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亭》

第 六 章 朴朔迷离

作者:上官鼎

杜天林沿着官道一路而下,天空中浓云逐渐密布,夜色沉沉,追了约可半个时辰的功夫,只见右前方一堆黑压压的暗影绵延好远,原来是一片森林。

那森林转角之处,露出一角屋宇,天色甚暗,杜天林在远处看不清切,走近了一看,那屋宇两头斜飞,原来是一座寺庙。

杜天林暗暗感到奇怪,只见黑压压的一片,那庙宇之中灯光全无,他为人甚为谨慎,暗暗放轻足步,接近大树阴影之内,向庙门方向一看,心中不由更感奇异。

只见那庙宇占地甚为广大,坐落在树林当中,四周有好大一片广场,在官道上因四周树叶浓密,根本看不出这座庙殿有如此大的规模。

但奇异的是那庙宇似乎早已为人所废置,庙门一开一闭,一眼向内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令人有着阴森恐怖的感觉。

庙门口,一边蹲着一头约有一个半人高的石狮,在阴影之下,似乎显得更为巨大,杜天林运足目力向内细望,好不容易才勉强辨清那第一进殿内,正中间放着一个大石香炉,再远的距离便看不出来。

这时天空虽然星月无光,但云层尚高,杜天林张望了一会,只因他也不急于赶路,加上受有好奇心的驱使,故一时没有动身。

忽然前方传来一声极轻的声息,杜天林内力甚深,却也分辨不清这一声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心思慎密,身形立刻紧贴树干而立,整个隐入浓浓黑影之内,双目远足目力,向那发声之处探视。

注视了好一会,却是丝毫没有动静,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若非我听错,那一丝声息多半是又有人潜到这附近,若果是如此,这人轻身功夫甚佳,这等时刻,若是过路的人象自己一样,绝不会如此鬼祟,如此看来,这废庙附近必然有事要发生了。”

他边想边向四周打量地形,心想若是那后潜来的人藏身在庙后森林之中,则自己只要没对着正门,尽快掠至那石狮或屋角之上,不虞被他发现,但若现在要动身离去,则反而非得暴露不可!

他想了一想,但觉反正无事在身,那东亭市郊之约距时间尚久,于是决定暂时藏身观观情势。

这时候,那废庙后的古树林中传出了一声冷笑,古庙前的杜天林暗暗吃了一惊,身形略晃有如一缕轻烟般隐入黑暗的石狮之后。

他躲在黑暗中极力注意那庙后的林木中,然而却再也听不到一丝声息,他心中正在纳闷,忽然从前面传来人声。

杜天林连忙向前望去,只见西边的林中走来了两个黑衣人。

杜天林暗忖道:“只要他们不走进这破庙来,多半不会发现我藏身的所在。”

那两人走得近了一些,只听得听一个深沉的声音道:“七弟,你是愈变愈精了,依老哥看来,昔年神算先生也不过如此,哈哈……”

另一个爽朗的声音笑道:“二哥过奖了,神算先生学究天人,那是小弟这种雕虫小技所能及其万一。”

杜天林听了这声音,心中暗暗吃了一惊,心想:“这声音怎么好生熟悉?”

这时那两人已走到废庙前,忽然两人一起停下身来,向左方一棵大树上注视不已,似乎他们发现了那棵大树上有什么花样,只见那两人看完后相对互望一眼,脸上露出了紧张之色。

只听得那深沉嗓音道:“七弟,你的声誉愈来愈高了。”

那爽朗的嗓音道:“嘿嘿,不过是小弟的脑袋愈来愈值钱罢了。”

那深沉的嗓音道:“他们既然用双龙头较斤两的大礼请你去,那只怕是非取你性命不可的了。”

那爽朗的声音哈哈大笑起来:“怕也不会那么简单吧。”

这笑声忽然提醒起杜天林想下一个人来,他喃喃暗自道:“是了,这人便是那日碰见的丐帮叶七侠。”

那深沉的嗓音道:“这么说,咱们这就去—一”

那爽朗的声音道:“到这个时候,咱们能说向后转么?”

