何指教?”

彤云仙子笑道:“那百川先生已经垮了,你可知道?”

禅宗道:“方才老衲已听古木大师说过了!”

彤云仙子道:“不知你有什么感想?”

禅宗大师道:“老衲没有什么感想……”

微微一顿,又道:“老实说,老衲已被这一连串意外的事弄得昏了头,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想了!”

彤云仙子道:“至少,你总该有个打算,是不是?”

禅宗道:“我自然有的。”

彤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三章 拂指摧敌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