他说罢便再度大步向前走去,这时,杜天林仿佛听到那庙后林中又传来一声隐隐的冷笑。

那两人走入黑暗中,杜天林仍然隐在石狮后不动,他暗忖道:我不妨再在这里等一下,看看后面林子里究竟在搞什么鬼。

然而庙后面林子里却是一片静悄悄的,竟没有半点声音。

杜天林暗道:“丐帮那两人在树干上不知看见了些什么,大约所谓双龙头较斤两的花样,要请那叶七侠相会,若是我猜测不错,原来丐帮两侠与对方有约就在此处,两侠到此却又见树上刻划了花样改地相会,想来那叶七侠早就预料在此见不着人,是以有神算子等语,他们却不料这庙后已潜伏了一人,从他一连两声冷笑看来,分明是冲着丐帮两侠而来,但却始终不露形迹,他却也料不到我误打误撞,已先他一步隐身于此,我非得耐心等候不可,到底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思念转动不止,这时那丐帮两侠已去得远了。果然那树林之中一阵微微响动,杜天林将身形隐好,只听一阵足步声缓缓响起。

那人影逐渐绕过庙宇,来到庙殿正堂前,杜天林斜目一望,不由大吃了一惊,只见那人身材修长适度,背影一见便能识出,竟又是那金蛇帮中的程秋松。

杜天林直觉之间便感到这件事情绝不简单,尤其牵涉及金蛇帮,可说事事神秘,心中不由暗暗庆幸忖道:“今日这误打误撞,倒算被我凑上了,说不定多少可以探得一些金蛇帮的底细,这一帮委实太过可怕,人才济济,个个都是深不可测,这程秋松似乎在帮中身份不低,他亲自一人动手,必然事态不轻……”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升起一阵紧张。只见那程秋松走到方才那一颗大树上,看了一眼,冷冷笑了一声,忽然伸手插入怀内。

只见他在怀中一阵摸索,摸出一包拳头大小的纸包,左手一晃点燃火折,一手持火,一手持着那个纸包,走到那边树林之中,身形轻轻纵起,蹲在树枝干上,杜天林心中暗暗纳闷,不知他在作什么。

程秋松到达枝干上,四下略一张望,将那纸包用一条小绳扎妥了,挂在老树丫上,垂下约有一尺半左右,用纸包夹在树叶之上,就是在火光之下,也甚难看得清楚!

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传闻金蛇帮用毒可怕之至,难不成程秋松是准备用毒了么?”

突然之间.杜天林只觉左前方人影一晃,两条人影急窜而出,心中吃了一惊,幸好自己藏身之地甚佳,急忙斜目望去,只见两人一左一右,瞧那身形,正是去而复返的丐帮双侠!

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这丐帮叶七侠心机果然不同反响,他分明先已料定这四周必然隐伏有人,故意假籍见了那树上有什么花样走开,然后去而复返,看来那程秋松再难隐藏了。”

果然那程秋松身在树梢边缘,万万料不及两个人飞窜而返,想要闪避已是不及,那丐帮两人好快的目力,一眼便瞥见程秋松藏身之处,一左一右,形成一个弧形向那一棵大树包抄而至!

那程秋松这时既已显露身形,也就不再掩藏,不待两人接近,猛然一侧身形,横掠向左方,这一腾身之间飘出足足有两丈多远,那叶七侠及同伴好俊的轻身功夫,身形不落地,在空中一齐挫腰,硬生生改换前进方向,紧紧追着那程秋松,只见那空中两条人影交错通过,呼地一声,一齐落在左方一块小坪之上形成三角相对而立。

叶七侠爽朗的声音这时却一变而为冰冷,只听他沉声说道:“原来所谓双龙头较斤两的把戏,只不过是为了调虎离山,声东击西,多亏金蛇大帮想出的好主意……”

程秋松仰天冷笑一声道:“叶老七,程某叫你口头放松一些,金蛇帮再不济,应付两位的能力还绰绰有余,叶老七你别机灵过度,算是程某大意,未料及你会返回,可是你还想套出话头,老实告诉你,这双龙头绝非把戏,你根本没有过去,只不过待在林外等了一会,否则此时咱们已有人在接两位大驾了!”

叶七侠哈哈一笑道:“果真如此么?”

程秋松哼了一声道:“只可惜那边的人不能有幸领教丐帮的绝学—一”

叶七侠哼了一声,冷笑说道:“一路行来,静悄悄地毫无动静,便心知定有变故,咱们原本约定在此,为何又临时出点子改变?咱们虽然学艺不精,名声不响,但为要讨一口饭吃,大江南北一生之中那里未曾到遍,却从未听说约会还有这等规矩!”

程秋松似自知此事有失风范,双手抱拳道:“此事程某有所解释!”

叶七侠微微哼了一声道:“咱们两人洗耳恭听。”

程秋松道:“只因这片地方,咱们要迎接一人,那人指定于此,咱们得知此讯时,已和丐帮订下约会,是以万不得已,思想若派人在此迎接两位然后再改移地方,似乎对两位更有所不敬,只好出此下策,也想省不少口舌麻烦。”

程秋松说这几句话,态度相当诚恳,叶七侠等两人倒也不好意思再出言相损,叶七侠微微沉吟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不知迎接的是那一位人物?”

程秋松微微一哼道:“这个程某不能说明。”

叶七侠嘿嘿一笑说道:“我看程兄一个人躲在黑暗之中,隐隐藏藏,倒像是在等候什么人,然后抽冷子予以奇袭似的。”

程秋松冷笑一声,却是一言不发。

叶七侠顿了一顿又道:“二哥,看来他是不会说了,咱们难道白白回转跑一趟了吗?”

那“二哥”冷冷一笑道:“以我之见,咱们好歹也得问出一个原因。”

程秋松哈哈一笑道:“两位若是不敢去那边赴约,当初态度软弱一点便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叶七侠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可是叶某之见则以为,咱们之所以与金蛇帮订下这场约会,其目的在于对那件事情的交代,既然程兄在金蛇帮内地位甚高,咱们请程兄交代交代清楚岂不更妥?”

他为人心机甚多,说话果然也是不同,程秋松一时不易作答,他又冷笑一声道:“程兄若果是坚拒作答,说不得咱们要领教领教了。”

程秋松面上神色一变,冷冷说道:“程某敢不从命?”

那“二哥”一言下发,程秋松才说完话,他一步上跨,突然双掌左右一分,一前一后斜击而上。

他站立之处,距程秋松约有一丈左右,但见他双掌分起,虚空竟然发出一声呼啸。

杜天林隐在黑暗之中,不由暗暗忖道;“这丐帮二侠出掌好重,必是外门高手,而且已浸婬至化刚于柔的地步了。”

果然那程秋松面上神色一变,猛一躬身,急急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左手一沉,挡在小腹之前,左手急冲,不守反攻,迎着那丐帮“二侠”攻出的数掌。

那丐帮“二侠”双掌一前一后,前掌由于程秋松身形退后而走空,后掌进时却正好发出,这一下可谓是以硬碰硬,那程秋松吃了发掌急促的亏,可是他竟不顾劣势,主动采取硬打拼战法,杜天林在一边看了,他已见过程秋松一身鬼计,暗料他必然又有花样使出。只听“拍”地一声,两掌相触,那丐帮“二侠”只觉手上一重,正好这时他的内力运至最纯之际,嘿地猛然吐气开声,右掌生向外推出半尺!

霎时间里,那程秋松身形斗然一晃,他内力运聚不纯,只觉对方内力如山,刚猛无比,但见他借一晃之势,竟然无端之间将对方巨大攻力化之于无形,下身钉立不动,丝毫未加长双方距离,上身一摆,霎时间右手一摆,只见一道青光闪出,已自袭到丐帮“二侠”身侧不及三尺之处!

杜天林大吃一惊,暗暗忖道:“那丐帮“二侠”出拳之势,威猛之极,那内力强大可想而知,程秋松居然能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以晃身硬硬化去,这种功夫真是神奇无比了,这程秋松果然是高深难测,他在对敌第一招内,便存了欺敌下杀手之心,心机之狠真令人不寒而栗,加以出剑之式又快如闪电,我虽先猜他必有花样玩出,但丐帮二侠从未领教过他的阴狠,未必有所防备—一”

他思念电转,这一刹时之间,只见那青光已袭入那丐帮二侠身旁最小防备范围之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丐帮二侠左手模糊似地一动。“铮”的一声,那一道青光登时收敛殆尽。

杜天林吃了一惊,自石狮后仔细望去,只见丐帮二侠左手持着一柄扇子,这时已展开大半,通体乌黑分明是纯钢所造,份量自是不轻,想那程秋松一剑劈在扇骨上,被他运功弹开。

杜天林暗暗忖道:“到底姜是老的辣,想那丐帮诸侠可真是个个历尽沧桑,程秋松一出险招,他便立生疑心有所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朴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刀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